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三跪医生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苏浩然第一组针,在张司令抽搐变形的半张脸上取穴,这种针灸是极有难度的,因为脸部轮廓变形,穴道也移位了。

    可苏浩然有透视神通,不管张司令的脸多么跑偏,他都能精准的找到穴位。

    连续七针落下,又是七星针法,刚才被骂的三个医生,一个个脸上都带着鄙夷之色,唯一一直没吱声的那个医生,双眼中的光亮越来越盛。

    然后苏浩然开始逐个捻针,说来也神奇,随着苏浩然捻针频率的加快,张司令变形的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恢复。

    第一个发现张司令变化的是董远,“我去了,老张的脸开始归位了啊,真有效果。”

    三个鄙视苏浩然的医生,也仔细看了一下,随即三张脸都变得难看了。刚才是铁青,这会涨红成了猪肝色。因为张司令的脸恢复得太明显了,这是什么概念,用他们的西医常识来讲,这根本不符合科学吗!

    一直没说过话的矮个医生这会已经凑到了苏浩然身边,他一边看着苏浩然捻针一边向苏浩然请教,“小兄弟,你这针灸的手法与一般的中医大不相同啊。”

    苏浩然神情专注,但还是回问道:“你能看出来?你看有什么不同?”

    矮个医生道:“我听说黄帝外经里有一套失传的七星针法,人有七性六欲,天有北斗七星;七情可制诸病,七星可医众生。”

    嗯!

    苏浩然不得不正视一下这个矮个医生了,能认出这种失传的针法的人,绝对是对中医有着极深研究的个中高手,至少也要有宋神医的水平。

    七星针法的神奇在于,施针的人是要用真气配合才行,这种医术的珍贵程度实在是太大了。

    苏浩然道:“你也是中医?”

    矮个医生道:“我原来是军医总院的副院长,后来调到松山中医院当院长,算不上正牌中医,但读过中医书籍不下百卷。有生之年能看到还有人会施七星针法,真是荣幸啊。”

    二人的对话,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就连刚才还鄙视苏浩然的三个医生,也开始关注起苏浩然的手法了。

    苏浩然没有在和矮个医生说话,他捻针的手速越来越快,本来张司令因为中风而变形的半张脸都没有了知觉,可这会却感到了灼痛感。

    当张司令开始感觉这种疼痛无法忍受的时候,苏浩然突然快速拨针,每一根银针拨出,都会带出一颗紫黑色的血珠。

    呼!

    在这一刻,围着张司令的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呼。

    刚才张司令还扭曲变形的半张脸,这会居然恢复了原样,一张刚毅而具有威严的国字脸呈现在大家面前。

    这张脸上虽然有着刀刻般的岁月痕迹,但却充冲满着上位者的张扬气势。

    “我,我感觉脸上轻松多了,可是很疼啊。”张司令抬手摸了下侧脸,手上还沾了些血污。

    随即他自己也震惊了一下,“我,我说话不吃力了,舌头也灵活了。”

    紧接着张司令豁然站起身来,双手抓住苏浩然的肩膀道:“小神医啊,你真是神医,国宝级的神医。”

    苏浩然微微一笑,道:“张司令别激动,用西医的说法,你现在的状况只算是临床治愈,并没有把病根去掉。”

    说到这,苏浩然又扫了眼刚才挤兑他的三个医生,他的目光就像银针一样,扎得三个医生脸皮生疼,都抬不起头了。

    “三位大医生,你们看我说得对不对?你们是医学界的权威,要不要给张司令检查检查?”苏浩然的话更似钢刀,所得三个医生的心都在流血。

    诗诗妈这会又开始挑刺了,她指着三个低头不语的医生道:“我刚才说你们是浪费粮食的废物,你们还不服吧?现在服不?你们怎么不说话了,三个二百五。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要不给浩然赔礼道歉,你们就别想离开我董家别墅。”

    董远一直像个老好人,可这会也表现出霸道的一面了,他阴恻恻的说道:“别看你们都是军医院的大拿,可在我眼里你们狗屁都不是。眼高手低的东西,活着都浪费空气。”

    最先挤兑苏浩然的胖医生,扑通一声就跪下了,他哭丧着脸对苏浩然说道:“小神医,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们别损我了,我知错了。”

    其实这家伙不是知错了,而是怕了。

    另外两个医生,同时看向张司令,毕竟他们一直鞍前马后的在为张司令治病,这会却受到董家夫妻的威胁,就算明明是他们不对在先,也不愿意像胖医生那样下跪求饶。

    张司令朝董远摆了下手,道:“老董啊,给我个面子,这三个人虽然为人不地道,但毕竟一直在为我劳累。”

    听到张司令的话,三个医生都长出了口气,尤其是下跪的胖医生,立马又站起来了,还一脸得意之色的瞄了苏浩然一眼,跟刚才认错的表情判若两人。

    可哪知道张司令继续说道:“你们三个狗东西,狗眼看人低,赶紧给小神医下跪认错,如果态度不诚恳,你们也以后就不要在各大军医院干下去了。”

    呃!

    胖医生刚站起来还没得意几秒,结果扑通一声又跪下了,而且脸上又换上一副认错的表情。

    另外两个挤兑苏浩然的医生到是硬气,说啥也不肯跪。

    “张司令,我们刚才挤兑这小伙子,确实是心胸狭隘,但他用针灸让你的脸恢复了,这不能说明什么,他也说了,这只能算是临床治愈。”

    “对,刚才他不是说,还要什么内劲按摩震散血栓吗?还要中药调整把病根治吗?你们倒要看看,他是不是吹牛。”

    两个医生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看似为自己开脱,可他们都没注意到,这更是在得罪苏浩然,而且会让其他人更鄙视他们。

    而胖医生一听,觉得两个同伴说得很有道理,于是又站起来了,还小声嘟囔道:“对呀,小神医,你还得继续治,然后到医院检查,张司令真的好了,这才算是为中医正名吗!”

    呵呵!

    苏浩然、董远、诗诗妈、诗诗,一齐冷笑了起来。

    张司令叹了口气,道:“你们都是曾经都是部队里培养出来的人才啊,现在各是一方军医院的院长级人物,没想到军人应有的骨气现在都没了。”

    苏浩然道:“张司令,您先别感慨了,我现在为你做内劲按摩,帮你把血栓彻底解除。让这几位院长级的大人物看看,我能不能把您的病彻底治愈。”

    张司令点了点头,再次扫视一眼三个医生,可目光中满是失望之色。

    苏浩然也不理他们,他让张司令脱去上衣,在他后背上下第二组针,这是以七星针法来加快张司令的微循环,有理于一会震散血栓后自我输通。

    随后苏浩然双手按在张司令的头顶,手法由轻到重,从前到后的按压。

    这种按摩可要比他给乔伊丽按腰细致多了,每一次用力都不能过重,而且要配合真气输出,让内劲轻柔的进入到张司令脑内。

    正所谓杀人容易救人难,人的大脑是最发达的,但也是最脆弱的,一个弄不好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苏浩然仗着对真气的完美控制度,加上透视这种强力作弊器,才敢这样治疗。

    经过十几分钟的按摩,苏浩然清晰的透视到,张司令颅内形成血栓的几根毛细血管被打通了,血栓更是被震成极微波的颗粒,随着血液流向更粗大的主杆血管。

    呼!

    当按摩结束后,苏浩然也是长出了一口气,随即快速拨下张司令后背的七根针。

    张司令在苏浩然按摩的过程中,就感觉自己的头脑变得越来越清晰,似乎年轻了二十岁不止。

    “小神医,我这血栓……”张司令有些激动的问道。

    苏浩然摆了摆手,可以做个脑ct看看就知道了。

    哗!

    苏浩然这句话说得简单,可是却证明了一件大事,那就是他真的把张司令的脑血栓给治好了,这将是一个奇迹啊,至少是中医领域里的奇迹。

    张司令军人出身,有一股雷厉风行的个性,他立刻招呼人备车,直接赶到松山市中医院。在这个过程中,四个医生加董家人全程陪着。

    经过脑ct检查,张司令确实被治好了,而且在西医领域来说,这就是根治,因为治病源血栓被彻底清除了。

    矮个医生就是中医院的院长,见证了这个奇迹后,他激动的拉住苏浩然,道:“小神医,我叫胡大志,愿意拜你为师,给你当学徒好不好?”

    苏浩然乐了,他摇着头说:“拉倒吧,你的岁数都够给我当爸了,我可不愿意收你这么老的徒弟。”

    “哈哈,小神医真会开玩笑。好吧,我不说这事了,不过有机会我想和你多交流交流,这点你不会拒绝吧?”胡大志道。

    “好说,我开了间浩然堂医馆,日后你可以去那找我。”苏浩然趁机把自己的医馆也报了出来。

    诗诗立刻跟着起哄,“原来保和堂你们知道吧,宋神医跟我姐夫打赌,结果把保和堂输给了我姐夫,现在就是浩然堂,半月后正式开业。”

    “好小子,半个月后我亲自去给你道贺。”张司令握着苏浩然的手,真诚的说道。

    苏浩然笑着说:“好啊,我一会给你开个药方,您要定期吃,这是恢复您脑内受损血管用的。半月后,我正好在为你复查一下。”

    “好。”张司令高兴的道了声好,然后目光又招向了那三位挤兑过苏浩然的家伙。

    那个胖医生,再次扑通一声跪下了,而且这回真哭了,“神医啊,我张三贵瞎了狗眼,被猪油蒙了心啊,你别跟我一般见识了。”

    “张三贵?”苏浩然被逗笑了,“你这一会跪了三次,你可真对得起你的名字啊,三跪医生。”

    哈哈……

    其他人也被逗笑了,从今以后在三跪医生的名头,在各地的军医院变得异常响亮。当然,不是好名声,而是成为了别人的笑柄。

    ps:感谢不凡哥110的打赏;感谢盲人摸胸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