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狠敲竹杠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夜莺酒吧,位于松山市的城西。

    按理说夜店应该晚上才是生意红火的时候,可夜莺酒吧不一样,这里全天候营业,就是早上依然也有零散的客人进出。由此可见了,这里绝对有着特别吸引人的内容。

    苏浩然一到门口,一个高大的门童就迎了上来,不过这这家伙可不是像接待客人一样的迎接,而是冷着脸说道:“你就是苏浩然吧?来的还挺快,跟我们进来吧。”

    苏浩然根本没心情跟这种小角色多费话,淡定的跟了进去。

    门童把苏浩然领到了三楼的一个豪华包间前,然后抬手按住苏浩然的肩膀,“你先在这等着,我进去通报一下。”

    “我这人性子急,还是一起进去吧。”苏浩然话音未落,一脚就闷了出去。

    砰!

    包间房门也被轰然撞开,门童嘎的一声都倒飞了进去,落地的同时就晕死过去了。

    包间里充斥着重金属的装修格调,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坐在长条沙发上,左右手各抱着两个浓装艳抹的女孩。一个女孩端着红酒杯给青年喂酒,另一个女孩抬起食指在他敞开的衣领内划着圈,表情极尽挑逗的意思。

    只是突发的变故,让青年有点意外,身边的两个女人更是惊呆了。

    苏浩然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直接坐到了青年对面,两人隔着一张水晶茶几,苏浩然盯住对方的眼睛道:“我没心情知道你是谁,把诗诗放出来。”

    噗嗤!

    青年从刚才的错愕中清晰过来,还被苏浩然给逗笑了,似乎长这么大还没人如此轻视过他,“苏浩然,好大的口气啊,你知道我是谁吗?”

    苏浩然嘴角上挑,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道:“往往问别人知道他是谁这种问题的人,在我眼里都是傻13,你也不例外。”

    噗!

    青年刚喝到嘴里的一口红酒都喷了出来,盯住苏浩然的双眼瞬间布满了血丝。

    青年左手抱着的女孩,更是撇着小嘴道:“小哥,佟大少可是佟氏物流的继承人呢,你说话可要客气点哟!”

    “佟氏物流,我听说过,跟唐氏比只是个小公司而已。”苏浩然很不给佟大少留面子。

    佟大少狠狠的拍了茶几一巴掌,他伸长了脖子,瞪着眼道:“我佟远征是松山三少之一,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比我还狂的。苏浩然,想要诗诗就必须答应我的条件,否则……”

    啪!

    苏浩然一巴掌打断了佟远征的话,这一耳光打得叫一个结实,佟大少接近一米八的身高,横着从沙发上飞了出去。

    “靠!真特么傻13,宋小宝也自称松山三少,全是找打的货。”苏浩然现在的火气明显挺大,一点都不想用温柔的方法解决问题。

    一直被佟远征搂着的两个女人一下就吓傻了,一个小嘴张成了o型,另一个双手抱在胸前,像是害怕苏浩然会扑上来把他就地正法似的。

    “次奥,你敢打我,你特么再打我试试。”佟大少趴在地上足足缓了半分钟才勉强坐起来,可就这样眼前还有一片小星星转来转去。

    苏浩然这被气乐了,他走过去,一脚又闷在了佟远征的脸上。

    “嗷!你小子真敢打,你再打……啊!”

    苏浩然动了手就不会轻饶对方,脚上43码的大皮鞋,一脚脚的往佟大少的身上招呼,而且一边打一边骂。

    “你个傻冒,头一回看到你这么贱的,还要求我再打你试试。”

    “我就打你了,你不服起来咬我啊!”

    苏浩然打人很有手段,保证让他疼,但绝对不让他晕,这就是折磨人啊。

    “啊……嗷!”佟远征被踢得口鼻喷血,那叫一个惨啊,“你们两个娘们,还不快去叫人,啊!去喊蓝勇。”

    坐在沙发上的两上女人早吓懵了,面对佟大少的叫喊,居然无动于衷。

    “真麻烦。”苏浩然回身对两上女人说道:“没听到你们佟大少的话吗?尖叫啊,跑啊,叫人去啊!”

    啊……

    苏浩然说话比佟大少都好使,两个女人一下子恢复了活力,尖叫着跑了出去。

    两分钟后,两个女孩叫来了一群打手,可这群人一进包间也都傻眼了,只见佟大少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两条胳膊都拧成了麻花形,两条小腿外掰,就跟被人轮了大米似的。

    而且佟大少的脖子上还扎了两根针,身上受这么重的伤,不但不挣扎,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一点。。

    苏浩然大刺刺的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颗香烟,一只脚还踩在佟远征的脸上。因为佟大少在苏浩然的脚下,打手们自然不敢贸然出手。

    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越众而出,盯着苏浩然,道:“兄弟,你是哪条道上混的?能不能先把佟少放开?”

    “不能。”苏浩然眯着眼道,随后还把脚挪了一下,翻手往佟大少的嘴里弹了下烟灰。

    尼玛!壮汉额头上都蹦起了青筋,你丫的那是烟灰缸吗?佟大少这会面止扭曲,可目光是充满了委屈。

    “兄弟,我想你跟佟大少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壮汉自报家门,道:“我叫蓝勇,松山黑道上算是一个扛把子,夜莺酒吧就是我罩着的,兄弟给我个面子难道不行?”

    “蓝勇,没听说过。”苏浩然道。

    呃!

    蓝勇被苏浩然噎得够呛,冷着脸道:“兄弟,你知道蓝钢不?人称钢爷,省里黑道上的第一大佬,那是我爸,你真不给面子?”

    “靠!居然跟我提人?”苏浩然一听蓝钢的名字,像是想起了什么,“你爸就是前胸上纹了只小鸟的那个?”

    “你……那不是小鸟,那是凤凰。”蓝勇气得脸都青了。

    苏浩然摆了摆手,道:“好,那就是他了,你给你爸打电话,让他以百米的速度,跑步来见我,如果来晚了,我会很不高兴的。”

    嘎!

    “你……你特么算老几啊?敢让我爸跑步来见你?你特么……”蓝勇气得眼睛都红了。

    苏浩然摆了下手,道:“好吧,你不打我打。”

    说完,苏浩然掏出手机,播出了一个电话号码,同时还放了免提。

    不一会,电话就接通了,“哪位?”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有点急促。

    “爸!”不等苏浩然说话呢,蓝勇就听出是自己老爸的声音了。

    “咦!小勇啊,老子正大保健呢,有啥事?”蓝钢在电话另一端问道。

    这时苏浩然开口了,“老蓝啊,是我,能听出我的声音吗?”

    “苏……苏先生,我没听错吧?是苏先生吗?”蓝钢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明显变得有些激动了。

    “是我啊,我在夜莺酒吧呢,现在要见你,马上。”苏浩然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烟头插进了佟大少的嘴里。

    滋……滋……

    佟大少眼睛瞪得老大,眼睛哗哗的往外淌,嘴里冒出一股股小清烟。

    一群打手看得全身恶寒,尼玛,佟大少的嘴还真成烟灰缸了啊,大少是怎么得罪了这么一个狠人啊?

    更让大家恐惧的是,蓝钢在电话另一端用万分尊敬的口吻道:“苏先生稍等,老蓝我跑步过去见你。”

    嘎!

    这下蓝勇傻眼了,嘴里还在喃喃自语,“我没听错吧,我爸可是全省道上的老大哥啊,这们爷是谁啊?”

    苏浩然收起电话,看向蓝勇道:“在你爸来之前,先把诗诗给我放了。”

    “诗诗,董诗语?”蓝勇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啊,别说你不知道,佟远征绑人难道你没参与?”苏浩然双目微眯,目光如刀子一样割在蓝勇的脸上。

    “我真不知道这事啊。”蓝勇有点麻爪了,赶紧问身边的人,“你们知道不?”

    有一个打手,怯怯的说道:“是我和几个兄弟干的,佟大少给了我们钱……”

    啪!

    不等这小打手说完,蓝勇一个大嘴巴就抽过去了,“你们找死吧,居然敢动董家的大小姐,赶紧把人接过来。”

    不一会诗诗就到了,这小魔女已经知道有人来救她了,这会不但不害怕还神气活现的。看到苏浩然脚踩着佟远征,诗诗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哇,姐夫,我就知道你会来救诗诗的呢。”诗诗小跑到苏浩然的身边,坐下后还使劲往他身上贴,一副小姨子就喜欢贴着姐夫的样子。

    苏浩然自然的搂住诗诗的肩膀,道:“绑架你的人是他,你认识不?”

    诗诗一提这事就气得双眼冒火,小鼻子都皱了起来,咬着一口小白牙道:“竟然是佟远征,姓佟的,你觉得你们佟氏物流是不想存在下去了?你们这是找死哟!”

    佟远征这会肠子都悔青了,人家董氏也是做物流的,而且论企业规模比佟氏要强了不止一倍。佟远征只听说苏浩然把保和堂搞掉了,他和宋小宝是合作关系,就想利用诗诗对付苏浩然,结果万万没想到,惹上了一个杀星。

    “诗诗,你先别生气,等一会咱们跟他把账一点点的算。”苏浩然说完这句话,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靠,来了个闭目养神。

    诗诗这会开始狐夹虎威了,指着一群打手,道:“哎,你,去给我弄瓶红酒。”

    “唉!这红瓶太差了,给我换瓶酸奶吧。”

    “我喝酸奶要求高哦,要82年的爽歪歪。”

    扑通!

    一群打手被雷倒了一半,82年有爽歪歪吗?连蓝勇这会都要崩溃了。

    还好,不一会的功夫,蓝钢到了。这位在松山跺跺脚,全省要颤三颤的大佬一出现,一屋子的打手纷纷鞠躬叫大哥。

    蓝钢别看六十多岁了,但身体十分硬朗,整个人龙精虎猛的,他没理会别人,而是跑到苏浩然面前,深深的鞠躬道:“苏先生,老蓝来晚了。是不是这群畜生惹您生气了?如果是的话,我把他们手脚都跺了喂狗。”

    扑通,这下所有打手都吓瘫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这么倒霉呢。

    与此同时,所有人看向苏浩然的目光变得更敬畏了,这猛人到底什么来头啊?居然让蓝老大都这么恭敬!

    诗诗更是眼前闪着小星星,越看苏浩然就越猛花痴。

    “不关他们的事,当小弟的都听大哥的吩咐,罚也罚不到他们。”苏浩然这句话,让一群打手为之感动,大人物说话就是有道理。

    蓝钢这会脑门见汗了,谁是大哥,他是黑道上所有人的大哥啊。

    苏浩然继续说道:“老蓝,你在旁边坐着就行,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我走之后你自己了解,我现在得跟佟大少算算账。”

    说完这句话,苏浩然把佟远征脖子上的两根银针拨下来了。

    嗷……

    佟远征这下能发出声音了,而且一张嘴就是杀猪般的惨叫。这也可以理解,四肢都被苏浩然给拧麻花了,他能不疼吗?

    “真烦人。”苏浩然又在他的身上插了两根针。

    嘎!佟远征立刻感觉不那么疼了,不过看向苏浩然的目光变得要多恐惧就有多恐惧。

    “佟远征,你让一个小孩给我递纸条,还收了我一百万,这钱……”

    佟远征差点气吐血,“大哥,我让小孩管你要一百块啊,不是一百万……”

    “佟小子,你敢说不是?”一旁的蓝钢一瞪眼睛,吓得佟远征差点晕过去。

    “是,是有这么回事,这钱我还。”佟远征瞬间就改口了。

    一旁的蓝勇嘴角直抽,心里暗骂,该!你个大傻13得罪这么狠的人,老子都被你连累了。

    诗诗又抱住苏浩然的胳膊,嗲嗲的道:“姐夫,你这是敲竹杠啊,还有呢?”

    “还有我的打车钱,我从唐家别墅打车到医馆,又从医馆打车到这,车费花了二百万。”苏浩然道。

    噗!

    这回佟大少真吐血了,你丫的太狠了吧,就算你在世界上最大的城市打出租车,也不可能两段路花二百万啊!

    可是这钱他得认,因为蓝钢又盯上他了。

    “好,这钱我赔。”佟大少道。

    “姐夫,还有吗?”

    “有!”

    佟大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