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14章出殡和老吊

目录:纯禽记者| 作者:高冷的沐小婧| 类别:都市言情

    这场号称2023年最震撼的财经地震,整整震了一周,还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

    倒不是这新闻的余力有这么大。

    而是高冷的动静实在是不小。

    苏素那群亲戚敢怒不敢言,原本想着先不惹他,再慢慢想法子,面对媒体的一顿狂轰滥炸也是集体挤出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最大最大的让步了。

    还很没面子地去人力办理辞职,主动辞职,让人力总监都吓了一跳,这一波辞职让第二天的新闻燃了一把。

    而第三天,当这群亲戚聚集在一起愤愤不平想法子的时候,环泰再起地震,从上到下血洗了五十二名主管级别以上人员,囊括旗下十四家公司。

    这一波血洗,足足燃了两天的新闻。

    这五十二名主管,都与那几名亲戚有关,可以说,高冷就是冲着他们再下刀,一刀到底,死透。

    “这姓高的,怎么这么狠!把我们的人都下了。”

    “一个外姓人,不就是想得到环泰?环泰完了……”

    “哎,我的素素……现在想想,素素多好……”

    一个妇人掉了眼泪,这鳄鱼的眼泪掉得有些晚。

    几天前,这几人盼着环泰大乱好捞钱,此时,他们盼着苏素能醒来。

    反抗?

    他们还是反抗了下的。

    只是在高冷的反压下,这反抗形同虚设。

    其实苏素若反压,他们也会死的很惨,只是苏素到底还是顾念了亲戚了情分,可高冷就不一样了,他是丝毫情分没留,不但是丝毫情分没留,似乎刻意地往死里压。

    甚至专门派了几组人跟着这几人,阴魂不散的,吓得他们不行。报警吧,人又没做什么,不报警吧,无论去哪,总有几个黑衣人冲你阴森森地笑。

    人也找了些奇葩,看上去就凶杀气满满的。

    这恶人遇上了高冷,才发现一山更比一山高。

    这几波新闻炸了后,老管家去世的新闻爆出来了,新的一轮阴谋骇浪不已,毕竟苏总晕迷,老管家病逝,加上高冷血洗了那么多主管,再配上苏家亲戚纷纷主动离职。

    这足够编写一部电视剧大戏了。

    而实际上,底下的暗涌远比他人看到的要凶悍。

    高冷几乎是满负荷地运作,星光,环泰两地跑,会议开了不知道多少,又动用了不知道多少人脉关系,那些苏素运作了一半的项目,可不是说接上就接上的,搞不好就让人坑了。

    只是每隔两天,他就会回一下医院,看看苏素,给她洗漱一下。依旧是尽量地克制自己不去看那么美丽的身体,只是每一次都异常煎熬。

    让高冷很是难过的是,苏素一直沉睡着不醒。

    有时候,甚至还看到了她嘴角一抹微笑。

    似乎这么睡着,是她最幸福的事情。

    一直忙到老管家出殡,高冷这才缓了一天,将手里的众多停了下来,回来守着苏素。

    这一天,苏素就跟能听到一样,脸上满满都是悲伤,可是眼睛却闭着。

    “老管家今天出殡,本来可以快点出殡的,你那帮亲戚挡了一下,我给压下来了,多拖了一天,不过也好,今天是好日子,我叫人算过了。”高冷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苏素的头。

    不由地,他有种要流泪的感觉。

    不是为自己而流,而是为她。

    “想想以前我说你矫情,太过。你都能扛不住彻底晕睡,可见这事情对你的打击是毁灭性的。”高冷叹了口气。

    谁也没曾想,老管家出殡的时候,把他视为在世间唯一亲情的的苏素居然无法送行。

    想着,以后苏素醒过来,怕也是终身遗憾吧。

    高冷希望她能醒过来,可是她只是静静地睡着,眉头皱着。

    又想,想必今天这样的日子是不会醒了,她本就是受不了这种打击,身体启动了逃避机制,又怎么会在这个最艰难地时刻醒过来呢?这么一想,才发现苏素其实一点都不坚强,远不如小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不如沐小冷。

    这朵温室里的花朵经历了最残酷的洗礼,一切坚强都是伪装。

    此时,这温室里的花朵选择了沉睡,继续处于温室。

    高冷长长地叹了口气,抱起她,给她轻轻地擦拭了后,换上了黑色的睡衣,头发上插上一朵白色的鲜花。

    “你就这么送吧,没有撕心裂肺的痛哭,老管家走得也更安心,你放心,环泰我会给你守好,老管家也会送好。”高冷轻声说着,再一次摸了摸她的头。

    她没有动弹任何,呼吸也没有急促,缓缓地,依旧。

    只是脸上的悲伤是看得见的。

    或许,她能感受得到吧,高冷心想。

    老管家出殡很是简单,他三个儿子办理得不错,也很低调,等这事忙完,已经是晚上了。

    高冷决定守守灵,代替苏素,守他最后一晚。

    帝国人死了,很讲究,但凡家境还好的,都会讲究一下。一些年轻人并不明白,觉得丧事一切从简才好。

    其实未必的。

    这人死了,要燃三天香,晚辈要守着灵,在这守灵的过程中,这一套仪式中,慢慢地感觉到生命的真谛,感觉到这个人真的不在了,随着青烟就这么消失了。

    那些老友都来看一看,看的是死者,也是自己的青春。

    彼此吃个饭,聊聊天,或许笑着如同往常,可心里却也总会觉得少了点什么。这少了点什么,便是死去的那个人了。

    人这一辈子,若死了后连个来祭拜的人都没有,也挺没意思的,这算是给自己这一辈子最后的一个谢幕。

    高冷跪在老管家的遗体面前,以苏素的身份跪着,替苏素尽最后的孝。

    如此这般,以后苏素若醒来了,也就会少一些遗憾吧。

    作为朋友,这是应该做的。而作为看了这女人全身的朋友,对于高冷来说,这就是自己的女人了,更是应该做的。

    “老大,我晚上就出发了,晚上的飞机去中东。”老吊走了过来,拜了拜后低声说道。

    “今晚吗?”高冷都快忙忘记了。

    “是啊,今晚。”老吊指了指一旁的箱子:“都收拾好了。”

    “那边确定安全吗?老吊,不安全你可不能去,你有老婆孩子呢,人生太无常了。”办着丧事的时候,人难免觉得悲凉,高冷问道。

    “安全,就是下一周最安全,我就想去看看,我做梦都想去看看,我就想上上战场,不拿枪,我拿摄像机,怕一拍,也算是圆梦了。”老吊看了眼老管家:“我这次不去,以后可能就去不了了,我也老了啊。”

    高冷没言语。

    他知道,他的好兄弟老吊就是想成为英雄,有个英雄梦。以前,他希望自己暗访的时候成为主力,无奈,这事情还是很专业的,暗访出一个大案子也需要一定的机缘,这几年下来,他缺这个机缘。

    如今,中东那边有这么个机会,他不想错过。

    “那边确定安全?”高冷没有看他,而是看向自己的助理。

    “下周还算安全的,说句实话,也就下周安全点,再往后,怕是很危险了。”助理说道。

    “你还记得我说的那句话吗?我跟人学的那句话。”老吊拖长了声音,微微眯着眼睛:“风吹动他的从前,还有梦没实现,无碍、无碍,还有未来!”

    此时的老吊是幸福的。

    追梦的人,都是幸福的。

    他没什么文化,这句学来的话一直记着,都要成为他的座右铭了。

    “嗯,那你路上小心,一切顺利。”高冷听了后,站了起来,拍了拍老吊的肩膀。

    老吊点点头,转身走了。

    没有多余的话,毕竟都是老伙计了。

    也没有矫情,他转身就这么走了。

    挥了挥手,头也没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