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 镇压哗乱(中秋快乐)

目录:绝品保镖|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类别:都市言情

    ♂,

    黄岳在督军行营那边吃瘪的事江枫并不清楚,此时此刻他正和鲁褚薛、江天流、闻阙东三人坐在一起商议如何操练督军行营这十万兵马的事。

    由于江枫对督军行营的事并不了解,所以铁熊也被江枫叫在一起参加了会议。

    铁熊道:“督军行营十万兵马这个数量绝对是实打实的,因为三皇子治军很严,一般没有将领敢在他的军中吃空饷。不过这十万兵马都是从南境九关里面挑剩下的货,所以战斗力并不高。”

    江枫先前在督军衙门里已经见识过将领们的军纪了,所以督军行营里的兵会是个什么样子江枫大致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他干脆对铁熊问道:“铁熊,那你简单跟我说说督军行营这十万兵马的编制。”

    铁熊点头:“督军行营这十万兵马其实和大夏仙朝其它军队的编制是一样的,都是以十人为队,设队长。百人为营,设百夫长。千人为团,设千夫长。万人为师,设指挥使。

    整个督军行营的正式作战队伍**有十名指挥使,至于兵种的区别稍后我把兵册交给将军您看看您就明白了。

    另外以前督军行营里的士兵是归督军衙门管的,衙门普通人员为校尉,高一级的便是指挥使,再往上就是督军了。先前将军您所杀的,大部分都是督军衙门里的指挥使。”

    江枫听完以后再度点头,然而就在此时黄岳他们跑回来了。

    还没进衙门大堂,黄岳他们一众校尉、指挥使就开始跪倒在了地上。坐在衙门大堂正中的江枫愣了愣,还没来得及问黄岳他们发生了什么,只听见黄岳大声喊道:“将军,属下该死,属下罪该万死……”

    黄岳一边说一边痛哭流涕,他们一行人爬着进衙门大堂。黄岳不停磕着响头道:“将军,属下持您的兵符前去调动行营里的兵马,但谁料行营里的人竟然拒不从命,还狠狠的羞辱了卑职一顿……”

    “拒不从命?”江枫眉头一皱,整个人立刻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一支军队可以军纪不严,可以战斗力底下。但一定不可以违抗军令,因为一旦军令推行不下去,那这支军队就彻底毁了。

    江枫脸色略微显得有些阴沉,他冷冷说道:“走!我们一起去看看。”

    江枫带着铁熊一队人,以及鲁褚薛、江天流、闻阙东和十三风奴刚走出督军衙门,夏侯百里的一队贴身侍卫恰好赶到。

    为首的一名将领对江枫行了一礼后说道:“将军,夏侯将军命我等把这件东西交给您。”

    将领递过一个百宝袋来,江枫接过后用意念感应了一下。里面是天灵葵乙花,江枫心里顿时喜了一下。

    紧接着这名将领又道:“夏侯将军让属下告诉将军,城郊督军行营里的十万大军正在哗变。还请将军赶紧前去镇压。”

    “哗变?”江枫再也没心情跟夏侯百里派来这将领多说半句话,当下直接从太乙丹鼎之中取出一柄仙剑,然后御剑往督军行营方向飞去。

    江枫一行人各自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督军行营。

    督军行营的军营在这元宫关外靠近蛮域凶林的地方。

    刚出元宫关城门江枫就看见督军行营的方向黑烟缭绕,火红的火光正熊熊燃烧着。

    江枫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来到督军行营军营前,江枫二话没说直接对铁熊下令:“击响战鼓,立刻呼叫集合。”

    “是!”铁熊铁青着脸下马取出鼓捶擂响战鼓,听闻战鼓的声音。

    那些“呜喔”乱叫的士兵们愣了愣,其中有一部分人愣了愣后跑到军营中那个巨大的操场中间集合,另外一大部份人则冷笑着聚在一起,看着江枫一脸鄙夷一动不动。

    江枫举起手中仙剑,脸色平静如水。

    仙剑一指,江枫沉声下令:“本将乃新任平南大将军,负责统领督军行营。尔等听闻三通鼓却不到操场集合,不遵军令,该杀!”

    闻阙东等人听闻江枫“杀!”字一出,立刻齐刷刷的抽出腰间的仙剑。仙剑雪亮,闻阙东、十三风奴、铁熊,外加一个剑圣尸魃如同狼群一般冲入那群站在原地没有集合的士兵群中。

    “哧哧……”当闻阙东等人无情地斩杀了几十个人时,督军行营的人终于相信了江枫这是要杀他们。

    “啊!!!不要啊,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一群士兵跪在地上不断磕头,一群士兵则直接往操场跑去。另外还有一群士兵大声嚷嚷道:“我们是宇文督军的人,你要是杀了我们宇文督军不会放过你的。”

    江枫冷哼一声。他根本没发出任何指令,只是轻轻抬了抬下巴。闻阙东等人便一下冲杀过去将那群嚷嚷的士兵全部斩杀。

    提着还在滴血的刀,带着近乎凝固的杀意。

    江枫与闻阙东等人一起走到操场,站在操场之上。江枫淡淡地发出指令:“本将给你们五十息的时间,五十息的时间内没有穿好军服拿好兵器在操场集合者,一律军棍五十。现在手中还拿着兵器,身上还穿着军服者,一律官升一级,赏中品仙灵石十块!”

    江枫话音一落,那些刚刚把军服兵器扔掉烧了的士兵们赶紧去找军服和兵器。五十息的时间,只有那么三五个人将军服找到。剩余的人只能够颤颤惊惊地跑回来,等待着那预想中的五十军棍。

    军棍还没有到。三大口箱子出现在了操场上。

    江枫看了看操场中的士兵,近十万人分散站着看上去给人感觉到处都是人。

    此刻十万士兵正在聚集,他们纷纷看着操场上那六口大箱子。即便箱子还没打开,但箱子里面浓郁的灵气已经让十万士兵齐齐流口水了。

    江枫挥了挥手,十三风奴将六大口箱子打开。

    品质绝佳的中品仙灵石堆满了整个箱子,浓郁的灵气已经快要凝成实质,箱子上方飘散的都是青色淡雾。

    看见这么中品仙灵石,前几排的士兵眼睛都直了,后面的士兵也慢慢知道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江枫抬脚踩在一口箱子上说道:“本将说话,言出必行。凡是刚才集合时身穿军服,腰挎兵刃者,依次上来领取中品仙灵石十块!”

    “哗!”江枫此言一出顿时引起所有士兵的讨论。

    长久以来的经验让他们对督军衙门里的人说的话从不当真。

    督军衙门里的人以前说打仗时带头冲锋者赏下品仙灵石百块,最后冲锋那人死了,他家里却一块下品仙灵石的抚恤金都没有拿到。

    督军衙门里的人说督军行营的兵每月军饷两百块下品仙灵石,事后证明军饷只有一百块下品仙灵石,并且还经常拖欠。

    听见江枫说排队上来领中品仙灵石,所有的人都愣了愣,没一个人敢上前去领。他们都在猜测这会不会江枫玩儿的什么猫腻。

    江枫淡淡一笑道:“怎么?嫌少了吗?怎么还不过来领。”江枫扫了下面的士兵一眼,然后随意指出一个穿着军服,挎着军刀的人道:“来!你先来领。”

    那士兵试探着走出来,江枫亲手拿出十块中品仙灵石交给他。

    士兵领到中品仙灵石后颤抖着双手,眼泪一下从眼眶里掉出来。他跪倒在地上道:“谢谢将军。我家老母亲生病了,急需一株万年火灵芝医治。原本还想等着这月把拖欠了三月的军饷给领了再去给老母亲治病,没想到将军你……”

    江枫笑着点点头将这士兵扶起来,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既然伯母生病了,那这点仙灵石算是本将的一点心意,替我祝伯母早日康复。”说完,江枫又从箱子里取了十块中品仙灵石递给那士兵。

    那士兵听见江枫的话音,拿着江枫塞在他手中的中品仙灵石顿时崩溃了。他跪倒地上对着江枫不断地磕头道:“大人!您的大恩大德,属下愿当做牛做马好好报答您。”

    “好了好了。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起来吧。”江枫一把将他拉起来,替他整理了一下军服后让他回到队列之中。

    有了人开头,接下来的就是争先恐后的去领仙灵石。

    江枫虎着脸大吼一声:“急什么?一个个的来,只要该领到仙灵石的,就绝不落空。”

    十块中品仙灵石而已。

    江枫目测一下之前没有参与哗乱的顶多不足一万人。拿出十万块中品仙灵石发放都顶天了。

    现在的江枫可不要太富有,飞流山脉里面抢了那么多修士的毕生积蓄,搞的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太乙丹鼎里的仙灵石才好。

    放在太乙丹鼎里面,他还嫌有些占地方。

    仙灵石慢慢的发放下去。

    没有领到仙灵石的士兵们肠子都悔青了,他们心里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一开始要参与哗乱。十块中品仙灵石啊,那可相当于一千块下品仙灵石,是他们辛苦接近一年才能得到的军饷啊。

    发完仙灵石后。

    江枫沉声下令:“铁熊去看看到底有多少人没有穿戴军服。凡是未穿戴军服者,一律由穿戴军服者执行军法。”

    操场之中空出一块地方,两千余穿戴着军服的士兵手持军法棍站着。

    同时地上有两千余名没穿军服的士兵趴着,江枫一挥手,“乒乒砰砰”的击打声和呼痛声响起。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再也兴不起去挑战江枫威严的想法了。

    现在躺在地上大声呼叫的是个例子,军营外躺着的那百余具尸体更是例子。遇到这么一个杀伐果敢的人,这些大头兵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而刚才一起哗变的士兵,在这一瞬间关系也分崩离析了。这样一来,他们再也无法形成气候。

    督军行营的哗乱就这样解决了。原本还准备过几日再施展下马威的江枫此刻顺势将督军行营控制在了自己手中。

    该赏的赏完,该罚的罚完之后。江枫开始宣布他的新军法。

    士兵一律采取军衔制,上等兵可以训斥下等兵,下等兵遇到上等兵必须行礼。不同的军衔拥有不同的待遇。表现优异的士兵可以加入“寻龙宗”,由他江枫亲自指点修炼,并且还有源源不断的各种仙丹妙药供应。

    凡是“寻龙宗”弟子表现优异者就可以出任督军行营的各级军官。

    如果说表现不好,那么就得进入寻龙宗执法堂接受处置。轻者降低军衔,打军棍。重者,可能会逐出寻龙宗甚至掉脑袋也说不定。

    ps:老虎祝所有书友大大中秋快乐,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老虎承诺,驾校读完一定会加快更新(目前还在学科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