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赌石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果言镇的反动军驻地就设在镇子外的丛林边,本该戒备森严的军事基地,今晚却灯火通明,显得十分热闹,还有不少豪车进进出出,不少看似身份不凡的生意人在里面来回行走。

    在人群中,一个身高一米八三、鼻下留着两撇八字胡的青年,手里端着杯红酒,正跟一个穿着长裙的缅国美女用英语聊着天。

    “美女,你这身材曲线玲珑,肌肤白若凝脂,眼中隐含天赐贵气,定然是一生宝贵生活幸福,跟我们身边那些过往的人比,你就是天空中最亮的启明星,旁人都成了你的点缀。”青年举止得体,脸上挂着从容而真诚的笑容,侃侃而谈。

    “谢谢你的赞美,我感觉你是少有的绅士,你是哪国人?”女人微笑着问道。

    青年道:“我是新加坡人,这次来缅国就是要采购原石的。”

    美女向军营方向指了指,道:“你今天能来这就是找对地方了,拖力将军手上控制着大量的翡翠原石,你可以去展区看看,除了两小时后大额的公投外,赌石已经开始了。”

    “谢谢美女的指点,愿意您青春永驻。”青年再次赞美了一句,转身向军营走去。

    美女看着青年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如果拖力将军能有这个男人一半的风度,那该多好啊!”

    说完这番话,女人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而那个准备去看赌石的青年绕了个弯,悄然回身,又跟上了缅国美女。

    这青年自然是化过妆的苏浩然了,通过三级天眼通,看破命运的能力,他在这缅国美女的身上看到女人不该有的煞气。这说明,这个美女不是自己经常杀人,就是长年跟着经常杀人的男人生活在一起。

    最关键的一点,苏浩然从这女人身上看到了一丝暗黄色的气运波动,说明此人并不纯洁,或者经常与不同的男人发生关系。而且女人知道拖力将军掌握大量原石,很可能她和拖力将军有关系。

    美女走进军营最里侧的一个木制小楼里,小楼前有四个大兵站岗,但却没人拦她。

    苏浩然绕到小楼后面,轻松的爬到了楼上。

    二楼里灯光点点,那美女打开一间房门走了进去。以苏浩然的天眼通,里面的一切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屋子里坐着一个穿军官服装的男人,一看就是这个基地的拖力将军。

    女人一进门,拖力将军就淫笑着站了起来,一只手按住美女的肩膀,一只手抓到女人挺翘的胸脯上。

    “嗯!你轻点,弄疼人家啦!”美女娇羞的嗔了一声。

    拖力将军哈哈大笑,撕啦一声将女人的长裙撕开,粗暴的把她按在了办公桌上,“老子是军人,粗暴惯了,你伺候其他军官时他们会轻点吗?”

    “将军,两个小时后你要主持公投拍卖,你……”美女欲拒还迎的说道。

    拖力将军哈哈大笑,快速的解开腰带,道:“两个小时呢,有的是时间,哈哈……”

    随后,房间里响起了阵阵不堪入耳的声音。

    苏浩然轻轻将房门推开一角,然后掏出手机,调到录像功能上开始拍摄。

    哇哈哈,这是现场直播啊!苏浩然拍了好几组高清画面。拖力将军的持久力似乎还很强,苏浩然可没有太多时间,拍了一会后他就偷偷离开了。

    就在拖力将军所在的小楼前面,有一排封闭的营房,这里一点灯光都没有,而且外围有二十多个大兵来回巡视。

    苏浩然脸上挂着死神的微笑,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巴掌长的匕首,悄然向巡逻大兵靠近。

    噗!

    血光乍现,一个大兵的喉咙被割破,随即被一只大手抓着他的衣领扔到了角落里。

    噗!

    又有一名大兵中刀,悄无声息的挂了。

    在天眼通下,巡逻在黑暗中的大兵无所遁形,同样看破气运的能力,让苏浩然看到,这些大兵身上都有浓重的煞气,说明这些人都是杀过人的刽子手,所以苏浩然杀这些人,一点不会有负罪感。

    不到三分钟,巡逻士兵全部被清除,这时苏浩然的耳朵里传来了狐狸的声音,“老大,今晚的客人大多进了赌石的军营,其他士兵也重点看守那边,你现在下手是最好机,快点救人。”

    “好!”苏浩然按住耳朵里的微型耳迈道,随即窜进了营房。

    不大会的功夫,营房里的三间房门被蛮力破开,苏浩然从里面救出二十多人。

    “你,你是谁?”这些人之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壮着胆子朝苏浩然问道。

    苏浩然摸了摸鼻子下面的两撇胡子,道:“你们都是东亚物流城的人吧?我是苏浩然,你们没听过我?”

    “苏神医?”

    “真是苏神医吗?怎么变样子了?”

    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站了出来,仔细打量苏浩然,可硬是没认出来。

    “嗯,看来我化妆的水平没退步。你们被扣的货车就在这个营房的左边,我这就带你们过去,你们快点开车离开,我在这边断后。”苏浩然朝大家招手,示意大家跟上他。

    这些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相信苏浩然,毕竟他们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呆下去。

    苏浩然一边往前走,一边小声说道:“你们谁是唐氏的负责人?谁是董家的负责人?”

    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赶紧跟上——

    “我是唐氏的。”

    “我是董家的。”

    苏浩然点头道:“一会你们上了车,立刻往边境通关的地方开,这边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停车。如果有人拦你们,直接撞过去就是。”

    “好,我们记下了。”董家负责人应道。

    唐氏的负责人看向苏浩然,“苏神医,你不跟我们走吗?”

    苏浩然道:“我得给你们断后,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你们赶紧回国就好,我的事你们不用担心。”

    这些被苏浩然救出的人,此时眼中流露出了感动的目光,不过此时也不是多客套的时候。

    物流城货车停放的地方也有大兵看着,不过这里离赌石的军营有些距离了,苏浩然更不怕惊动反动军,所以出手异常干脆,很快解决了麻烦。

    他安排人上车,然后指挥他们间隔发车,依次的开出去,这样可以尽量减低汽车发出的声音。

    在苏浩然的耳迈中,还不时传来狐狸的提示声,“老大,明道上有关卡,让他们从草地上绕过去,这种大货车底盘够高,肯定能应付草地路况。”

    “老大,前面的车成功绕过去了,让后面继续发车。”

    “老大,刚才关卡上有士兵发现了绕路的货车,不过被我狙杀了。”

    “老大,货车全部驶离,你可以继续行动了。”

    拖力将军和他手下的反动军,恐怕做梦都想不到,居然有人在他们的基地内,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救人。其实他们不是没有防备,关键是看守人质和货车的大兵在苏浩然面前实在是太弱了。

    而且今天晚上这里还要出售原石,驻守在果言镇的反动军,本来人数就不多,还要照顾今晚到来的一大批土豪,所以精力上也分散太多。当然,这也反应出,这些反动军的素质真的太差,跟正规军根本无法相比。

    十五辆大货车全部开走,反动军方面居然没发现,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正规军作战的战场上,必然成为千古难得的经典战例。

    解救完人质和货物后,苏浩然一身轻松的回到了赌石所在的军营。因为这里不是正规的翡翠展会,所以也没什么名标暗标一说,一共就两个区域,一区为赌石区,一区为公投拍卖区。

    苏浩然刚进入赌石区,就听到一阵惊呼。

    “开出绿了,天哪,居然这么纯净,说不定是玻璃种。”在角落的解石位置上,几个土豪不停的大叫着。

    其中一个大肚楠的男人,搓着双手傻笑,“哈哈,我就说这块石头有料,果然赌中了。”

    “这位老兄,不要在切了,你这块料我出50万买下怎么样?”一位三十岁出头的青年,对大肚楠说道。

    “50万?这么大块石料,只切四分之一就见绿了,你只出50万?你觉得我是差这50万的人吗?”大肚楠撇着嘴说道,明显对这个价位不满意。

    又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凑过来,道:“小兄弟,我出100万,把这块石料卖我怎么样?”

    “100万啊!”大肚楠双手抱着肚子,有点犹豫了。

    刚才那青年很不服气的说道:“我出一百150万。”

    “150万?”围观的人又是惊呼出声。

    虽然这块石料看着很可能有赚头,可赌石这东西谁能说得准,很可能刚才这一刀擦出了绿,但里面就啥也没有了呢。

    苏浩然也凑了过来,咱们虎牙老大纯粹捣蛋,他笑着说道:“这破玩意哪值150万?就是擦了点绿底子,谁买谁亏!”

    “啊?你说我这块石料得亏?你凭什么这么说?”大肚楠当时就急了,赌石跟赌博一样,都要博个好彩头,谁也不愿意听丧气话。

    苏浩然道:“我家世代都是玩翡翠的,我绝不会看走眼,你这块料没戏。而且我看你印堂发灰,长了一副倒霉相,肯定赌不到好料,不信你继续切啊!”

    “对,你继续切一刀我看看,如果还有绿出现,我就花150万买了。”刚才叫出最高价的青年跟着说道。

    “好,切就切。”大肚楠被苏浩然说成一副倒霉相,气得都要咬人了,可这么多人看着,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切。

    结果又一刀下去,大肚男的脸色立马绿了,比玻璃种还绿。因为下一刀真的啥也没看到,不仅没看到绿,里面的石头甚至还有点龟裂的痕迹,这在赌石行里叫句坏心料,绝对的废料,已经没必要再切第三刀了。

    这下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苏浩然了,刚才那青年主动过来跟苏浩然握手,“这位兄弟,你当真好眼光,在下是华国石氏珠宝的石中玉,你说你家世代经营翡翠,不知道您出身哪一家毫门?”

    苏浩然道:“我的身份不好公开,哈哈!请不要见怪。”

    “好说,好说。我看兄弟也应该是华国人吧,以后我们多亲近亲近。”石中玉热情的说道。

    这时大肚楠插嘴道:“什么世代经营翡翠,你小子真有本事,你先块石料让我们看看,你如果选的石料能一刀出绿,那我才服气。”

    因为苏浩然刚才一句话,让大肚楠不但没赚到钱,反而赔掉了买石料的钱,所以他现在怎么看苏浩然怎么不顺眼。

    苏浩然嘴角上挑,露出一抹从容的笑容道:“好啊,那我就赌一手,让你见识见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