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拓拔丰早占先机(1更)

目录:绝品保镖|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类别:都市言情

    ♂,

    景元府水至清茶坊之中,一直闭着眼睛的拓拔丰缓缓睁开眼睛。他摇头轻叹了一声,自言自语道:“世间不如意之事甚多,能者桀骜难驯,庸者难堪大用。此当为不如意之也。”

    话音落,拓拔丰伸手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茶杯。在他触碰茶杯之前,茶杯里面的茶水表面正巧显示着浪府中庭正院之中,他自己被火焰吞噬化成灰烬的画面。

    很显然,此刻坐在水至清茶坊内的拓拔丰才是真身。浪府里面的“拓拔丰”,只不过是他的傀儡分身而已。

    拓拔丰端动茶杯,杯中茶水轻轻一波动,水面的画面立刻消失。拓拔丰仰头将茶杯里的茶水一饮而尽,接着他把玩着茶杯,有条不紊地下令。

    “传令第五戒和风三娘,马上把闻诗音和慕家剩下的人带到南疆,命南疆蛮王派蛮族先知看押。告诉南疆蛮王,这些人对本王来说十分重要。让他务必好生看管悉心照料。”

    “是!”房间内很突兀地响起一声回应,如果不是因为这道声音,恐怕没有人会猜到这房间里面竟然会有除拓拔丰之外的第二人存在。

    一道黑影闪出房间,拓拔丰保持原本的坐姿没动。他提起茶壶再度给自己续了杯茶,在端起茶杯饮茶之前,拓拔丰幽幽地自言自语了一句:“江枫,本王承认你很是不凡。不过本王不得不说,你这次还是太心急了一点。”

    浪府。

    江枫他们一众人看见“拓拔丰”被火焰吞噬变成飞灰的一瞬间,顿时全都明白过来,眼前的“拓拔丰”只不过是个傀儡分身。

    原本江枫的计划是抓住拓拔丰,然后用拓拔丰保证闻诗音和慕轻柔她们的安全。但是心智过人的拓拔丰明显早料了一招,使得江枫计划落空。

    现在如何保证闻诗音和慕家人的安全,顿时成了江枫眼下第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江枫心念一动便想到了三件事。

    一、以拓拔丰的性格肯定不会伤害闻诗音和慕家人,利用他们的安危要挟自己,这才符合拓拔丰的行事做派。

    二、谷阳城上至城主,下至慕家的一个家丁全都是拓拔丰的人。就算江枫现在有逆天的度,也不可能赶在拓拔丰之前先一步护住闻诗音和慕家人。此时此刻闻诗音和慕家人肯定已经到拓拔丰手里了。

    三、按照拓拔丰行事算无遗策的做派,他一定会把闻诗音和慕家人转移到一个他认为最为安全的地方。

    综合以上三个推断,江枫头脑立刻变的清晰起来。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不是回谷阳城找闻诗音他们,而是应该提前推断出拓拔丰会将闻诗音和慕家人转移到什么地方,然后提前一步将他们拦截下来。

    当然,要想提前推断出拓拔丰会将闻诗音和慕家人转移到什么地方并不容易。这需要对拓拔丰有足够细致的了解才有可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足够细致的了解”这七个字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而是需要繁多的信息来支撑的。

    江枫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能力,肯定无法推断出拓拔丰下一步的计划。他现在需要找人帮忙,有能力帮他的人江枫略一沉吟心里便有了人选。

    在江枫沉吟着冷静思考一切的时候,闻阙东早已是心急如焚。他一直憋着没有打搅江枫,此刻江枫眼神恢复清明,闻阙东立刻问道:“江大哥,现在怎么办啊,我姐她……”

    江枫看向闻阙东点了点头,伸手按住他的肩膀说道:“小东你放心,我保证你姐一定不会被伤一根寒毛。我一定会尽全力救她出来的,我誓。”

    闻阙东和江枫在一起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江枫身上却有一种特别的魅力,让人不由自主的会选择信任他。闻阙东也是如此,听见江枫刚才那番话后,他心情立刻变的笃定了许多。

    江枫看向剑圣尸魃意念微动,剑圣尸魃立刻把手中的仙剑插进身后的剑鞘。七柄仙剑斜背在剑圣尸魃身后,一股萧杀的感觉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

    江枫正准备转身离开,江天流轻声问了江枫一句:“小枫,这些人就这样放了?”

    江枫停住脚步,目光在韩家老祖、浪白冰、拓拔武以及拓拔羽身上一一扫过。突然江枫意念一动,剑圣尸魃身后七柄仙剑顿时一起出鞘。

    仙剑直奔韩家老祖而去,韩家老祖立刻祭出自己的皇极金钟。皇极金钟笼罩在韩家老祖身外,透过那黄金色的光盾能够看出金钟内的韩家老祖十分紧张。

    其实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和剑圣尸魃正面硬刚一波,但无奈江天流先前留给他的恐惧还在他心里未曾散去,所以韩家老祖面对剑圣尸魃的攻击下意识的就先选择了防御。

    剑圣尸魃的七柄仙剑转眼间就到了皇极金钟外围,单纯以这七柄仙剑的威力,想要破开皇极金钟的防御自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但在七柄仙剑快要碰触到皇极金钟的一瞬间,剑圣尸魃突然双手结印自己化身成了一柄长剑。

    只见“嗖”的一下,由剑圣尸魃化身而成的长剑如同瞬移一般疾飞过去。已经到了皇极金钟外围的七柄仙剑同时和剑圣尸魃融合,一瞬间只看见一道黄金色的光芒直接穿透皇极金钟,同时穿透韩家老祖的腹部,最后黄金色的光芒打了个圈又回到了江枫身边,重新化成剑圣尸魃。

    那七柄仙剑,也如同先前一样斜插在剑圣尸魃身后。

    这一切虽然说着很复杂,但其实只生在一眨眼之间。注意力没集中的人甚至都感觉不到剑圣尸魃动过。

    哐!

    皇极金钟像是被打碎的玻璃一般,先是龟裂开来,然后爆一声脆响化成碎块落在地上。

    接着韩家老祖的腹部射出一道黄金色的光芒,光芒从他的腹部笔直延伸往上,直接将韩家老祖的身体给切成了两半。

    原本江枫还有心收走韩家老祖的元婴,但是没想到刚才剑圣尸魃那一击竟然直接把韩家老祖的元婴给剿杀成了碎渣。

    韩家老祖堂堂渡劫后期的高手,在剑圣尸魃面前竟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撑过,便直接形神俱灭,如此一幕直接把浪白冰等人给震呆在了原地。

    杀了韩家老祖,江枫目光立刻转移到浪白冰身上。浪白冰身体整个颤抖了一下,脸色被吓的苍白如纸。

    就在江枫准备动手之际鲁褚薛突然拉了拉江枫,他低声对江枫说道:“放过他这次吧,毕竟我刚到神界时他照顾我不少。”

    江枫看了鲁褚薛一眼,最终点了点头。

    江枫的目光跳过浪白冰,直接锁定住拓拔武和拓拔羽。这两个人江枫并没有准备杀,当然也不能杀。

    江枫虽然从没把自己当过拓拔丰的人,但大夏仙朝有权有势的人肯定都是这样认为的。

    如果江枫杀了拓拔武和拓拔羽,大夏仙皇肯定会把这件事算在拓拔丰头上,拓拔丰一怒之下很有可能会拿闻诗音和慕家人泄愤,此其一。

    其二,江枫现在已经和拓拔丰闹崩了。在这个时候杀了拓拔武和拓拔羽,无疑等于帮拓拔丰除掉了两个劲敌。这样的蠢事,江枫自然不会去做。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江枫却没准备让拓拔武和拓拔羽逃过。江枫直接从太乙丹鼎中取出一把“白骨穿心针”塞到剑圣尸魃手中。

    然后江枫意念一动,剑圣尸魃立刻闪身过去,直接把整整一把“白骨穿心针”按照江枫意念里太乙十三针的手法,一一打进了拓拔武和拓拔羽体内。

    由于太乙十三针手法特殊,所以直至剑圣尸魃将一整把针全部打入拓拔武和拓拔羽体内,他们两个人都完全没有感知到,只是以为剑圣尸魃绕着他们两人转了几圈而已。

    “白骨穿心针”是用极寒之地的千年尸骨打磨而成,本身就是极阴之物,煞气奇重。然后江枫刚才让剑圣尸魃用的还是太乙十三针里面的“寒阴针”,刺的又全是拓拔武和拓拔羽二人身体的阴经穴脉。

    三者相互叠加起来,在“白骨穿心针”没有拔出以前,拓拔武和拓拔羽在每夜子时至阴之刻必然会受尽极寒之苦的折磨。这种折磨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加重,相信日后一定会让拓拔武和拓拔羽二人好好享受一番。

    施完针后江枫没做丝毫停留,直接带着江天流他们离开了。

    走出浪府的时候,江枫从太乙丹鼎里面抓出一把药瓶直接捏碎。一团白色的药粉飘散在空气中,江枫耸动鼻子嗅了两口,然后身体往左转了个方向道:“走,我们往这边。”

    “江大哥,我们现在难道不该先回谷阳城吗?以十三风奴的度,全力赶回去的话说说不定还能救下我姐。”闻阙东忍不住问江枫。

    江枫摇了摇头道:“小东,整个慕府都是拓拔丰的人。甚至包括你姐,从某个角度来说也都算是拓拔丰的人。我们就算度再快也肯定快不过拓拔丰,所以要救出你姐,就得找个帮手。走吧,相信我。”

    闻阙东叹息一声,最终只能无奈点头。

    ps:感谢肆丶哥最近的慷慨打赏,也感谢其他每一个投票和打赏的书友大大。先奉上一张,老虎正在努力码第二章。别问我为何如此勤奋,一切都是为了……保住虎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