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行动开始!(上)

目录:绝品保镖|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类别:都市言情

    第二天,股市一如昨日,但凡国字号开头的股票依旧持续走高,一路飘风。

    外面到处在传,出现这样的现象肯定是国家财政出手救市,挽救股民于水火。

    大部分的股民现如今都在观望,等待着国字号股票接下来的走势,以便决定是不是投钱入市。

    雍园。

    在燕京官场上走动的人,相信对这个地方都不陌生。

    晚清时这里是雍亲王用来养外室的府邸,虽然及不上正规的王府那么恢弘大气,占地广阔。

    但这里依旧可以算得上是清幽雅致,处处彰显着匠心独运。

    千禧年的时候,这里被一个神秘人买了下来,稍加翻修就成了燕京最有名的私人会所。

    这个私人会所一点儿也不简单,它不仅是会员制的,并且只针对正厅级以上官员开放。

    由此不难猜出,这个会所主人的身份一点儿也不简单。

    今天雍园门口挂了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主出未归”四个字,其实就跟“这场子被人包了,暂不接客”是一个意思。

    那么包下了整个雍园的是谁呢?

    雍园“锦鲤湖”旁边的亭子里,君千言、萧定山、萧天擎三人都在。

    除去他三人以外,还有一名中年男人。

    这男人看上去约莫三十岁上下,穿着古风浓郁的交领自身白衣。一对剑眉斜插入鬓,双目犹如寒星内含。看上去颇有一种英气逼人的感觉。

    亭子里的石桌上摆着酒菜,初一看几道菜肴似乎都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随着萧定山亲自提酒壶给中年男子斟了杯酒后说出的话,就算是李嘉诚来了恐怕也得惊叹一声“壕气。”

    “华宗主,尝尝这些菜看合不合口味。尤其是这道‘银粉玉球’,虽然它表面上看像是一盘豆腐球,实际上它是选用金钱鳘塞下那一点点嫩肉,和鱼唇正中间位置的一点肉烹制而成的。味道还算鲜美。”

    “萧先生客气。”华阳晖对着萧定山拱了拱手,然后立刻拿起筷子和勺舀了一颗银粉玉球放进嘴里咀嚼。

    萧定山看着华阳晖的表情,却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简单地客气了一句:“嗯,味道的确很鲜美。”

    萧定山顿时有点儿方。

    “金钱鳘”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鱼,它号称世界上最贵的鱼之一,市价一斤五十多万。

    做这样一道银粉玉球,需要十多条鱼才能取到足够的食材。没想到最终就只得来华阳晖随随便便的一句“的确很鲜美”,这多少也难免会让人觉得一些明珠暗投的意思。

    在华阳晖把菜咽了眼下,君千言立刻举起酒杯对华阳晖道:“华宗主,这次您能亲自前来相助真是太感激了。这杯酒,我敬您。”

    华阳晖手没动,桌上的酒杯却已经稳稳地滑到他手中。

    他端起酒杯道:“君翁客气了,君翁把整个紫檀山都运作成了原始森林保护区,限制了游客旅游。从而使得我归元仙宗的山门得到扩张,如此恩情于我归元仙宗自然得报。

    君翁放心,今天晚上我就带人去会会那个江枫。晚上十一点以前,我一定把人带到你面前交给你处置。”

    “多谢,多谢华宗主了。有华宗主这句话我就放心,不过华宗主也要小心一点。那江枫的术法修为也不低,且为人狡诈,诡计多端。华宗主到时候别遭了他的道才是。”

    君千言道。

    华阳晖微微笑着点头,“君翁尽管放心就是。”

    通过华阳晖这话君千言也算是听出来,华阳晖并不喜欢别人质疑他。

    当下君千言也就不再说让他小心的事,开始继续劝华阳晖喝酒。

    席间主管财政的萧定山还随口提了一句近两天股市国字号上市公司股票全都飘红的事,但无论是君千言还是萧定山,对这件事都没怎么放在心中,随随便便就被另外一个话题给岔开了。

    已入夜,如今的天气还比较寒冷,夜晚更是冷风呼啸,吹的花草树木不停发出“簌簌簌”的声音。

    江宅巨大的荷花池塘旁边,周雨柔一个人坐在池塘的扶手上,黑夜将她包裹着,在这漆黑的环境里很难觉察到她的存在。

    荷花夏天才会盛开,此刻这片荷花池塘内还是一片萧索衰败的模样,显得毫无生机。

    一如现在沉默不发一语的周雨柔。

    叭……

    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周雨柔的眼角滚落出来,顺着她的脸颊一路滑到下巴尖,然后滴在了扶手上。

    周雨柔现在术法修为不低,基本已经是寒暑不惧。但在她眼泪滑落出来的那一刻,周雨柔还是没能忍住微微抖了一下。

    突然黑夜之中伸出一双手,紧接着一件厚厚的披风披在了周雨柔的身上。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我身后。”周雨柔幽幽说了一句。

    在这个时候会出现在周雨柔身旁给他披披风,自然是江枫无疑。

    江枫轻轻一跳紧挨着周雨柔坐下,他脚轻轻摇动着。

    “其实初雪、冰薇她们也很想来劝劝你,但她们猜你可能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就没敢来。”

    一边说着,江枫一边伸手搂着周雨柔的肩膀。

    周雨柔很自然的把头靠在江枫肩上,她幽幽自语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的心情。

    或者我应该说,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样的心情。

    该伤心?该悲哀?还是该无奈?

    一开始你跟我说周渊死了,我心里还在安慰自己,至少在这人世间我还有妈妈这个亲人。

    但是紧接着你又跟我说‘妈’她并不是我的母亲。一瞬间我在这世上一个亲人都没有了,都没有了……”

    周雨柔眼泪越流越快。

    很快泪水把江枫肩膀上的衣服浸透,江枫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静静地搂着她,让把心里的悲伤完全发泄出来。

    夜越来越深,冷风依旧在吹。

    寂静的荷花池塘边,周雨柔的哭声渐渐低下去,江枫嗓音低沉地说了句:“雨柔别怕,不管怎么样,你身边都还有我……”

    声音拉的很远,在江枫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周雨柔的哭声也停止了。

    整个荷花池唐彻底安静下来,但江枫那句话却好像一只在这环境中回荡一般,永远都不会消散。

    慢慢的,周雨柔靠在江枫怀中竟然睡着了。

    江枫保持着坐姿没变,但身体却慢慢飘飞了起来。他抱着周雨柔回到房间,轻手轻脚的把她放到床上。

    从周雨柔房间出来时,江枫目光突然往四周扫了一眼,接着低声说了句:“阁下既然来了,那干脆出来见一面吧。”

    “意念很强啊,我已经注意隐匿气息居然还是被你察觉到,果然有几分本事。”

    一袭白衣的华阳晖在半空之中显现出身形,然后整个人缓缓降落下来。

    江枫看了华阳晖一眼,笑着问了句:“归元仙宗的?”

    “正是。”华阳晖点头。

    “这件事,你们可不可以不要插手?”江枫问。

    “恐怕不行。”华阳晖摇头。

    江枫突然扔了一件东西给华阳晖,华阳晖伸手接住,疑惑地看了江枫一眼。

    江枫道:“如果这件事你们可以不插手,那我们可以合作。你手里的东西是我炼制的,只要材料足够我想炼多少就能炼多少。”

    华阳晖摊开手心看了一眼,一颗微微绽放着红光,龙眼大小的丹药正躺在他手心之中。

    华阳晖耸动了一下鼻子,然后闭着眼睛默默感受了一下。

    随后他眼睛一睁,整个人惊讶地看着江枫:“你刚才那话当真?这药真是由你所炼?”

    江枫二话没说,右手再度一扬,一下扔出了一大把丹药给华阳晖。

    华阳晖手忙脚乱的把那些丹药全部接收过去,看着手里的丹药,即便心境修为到了华阳晖这等境界也不免露出激动之色。

    他抬头看着江枫道:“只要你这丹药从此以后只让归元仙宗一家购买,归元仙宗愿意帮你灭掉君千言!”

    江枫摇了摇头,“这只是我炼制丹药里很普通的一种,比这更好的我还有很多。我不需要你帮我,只要你们归元仙宗不再插手这件事,合作条款就一切好说。”

    “好,一言为定,我立刻诏令归元仙宗的弟子离开!”

    华阳晖二话没说转头就走……

    紫光阁内。

    君千言听完萧定山的汇报后顿时大惊失色,惊呼一声:“走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言不发就走了呢!”

    “真的走了,并且临走之前那个华阳晖还让我转告。说是我们如果敢伤江枫一根寒毛,他们归元仙宗上下必定不会放过我们。”

    “我……我……我艹他妈!”君千言暴怒大骂!

    ……

    第三天。

    股市国字号的股票继续涨停,股民已经开始逐渐入市,连带着整个股票市场又开始有从熊市转牛市的趋向。

    第四天。

    萧定山在新闻采访中宣布,财政部已经和倭国签订了五万亿倭国国债的购买合约,接下来唯独就是等着付款了。

    看到这条新闻以后江枫立刻打了电话给楚柔云,一方面是询问一下萧鼎的情况,另一方面则是找她借了一笔金额庞大的资金。

    接下来江枫他们要做的事,仅靠突击组织、大枪营、韩震他们的资金还远远不够。

    即便皇甫极也出了一大笔资金也还远远不足,所以剩下的资金缺口江枫只能找楚柔云帮忙了。

    暗黑理事会纵横西方多年,各个种族不知道在背后扶植了多次财团。

    尤其是血族,他们的财富可是经过漫长岁月累积下来的。说比罗斯柴尔德家族还富裕,这一点儿也不夸张。

    楚柔云通过血族专属的地下渠道把钱给了江枫,资金到位,江枫跟皇甫极沟通过后立刻开始预先就计划好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