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欠调教的警花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好,快意恩仇,这才是好男儿,你要干就干得狠点,周天那小子有的是钱。”老妖看向苏浩然的目光,明显是在说孺子可教也!

    苏浩然哈哈一笑,“要不老哥你跟我一起走吧,呆在这鬼地方有啥意思?你要肯出去,我请你大保健。”

    “嗯,这事我会考虑的,不过暂时不能走,我还得在监狱里等一段时间才行,凶僧啊!”老妖说到这闭上了嘴,看来他跟凶僧之间有些事情,是不愿意对苏浩然讲的。

    既然老妖不说话了,苏浩然自然也不愿意继续呆在这里。至于怎么离开,苏浩然更不用老妖来教。

    他走到秦太岁身边,一脚就把老秦给踢醒了。

    “哎呀我了个草!谁踢我?”秦太岁一轱辘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捂着腰眼,疼得眼泪差点流下来。

    苏浩然耸了耸肩膀,道:“老秦,你别跟我装了,刚才眼我动手时我就发现你练了一身横练的硬气功,你疼个屁啊?行了,今天你也受到惩罚了,赶紧叫人放我出去。”

    尼玛!老秦气得差点吐血,硬气功也架不住你踢啊,老子驼背都被你踩直了,腰眼就更受不了了。

    事情走到这一步,秦太岁只能照办,他摸出一个袖珍对讲机喊了一通,不一会的功夫,送苏浩然进来的两个管教又回来了。

    可是两个管教一到门外,全都傻眼了。

    尼玛!这还是传说中最恐怖的第五监区吗?里面那些恐怖的犯人怎么都挂了?

    那个胖管教这会脸上的肥肉都在哆嗦,“这,这这这……是不是闹出人命了?死了这么多,我该怎么向上边交代啊?”

    “交代你麻痹!”秦太岁被揍得够呛,正一肚子邪火呢,他指着胖子,道:“你特么快点开门,再墨叽老子直接把门砸开。”

    “欸!我这就开!”胖管教是哭着把门打开的。

    秦太岁军旅出身,最看不惯大男人哭哭泣泣,一出来就给胖管教一通大嘴巴。

    “尼玛,哭个屁啊!人都特么没死,你怕毛,就算都死了也有我顶着……”啪啪啪!

    胖管教被抽得眼前直冒金星,顺着嘴角往下淌血,不过一听人都没死,反而笑了。

    “奶奶的,被打傻了。”秦太岁骂了一声,然后朝苏浩然招了招手,迈步往外走去。

    有秦太岁带着,离开监狱当然不会有什么麻烦,出了监狱后,苏浩然看到了唐心怡的那辆玛莎拉蒂和诗诗的法拉利、唐心怡、钱无妄、诗诗和乔伊丽都在等着他呢。

    “浩然!”一看到苏浩然出来,唐心怡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一双明眸明显泛起了雨露。

    诗诗更直接,小跑着过来,一把搂住苏浩然的一条胳膊,欢呼雀跃着说道:“哇!姐夫,你终于出来了,诗诗,是心怡姐,她都担心坏了,刚才听说你被关进大北监狱,她都哭了呢。”

    “你个坏诗诗,谁哭了吗!”唐心怡小跑过来,点了下诗诗的额头。

    诗诗轻吐舌头,然后小声对苏浩然道:“姐夫,你的事我听说了,你不要去找妙妙姐的麻烦好不好?其实她人就是太直了,有人报警她不可能不找你的。为了你被关进监狱的事,妙妙姐把她们局长都打伤了。”

    “好了,我不会难为她的。”苏浩然揉了揉诗诗的头顶。

    乔伊丽冷着脸道:“那个混蛋局长挨打都是轻的,不分青红皂白就关姐夫师父,应该直接干掉。”

    呃!

    一旁的秦太岁,嘴角都抽了一下,他赶紧拉住苏浩然的手说道:“那个……苏先生啊,这件事你也知道是因为什么了,那个局长也是听了我的吩咐,你就放过他吧。”

    苏浩然道:“你的面子我肯定得给,在说你觉得我会去动那个小局长?”

    “嗯,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另外,你能不能放过周天,他是我的好兄弟。”

    苏浩然的脸就冷下来了,“这话你可真不该说的,我知道你和周天是朋友,你应该做的是转告他,我会去找他,千万不要躲着我。”

    唉!

    秦太岁叹了口气,转身就离开了。

    诗诗看着秦太岁的背影,好奇的说道:“这个人的后背好好奇怪,为什么这么直呢?”

    乔伊丽补了一句,“看着像口破锅被人踹扁了,走路都不自然。”

    擦!刚走出几步的秦太岁,堂堂华国十大名家之一的高手,听了两个小丫头的话,双腿一软险些把自己绊倒。

    苏浩然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然后招手道:“好了,回家吧,今天的倒霉事过去了,是不是该请我吃顿大餐?”

    唐心怡第一次主动牵起苏浩然的手,拉着他上车。诗诗和乔伊丽满脸的羡慕,二人相视一眼,头一次有了默契,居然没有跟上去。

    回到别墅后,唐心怡立即吩咐保姆做饭,她陪着苏浩然坐在客厅里聊天,“浩然,以前我一直对你师父有偏见,通过今天的事,我发觉我真的错了。”

    “啊?怎么又扯上我师父了?”苏浩然道。

    唐心怡道:“我们唐氏的律师见不到你,我都要急死了,可是我突然接到了你师父的电话,让我们来大北监狱进行交涉。”

    哦!苏浩然笑道:“我师父是神棍吗,他能算到我今天有难,也是正常的。”

    唐心怡用力点了点头,满脸佩服的说道:“是呀,幻城师父还说你一进监狱,手机肯定会被没收,让我管监狱的人先把你的手机要来。”

    “你要了?”苏浩然突然感觉情况不对。

    他进监狱,手机这种通讯设备当然会被拿走,如果唐心怡不提这事,他也不会多想,因为唐氏的律师肯定会给他要回来的,可唐心怡主动说起,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我当然要了啊,然后幻城师父还让我在你的手机里找一个隐藏文件,然后我找到了,按他说的输入两回字符和两串数字,好像是解锁了什么软件,然后幻城师父就告诉我,你不会有事了。果然,不一会你就出来了。”唐心怡一边说,一边把手机递给苏浩然。

    “次奥!”苏浩然感觉脑袋嗡了一声。

    他接过手机,打开一看,尼玛,“神棍,你太不是东西了,哪有你这么当师父的?”苏浩然都有点暴走了。

    唐心怡一脸迷茫的问苏浩然,“你怎么了,干嘛骂你师父?”

    苏浩然咬着牙道:“这加密文件是欧洲某银行为贵宾订制的特殊网银软件,我师父利用你,把我开医馆收到的礼金全骗走了,哥又变成穷光蛋了。”

    啊!

    唐心怡难以自信的张大了小嘴,两瓣红唇圈成了一个o型。

    苏浩然是真抓狂了,真是日防夜防,师父难防啊!上次为了让自己娶唐心怡,幻城先生就骗光了苏浩然所有积蓄,没想到这回莫名其妙的又来了一出。

    最可气的是,自己的任性老婆可是一个女总裁啊,很有商业头脑的大小姐,在这件事上居然还间接的成了帮凶。

    那可是一亿欧元加好几亿rmb啊,苏浩然越想火越大,扭头问唐心怡,“你知道黄仁辉家在哪吗?”

    唐心怡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我是知道黄家,可黄家几乎没人啊,他们以地产起家,后来进行了资产转移,事业都在南方,松山只有几处宅和一支工程队。”

    “好,知道了。”苏浩然转身就往外走。

    “浩然,你要去哪?”唐心怡赶紧喊道。

    苏浩然头也不回的说道:“要债去。”

    他已经想好了,自己的钱被师父骗走,起因还在黄仁辉诬陷他这件事上,到了师父手里的钱是肯定拿不回来了,所以要讨债就得找黄家人。

    “你去哪要啊?黄仁辉敢诬陷你,这会恐怕早跑了。”唐心怡当然理解苏浩然的心情,在后面急切的喊道。

    “我有办法,你不用担心。”苏浩然摆了摆手,快步跑了出去。他想好了,自己找不到黄仁辉,但警方肯定能找到,自己的损失这么大,严妙妙那个警花必须得付点责任才行。

    严妙妙因为殴打局长,已经被停职了。不过也只是停职,这个警花身后有一个地位极高的老爸,就算她捅了天大的祸,一般人也不敢把她怎么样。

    苏浩然偷偷潜入警局的档案室,这才查到严妙妙的住尚城国际公寓。

    对于苏浩然来说,公寓房门形同虚设,他只用了一根细铁丝就打开了房门,然后悄无声息的潜入。

    刚一进门,苏浩然就听到一声痛苦的呻吟。

    “啊!好烫,不过好舒服呢!”这声音绝对是严妙妙的,但是跟上午那个女暴龙不同,声调中带着异样的颤抖,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声音是从卧房方向传来的,苏浩然快速向卧室靠近,同时真气会于双目,开启了天眼通。

    咦!

    还没到卧室门前,苏浩然的脚步就停住了,她居然……苏浩然通过透视,居然看见严妙妙光溜溜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根燃烧的蜡烛在自己身体上方轻轻晃动。

    一泣晶莹透亮的蜡油噗的一声滳落在严妙妙光滑平坦的小腹上,疼得严大警花又是一声吃痛的娇.喘,“好,烫死人家了,真过瘾。诗诗,快点,妙妙姐受不了了啦!”

    尼玛!苏浩然差点骂出声来,这个外表漂亮其实脾气火爆的警花,不但自娱乐自乐的玩滴蜡,而且还是百合女,更可恶的是,她居然在幻想着青春可爱的诗诗!

    “啊!诗诗,妙妙姐都要烫死了啦!人家也不敢向你表白,你心里又有了苏浩然,妙妙姐好难过啊,你知道吗?那个可恶的男人已经有了老婆,你怎么那么傻呢?苏浩然,人家恨死你了啦!”严妙妙自然不知道自己不但被偷窥,尽情的吐露着心声。

    “靠!本来哥答应诗诗不找你麻烦,但你丫的居然还敢恨我,你这是欠调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