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不四都

目录:绝品保镖|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类别:都市言情

    ♂

    烟绕寒天庄里的五家会议正在进行的时候,江枫他们此时也赶到了聚星城。

    其实聚星城在东皇少司府治下的二十几个城池当中并不算多么富饶,如果要论排名的话,它连前十都排不进去。

    不过聚星城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名字叫做“不四都”。

    “不四都”中的“不四”并不是不三不四的意思,它指的是不四都这片地界上四件不能做的事。

    第一不能杀七岁以下的孩童;第二不能杀手无寸铁的女人;第三不能杀行将就木的老人;第四不能杀在店铺内交易的客人。

    除了这四件不能做的事以外,不四都再无其它规矩。无论你是坑蒙拐骗还是豪取抢夺,只要你手段够狠,在不四都全都不会被问责。

    不过也恰巧是因为不四都的这样一个特性,所以不四都同时也是所有东皇少司府治下的城池当中,黑市交易最为发达的一个地方。

    很多得来渠道不宜见光的东西,最终的交易之地基本都选在了不四都。

    此次来不四都是白风笑的建议,毕竟江枫他们这一行人当中,东皇珏和王小顺来这种地方的可能性不大,江枫就更不用说了,整个太虚大陆基本就没有他熟悉的地方。

    白风笑带着江枫他们进入这不四都时天色已经临近黄昏,白风笑一边领路的同时一边低声对江枫和东皇珏介绍着。

    “江枫兄弟,七公子。眼下这个时间恰好是不四都最热闹的时候,无论是卖活物的还是卖死物的,现在这个时间段基本都在。”

    “活物?死物?”东皇珏明显有些疑惑。

    江枫笑了笑道:“这还不容易理解吗?活物就是奴隶、宠物、坐骑之类能动的东西,死物估计就是法宝、兵器、药材、秘籍之类的东西。”

    “对,的确就像江枫兄弟说的这样。只不过死物里面包括的种类还要更多一些,比如太虚魂将,圣境强者的完整尸体,以及完整度相对较高的魂魄等……”

    白风笑在说着这些的同时,江枫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不四都。

    整个不四都从表面上看就跟一个普通的村镇没什么区别,并不算宽敞的道路两旁每间隔两步的距离就有一个蹲着摆地摊的摊贩。在这些地摊后面是一间间面积和装修风格都相差无几的店铺,店铺的陈设和地摊有着完全迥异的风格。

    地摊上摆着的东西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让人眼花缭乱。再加上摊主完全不用上税的牛皮神功,的确很有吸引人停驻下来仔细观看了解一番的**。

    倒是那些店铺里面陈设的东西都十分简单,他们只在店铺的门口挂着木牌,木牌上清楚名列着自己店铺内正在销售的物品清单。

    江枫原本想问问白风笑为什么店铺和地摊之间会出现这样的差异时,突然间江枫戴着乾坤一清鼎的左手食指跳动了一下。

    江枫微微皱了下眉,他走到右手边的地摊处蹲下来。江枫拿起地摊上的一个黄铜铃铛轻轻摇晃了一下,此刻这个地摊的摊主立刻热情洋溢地介绍起自己的这件商品来。

    “这位公子的眼光真是独到啊,这梵音摄魂铃可是我这摊子的镇店之宝。不瞒公子您说,寻常的时候我出摊是不会把它摆出来的,但无奈天下灵器皆有识主之能。今日我出摊之前这梵音摄魂铃就一直响个不停,我感应到它在提醒我,它等待已久的主人……”

    摊主高深莫测的一番话听上去很具有煽动性,可惜江枫根本没等摊主说完就开始拆台了,他懒洋洋地说道:“得了吧你,这铃铛叫牵魂铃,是太虚灵族里非常普通的一件灵器。论阶位它原本算得上是三阶的,不过这牵魂铃染过黑豪猪的血,灵韵已失,所以现在说它是个二阶灵器都勉强。怎么样老板,我出一百神歌币买回去给我家侄女当玩具,你有没有兴趣脱手?”

    江枫一番话直接把摊主说无语了,听完江枫的报价后直接对江枫竖起大拇指道:“这位公子,我老贾佩服您是个行家。但您出价也别这么死啊,我收这玩意儿的时候可花了九十神歌币呢,合着您就让我赚十枚神歌币?我看公子这面相不像这么狠心肠的主儿啊。”

    “老板,你真是十句话里挑不出半个真字儿。你这是花钱收的吗?这牵魂铃里面的土垢你都没洗干净呢,明显就是从死人堆里刨出来的嘛。

    不过既然我都蹲下了,我也不能让你白磨这半天嘴皮子。我出一千神歌币,你再搭两件儿东西一起卖我如何?”

    “公子爽快,我这摊子里的东西您挑。只要我不会亏,您尽管拿东西走人。”

    摊主这话说完以后江枫点了点头,他仔细地在摊子里挑选着,口中还念念有词:“有了缺口的紫阳破魔杵,被吸尽了炎阳真元的炎阳灵果,灵风鹏鸟的翼羽炼制而成的凌风甲,可是这玩意儿没配风眼神石有毛线的作用?”

    江枫口中念的每一句话都让摊主额头直冒冷汗,好在江枫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只有目前离他最近的摊主才能勉强听清,所以摊主才没怀疑江枫是刻意来砸他场子的。

    终于江枫从摊位里面选了一枚黑色的印章和一个形似梨花木的破旧盒子,黑色印章呈正方形,高度约有九公分,横切面的单边长度约为五公分。浑身漆黑如墨,从表面上看没有任何起眼之处。

    至于这破旧的木盒子就更不堪了,江枫拿在手里转动了一下,发现它好像魔方有多种转动方式。江枫把这两件东西摆在牵魂铃旁边道:“老板,我就挑这三样东西你觉得如何?”

    摊主看了一眼江枫选的东西后眼睛直接眯成了月牙状,他忙不迭地点头道:“公子是识货之人,小人就不在公子面前班门弄斧了,东西您拿走,小人随时恭候公子再次大驾光临。”

    江枫笑着点了点头,他先取出一千神歌币放在摊位上,然后这才将自己挑选的三件东西收走。

    江枫拿走东西以后继续慢悠悠地陪伴东皇珏他们闲逛着,刚才卖东西给江枫的摊主看着江枫的背影偷偷用衣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嘴里自言自语了一句:“这几位到底是哪路的神仙?眼睛也太毒了吧。”

    江枫他们四人走远以后,东皇珏突然低声问江枫:“枫哥,你刚才是收到什么宝贝了吧?”

    “宝贝?哪里来什么宝贝?”

    江枫直接把右手一翻,牵魂铃立刻出现在江枫的手心之中。江枫把牵魂铃丢给东皇珏道:“你要是觉得这是宝贝,你拿去玩儿就是了。”

    东皇珏手里拿着牵魂铃晃了两下,虽然牵魂铃发出的声音让他感觉有一种灵魂震荡之感,但除此以外这玩意儿再无任何特别之处,怎么看也不像是宝贝。

    东皇珏一脸狐疑地看着江枫道:“不可能啊,虽然我和你认识不算久,但直觉告诉我你要不是看中了什么宝贝,你绝不会花那么长的时间和那摊主软磨硬泡的。我明白了,肯定是刚才那个印章和木盒子之间有一样东西是宝贝对吧?”

    江枫很敷衍性地笑了一下,他看向白风笑问道:“老白,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去看奴隶吧,毕竟这才是我们此行的根本目的。”

    白风笑点了点头,他仔细给江枫介绍道:“江枫兄弟,这不四都里面的奴隶贩子以三家最为有名。一是熊瞎子,他手里的奴隶最多,质量参差不齐,不过价钱最便宜。

    二是驼峰王,他手里的奴隶质量非常高,论实力都是那种丢在名贵华楼的铁狱兽场中能够轻松拿下前一百排名的人,但是他的奴隶要价也很高,并且大多的时候需要用拍卖的形式才能够买到。

    至于第三家就是妖刀他们家,他只经营一种奴隶,那便是战奴,并且是精锐战奴。但是江枫兄弟你也清楚,精锐的军人要配得上‘精锐’二字不仅得实力强大,并且还得是悍不畏死。

    所以妖刀手里的战奴,基本都身负重伤。虽然买下他们花费并不算大,但买回去以后需要花大量的价钱买药医治他们,同时还得给他们一段漫长的修养期。”

    白风笑把这三家奴隶贩子的情况介绍完以后,他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建议时,江枫直接做出了决定。

    “就去第三家吧,我想看看那些战犯究竟伤的有多重。”

    白风笑听了江枫的决定后怔了怔,因为在他看来,这三家当中最不符合禁赌司目前需求的就是第三家。不过江枫现在在整个七珏院有着明显的主导地位,他发话以后东皇珏根本连多问半句的念头都没有。

    白风笑是江枫请过来给他帮忙的人,所以白风笑更加没有反对的立场。

    “好,那我们往这边走。”白风笑点点头道。

    就在江枫他们一行人往妖刀的奴隶卖场走去的同时,亿隆城中正有一股势力在暗中组织着那些被关押之人的亲属或者手下人联合在一起。

    此刻七珏院的附近已经开始出现形迹可疑的人在晃悠,虽然这些人还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来,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已经充斥在整个七珏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