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三个男人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苏浩然继续问松下惠子,“你们黑神会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居然还敢对我出手?你们不怕来自野兽猎人的报复?”

    松下惠子道:“黑神会有两种声音,一种是纯帮会的声音,他们不希望与你为敌。另一种声音是各大家族的,他们发誓一定要铲除你,我们的分会长就代表柳生家族。”

    “很好,你们这次有什么像样的高手过来?”苏浩然问道。

    “我们杀生小组的组长名叫赤木丰谷,是全r国空手道冠军,k1综合格斗冠军,原风神特战队教官,还是忍术高手。”松下惠子答道。

    随后苏浩然又问了些他感兴趣的问题,随后他坐回到床上开始思考如何应对这次南洋之行。

    一天一夜之后,苏浩然二人终于抵达了南洋边境,下车时诗诗还在不停的问苏浩然,“姐夫,诗诗怎么睡着了,而且睡了这么久?”

    “你懒啊,吃饱了就睡,跟小母猪似的。”苏浩然道。

    “你才是猪,臭姐夫。”诗诗嗔了一声,随后歪着小脑袋道:“你说我吃饱了睡,可我怎么还感觉很饿呢,我好像没吃饱……对了,那个女列车员有问题,姐夫……”

    诗诗这小魔女还真聪明,居然想明白了。

    苏浩然道:“那个女列车员是黑神会的小鬼子,我已经处理了。”

    “啊?你把她杀了?”

    “我从不杀女人!”

    “那你怎么处理的?”

    苏浩然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抹邪魅的坏笑,道:“我把她催眠了,然后让她跳了火车,又躺在铁轨上睡觉,我想她应该长眠了吧!”

    “哇!听起来好好玩啊!可惜诗诗都没看到,姐夫,你不会还跟那女的做了点什么少儿不谊的事吧?”

    砰!

    “哎哟!姐夫,我抗议,你不准在敲人家额头了,暴栗很疼的。”诗诗捂着脑袋,严正抗议。

    “你懂什么,姐夫这是锻炼你,一会咱们过境的时候,你的脑袋等着挨敲吧。”苏浩然招了下手,示意诗诗跟上。

    诗诗走在苏浩然身后,嘟着小嘴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明明是欺负人家,还说锻炼,锻炼你个大头鬼,臭姐夫。”

    苏浩然先领着诗诗去了一家特殊的服装店,这里卖的服装全是户外运动型的,苏浩然给自己和诗诗都买了身登山服。

    诗诗还不太满意,这大夏天的,边境本来就属于亚热带地区,白天超过40度的高温,还要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实在让人受不了,所以诗诗表达了严正的抗议。

    “小丫头,你别忘了,到这边一切得听我的,否则你就回去。”可苏浩然只一句话,就让诗诗乖乖的换衣服了。

    随后苏浩然又采购了不少干粮、水和刀具,还买了一张地图。

    下午苏浩然打车到了郊外,苏浩然先看了下地图,然后对诗诗说道:“一会我们要穿越边境,可能要在丛林里走一天一夜,你必须跟紧我,这可不是户外旅行,边境丛林里有不少野兽的。”

    诗诗抬手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点头道:“没问题,诗诗可不是那种娇贵的女人,我和心怡姐从小就经常爬山。”

    苏浩然道:“穿越热带丛林跟爬山是两回事,走吧,一会你就懂了。”

    等真正进入丛林后,没走出两个小时诗诗就后悔了,边境线上的热带丛林里到处都是半个高的蒿草,而且空气温度极大,很多老树的树根都裸露在了地表上,因为有草挡着,诗诗就算在怎么注意,也经常被绊倒,让董大小姐苦不堪言。

    这些还不是最让人头疼的,丛林里无处不在的蛇虫蚊蚁才是最烦人的,刚过来不一会,诗诗的脸上就被蚊子亲出三四个红包,而且痒得要命。丛林里的一些树枝也长得千奇百怪,有些树枝打着节向下长,诗诗不小心就会磕头头,真跟苏浩然敲她暴栗一样。

    “姐夫,我真服了你的,看来你让我换这身衣服是对的,要不然诗诗非得被这里的蚊子咬死不可。”诗诗一边走一边嘟囔,然后从苏浩然的背包里拽出一瓶水。

    苏浩然道:“南洋的边境丛林还算好的,如果你进了靠e国边境的东北老林子,恐怕想哭都不敢哭。”

    “为什么想哭都不敢哭?”诗诗问道。

    苏浩然嘿嘿一笑,道:“老林子里到处是狼群、野猪、狍子,还有东北虎,你敢哭?哭声一大就可能把野兽引出来。这还得说是夏天,如果冬天进去,你更不敢哭了,眼泪刚一流出来就得结冰。”

    “哎呀!你别说了,诗诗这次跟你钻这个丛林就够了,以后不会在跑姐夫往钻林子了。”诗诗一边喝水一边说道。

    因为带着诗诗,所以苏浩然一直没法把速度加快,他一边走一边看地图,到了天黑实际上也就走出预计路程的三分之一。

    苏浩然在一颗几个合抱那么粗的大树上发现一个树洞,他把树洞清理了一下,又铺了点草,就当临时休息的地方了。

    诗诗这会都累得不行了,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汗水,她坐在树洞边,先把鞋子脱了下来,结果鞋子里都流出水来了。

    苏浩然打趣道:“你这是出汗出多了,还是尿裤子了啊?”

    “讨厌,人家才没尿呢,是汗出的多啊,又闷又热,还穿这么多。姐夫,人家就不明白了,我们为什么非要穿越丛林?我们就不能通过合法途径过境吗?”诗诗问道。

    苏浩然坐到诗诗身边,一边观察四周环境一边说道:“通过正常途径出去,我们会有过境记录,那样不但不方便我们的行动,而且还可能被缅国反动军和黑神会察觉。”

    诗诗哦了一声,随后又嘟着小嘴道:“姐夫,诗诗要嘘嘘,怎么办?”

    “随便找个地方就行,放心,这么大的丛林,你还顾忌啥?”苏浩然道。

    诗诗扭头瞄了苏浩然一眼,小声道:“姐夫,你不会偷看吧?还有,人家憋了这么长时间了,嘘嘘肯定会有声音,你也不准偷听,否则人家会难为情的。”

    苏浩然摆了摆手道:“放心吧,你求我偷看我都不看,你去吧,但别走太远。”

    嗯!

    诗诗应了一声,赶紧又套上鞋子跑开了。

    苏浩然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诗诗,他可不是有意要偷窥,这种丛林里说不上存在着什么危险,如果不看紧点,他真怕诗诗会发生什么意外。

    诗诗跑到一颗大树下,回头发现看不到苏浩然了,这才放心的脱裤子,随后就响起了哗哗的流水声。

    看来诗诗真是憋坏了,水声足足持续了两分多钟。

    苏浩然正要收回目光,可他突然身子前扑,在黑暗中带起一阵劲风,朝着诗诗嘘嘘的方向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诗诗前方不远处出现了阵阵的光亮,明显是有人在拿着手电筒前进。更可恶的是,灯亮出现的方向,还传来了狗叫声。

    这可把诗诗吓坏了,她赶紧站起身来提裤子,只是登山服太紧,加上她又紧张,一下子没有提上,就在这个时候,一条黑背牧羊犬突然从草丛里窜了出来。

    这条大牧羊犬,双眼在夜色中闪着绿光,还朝着诗诗龇起了犬牙,嘴里发出呜呜的咆哮声。

    “啊!臭狗,离我远一点!姐夫,快来救诗诗!”

    诗诗的喊声刚起,苏浩然就到了她的身后。诗诗只觉得一双有力的大手摸到她的双腿上,这种被男人摸到大腿皮肤的感觉,居然让她莫名的心神一松,身子差点靠到苏浩然的怀里。

    随即诗诗就感觉自己的裤子被人提了上来,这下诗诗立即羞得俏脸通红,还好现在天已经黑了,否则小魔女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可。

    汪,汪汪……

    苏浩然的突然出现,刺激到了黑背牧羊犬,这条大狗狂吠了两块,朝着诗诗就扑了上来。

    诗诗吓得小嘴微张,身体都僵住了,而苏浩然的身形瞬间挡在了她的前面,甩手一巴掌将牧羊犬打飞。

    呜……嗷嗷……

    牧羊犬摔落一旁,发出几声惨叫,因为一条狗腿被苏浩然打断了。

    “畜牲,闭嘴!”苏浩然向前一步,大声喝道。

    诗诗这会也不怕了,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姐夫,你真逗,你让它闭嘴,它懂吗?”

    “它当然懂,不信你看!”苏浩然朝牧羊犬指了指。

    这条大条真的不叫了,而且趴卧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就像遇上了天敌一样。

    “咦!这么神奇,姐夫,你是怎么办到的?”诗诗好奇的问道。

    苏浩然抬手摸了摸脖子下面,这是个本能的动作,可抬起手他才发现,因为穿得太严实,虎牙在衣服里面,所以没有摸到。

    “有些事是解释不清,动物都有灵性,当他们遇到过份强大的人时,他们自然会表现出敬畏。”苏浩然说到这时,眼前看向亮光传来的方向。

    此时手电的光亮已经非常近了,还有人在大喊,“老黑,发现什么了,赶紧滚回来。”

    老黑应该就是黑背牧羊犬,可是在苏浩然的威慑下,这条大狗一动都不敢动。

    随后草丛中走出三个男人,每人手里都拎着手电和砍刀,背上还背着猎枪、弩箭和包裹,看样子应该是偷猎的。

    三人中个子最高的男人,用手电照了下苏浩然和诗诗,三人同时脸上闪过一抹淫邪之色。

    “小子,我们的狗是你打伤的?”大个子男人问道,牧羊犬的狗腿被打断了,只要他眼睛不瞎都能看出来。

    苏浩然道:“你的狗要伤人,所以我只能出手了。当然,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我是不会怪你们的,你们也不用考虑要给我什么补偿。”

    “草!谁要给你补偿,你小子打了我们的狗,我们还要补偿呢!”大个子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有苏浩然在身边,诗诗天不怕地不怕,她向前一步,指着三个男人,道:“你们真臭不要脸,还想要我们补偿,你们说说,你们想要什么?”

    哈哈……

    三个男人同时大笑了起来。

    “妞,我们就要你。”

    “对,赶紧脱光了摆好姿势,我都等不及了。”

    “那男的,你上一边呆着去,这妞要是把我们伺候好了,我们就不为难你了。”

    ps:感谢酒醉望明月的打赏加11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