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1章 文斗大儒/下(9.15.2)

目录:绝品保镖|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类别:都市言情

    道圣仙师说,“大道无形”,所以道是没有形状的。

    道圣仙师说,“道法自然”,所以道是没有具体的道理能够将其说明白的,甚至道圣仙师为此还说过:“道无言载,可意会不可言传。”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道是没有语言能够承载表述的,只能够自己揣摩领悟,不能用语言传述。

    面对这些铁一般的事实,龙青天作为一品大儒还问出“何为道”这样的问题,首先就有失风度。

    如果要说严重一点,他这个其实也算是无耻的耍赖皮。

    龙青天能够不顾颜面地问出“何为道”这个问题来,很明显他已经被江枫逼到绝境了。

    而江枫此刻心里也在震撼,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引动天道共鸣,出现传说中的金玉良言异象。

    江枫是在听过龙青天的正道八道以后,这才确定能够胜过他的。但是究竟强到什么地步,江枫却未曾料到。

    不过此时此刻的效果出来以后,江枫算是彻底明白了。

    天朝文修们一直以来实在是太注重神识之力的修炼,而忽略了对学问本身的钻研。

    当一个文人刻意的去追求力量,那这个文人还能算是文人吗?充其量他只是一个识文断字的武夫而已。

    一品大儒文修正想不通人性究竟是本善还是本恶。

    一品大儒龙青天无法明白,“正”是天地间的一种精神。万物依靠它生生不息,天地因为它所以分出山河日月。所以它同样存在于人的心中,与生俱来。

    如此一番对于“正”的解读,自然高出了龙青天那正道八道好几个档次。

    而这,也正是天人界这些文人,和地球上那些文人的本质区分。

    前者以学问作为载体,一问追求力量的提升。后者则是纯粹的感悟天地至理,用一颗赤子之心做学问。

    江枫想通这个道理以后,他的神识灵宫之中,文道核心在疯狂壮大、凝实。

    很快江枫眼睛一亮,他感觉到自己的文道核心在神识灵宫之中变成了人形。

    江枫心中暗喜,因为他很清楚文道核心变成人形,代表他已经进入了七品文修之境,并且可以借助神识之力施展神识化身。

    当然,七品的神识化身顶多能离体十米远,其实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江枫满心沉浸在突然突破一个大境界的喜悦当中,宴席中又有人开始嚷嚷了。

    “大言不惭地说要把‘正’和‘道’分开来说。现在好了,‘正’算你勉强说的对,那‘道’呢?”

    “对,要是有人能够把‘道’是什么说清楚,我愿意拿我的头给他当球踢。”

    “就是,何为道?大道无形,道法自然。谁能够说清楚‘何为道’?”

    这里毕竟是龙府,前来参加宴会的这些人,个个都和龙家关系匪浅。

    所以这些人直接忽略了龙青天的无耻,反而你一言我一语地攻讦江枫。

    但是江枫是这么容易就屈服的人吗?

    只见江枫回过神来以后清咳了一声,他淡淡说道:“何为道,还请龙阁老听好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

    江枫一篇背诵到此处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刚才所念的话竟然有回音。

    而这回音就好像是有人往湖水中丢入巨石,然后激起的层层波纹一般,一波一波地往外传递。

    江枫停下以后仔细聆听了一番,突然江枫脸色大变。

    “天地共音?”

    江枫惊呼了一声,他扫了一眼宴席中的这些人,赫然发现宴席中听见了的这些人全都进入了一副痴傻的状态之中。

    好不容易天地共音消失,宴席上的这些人如大梦初醒一般醒悟过来。

    他们全都打了一个激灵,后背瞬间被冷汗湿透。

    这些人震惊不已地看着江枫,他们全都想不起江枫刚才念了什么,但是他们还记得自己刚才的状态。

    神魂外游,六识无主。

    淮隆府府首齐简声音微微颤抖着,他小心翼翼地低声问江淮省总督周育良。

    “大、大、大、大人……刚……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周育良身为江淮省总部,本身也是二品的封疆大吏。

    天朝的文官,文道修为是一个硬性条件。所以周育良的文道修为,必然不会低于二品。

    齐简问出这个问题以后,周育良脸色惨白地说出六个字来:“天机不可泄露。”

    周育良此话一出,齐简险些没吓到一屁股坐在地上。

    要知道周育良这句“天机不可泄露”可不在打什么机锋,而是真真正正的天机被江枫给泄露了。

    于是出现天地共音,震慑生灵,让天机不会外泄。

    周育良“天机不可泄露”这六个字刚刚说出口,突然龙青天狂吐了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直挺挺地往后仰倒在了地上。

    “爹!”

    “爷爷!”

    “太傅!”

    “龙阁老!”

    龙家一众嫡系,大皇子江隆基,外加江淮省各个和龙家关系匪浅之人见到龙青天吐血倒地,于是纷纷跑到高台上去检查龙青天的伤势情况。

    看了一会儿后,突然龙青天虚弱的声音响起:“抓住他,不能……不能让他跑了,绝对不能!”

    很快,龙青天嫡长子龙幽站起身来,他看着江枫咬牙道:“来人啊!”

    得得得得……

    一连串密集的脚步声响起,龙家明面上的护卫,暗地里养的秘卫,在此刻一起出现围住了江枫。

    此刻龙幽道:“各位,今日龙家有一些私事需要处理,恐怕无法招待好大家了。还请在场所有不相干之人等,暂时退离龙家,以免误伤!”

    宴会上的客人们听了龙幽的话后立刻起身立场。

    江枫一脸轻松地站在原地,根本没有慌张。

    没过多久,前来参见宴会的客人走的差不多的。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和龙家关系颇深,准备留下助拳的。

    当然,谭梦菲没走,她直接走到台上去和江枫站在了一起。

    江枫看了一眼谭梦菲道:“你留下来干嘛?一会儿真打起来了我还得照顾你,很累的。”

    “我想留就留,与你无关。真要是死在这里了,也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你也无关。”

    “行行行,你胸/大,所以你说的都对。”

    江枫话音刚落,突然龙幽冷喝了一声:“来人啊,把他们两个给我拿下!”

    “等一等。”

    江枫举起右手道:“别怪我没警告你们,如果你们敢动我一根汗毛,这位大皇子殿下恐怕就得人头落地。”

    江隆基一听江枫这话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他怒视江枫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敢弑杀皇子不成?”

    “弑杀皇子我可不敢,不过大皇子你想要灭文皇诛武圣,恐怕够你死上好几次的了吧?”

    “胡说八道!本王何时有过这样的想法?”

    江隆基话刚说完,江枫突然取出了一块镜月玉简,他将天人圣元灌入镜月玉简之中。

    很快一道白光在空气中形成光幕,光幕之中是江隆基昨天站在龙家的宝龙号上,然后慷慨激昂地念着诗的画面。

    江隆基念完,以周育良为代表的一众官吏还大声鼓掌叫好,纷纷夸赞着江隆基。

    江枫笑着问江隆基:“殿下,这诗可是你做的?”

    “是又如何?”江隆基皱眉道。

    江枫笑着点了点头,他开口把江隆基昨天念过的这首诗又重新念了一遍。

    腰配宝剑七星文,

    行卧不忘文皇恩;

    挺赟惠学该儒释,

    先皇垂死中兴时;

    江淮武侯筹笔地,

    惟圣配天敷盛礼;

    当年斩龙发意气,

    惟灭荒北是我欲。

    江枫念完以后,他淡笑着说道:“各位,你们把这首诗第一句的倒数第一个字;第二句的倒数第二个字,以此类推,推到第四个字,看看是什么结果。”

    在场众人皱着眉头,下意识的按照江枫的提示推算。

    一通推算下来以后,齐简下意识地念出声来:“文焕该死?”

    齐简说完立刻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脸色吓得苍白无比。

    江枫幸灾乐祸地指着齐简道:“哎呀,这位大人完蛋了,至少是个大不敬的罪名。”

    齐简吓的浑身发抖,有心解释却发现自己舌头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全。

    随后周育良也发现了这首诗后面的玄机,他低声对身旁的龙幽道:“不好,殿下这首诗当真有问题。

    从第五句的第三个字是‘武’,第六句的第二个字是‘圣’,第七句的第一个字是‘当’,再到最后一句的第二个字是‘灭’。

    连起来就是武圣……”

    周育良没有念完,但是意思人人都听懂了,正是“武圣当灭”。

    这一下就算是江隆基也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一脸得意的江枫摇头晃脑地说道:“这镜月玉简我一共复制了上百份,分别交给了我上百个下属。只要我今天被伤到一根汗毛,那一百份镜月玉简就会分散在天朝各省各府,公诸于众。”

    “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坚持站起来的龙青天,咬牙看着江枫问。

    ps:15号的两章更新了哈,明天就是16号了,很紧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