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躁动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历史军事

    此时的徐阶心中生出了恐惧也无尽的悔意。

    他在后悔自己抛弃了裕王,投奔了景王。他在恐惧,一旦裕王登基,他会是什么下场?

    景王比他还要恐惧,在恐惧之中还有着暴怒。他立刻召集他所有的老师,自然也包括徐阶。徐阶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说实话,他是真的不想去,但是又不能够不去。如果他在抛弃了景王,那就呵呵了。

    与景王相反的是裕王!

    裕王收到这个消息之后,便一直处于亢奋状态,他立刻派冯宝去请罗信和高拱前来裕王府,而且还叮嘱冯宝,一定要先去请罗信。

    罗信正在忍耐着心中的不耐烦,应付着前来拜访的官员,心中琢磨着,这样下去可不行。一个是太骚扰,太牵扯他精力,他现在每天都会收到王翠翘传来的消息,有关于罗青西域之路的消息,有关于罗胜马六甲的消息,有关于王翠翘在高丽挑动风云的消息,然后还要分析局势,做出决定,想出计划,再让王翠翘传过去。

    他太累了,哪里还有时间和经历敷衍这些人?

    罗信正琢磨间,便看到鲁大庆带着冯宝进来了。要是在之前,这些官员见到冯宝,根本就不会理会,但是今日不同了。

    裕王就要成为太子了,那么未来的冯宝就是现在的黄锦。所以,这些官员一个个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向着冯宝露出了笑脸,拱手道:

    “冯公公!”

    只有罗信依旧坐在椅子上,冯宝一来,罗信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心中便不由叹息了一声。

    “看来这裕王也坐不住了。我都一直不去裕王府,难道裕王就不会领悟出点儿什么?也是,屁股决定脑袋,他是嘉靖帝的儿子,碰到这样的事情,坐不住也正常。如果自己坐在嘉靖帝的位置上,说不定也坐不住。”

    想到这里,心中便也不再去怪裕王。

    再说了……

    裕王原本就是一个悟性不大的人。而就在此时,冯宝早已经摆脱了那些官员,来到了罗信的面前,施礼道:

    “见过罗大人。”

    “何事?”罗信淡淡地说道。

    冯宝态度愈加的恭敬,原本他听到消息之后,又见到那些官员对他态度的转变,正有些飘飘然。但是此时见到罗信不动如山,没来由地便对罗信有了一丝恐惧。

    “回罗大人,殿下请您过府。”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是!”

    待冯宝离开,罗信望向众人,还没有等到罗信开口,这些官员便纷纷客客气气地告辞。人家罗信这是要去和裕王商议大事,我们还是赶紧离开,明日再来。

    对!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罗信叹息了一声,心中暗道:“这样下去,一是被这些无聊的事情浪费了太多了精力和时间。二是……很危险。”

    罗信只是带着鲁大庆和万大全两个人从后门离开,因为前门依旧有很多官员等着拜访他。罗信也没有乘轿,只是缓步走在了去裕王府的路上,万大全和鲁大庆默默地跟在了他的身后。

    皇宫。

    嘉靖帝放下了手中的折子,望向了黄锦道:“今日那些人如何了?”

    虽然黄锦和罗信暗中联盟,但是这个时候却不敢对嘉靖帝有丝毫隐瞒,因为他不知道罗信和刘守有也暗中联盟了,更不知道嘉靖帝有没有让锦衣卫也暗中监视此时京城局势,便老老实实地说道:

    “现在百官都认为陛下您有立储之心,而且是看好裕王。所以如今的百官大部分都在向裕王示好。只是碍于规矩,不能够去拜访裕王,所以这些日子拜访高拱和罗信的官员非常多。”

    “高拱和罗信是如何做的?”

    “他们两个做法倒是一致,将拜访的人接进府中,但是礼物却都给退了回去。”

    “那徐阶呢?”

    “徐阶府中的人也来往不断。”

    “呵呵……裕王和景王呢?”

    “裕王很高兴,景王很愤怒。恰巧今日,裕王将他的老师高拱和罗信都请到了府中。而景王也将徐阶,袁炜和唐汝辑等老师请到了府中。”

    “一群狗,只是扔一根骨头,就原形毕露了。呵呵……黄伴伴,我们就坐在这里看戏就好。”

    景王府。

    景王将目光扫过他的老师们,然后将目光望向了徐阶和袁炜道:

    “徐师,袁师。如今父皇就要将太子之位传给三哥,这绝对不行。如果三哥上位,我哪里还有性命在。你们要给孤想出一个办法。”

    徐阶的心中就是一叹,虽然他抛弃了裕王,但是他对于裕王还是非常了解了。如果说是景王登基,裕王必死无疑。如果是裕王登基,以裕王的宽厚,还真不会害了景王的性命。但是,一旦裕王登基,等待着他徐阶的肯定不是好事情。

    要如何做?

    说实话,到了这个份上,如今嘉靖帝要立裕王为太子,他还真是没有丝毫的办法。裕王比景王年长,这没毛病。而且裕王的风评很好,也找不到毛病。

    实际上,想要陷害裕王,徐阶觉得很简单。因为裕王的智慧根本不是他徐阶的对手。但是,那是要裕王做事的时候,才能够陷害裕王。现在裕王就每天呆在裕王府,啥事不做。

    正所谓,不做不错!

    你这样从那里找裕王的毛病?从哪里陷害裕王?

    “殿下!”袁炜的神色有些沮丧道:“如果陛下决定将太子之位给裕王,我们阻止不了。裕王年长,这是他的优势。之前殿下您有后,而裕王无后,这是殿下您的优势。但是现在据说裕王妃已经有几个月身孕了。殿下的这个优势也就要没有了。”

    “孤知道!”景王暴躁地说道:“所以孤才找你们想办法。”

    袁炜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开口,因为他的心中实在是没有想出办法来。唐汝辑眉宇之间锁着忧愁道:

    “如今陛下让罗信将精力多放在詹士府上,这就说明陛下想要立太子了。那罗信又是裕王的老师,这很明显是要立裕王为太子。以陛下性子,我们根本阻止不了,而且没有理由阻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