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松下惠子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苏浩然把诗诗横抱过来,按在大腿上,照着她的小屁股就是一通猛拍。

    “哎呀呀!姐夫,你这是耍流氓,我要告诉心怡姐,你放开诗诗,唔!”诗诗踢着两条腿使劲挣扎,怎奈就是无法逃脱苏浩然的魔掌。

    苏浩然一边打,还一边说道:“你还想告状,姐夫要放过你才怪!你这屁股还挺有肉吗?打起来一弹一弹的,就你这种屁股,天生就是挨打的料。”

    诗诗羞得使劲扭着小蛮腰,气鼓鼓的喊道:“呀!臭姐夫,诗诗恨死你啦,放开人家吗!求你了姐夫,诗诗知道错了。”

    “好吧,不打你了,等车到下一站你赶紧下车回去。”苏浩然放开诗诗,瞪着她说道。

    诗诗赶紧窜到一旁,双手伸到身后揉着屁股,一双眼睛瞪着苏浩然,皱着小鼻子道:“不吗,人家早就预谋好了,要跟你一起去南洋,你别想赶诗诗走。”

    苏浩然翻身躺到床铺上,枕着双手道:“南洋人个个好色,而且野蛮。你这样长得气皮嫩肉的,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一旦落到反动军的手里,后果是什么,呵呵!”

    “姐夫,你不要吓诗诗,我知道你肯定会保护好我的,反正我不回去。”诗诗跑到苏浩然身边撒娇道。

    “你要真不下车也行,可到了边境后,一切行动必须听我的。你要明白,如果有一个闪失,不仅你回不来,恐怕还得害得姐夫也永远留在那边。”苏浩然对这小魔女有点头疼,只好答应了。

    “姐夫,只要你让我跟着,诗诗什么都听你的。不过,你可不准兽性大发,对诗诗那什么哦!”诗诗一边说,一边双手合抱在胸前,还朝苏浩然眨了眨眼睛,那感觉怎么看都不像不让苏浩然那啥,更像是在勾引姐夫。

    苏浩然撇了撇嘴,道:“没开打的小花苞,还想姐夫对你那啥?想得倒美。”

    “什么?你说谁想得美?难道诗诗……哎呀!人家才不是没开打的花苞呢!”诗诗急得满脸通红,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苏浩然一脸震惊之色,道:“啊?这么说你已经开过苞了?得到你第一次的男人是谁?”

    “那才不是呢,你个臭姐夫,诗诗不理你了。”诗诗也躺到另一张床上,翻了个身,留给苏浩然一个后背。

    苏浩然嘴角上挑,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然后闭目养神。诗诗明显在跟苏浩然赌气,苏浩然不理她,她也不理苏浩然。

    就这样,火车走走停停,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城市,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

    咕噜!

    诗诗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了一声,确切的说已经不知道叫了多少回了,她突然翻身坐起来,朝着苏浩然喊道:“臭姐夫,难道你不饿吗?诗诗要饿死了,怎么办?”

    苏浩然微微一笑,也坐了起来,然后朝包厢门口指了指,“餐车马上就到了,你想吃啥就买吧!”

    “啊?你怎么知道的?”诗诗从床上蹦了下来,小跑向门口。

    当当当!

    就在这时,包厢门被人敲响了,外面还传来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打扰一下,请问里面的旅客需要用餐吗?”

    “需要,太需要啦!”诗诗欢呼了一声,赶紧把门拉开。

    门外站着一个女列车员,她长了一张甜甜的小圆脸,齐肩的秀发如水般倾泄而下,一身得体的制服勾勒出一具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尤其是冲人微笑时,一双大眼睛会眯成月牙状,显得非常可爱。

    同为女性的诗诗在第一眼下,都感觉眼前的女人很亲切,“大姐姐,你这都有什么饭菜啊?”

    女列车员转身把餐车推了进来,并且介绍道:“主食有米饭和饺子,副食有红烧肉、干煎带鱼、甩秀汤、蔬菜什锦……”

    “哇,我要一大盒米饭,还要一斤饺子,还要带鱼、还要肉……”诗诗一边说,一边从餐车里往外拿餐盒。

    饭菜的香气瞬间弥漫在整个包厢里,诗诗打开餐盒后,很不顾形像的伸手抓起一个饺子就往嘴里扔,吃得她还露出一副美滋滋的表情。

    “喂,你点这么多能吃得了吗?”苏浩然见诗诗拿出六七个餐盒,苦笑着问道。

    诗诗道:“吃不了不是还有你吗!你快点吃啊,趁热。”

    苏浩然摇了摇头,然后目光扫向女列车员,“美女,东西我们点完了,你怎么还不走?”

    “不好意思,你们还没给钱呢!”女列车员甜甜的笑了笑,依然很有亲和力。

    苏浩然指了指面前的几盒饭菜,道:“你真着急,我要是你就出去等着,等我们吃得差不多了,你在进来,我们身上有多少钱不都是你的!”

    诗诗正吃得腮帮鼓鼓的,含糊不清的问道:“姐夫,为什么全是她的?她……她,我怎么感觉这么晕呢?我……”

    扑通!

    诗诗话还没说完,扑通一声趴到桌子人事不知了。

    苏浩然摇着头道:“哎呀呀!你在这饭菜里下的药太猛啦,两分钟不到就把我小姨子放倒了,结果我还没吃呢,你们真是太不谨慎了。”

    女列车员微微一笑,还是那么友善,但身子却向后一退。她不是要离开,而是向后勾脚,将包厢门头上了。

    “哟!你这是要关门放狗啊?我好害怕啊,咱们可不可以打个商量,我可以给你钱,如果你还想劫色,我也可以配合,但是你千万别咬我,别谋财害命。”苏浩然也后退一步,还装出一副怕怕的表情。

    女列车员抬起一双小手,慢慢的把制服扣子解开,那动作优雅而具有美感,给人感觉,她的动作就像受过专业训练一样。

    苏浩然瞪大了眼睛,道:“美女,你真要劫色?其实我不是随便的人,你……”

    “你的话太多,可以死了。”女列车员突然把外衣闪掉,露出里面贴身的皮质紧身衣,在她的腰间别着两把短刀,她左手抽刀,纵身朝苏浩然扑了上来。

    刀光闪现,直逼苏浩然的喉咙。

    “哟!这么狠毒啊,出手就是r国剑道的切流式,难怪你的气质这么甜,原来是鬼子妞。”苏浩然身子微微一侧,给人的感觉像是根本没动一样,可就这么轻松的躲过了女列车员的一刀。

    “嗯?”这女人心里一惊,可她想要收手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被苏浩然抓住了,她想收都收不回去。

    “八嘎!”女人骂了一声,右手下摸,要抽另一把刀。

    可苏浩然比她的手快,嗖的一下,把她腰间的另一把刀拽了出来,然后向床下一扔。

    女人双瞳猛然收缩,右手又向身后摸。

    可一只大手再次领先在前,并且摸进她的裤子里面。随即一把小巧的特制手枪被摸了出来,苏浩然顺手一丢,又扔到了床上。

    “你……无耻!”女人羞怒的骂了一声。

    可苏浩然的动作并没有停,他的大手又从前面伸进了女人的裤子,这下女人气得双眼都变得湿润了,恨不得扑上去咬苏浩然一口。

    不过苏浩然并不是耍流氓,通过透视苏浩然看得清清楚楚,女人的大腿上还绑着一把短刀,不解除她的所有武装毕竟是一种威胁。

    当最后一把刀也被拔出后,女人彻底绝望了。

    苏浩然把刀架在女人的脖子上,问道:“说吧,你叫什么名字?是谁派你来的?”

    女人偏过头去,一副打死都不说的架势。

    苏浩然微微一笑,将刀扔到床上,然后勾住女人的下巴,让她的脸又扭了回来,“你信不信,我有一千种对付你,让你在痛并快乐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女人咬了下嘴唇,道:“随你便吧,支那人,我随时准备着牲自己,就算你强.暴我,我也不会说什么的。”

    “强.暴你?你想得美!”苏浩然右手一抬,二指间捻出四根银针,然后毫不犹豫的刺在女人的四肢上。

    女人全身一麻,随即软软的瘫倒在地。

    “你对我做了什么?别白费心机了,我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杀手,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女人躺在地上,依然嘴硬的说道。

    苏浩然蹲到她的面前,挑起一根大拇指道:“我看出你受过专业训练了,意志力坚强,如果换成普通货色,刚才就被我轻松催眠了。但是我说过,我有的是对付你的招术。”

    苏浩然伸手摸向女人的双脚,然后将她的鞋袜脱掉。

    女人越发感觉苏浩然有些诡异,此时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慌乱。

    苏浩然又拿出两根银针,道:“我是个医生,对人体结构最了解了,你听过笑穴没?其实笑穴不止一处,凡是人有痒痒肉的地方,都有笑穴存在。比如人的脚心,这种痒痒的感觉,哎呀!谁笑谁知道啊。”

    说话间,苏浩然将两根银针刺进女人的脚底,随后配合着内劲轻轻捻动银针。

    刚开始女人还能咬牙忍着,可随着苏浩然捻针频率的加快,女人终于无力的嘤咛出声。

    “啊!你……嗯,停下,我,呵……哈哈……”

    女人的声调很柔软,但又有些急促,伴着轻微喘息声也变得不均匀起来,那小调调很容易让人往那方面去联想。

    苏浩然捻针到了一定的强度后,双手双手一松,女人脚底的两根银针同时产生共震,甚至隐约发出嗡嗡的轻响。

    与此同时,女人瘫软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扭动、抽搐,并伴着无法压抑的哭笑,“啊!你这混蛋,你对我,哈哈!痒死啦……呜呜,我,我受不了了!”

    当女人承受到极限时,苏浩然突然拔针,女人的身体一颤,整个人随之放松了下来。

    “你是黑神会的人,不要否认,你的右肩上有黑十字纹身,告诉我,你是谁?”苏浩然突然发问,他的声音不大,但听在女人的耳中却震得她大脑都在轰鸣。

    这个来自黑神会的女杀手的确意志力坚强,可此时在身心俱受打击之下,终于受到了苏浩然精神力的影响彻底沦陷了。

    “我叫松下惠子。”女人近乎梦呓般的答道。

    “很好,是什么人派你来的?你有什么目的?”苏浩然继续问道。

    松下惠子道:“虎牙杀了柳生父子,破坏了黑神会的计划,分会长派我们杀生小组出动,我负责监视你,我的伙伴们在缅国和反动机联手布局,准备将你击毙在南洋。”

    哦!

    苏浩然目光一寒,原来原石被扣的事情,还有黑神会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