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财色双收(上架了,求订阅!)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你……你看他那么大岁数了,你下手轻一点,别把他打坏了。”石悦悦为人很善良,弱弱的对苏浩然说道。

    苏浩然抬手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虎牙,道:“打人无好手,骂人无好口,我尽量不打死他吧。”

    “那好吧!”石悦妍应了一声。

    擦!

    这时洪冲被手下扶着坐了起来,听到石悦妍跟苏浩然的对话,差点又气吐血。

    你们把我师父当成什么人了?地榜第二的高手,你还尽量不把他打死?你倒是想打死他,可你有那能耐吗?

    与此同时,诗诗不高兴了。

    小魔女气鼓鼓的说道:“姐夫,别听你小老婆的,那老头子不是说可能要把你打成重伤甚至打死吗?你千万别客气。”

    诗诗聪明着呢,刚才看苏浩然扛着石悦妍揍洪冲,她就知道苏浩然已经彻底恢复了,所以她并不担心苏浩然对上杜保良,只是担心苏浩然不全力出手而吃亏。

    狐狸也跟着说道:“就是吗,打人哪有故意放水的,那可不是老大的作风。当然,不管怎么打,老大肯定都会赢的。”

    石悦妍一听这话,也觉得有道理,还为自己刚才说的话感到后悔,赶紧跑到诗诗和狐狸的身旁,跟个乖巧的小媳妇一样。

    洪冲听得又气又恨,指着诗诗和狐狸骂道:“你们两个贱.人,少特么放屁?我师父需要他他放水吗?有本事你让他把我师父打死?他有这个本事吗?”

    诗诗像是很害怕一样,被骂得连连点头,又对苏浩然喊道:“姐夫你听到了吧,洪冲这个当徒弟的都让你把他师父打死,你就别客气了。”

    苏浩然也被逗笑了,他走到杜保良身前三米,道:“老杜,你真收了个好徒弟,居然盼着你被打死。”

    “师父,我不是这个意思。”洪冲连伤带气,脸都变成了酱紫色。

    “我知道,你不用说了。”杜保良摆了摆手,然后对着苏浩然摆出一个咏春拳起手势。

    苏浩然双拳托起,只摆出一副自由搏击的架势。

    这样的起手势,面对传统武术大师,多少有点不尊敬的表现。

    “狂妄!”杜保良有些被激怒了,一步前冲扑到苏浩然面前,咏春快拳如雨点般打了上来。

    洪冲和他的手下瞬间就兴奋了,他们坚信,只要杜保良出手,苏浩然肯定完蛋。

    只要苏浩然一完蛋,嘿嘿!洪冲别看受了重伤,此时还色心不灭,居然看向了诗诗她们三个大美女。

    可这时苏浩然的声音响了,还满带着调侃的意思,“不错不错,你的速度比铁背将军秦太岁还快,难怪地榜排名在他前面。可还是有点慢,你能在快点吗?”

    苏浩然就如同一条大狸猫,围着杜保良乱转,让他的快拳,拳拳打空。

    “想要更快吗?看招!”杜保良身子一拧,双腿轮翻踢起,鞭腿、铲腿、正蹬、侧踹,一通连串踢法,不但快而且势大力沉。

    可这样依然打不着苏浩然,苏浩然轻松应对,还笑道:“哇!你这拳王腿法也不错吗?看你发法,真气波动明显,看来你的功力跟北方青松严太极不相上下。可还是慢啊,求你再快点好不好?给我一点压力好不好?”

    苏浩然可不是在吹牛,他的天眼没升级之前,杜保良的实力恐怕比他弱不了太多。但天眼通升到三级后,苏浩然的功力也提升了不少,所以应对杜保良完全是轻松加愉快。

    “狂,我叫你狂!”杜保良四肢展开,拳脚相加,速度和力量又提升了一个档次。

    “很好,这回像点样了,可是你四肢有点短啊,你还是打不到我,你的胳膊腿要能长长一米,那我就有点不好应付了。”苏浩然一边打一边继续嬉笑怒骂。

    噗!

    杜保良差点气吐血,你的胳膊腿能再长长一米吗?那还是人吗?

    一旁观战的洪冲跟他的几个手下一齐张大了嘴,不仅充满震惊,而且心情几起几落,都要生出心脏病了。原来自己崇拜的师父也不是无敌啊,这个青年到底是谁?石家什么时候攀下这样的高手了?

    苏浩然又躲过杜保良的一记重拳,脸色突然一肃,“老杜,你也就这点能耐了,我可要还手了哦!”

    “……”杜保良气得火冒三丈,已经彻底无语了,你丫的打就打,废话怎么这么多呢?

    与此同时苏浩然展开了攻势,他的速度和力量成倍的提升,几乎围着杜保良形成了一片残影。

    砰!

    杜保良瞬间由攻转守,而后眼前一花,就觉得额头暴痛,双手捂着脑袋退后三四步。

    “靠!你的脑壳真硬,弹了你一个暴栗,我手指头都疼。来来来,咱们继续。”苏浩然甩了甩手,又扑了上来。

    尼玛!杜保良脸色通红,这混蛋太可耻了,你还是个习武人吗?你这叫调戏好不好?

    砰!

    杜保良正心气难平,鼻梁子上又被弹了一下。

    “次奥!”这下打得杜保良都暴了粗口,他捂着鼻子再次后退,鼻血顺着他的手指缝汩汩外冒,看来鼻梁骨都被弹骨折了。

    “次奥你妹啊,继续!”苏浩然双手曲指,又扑了上来。

    砰!

    “草!你小子敢不敢不弹我脑门?”杜保良又挨了一下。

    砰!

    “尼玛!你还弹!”

    砰!

    “你能正经打不?有种你打死我!”

    砰……

    围观的诗诗和狐狸都笑弯了腰,石悦妍也捂着小嘴,笑得双眼眯成了月牙状,石中玉这会兴奋得眉飞色舞。

    洪家敢欺压石家,就是仗着有杜保良撑腰,现在能看到这位大高手这么吃瘪,石中玉恨不得放挂鞭炮庆祝一下。

    洪冲这会彻底傻了,确切的说是心凉了,他小声对身边的手下说:“你们把我抬的远一点,然后再抬远一点。”

    “大少,你是要干嘛?”

    “大少,我们是不是要跑?”

    “傻13啊!”洪冲低声骂道:“你们跟了本少这么久了,这事还用问吗?我师父都不行,我们等着挨k啊,快点抬着本少跑路。”

    于是几个小青年,抬着洪冲悄悄撤退。

    洪冲是挺狡猾,可小魔女诗诗更聪明,加上一个号称狐狸的妮妮,要是让洪大少轻松跑跑,那可就出怪事了。

    诗诗指着走来越远的洪冲,大声喊道:“洪大少,你要去哪?你师父正挨打呢,你跑那么远干什么?”

    靠!姑奶奶,你不看你姐夫打我师父,你注意我干屁啊?

    洪冲都要气哭了,他大声指挥几个手下,“快,带着我快跑。”

    狐狸也大声喊:“洪冲,你师父一会被打死了谁给他收尸,你不管了吗?”

    “不管了,你们把他打死肯定还有人找你们报仇,你们打吧,我师父死了你们的麻烦更大。”洪冲是豁出去了,或者说他是吓傻了,居然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狐狸和诗诗两个大美女居然一起朝洪冲竖起了中指,面对这种垃圾,狐狸都懒得追上去干掉他。

    砰!

    杜保良听得又心寒又气愤,一个没注视,脑壳上又挨了一个暴栗。

    “停!不打了,你特么还能行不?把我弹得跟佛祖似的有意思?”杜保良摸着一头的包,红着眼睛吼道。

    苏浩然也弹够了,笑眯眯的说道:“你知足吧,秦太岁第一次跟我交手的时候,他那大驼背都被我踹直了,你有啥可不满的?”

    呃!

    地榜上的高手,就算互相之间不全认识,但也都知道彼此。杜保良一听铁背将军都被眼前的青年玩那么惨,心理上瞬间平衡了不少。

    苏浩然继续显摆道:“还有土地爷周天,让我把胳膊卸了好几遍,最后乖乖的公开给我赔礼道歉,还陪了我十几亿,你比周天如何?”

    啊?

    杜保良眼珠子瞪得老大,可突然一惊,指着苏浩然,道:“你,你是松山浩然堂的苏神医?”

    咳!

    苏浩然干咳了一声,摆着手道:“低调,一定要低调一点,虽然我名气很大,但你也不用惊讶成这样,看把你崇拜的,我可不是张扬的人,你知道我是谁就可以了。”

    尼玛!谁崇拜你了,老子只是听说过你好不好?

    杜保良这时也真没脾气了,他叹了口气道:“真特么是长江水后浪推前浪,我真服了。”

    苏浩然道:“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是自然规律,你得庆幸遇上了我,要是遇到个心狠的人,直接把你拍死你还感慨个屁啊?”

    杜保良连连点头,觉得苏浩然说的真有道理。

    苏浩然继续说道:“杜保良,咱俩没什么仇,所以我没对你下死手,这也是给你个机会,你不会在为虎作伥了吧?”

    “我这人不是什么君子,但也不是小人,以我的身份,我会说话不算话吗?”杜保良又露出一身傲气,这算是做出了保证。

    苏浩然走上前去,搂着杜保良的肩膀道:“你最好别骗我,石悦妍是我小老婆,我会经常来东广这边找我老婆玩耍的,如果我知道你还帮洪家欺负他们,我可不会放过你哦。”

    “放心吧,明天我就去西广一代定居,这边的事我再不过问了。”杜保良说到这里,朝着洪冲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看来这位杜大高手心寒了。

    被弹出一头包的杜保良也走了,苏浩然一行人回到石家。

    石中玉兴奋得差点发疯,回家的路上,还问苏浩然,“苏神医,那个洪冲跑了,你不把他逮回来?”

    苏浩然道:“那是你们石家日后该办的事,你说对不?”

    “对,哈哈,太对了。”石中玉说道。

    回家后,石中玉和石悦妍一起跟爷爷讲述苏浩然怎么痛揍洪冲,又把杜保良弹成了佛祖头的事,把老爷子都逗得哈哈大笑。

    最后石破军爽快的把答应苏浩然的钱转给了他,同时隐晦的对苏浩然说道:“苏神医,我没征求你的同意就把一亿都转给你了哦!”

    苏浩然嘴角上挑,露出一抹邪魅的弧度,道:“钱到了我手里,肯定不会退给你的,石悦妍还小,就先在娘家多住几年吧,以后的事以后在说。我也该回松山了,我任性老婆还等着我呢。”

    石悦妍突然鼓起勇气,红着脸道:“苏……浩然,小老婆在娘家等你,三年内你要不来找小老婆,那我就去找你。”

    诗诗突然捂住小嘴,然后看向苏浩然,“姐夫,你真厉害,财色双收啊!回家我一定告诉心怡姐!”

    ps:透视高手上架了,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红票,覆手拜求一切,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