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扮猪吃老虎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你,你真要喝白的?”赵功看着苏浩然问道。

    诗诗也抱住苏浩然的胳膊,道:“姐夫,你行不行啊?酒喝多了可很伤身的呢。”

    “咳!当然行了,你姐夫我也是千杯不醉的高手,白酒捧瓶吹,干个十瓶二十瓶都不是事。”苏浩然轻咳了一声,然后凑到诗诗的耳边小声道:“你没看这小子也害怕了吗,男人提酒不能怂,否则就不爷们了。”

    赵功耳朵还挺尖,苏浩然的话一字不漏的进了他的耳朵。

    哈!居然是想吓我,哥是吓大的吗?赵功这回心里有底了,抬手对身后的服务生说:“还不去换白的,等着本少亲自去抱啊?”

    “是。”

    “我们这就去。”

    两个服务生捧着啤酒离开了,不一会又换来两箱五粮液。

    赵功亲自开箱,一边往外拿酒一边问苏浩然,“兄弟,这可是你要求喝白酒的,怎么可喝法,你说吧。”

    苏浩然犹豫了一下,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定一样,道:“我靠,既然你来真的!好,我跟你捧瓶吹,你敢不?”

    呵呵!

    赵功轻蔑的一笑,在他眼里,苏浩然这表情明显就是打肿脸充胖子。赵功喝啤酒厉害,喝白酒也不弱,至少三四斤还是能喝下去的。

    “好,我就跟你捧瓶吹。”赵功一边说,一边拧开一瓶酒递向苏浩然。

    苏浩然接过酒,显得更紧张了,还抬手擦了下额头,好像是出汗了。

    赵功看到这一幕,更有信心了,他自己也拧开一瓶,朝苏浩然晃了晃,“为了初次见面,我先干为敬。”

    说完,赵功一仰脖,赵把一瓶五粮液给干了。

    哈!

    一瓶白酒下肚,赵功使劲哈了口气,不过这小子酒量越实够大,居然脸色都没变,然后还笑着说道:“兄弟,该你了。对了,你要是喝不进去也不用硬喝,这也不算什么事,虽然有点不爷们。”

    苏浩然一拍桌子,“不爷们的事我能干吗,我喝。”说完,苏浩然一仰头,也把一瓶白酒干了。

    哈,哈……

    一瓶白酒干掉,苏浩然使劲哈着气,而且额头上真见汗了,似乎脸色还有点微微泛红,身子还晃了晃。

    诗诗这回真紧张了,她扶住苏浩然,仰着脸道:“姐夫,你没事吧,不行就别喝了,谁说不能喝酒就不是男人的,姐夫在诗诗眼里最爷们了。”

    赵功还真怕苏浩然打退膛鼓,立刻让服务员开酒,还故意起哄,“诗诗,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苏少刚才主动说要喝白的,还说能干个二三十瓶呢。你不让他喝,不是在打他脸吗?”

    苏浩然咬了咬牙,把诗诗给按回座位上,道:“平时不喝也就不喝了,可是面对情敌我可不能怂了,继续。”

    “好样的。”赵功能拿起一瓶酒,仰脖就喝,等干掉这一瓶后,还故意倒过酒瓶让苏浩然看看,“这瓶酒,为我这个三好先生喝的。”

    苏浩然晃着身子也拿过一瓶酒,跟个愣头青一样,抬头就干了。

    赵功以为苏浩然在吹一瓶,基本上就得倒了,可苏浩然吹掉第二瓶白酒后,还是脸色微微发红,身子有点晃,但却没倒。

    咦!这小子有点量啊,赵功心里嘀咕了一声。别看他有三四斤的酒量,可是这么喝急酒,也有点受不了。

    而且更过份的出现了,苏浩然这回主动拿起两瓶五粮液,一瓶递给赵功,一瓶凑到自己的嘴边,道:“第三瓶,敬你三好先生早日接受尸体美容服务。”

    尼玛!有这么敬酒的吗?

    赵功刚要动怒,可苏浩然仰脖把第三瓶白酒干了,然后也学着他的样子,倒过酒瓶来晃了晃。

    “哼!好样的。”赵功咬着牙说道,心里还在想,我叫你装13,老子不信喝不死你,随后他也把第三瓶给干了。

    只不过连干三瓶白酒之后,赵功也开始打晃了,而且脸色变得有点惨白。

    苏浩然似乎还是那个样子,身子晃来晃去,似乎还能在喝。赵功真有点搞不明白了,这家伙怎么还不倒呢。

    就当赵功纳闷的时候,苏浩然又给他推过来一瓶,“大哥,我跟你越喝越觉得亲近,来,再干一个,为了酒桌上的友谊。”

    咕噜,咕噜……

    苏浩然把第四瓶又干了。

    接下来,又是第五瓶,“哥们,为了你长这么高的个子,再干。”

    咕噜,咕噜……

    “赵大少,酒逢知己千杯少啊,继续。”

    咕噜,咕噜……

    “别的不说了,全在酒里。”

    咕噜,咕噜……

    呕……

    “咦,赵大少,你喝啊,怎么吐了。”

    连续七瓶白酒,赵功刚喝完就开呕了,而且一屁股坐在椅子,感觉头重脚轻,胃里火辣辣的难受。

    整个包箱里,全是呕吐的酒臭味,呛得诗诗用小手捂住了鼻子。

    赵功就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心里也知道自己上当了,他强挺着脖子,问苏浩然,“你,你小子……扮猪吃老虎!”

    苏浩然这会脸也不红了,身子也不晃了,笑眯眯的说道:“傻13,就你这种人,在电视剧里顶多活两集。”

    呕……噗!

    赵功听到这句话,又吐了,确切的说是喷了,喷的不光是酒,而且还有血,看来是把胃给喝坏了。

    一直在旁边开酒的两个服务生,此时都吓傻了,甚至都没注意赵功吐血,只是盯着苏浩然看个不停,丫的,这还是人吗,这位是酒仙吧?

    苏浩然拉起诗诗,“赶紧走吧,这酒味,还能呆下去吗。”

    诗诗捂着鼻子连连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往外走,到了门口时苏浩然还转回身对服务生说道:“这酒钱算赵大少的啊。”

    两个服务生直愣愣的点了点头,似乎苏浩然说啥都是对的。

    等出了酒店后,诗诗一手扶着自己的法拉利,一手捂着肚子,笑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

    “姐夫,你太坏了,没想到你这么能装,刚才我都被你骗了,以为你真不能喝呢,看把那赵功给吐的,哈哈。”诗诗一边说一边笑,最后干脆蹲到了地上。

    苏浩然嘴角上挑,脸上露出一抹邪魅的坏笑,道:“赵功最后那句话说得对,这就喝扮猪吃虎,只可惜他不是虎,而我才是。”

    “对,姐夫是虎,赵功是猪,嘻嘻!”

    等苏浩然和诗诗离开了十多分钟,私房菜馆的服务生才发现赵功喝吐血了,又是打120叫救护车,又是通知赵功的家人。后来赵功被送到医院诊断为急性胃穿孔,抢救到后半夜,才把命给保住。

    赵功是赵家唯一的儿子,据说赵家老爷子看到儿子差点喝死,一怒之下把私房菜馆都给砸了。

    甚至赵家还想找跟他儿子拼酒的人的麻烦,但一听苏浩然是唐氏的女婿,赵家当时就蔫了。

    这些苏浩然是不知道了,晚上一回唐家别墅,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乔伊丽一看苏浩然回来,立马跑上来要跟苏浩然学功夫,一口一个“姐夫师父”叫得那叫一个肉麻。

    诗诗一看到这情形,立刻抱住苏浩然的一条胳膊,道:“哎呀,姐夫啊,今天人家被绑架,现在腰也疼,脑袋也疼,你帮诗诗治一治呗。”

    乔伊丽是认识诗诗的,而且诗诗这是摆明了车马想让她离苏浩然远点,乔伊丽当然不干了。

    于是乔大猛妞也抱住了苏浩然的一条胳膊,嗲嗲的说道:“姐夫师父,人家腰又疼了,你再给人家按按好不好?哎呀,人家都疼死了啦!”

    靠!

    苏浩然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就感觉两条手臂被两团柔软紧紧的夹住,还蹭来蹭去的,当时就有点心猿意马了。

    加上两个人,一口一个姐夫,一口一个师父的叫,苏浩然突然觉得女人虽然麻烦,可这样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吗!

    “乔伊丽,你还要不要脸,你想拜我姐夫为师,怎么好意思让师父给你按摩呢?”诗诗见乔伊丽不肯知难而退,直接变成正面进攻了。

    乔伊丽可是绝对猛妞,她梗着小脑瓜道:“师父也是我姐夫啊,你管得着吗?”

    “咦,你这大.奶牛真不懂事,你还抱着姐夫的胳膊,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诗诗这小魔女见乔伊丽不服,又改成人身攻击了。

    乔伊丽小脸一绷,还击道:“你个小奶牛,你也抱着呢,凭什么说我。姐夫师父,咱们不理她了好不好,要不去你的房间吗,咱们进房间按。”

    “啊,你还想跟姐夫进房间,你脸皮怎么那么厚?”

    “你说谁脸皮厚?”

    “就说……”

    苏浩然见事不妙,立刻把两个小姨子推开了,“打住,你俩能消停点不?”

    诗诗和伊丽同时住口了,这倒不是说苏浩然说话多有力度,而是因为刚才这两个小美女都抱着苏浩然的胳膊呢,苏浩然抬手这么一推,正好一边一个,左手握住东半球,右手推上西半球。

    “咦!怎么这么软呢?”苏浩然也发觉不对劲了,两只手还轻轻捏了捏,比较了一下手感,“嗯,两个小丫头都很有料的吗。”

    “去死!”

    “臭姐夫,大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