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蚀骨针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赌王这时五官都扭曲了,做为在半个华国及至南洋都大名鼎鼎的赌王,这时在猜不到苏浩然故意耍他,那他就应该改名叫白痴赌王了。

    黄家一被灭,军方就插手抄了他们的产业,而赌王一直被蒙在鼓里,还做着收钱的美梦,这会要不发怒,那才出了怪事。

    在他一声令下,三个保镖同时掏枪,站在其他位置的男服务生也都从桌子下面抽出了砍刀。

    “靠!赌王,你刚才还说我是个大好人,怎会居然翻脸比翻书还快?”苏浩然嘴上说着风凉话,右手轻轻一扬,三张扑克牌唰的一声朝着三个方向飞了出去。

    啊!

    赌王的三个保镖,同时发出惨叫,每人手上扎着一张扑克牌,鲜血汩汩而流,手枪也都掉落在了地上。

    “好厉害!”严太极刚要出手,结果苏浩然已经把三个保镖的威胁给解除了,光这一手就把严太极震得够呛。

    赌王连连后退,这会他已经近乎疯狂了,“上,你们都傻站着干屁,砍死他们!”

    苏浩然嘴角上挑,露出一抹邪邪的坏笑,甩手又是一张扑克牌飞旋而出。

    唰!

    赌王感觉脸颊一疼,紧接着一股热流顺着面皮流了下来,一直顺着脖子流进衣领,吓得他立马闭上了嘴。

    一群拎着刀的服务生还要往这边冲,苏浩然身子一拧,又是十几张扑克牌飞出。

    刹那间,十几把砍刀落地,一群刀手捂着手臂齐齐后退,脚下都溅起鲜红的血迹,每个人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之色。

    苏浩然脚下疾蹬,身如鬼魅般出现在赌王身前,二指向前一探,一张大王轻轻的抵在了赌王的喉咙上,“哎呀,邱先生,不好意思哈,刚才飞了张扑克牌,不小心把你的脸划伤了,你不会生气吧?”

    “啊!不生气,我一点都不生气。”赌王此时半边脸都被鲜血染红了,可此时的他却满脸堆笑,虽然是苦笑,可刚才的一脸怒气已经完全没有了,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苏浩然也笑了,歪着脑袋说道:“赌王啊,你请我和老严上船,我真的以为你拿我们当客人呢,我就不明白了,我赢了三十亿,却只要二十亿,让你从中白赚了十亿,你为毛还要对我们动手呢?我都这么大方了,你怎么还贪得无厌呢?”

    “对呀,赌王,你今天要不给个说法,我严太极绝对不会放过你。”严太极是真不明白怎么回事,这会的他可谓义愤填膺。

    赌王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就算我请你们上船时动机就不纯,但也不用这么坑我吧?

    苏浩然道:“赌王,我是个医生,不懂什么打打杀杀的,所以你看我好欺负是不是?你是不是觉得吃定我了?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你要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补偿,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大爷的!赌王都恨不得大骂出口了!你丫甩出几十张扑克牌就把我的保镖和打手都搞定了,你还不懂打打杀杀?你坑了我二十亿还不够,还要怎么的啊?

    赌王脸上的笑容是越来越苦,可还得委曲求全,“苏神医,那你看,你要多少补偿?”

    苏浩然想了想,道:“刚才你又让人掏枪,又让人抡刀的,把我和老严都吓坏了,你就给我们一人补偿十亿吧,算是给我们压压惊。”

    噗!

    赌王这回不光是脸上在流血,而且真的吐血了,刚才被坑了二十亿,这回又要补偿二十亿,你丫的太狠了吧?

    严太极在一旁都觉得有点过了,这位地榜第三的高手人称北方青松,说明他嫉恶如仇但为人正直,有如青松一样。

    “苏神医,赌王虽然身家不菲,但绝不是钱财无数,遇到一些大赌的时候是有幕后人为他出资,他本人的资金是有限的,不可能再拿出这么多了。”严太极小声对苏浩然说道。

    赌王连连点头,还朝严太极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苏浩然气得直翻白眼,真是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哥不知道他拿不出这么多钱吗?哥是给他还还价的机会,你是哪一边的?居然还替他说上话了!

    “好吧,那就一人五亿,刚才赌王说要把我们弄死,吓得我心脏病都差点犯了,再少可不行。”苏浩然使劲摇着头,还摆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严太极叹了口气,这位正直的高手看向赌王,“邱勇啊,谁让你刚才想黑吃黑呢,我也帮不了你了,这钱你就认了吧。”

    靠!赌王这回又恨上严太极了,你特么就是苏浩然的托吧?看来你们也算计过我有多少资金,这是准备把我掏空啊!

    “赌王,这钱你给不给?我这人一被吓到,脾气就不好,脾气不好,说不定能干出啥事来。你也知道黄家是怎么被灭的吧?你不想成为第二个黄世权吧?”苏浩然这时的声音也变冷了。

    赌王长叹一声,眼泪都流出来了,这回他是真哭了,“我……我给。”

    “诶!这就对了吗!不过我这人信不着你,怕你以后找我麻烦,为了保险,我给你扎一针吧。你放心,就疼一小下。”苏浩然右手一抬,两指间捻出一根银针。

    “你,苏神医,你要干什么?”赌王问道。

    苏浩然一脚就把赌王踹倒在地,然后撩起他的衣服,将银针扎进他的腰眼。

    “这一针叫蚀骨针,我用真气将银针从你的脊椎关节间扎进去,依附在骨髓腔内。这银针会一点点的向上行走,大约一年左右,就会顺着你的脊椎钻进大脑。”苏浩然施完针后,还解释了一下。

    “啊!这么疼!苏神医,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都答应给钱了。”赌王这会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

    苏浩然道:“为了保险啊,我虽然不怕你报复,但我怕麻烦啊!你不用担心,每年你去松山浩然堂找我一回,我会帮你把针稳稳当当的逼退到腰椎,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当然,你找我来帮你稳定蚀骨针的时候,我可是要收诊费的,你到时候别忘了带钱。”

    “……”赌王心里暗骂,你把我当成你日后的免费提款机了吧!

    苏浩然又补充道:“对了,你最好去医院开点抗排斥的药,毕竟银针属于异物,在你身体里,会有不良反应。如果你要嫌麻烦不用药也行,就是平时容易腰酸背疼,不会有啥大事。”

    一个小时后,苏浩然和严太极下了赌王的游轮,回到了烟海市。从始至终,杨雨凝都跟在苏浩然的身后,这女人还挺聪明,没有升出逃跑的心思。

    待苏浩然和严太极走后,赌王邱勇长吁乱叹,整个人显得苍老了十多岁。

    一个保镖小声翼翼的问道:“赌王,要不要我们带上人去把他们给做掉?”

    “做掉个屁!你特么是猪吗?”赌王回身就给这保镖一个大嘴巴,抽得他原地转了三圈。

    这样赌王还不解气,他指着保镖的鼻子骂道:“你没看他给我下了什么蚀骨针吗?我这会敢去对付他?”

    这时从船舱的下层钻上来一个身材粗的中年人,这人轻咳了一声,道:“别发火了,走去医院一趟吧,看能不能手术把你身体里那根针弄出来。”

    赌王一看到这个人,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刘先生救我啊,今天我可是听了你的话才招惹苏浩然和严太极的,你也说过,如果严太极要出手,你会对付他,可你刚才……”

    “咳咳!计划没有变化快,刚才我在下面一直通过监控看着情况呢!那个苏浩然太厉害,我没有把握对付他,我是国安的人,苏浩然是军方的人,我也不好太得罪他。”这位刘先生说出这番话,一边都不觉得脸红,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赌王这回彻底灰心了,只能叫人备车去医院,结果经过一副检查,医生得出个结论,他脊椎里的银针不能取,因为银针是贴在他脊椎骨腔的内壁上,几乎和分布复杂的神经纠缠在一起,一但开刀,弄不好就会造成下肢瘫痪。

    此时的赌王别提多后悔了,为毛自己利欲熏心要去招惹苏浩然这个煞星呢?为毛自己要听那个姓刘的话呢?

    他一直以为严太极才是最难对付的,没想到一直被他轻视的这个神医才是绝顶狠人。现在他才明白,苏浩然还是军方的人,看来自己这次栽的不屈啊!

    凌晨两点左右,苏浩然三人坐上了飞往松山的飞机。

    在飞机起飞后,严太极还摸出自己的银行卡看了看,没想到和苏浩然出来一趟,竟然净赚了五亿。

    可随即严太极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他看向苏浩然,道:“刚才光顾看着你个人表演了,居然忘了林小松,不把这个人除掉我心里真不舒服。”

    苏浩然道:“林小松根本不在船上,你上哪除掉他?”

    “啊?你怎么知道?”严太极一脸疑惑的问道。

    苏浩然嘴角上挑,露出一抹从容的微笑,道:“林小松擅长用毒,还喜欢偷袭,如果他在船上你觉得他不会对我们下手?而我是神医,对毒是很敏感的,他如果下手我会发现不了?”

    “可是赌王明明说过,如果要比功夫,会有人陪我,难道不是林小松吗?”严太极还挺后知后觉的,又想到了这个问题。

    苏浩然道:“当时在船舱的下一层,确实埋伏着一个高手,但这人太谨慎了,就是我对赌王出手,他都没有上来。其实我也是顾忌那个高手,要不然我就直接把赌王做掉了。不过这样也好,以后赌王得年年给我送钱来喽!”

    “你怎么知道船舱下层还有高手?”严太极现在越来越发觉苏浩然深不可测了。

    苏浩然笑道:“我说我猜的,你信不信?”

    “我当然不信,你当我傻啊!”严太极撇了撇嘴!

    一直没说话的杨雨凝突然说道:“苏先生说得没错,当时船上确实有个高手,他叫刘文大,地榜排名第一刘文广的亲弟弟。”

    呃!

    严太极愣怔了一下,再看向苏浩然时,眼中充满了真心实意的佩服之色。

    ps:书友10513370的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