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东亚物流城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赵功在苏浩然的逼视下,五官越来越扭曲,一双拳头握得紧紧的,“苏浩然,你少威胁我,现在朱市长也在这呢,你能把我怎么样?”

    苏浩然道:“我只是个医生,当然不能把你怎么样,只是我看出你活不了多少了。我们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观你眼角下掉,眉心发黑,天庭血光浓郁,恐怕走出我这间医馆就得横死街头。”

    “胡说八道,中医看的是病,你当我不懂吗?装什么神棍?”赵功吼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走。

    苏浩然的声音继续响起,“中医分为儒医和道医两支,我学的是道医,所以在望字诀上有些造诣,除却望病还有望运一说,你的命运到头了。”

    赵功正好走到门口,脚步顿了一下,而后快步跑了出去。

    直到赵功走了两分钟后,医馆里才有人开口说话。

    蓝钢指了下张小兰,恭敬的对苏浩然道:“苏先生,这个女人怎么处理?”

    苏浩然道:“一个可怜的女人,别难为她了。老蓝,你派人把她送回佟氏吧,毕竟她的肚子怀着佟远征的孩子。”

    “苏神医真是大人大量啊。”蓝钢由衷的佩服了一句,可心里却是一抽,他能听出来,苏浩然特意提到佟氏,说明佟家要倒大霉了。

    唐心怡也长出了一口气,她悄悄走到苏浩然的身边,道:“还好你沉得住气,难为你了。”

    任性大小姐这句话的含义很丰富,她真怕苏浩然一生气把赵功干掉了,今天这么多大人物在场,如果真发生那种事可就没法收场了。

    苏浩然嘴角上挑,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道:“我从来都沉得住气。”

    随后一切恢复正常,苏浩然还为张司令做了个复查,又当着大家的面给王总施针,最后重新开了一副药,并且承诺,这副药吃完,王总的肝肿瘤就能痊愈。

    所有来宾都在赞扬苏浩然医术高超,纷纷上前问诊,苏浩然是有问必答,中午时又在附近的酒店设宴招待大家。

    吃饭的时候,大家少不了要给苏浩然敬酒,苏浩然也是来者不拒,用惊人的酒量又把大家震了够呛。

    酒宴快要结束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的手机响了,这人接起手机后只听了两句,突然惊呼出声,“赵功死了,被一个黑人一拳打死的?”

    哗!

    这一声惊呼就像点燃了火药桶一样,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询问怎么回事。

    毕竟大多数人都有一颗八卦的心,刚才苏浩然还说赵功今天要横死街头,难道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在坐的大佬都是手眼通天的人,一调查就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了。

    赵功离开浩然堂医馆后,开着车没出去多远就跟另一辆车撞上了,赵功开的车可是一辆400万的宾利,而另一辆车却是4万块的微型面包。

    更可气的是开面包车的是一个大个子黑人,两个人交流有点障碍,没说两句就打起来了。结果赵功被黑人一拳打死,听说脑袋都被打瘪了。

    得知真相后,苏浩然叹了口气,道:“可惜了赵大少,我好心好意告诉他今天要横死街头,他还这么不小心,这真是天意啊!”

    天意个屁啊!在场的人哪个不是人精,要说这事跟苏浩然没关系,打死他们都不信。

    可是这件事又透着蹊跷,因为打死赵功的是个黑人,好像从没听说过苏浩然身边有黑人朋友吧?

    而且苏浩然一直和大家在一起,貌似也没时间安排人去杀赵功。由此一来,又有很多人更对苏浩然产生了敬畏。人家不仅会看病,还会看相,一句话就断人生死啊!

    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动心思,想求苏浩然给他们看看运程了。

    不过苏浩然捂着脸,突然来了句悲愤莫名的话,让所有人都退避了,“奶奶的,赵大少怎么死了呢?说好的他要照今天最高礼金送我贺礼的啊,一亿欧元啊!以后谁要找我看相,我就照这个价收。”

    ……

    酒宴结束后,浩然堂医院算是正式开业了,来道贺的宾朋也陆续离开。苏神医的名声更是如日中天,成为了松山市的金字招牌。

    从当天下午开始,来浩然堂求医的病人络绎不绝,差点把医馆门坎给踢烂了。

    几家欢喜几家愁,苏浩然的医馆火了,赵功的全家却哭了。不过赵家上一代人还算精明,赵功死后第二天,赵家决定搬离松山,这算是最明智的选择。

    而另外一家佟氏就不一样了,张小兰被送回佟家,这成为了佟氏最大的污点,让佟氏在整个松山市都成为了笑柄。佟远征丧心病狂的把张小兰给掐死,后来扔到了海里,并疯狂的酝酿要报复唐氏,报复苏浩然。

    连续一周,苏浩然几乎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医馆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后来,经过研究,医馆五次提高了诊费标准,这才让苏浩然轻松了一些。

    这天晚上,苏浩然去唐氏接唐心怡下班。

    唐心怡一坐上车就对苏浩然,道:“浩然,物流城突然出了点状况,我需要你帮忙。”

    “什么情况?”苏浩然嘴角微微挑起,看来该来的到底还是来了,以他任性老婆的性格,如果不是真遇上了难事,绝对不会向他开口。

    唐心怡抿了下嘴唇,靠着车窗道:“物流城是建在h县的海边开发区,因为摊子铺得太大了,所以地皮并不全属于我们,其中有一块地皮是佟氏物流的,现在佟氏就在拿这块地皮做文章。”

    苏浩然道:“狗改不了吃屎,我早看出佟氏不会轻易放手的。”

    唐心怡也有点气恼,“我爸没出国前,佟氏对我爸承诺,愿意把地皮转让给我们,还说会跟我们的物流城项目合作,可是我爸走了不到半年他们就变卦了,真没信用。”

    苏浩然道:“说这些都没用,说说具体怎么回事。”

    唐心怡道:“佟氏偷偷在这块地皮上建起一幢大厦,不仅不照我们物流城的规划建,而且还跟r国某些无良企业合作,挤压本土企业的市场份额。我爸当初建东亚物流城的初衷,就是要服务华国本土企业。”

    苏浩然听到这笑了,“呵呵,我还真有点佩服我的老丈人了,这事好办,过两天我们去趟物流城,有什么麻烦,争取一并解决。”

    “你,有好办法吗?”唐心怡问出这句话时,自己都觉得问的有点多余,苏浩然有什么事情办不到?

    苏浩然嘴角微微上挑,回了她一个从容自信的笑容。

    “对了,上次因为诗诗的事,我教训了一顿佟远征,我有点不理解,他们佟氏哪来的底气继续折腾呢?难道他们不怕蓝钢?”苏浩然突然到了一个问题。

    唐心怡突然握起一双小拳头,道:“说起这事更生气,你听过松山三少这个名头吧?”

    “听过啊,宋小宝是一个,佟远征也是其中之一,都是不入流的小角色罢了。”苏浩然不以为然道。

    唐心怡摇了摇小脑瓜,十指交叉到一起,“他们两个确实不入流,可是还有一个人,叫黄仁辉,他才是松山三少里最厉害的。黄家不仅是地产大鳄,而且头顶上有大人物支持,蓝钢也不敢动黄家的。”

    “你的意思佟氏抱上黄家的大腿了?”苏浩然问道。

    “是的,现在黄仁辉就在负责佟氏那幢大厦的建筑工程。原来这幢大厦起到十层,在我们的压力下停工了,可是今天我得到消息,大厦已经建到了十五层。”唐心怡越说越生气。

    苏浩然突然问道:“对了,现在唐氏有多少资金?”

    “干什么?”唐心怡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道:“唐氏在国内可以调动的现金,其实不超过十亿,因为我们一切能用的钱都投在物流城上了,现在的物流城还达不到营利的目的。”

    苏浩然道:“我就是看看收购佟氏够不够。”

    “啊!收购佟氏,他们不可能卖的。”唐心怡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一样,“佟氏虽然跟我们唐氏比不了,但他们发展了几十年,是集合几代人的心血才创建起来的。”

    苏浩然道:“如果我要把佟氏给你买下来了呢,你要怎么奖励我?”

    “我……那我就亲你一下。”唐心怡俏脸泛红,居然抛出了这么一个奖励。

    苏浩然得意的笑了,红颜一吻啊,真是太珍贵了,“你这两天算算佟氏资产值多少钱,别的你不用管了。”

    第二天,苏浩然在医馆只坐诊半天,下午跟着唐心怡和钱无妄去了h县。

    东亚物流城建在海边,分为两块区域,东区是海运区,有两个货运港口,停泊着好几艘货船;西区属于路运区,大大小小的货运汽车不停的驶入驶出。

    苏浩然等人站在唐氏办公室大楼内,透过落地窗可以鸟瞰到整个物流城,在西区最前沿,有一幢正在建筑的大厦,显得特别突兀。

    唐心怡跟苏浩然并肩站在一起,道:“我进行了专业评估,佟氏的价值应该在十九亿左右。”

    “嗯,不算贵,你们先休息一会吧,我出去转转。”苏浩然向窗外指了指,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就在苏浩然来到物流城的同时,佟远征这会也坐在不远处的一幢办公楼里,在他对面还坐着一个身材强壮的青年。

    “黄少,唐氏的人到了,说不定苏浩然也来了。”佟远征一提起苏浩然,全身都不自在。

    黄大少手里握着一杯红酒,道:“谁来都没用,我们是商人,看重的是利益。唐氏不就是想要这块地皮吗,不出二十亿,我们就不卖。这幢大厦建起来,我们可以对外承租,在这个物流城里面,我们还怕赚不到钱?”

    “黄少说得对,我们松山三少被姓苏的可欺负惨了,这回黄哥回来,兄弟我终于可以有了底气。”佟远征一个劲的给黄哥拍马屁。

    此时苏浩然独自溜达到了佟氏新建的大厦前,看着不少工人在忙碌,苏浩然笑着摸出了手机。

    “虎牙老大,你可算联系我了啊,哈哈。”电话另一端传来了狮爪乌东利的声音。

    “别废话,你既然早来了,肯定知道我在干什么。现在东亚物流城里有幢碍眼的大厦,你有什么办法?”苏浩然问道。

    “这个好办,晚上没人的时候,我炸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