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谁的套路比较深?

目录:绝品保镖|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类别:都市言情

    ♂,

    红衣少女明显是个江湖菜鸟,看见菜里有毒明显被吓了一跳,等到她整个人往后退了两步,红衣少女才反应过来用目光去找那个端菜来的店小二。??

    店小二在红衣少女反应过来以前,早已经扔掉手中拿来端菜的托盘,转身就往客栈门口跑。

    嗖……

    只见一道白虹在客栈大厅划过,紧接着店小二举着双手痛苦大叫起来。

    在他的手腕上,两条伤口正流淌着鲜血。

    此时坐在窗边的南宫白开口了,“这次先断你手筋小惩大诫,下次再让我遇到你行这种龌龊之事,我一定取你性命。”

    “滚吧!”

    南宫白让店小二滚,店小二立刻如蒙大赦一般低着头飞快的离开。

    红衣少女得到南宫白相救,自然得去感谢人家。

    她起身走到南宫白身边,从随身的百宝袋里取了两块上品仙灵石放在南宫白面前的桌子上,红衣少女道:“多谢阁下提醒相救。”

    南宫白看了红衣少女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桌上的上品仙灵石。

    最终南宫白微微笑着说道:“像这样的事情既然我们遇上了,那肯定是要管的。姑娘与其用这庸俗的仙灵石相谢,不如换成一壶美酒如何?”

    年轻英俊,江湖经验丰富,修为高深莫测。侠骨仁心古道热肠,还大义凛然不贪财富。

    这样的男人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可说是年轻姑娘们心目中最理想的情郎对象。

    所以像南宫白眼下这个不要仙灵石,而选择要一壶美酒的要求,红衣少女自然不可能不答应。

    她转身对客栈柜台挥了挥手,声音微微一扬:“掌柜的,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拿一壶给这位公子。另外刚才的事,等这位公子喝完酒以后,我再好好跟你们算账。”

    掌柜的突然遇上这样的事,本来就在惊慌失措当中。

    现在听见红衣少女要酒,自然慌不迭的答应下来。

    很快掌柜安排另外一个店小二把酒送过来,江枫从桌子下面塞了一包东西给闻阙东。他对闻阙东微微挑动了一下眉毛,闻阙东立刻会意,拿着那包东西起身,对着那店小二走过去。

    在闻阙东和店小二身体交错的一瞬间,江枫看见闻阙东已经把自己交给他的药粉给抖在酒壶里面。

    不一会儿闻阙东绕了一圈回到江枫身旁坐下,他低声问江枫:“江大哥,你给我的是什么东西啊?那南宫白看上去警惕心不低,恐怕不会中毒吧。”

    江枫神秘地笑了笑道:“我给你的不是毒药,而是补药。这药用清灵草炼制而成,可是好东西。”

    “给南宫白吃补药?”闻阙东一脸怀疑地看着江枫。

    显然闻阙东虽然和江枫认识时间不久,但也知道江枫绝不是心地如此良善的好人。

    江枫看着店小二把酒端到南宫白桌上,南宫白先用青墨尺试了一下,确认酒没毒以后南宫白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红衣少女倒了一杯。

    他端起酒杯对红衣少女道:“在下南宫白,先干为敬了。”

    南宫白头一扬,立刻把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红衣少女也端起酒杯来,轻轻抿了一小口。她低声对南宫白道:“我叫蔺花泷,公子恩情,花泷没齿难忘。”

    在南宫白和蔺花泷交谈的时候,江枫偷偷从太乙丹鼎里面取出一颗丹药出来捏碎,然后放在了茶杯里面。

    丹药和茶水一混合,立刻有一股令人难以察觉的暗香飘出。

    闻阙东一直注意着南宫白和蔺花泷,他低声问江枫:“江大哥,你说那南宫白是不是在对那姑娘使手段啊,为什么总感觉那店小二的事太巧合了?”

    江枫轻笑了一下,低声道:“你难道没看出来,那店小二其实就是南宫白找来演戏的人?”

    “啊?”闻阙东惊讶低呼一声,显然他是真没有看出来。

    江枫低声道:“你好好想一想,南宫白是个什么人?在拍卖场和我们素不相识,一言不合就直接下死手的人。这样的人物,为什么刚才就突然善心,要留那个店小二一命?

    就算想给人家姑娘留个好印象,不让姑娘觉得他是个嗜杀之人,至少也得把店小二留下来,问清楚他为什么要投毒,背后有没有人指使吧?

    可南宫白仅仅只是断了那店小二的手筋,接着直接就把那店小二放走了。

    在神界里面,断一对手筋不就是最轻的皮外伤吗?”

    闻阙东听了江枫的话后顿时恍然,原来南宫白这是找人演戏,然后方便他来一出英雄救美。

    “这南宫白真是有够卑鄙的,要不我去把他杀了?”江天流忍不住低声问江枫。

    江枫摇了摇头,脸上全是诡异的笑容:“急什么,咱们慢慢陪他玩儿嘛。”

    就在江枫三人交谈的时候,坐在红衣少女对面的南宫白突然脸色微变,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要说像南宫白这样的修士,不管吃什么都应该是能完全消化,把个人营养完全吸收掉的。往往好几个月,他们都不需要上茅房。

    可就在此时,南宫白感觉到自己不知为何,竟然有一股很强烈的想要上茅房蹲坑的**。

    但佳人在前,这个时候离开说要去茅房那不是煞风景吗?

    南宫白深吸了一口气,强行把这种“需求”给封锁了起来。

    江天流和闻阙东猜测江枫肯定会阴南宫白,所以一直观察着南宫白的情况。见到南宫白神情有异,江天流立刻问江枫:“小枫,你对那南宫白做什么了?他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江枫指了一下面前茶杯里的丹药,低声解释道:“这是活淤丹,刚才南宫白喝的酒里有清灵草。这两样都是排毒活淤的上佳良药,但活淤丹里的冶焱香草是不能和清灵草混合的,就连气味相互混合都不行。

    一旦混合,清灵草就会变成焱清散。焱清散是什么?这可是最强的阳性泻药。”

    “泻药还分阴阳?”闻阙东一脸惊叹。

    江枫点头:“当然分,男为阳,女为阴。这焱清散的药效只针对男人,不针对女人。”

    “可是那个南宫白修为不低,肯定能用灵力封住体内的反应,压制住泻药作吧。”

    “呵呵,我还就怕他不用修为压制呢。一个装满火药的桶里面丢了一把火进去,难道把桶换成铁皮的它就不爆炸了?不,它只会炸的更加厉害。”

    “南宫公子,你……你脸色好像有些不好。”蔺花泷看着南宫白道。

    南宫白嘴角扯了扯,笑容既僵硬又难看。

    “呃……是吗?我没……没事。”

    南宫白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实际上事情可大了。

    他用修为封住了体内的反应,一股气体立刻在南宫白体内不断膨胀。修为高深如南宫白,终于也快要忍不住了。

    他心里想着自己是不是能偷偷放一点点气出来,这样肚子里的情况应该会好过一些。

    就在南宫白松开一点点封禁的时候,在他肚子里面不断滋生的气体立刻汹涌澎湃地涌了出来。

    噗……

    一个婉转悠长的响屁让客栈内所有人看向南宫白,同时捂住了鼻子。

    整个客栈里面只有江枫一个人从南宫白这个屁声里面听出了“青藏高原”的感觉,屁声一开始平缓而出,就像青藏高原的那句“呀拉索”,然后开始高扬,蓄力程度不亚于那句“那就是青……藏……”继而屁声攀升到顶峰,和那个“高”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最终屁声的终止不像那个“原”字,而是一声“哗啦啦”的声音。

    令人作呕的恶臭味传遍整个客栈大厅,这下不管南宫白的修为有多高,骂娘的声音还是此起彼伏。

    “他娘的,到底是人还是畜生啊,这种事都做的出来?”

    “要他娘拉屎就是去茅房啊,拉裤子里算怎回事?”

    “怎么?嫌客栈的饭菜不合口味,要自己弄点吃的出来是吧!”

    放在平常,如果南宫白被人这样讥讽,肯定长剑出鞘开始大杀四方了。

    可他现在正处于“一泻千里”的状态,哪里还有闲心管这些。南宫白赶紧弓着身子,飞快朝客栈后院的茅房跑去。

    江天流和闻阙东都快笑疯了,江枫则起身从位置里面走了出来。

    他来到捂着口鼻的蔺花泷跟前,微笑着说道:“请问姑娘,我能不能向你请教一件事?”

    蔺花泷疑惑地看着江枫,最终还是点了下头。

    江枫笑了笑道:“其实我没什么想请教的,就是想找个理由认识一下姑娘而已。像姑娘这种天仙,有怎么能置身于这污浊之气当中呢。姑娘,这是送给你的。”

    江枫取出一朵没有开的花递给蔺花泷。

    蔺花泷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花接下了。

    在蔺花泷接过花的一瞬间,花好像突然活了一般,花骨朵立刻绽放开来。

    看上去并不大的花骨朵,一绽放开却有好像一个篮球那么大的花朵。

    花从中心处一直往外,一共有九层花瓣,每一层花瓣的颜色都各不相同,看上去简直美轮美奂。

    伴随着花朵盛开,一股清新的香气瞬间弥漫在整个客栈之中。

    刚才客栈大厅还是一股恶臭味,现在却全都是清新怡人的香气。

    蔺花泷抬头看向江枫,眼中已经出现了迷离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