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章 认亲(1更)

目录:绝品保镖|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类别:都市言情

    如果太虚大陆也有“说曹操,曹操就到”的说法,那么华阳神君现在一定很讨论这句话。

    因为就在他估摸着华北雄应该快到的时候,果然一道流光已经从荣耀神府的方向如同流光划空一般飞来。

    荣耀神府距离摘月城本来就不远,加上华北雄又有属于自己的神歌飞车,所以他来得快也属正常。

    江枫见华阳神君的目光瞟了他身后的天空一眼后赶紧躲开,他回头往天空之中看了看。只见那神歌飞车的底部用紫色宝石镶嵌着四个大字:“神王座驾。”

    江枫险些没忍住直接笑喷出来,这神歌飞车究竟是谁给设计的?这未免也太骚包了一些。

    江枫一直站在原地等着华北雄的神歌飞车降落下来,结果令江枫没想到的是,华北雄的神歌飞车还在半空中时,他竟然先对着江枫发射了两道金色光柱。

    这两道金色光柱出现的一瞬间,江枫心里一顿心悸。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但凡是他生命受到威胁时,这种感觉就必定会出现。

    所以江枫想到不用想,他敢肯定这两道金色光柱所附带的威力一定是他抵挡不了的。

    江枫意念一动直接闪开,两道金色光柱射到地面上并没有制造出什么声势不凡的大爆炸来,只是地面上留下了两个深不见底的小洞。

    江枫躲开这两道金色光柱的攻击以后,他心里那股心悸的感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来得更加严重起来。

    江枫扭头看向华北雄那神歌飞车,只见一团金光就好像一颗金色的追踪榴弹一般飞速朝着江枫袭来。

    江枫嘴里骂了句“我草你妹,真是置我于死地是吧?”

    江枫这下算是动了真怒,他直接祭出剑无虚留给他的诛圣剑。他将自身神力灌注于诛圣剑当中,然后右手一挥一道剑芒直接迎向了那团金光。

    江枫的剑芒直接把这团金光劈成了两半,金光落地的一时间,江枫整个人直接拔空而起飞到了半空之中。

    在神格飞车里坐着的华北雄看上去大约四十左右,他的皮肤黝黑身材魁梧,脸上长着犹如钢针一般又黑又粗又硬的胡须。

    简单来说,他就是个五官要稍微好看一些的黑旋风李逵长相。

    华北雄原本坐在神歌飞车里面对着江枫射击的正开心,但是突然之间江枫的身影却消失不见了。

    坐在后座上的华北雄大声冲着两名操作员喊道:“人呢?那小子人呢?”

    “冕下不用着急,我们正在查找。”

    操作员一边回复华北雄的同时,眼睛一边死死地盯着操作台上的雷达扫描仪。

    雷达扫面仪的扫描半径不断旋转着,终于上面发出“滴”的一声,出现了一个小红点。

    操作员兴奋地大喊道:“找到了!对手人在……”

    两名操作员仔细辨认一下后脸色齐齐大变,二人惊呼出声:“天呐,他在我们的飞车顶上!”

    两名操作员惊呼的同时,站在华北雄这飞车顶上的江枫已经一剑劈斩了下来。

    长约百丈的剑芒瞬间将华北雄的这辆神歌飞车给拦腰斩断,身为九星圣境的华北雄从车厢里飞出来,他凌空站在看向江枫道:“小子,就算你是神境的强者你也用不着这么嚣张吧?这里好歹是我的地盘儿,多少给点儿面子行不行?”

    “你拿炮轰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给我留点儿面子?”江枫话一说完直接把手中的诛圣剑甩了出去,诛圣剑在飞行的路途当中一化为七。

    七柄长剑如同七道流光,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攻向华北雄。

    华北雄大喊了一声:“别说动手就动手啊,我们先谈谈如何?”

    华北雄说完间人已经到了地面上,江枫那七柄长剑直接轰散了华北雄的残影。

    华北雄人站在地面上快速结印,他咬着牙对江枫道:“朋友,这可是你逼我这样做的。”

    “血契封印,开!”

    华北雄飞速结印的同时,他双目之中突然间银光大盛。

    江枫在华北雄结印打开血契封印的同时,他体内也无端端多出了一股力量。

    江枫的双目内也是银光大盛,一时间江枫对华北雄和华阳神君生出一种莫名的亲近感。

    这种亲近感江枫很熟悉,之前在天人大陆见到他母亲华月舞的时候,他也生出过这种血脉相连的亲近感。

    “嗯?”华北雄和华阳神君齐齐惊呼了一声。

    华阳神君体内的禁制莫名解开,他站起身来看着江枫道:“这……这怎么可能?他好像是我们皇族的血脉。”

    “没错,的确是我们皇族的血脉,不过血统不是很纯正。”华北雄仔细想了想后突然一下惊醒过来,他有些激动地看着江枫问:“喂!小子,你……你是不是叫江枫?”

    “是又如何?”江枫微微皱眉回答。

    “江枫?你真的是江枫?华月舞是你娘对吧?我是华北雄啊,我是你大舅舅,这个是你小舅舅!你娘通过秘术把你的事跟我说过,她还让我照顾你呢!”

    华北雄说着从身上摸出了一块玉简,他拿着玉简走到江枫跟前递向江枫:“来,臭小子你自己看。”

    江枫一脸将信将疑地接过华北雄给他的这块玉简,其实他心里已经开始发虚了。

    因为是直到这一刻江枫才想起来,他还有个身份是华月舞的儿子,身负太虚神族之中的皇族血脉。

    江枫意念探入玉简,玉简内华月舞的一道神念立刻传递出她跟华北雄的对话。

    江枫看完以后整个人都尴尬了,要知道他刚刚才敲落了他小舅的牙齿,斩断了他大舅的神歌飞车。

    并且他似乎还骂过华北雄一句“草你妹”。

    江枫脸红了,像他脸皮如此厚的人竟然会脸红,这简直堪称世界十大奇迹之首。

    江枫把诛圣剑收回去,他抓着自己的后脑勺对华北雄讪笑道:“那什么……呵呵……呵呵呵……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咳咳……嗯,打了一家人。”

    “呃……大舅舅是吧?小舅舅是吧?咳咳,对不住对不住。我……我刚才就是跟你们开开玩笑,你们跟我这个当侄子的第一次见面,想来肯定不会跟我计较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