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夜莺酒吧

目录:透视高手| 作者:覆手| 类别:都市言情

    宋神医在挂花平台上发布任务的事情,苏浩然不可能立刻知道。

    跟宋神医通过电话后,他的目光又看向那个跪在地上的杀手。此时杀手的脸上满是惊恐,哆哆嗦嗦的说道:“放过我吧,求你了。”然后咚咚的用头杵地。

    此时唐心怡,乔伊丽,无妄叔和一群保镖保姆也出来了,看到别墅大院内的一地死人,唐心怡和保姆们吓得花容失色,甚至背过身去呕吐了出来,就连乔伊丽脸色都相当难看。

    无妄叔招呼保镖们走吧处理尸体,然后走到苏浩然身后,道:“浩然,这个活口怎么处理?”

    苏浩然冷酷的吐出一个字:“杀!”

    “浩然,你杀了这么多人了,他……”唐心怡突然喊了一声,任性大小姐虽然智商很高,可面对这种情况,情商却有点变低了。

    苏浩然扭头看向她,十分严肃的说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如果今天我不杀了他们,如果今天没有我在,你们会怎么样?”

    这句话一出,别墅大院里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苏浩然盯着唐心怡,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是你的男人,杀人放火的事我干,因为我要保护我自己的娘们,也就是你,你懂?”

    “我……懂了。”唐心怡再次被称做娘们,可是心里却没有那么反感了,而且在这一刻,他的心更加依赖起苏浩然了。

    最后苏浩然大声对所有人说道:“唐家别墅里的人都听好了,有我苏浩然在,你们不会受到别人的威胁,对待亲人,我们必须互相关爱,可是对待敌人就必须以牙还牙。”

    苏浩然的话音结束,一根银针也刺入到最后那个杀手的眉心。

    经过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别墅里所有的下人都对苏浩然的态度发生了些许转变,是一种由衷的崇拜,尤其是几个保镖,看苏浩然简直就像看偶像一样。

    当晚,钱无妄向别墅大院里的保姆和保镖下了封口令。尽管是杀手杀上门来,可一晚上死了三十多人,一旦警方知道,也不是容易解决的事。

    这些人本身就是唐家的心腹,加上又收了一笔钱,所以此事就彻底的烂到了肚子里。

    乔伊丽这小猛妞也赖在这不走了,以拜苏浩然为师的名义,厚着脸皮住了下来。

    这小猛妞有早起晨练的习惯,可早上绕着别墅跑了圈步,却把腰扭伤了,苦着脸刚回来,就看到苏浩然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

    “咦!姐夫师父,你不和心怡姐睡一起?”乔伊丽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双手扶着腰,挺着高耸的胸脯,俏脸上洋溢着八卦气息,一颤一颤的走到苏浩然的身边。

    擦!这小妞这个小模样,说是青春活泼好像不太恰当,怎么像极致诱惑呢,这大胸连走路都这么颤!

    苏浩然的目光在乔伊丽胸脯和大腿上流连了一翻,道:“那什么,你心怡姐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所以没睡一起。对了,你干么这么走路,哪不舒服啊?”

    苏浩然可没说自己的任性老婆不让他上床,这种事不足以对他人道。

    乔伊丽摆出一副痛苦的表情,道:“师父,人家跑步把腰扭了,都疼死人家了。”

    “是吗,你去客厅趴到沙发上,我给你看看。”苏浩然抬手扶住乔伊丽的一条胳膊,往客厅走。

    小猛妞眼珠转了转,有点小羞涩的说:“姐夫师父,你不是要占伊丽便宜吧?你这样,算不算潜规则呢?虽然小姨子我不介意,可是心怡姐知道了怎么办?”

    啪!

    苏浩然气得抬手在她的小翘臀上拍了一巴掌,这巴掌拍得叫一个脆,打得肉浪翻滚,疼得乔伊丽哎呦了一声。

    “我告诉你,别挑逗姐夫,你想利用我气心怡的小心思最好收起来。”苏浩然郑重的警告道。

    “哦!”乔伊丽应了一声,可能感觉是被看穿了小把戏,显得挺难为情的。

    等乔伊丽趴到沙发上后,苏浩然轻轻在她的小蛮腰上摸了摸,因为刚才跑步加上扭伤腰,乔伊丽的身上微微出了点汗,苏浩然摸着感觉有点湿湿的。

    他曲指按了一下,乔伊丽立刻疼得尖叫了一声,“啊!师父,你轻点,疼。”

    苏浩然道:“轻点可不行,你腰椎关节错位了,而且好像还有旧伤,我给你好好按一按,复位后就好了,忍着点。”

    “嗯,啊……哦……”乔伊丽答应得很爽快,可紧接着就变成了痛苦的呻吟。

    只是这声调,显得有点那啥啊!

    苏浩然这会真没歪歪的心思,他一边给乔伊丽按摩,一边利用透视观察她的腰椎。

    “伊丽,遇上我真是你的幸运,你的腰椎小时候就受过伤,第三节和第四节间有增生,如果不根治的话,以后肯定要出大问题。”苏浩然说道。

    “哦,好……姐夫,我听你的,师父……啊!你能轻点吗?”乔伊丽颤抖的音调里透着一丝别样的感觉。

    苏浩然本着治病的心思,当然不会轻点按了。

    于是乔伊丽近乎于呻吟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而且苏浩然每按一下,她就会尽力把腰线下凹,使得本来就挺翘的臀部挺得更高,还不由自主的扭来扭去。

    “你别乱动,怎么这么不会配合!”苏浩然有点生气了,干脆骑坐在乔伊丽的大腿上,固定住她来按。

    这时正好有保姆经过客厅,看样子是要去厨房作饭。

    结果被乔伊丽的声音吸引,探着脖子一看,随即立马双手捂嘴,眼睛瞪得像金鱼一样。

    这个保姆还是昨晚说苏浩然真爷们的年轻小保姆,从她的角度看,苏浩然简直就是骑在乔伊丽的屁股后面,双后按着她的腰,一下一下的冲刺。

    “天哪,新姑爷居然跟乔大小姐在客厅,这该怎么办?这事可不能让大小姐知道啊。”小保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居然本能的要维护苏浩然瞒过唐心怡。

    这时又有个上了年纪保姆经过这,乔伊丽因为被苏浩然固定住,这下叫得声更大了。

    “咦!什么声音?”年经保姆也探着脖子向客厅看。

    随即……唔!幸好年轻小保姆把老保姆的嘴给捂上了,要不然非叫出声不可。

    随后又有保姆陆续被声音吸引了过来,没办法,乔伊丽的叫声太大了。小保姆更是手疾的一个个捂嘴,这才没有发出声音。

    最后小保姆把伙伴们都拉走了,心里还在暗想,“还好,没打扰到新姑爷,听说做这种事被打扰了,很可能以后会不举呢。”

    苏浩然足足给乔伊丽按了半个小时,乔伊丽终于不大声叫喊了,因为现在她的腰彻底不疼了,甚至还很舒服。

    而且她清晰的感觉到苏浩然那双大手,很温热,不但完整的覆盖在她的腰上,甚至按摩时还总能腰背间蹭出一丝异样的温流,这让她全身感觉软软的,心底更是生出一丝异样。

    “好了。”苏浩然终于按完了,起身后得意的说道:“起来走两步,别控制,看看效果怎么样?”

    乔伊丽此时满脸陀红,像是刚刚在某方面得到了巨大的满足一样,她懒洋洋的站起来,轻轻扭了扭腰枝,“咦,好舒服啊,师父你真神奇,你……再给人家按按好不好吗?”

    “不好,姐夫我是神医诶,免费给你按按摩你该知足了。”苏浩然转身搓了搓双手,其实按到最后,他已经有点要把持不住了,二当家都差点雄起,谁让这小猛妞叫得那么大声,小屁屁翘得那么厉害呢。

    “师父,以后人家再腰疼你在给人家按好不好?”乔伊丽跑到苏浩然的身前,拉着他的手撒娇。

    “好吧,你的腰上有旧伤,气血不通,以后有时间我再给你弄弄。”苏浩然道。

    这时就连苏浩然都没注意到,无妄叔和唐心怡正在楼梯上站着呢。唐大小姐刚才俏脸都像罩了一层冰一样,要不是无妄叔拦着,她早冲下来了。

    苏浩然给乔伊丽按摩了半个小时,就算小保姆帮他打掩护也瞒不住唐大小姐啊。

    无妄叔道:“心怡啊,这回看明白了吧,你是误会浩然了。”

    唐心怡冷着脸,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误会,可是刚才他们那个样子,哼!”

    无妄叔苦笑道:“你们唐家和乔家是世交,我真弄不明白,你怎么跟伊丽就水火不容呢?”

    “谁让她小时候总抢我的玩具,就因为她比我小两岁,爸爸还总偏向她。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好像又要和我抢老公呢!”唐心怡嘟起小嘴,露出一副吃醋小女人的模样。

    无妄叔道:“你不是一直很排斥浩然吗,怎么还怕别人跟你抢?”

    “哎呀!无妄叔,你也取笑人家。”唐心怡气得直跺脚。

    无妄叔微笑道:“傻丫头,找机会跟浩然好好亲近亲近吧,你俩才是夫妻。对了,东亚物流城那边也不能再拖了,你看看哪天我们过去看看。”

    “物流城那边,我本打算浩然的医馆开业后再说的,我问下诗诗,看医馆弄好没。”唐心怡一想到诗诗,一双大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狡黠的亮光。

    呵呵!乔伊丽这么讨厌,我可以叫诗诗来助阵,那丫头古灵精怪着呢。唐心怡自己都没注意到,她已经自自然然的以“浩然”这么亲切的方式称呼起了自己一直排斥的小老公了。

    无妄叔见唐心怡去电话了,赶紧下楼招呼保姆们开饭,这边饭菜刚准备上,唐心怡就匆匆忙忙的跑了下来。

    大家都看出是出事了,唐心怡手里握着手机,美艳的俏脸都显得有些苍白。

    “出什么事了?”苏浩然和无妄叔一起问道。

    唐心怡做了个深呼吸,道:“诗诗出事了,刚才我正跟她通话,可没说几句她就在那边大声呼救,可是她就叫了一声电话就断了。”

    哗!

    苏浩然和无妄叔同时推开碗筷站了起来,这可是件大事。

    “你们刚才通话的时候,诗诗在哪?”苏浩然问道。

    “在医馆,就是原来的保和堂。”唐心怡道。

    苏浩然立刻往外走,同时头也不回的说道:“无妄叔,一会你送心怡上班吧,我去救人。还有,这事你们别参与,谁也不准跟着。”

    “你一个人行吗?”唐心怡急切的问道,可苏浩然没有回答,已经大步走出门了。

    无妄叔把唐心怡拉到餐桌前,道:“放心,浩然出手肯定没问题的。”

    “啊?对,他不是一般人,肯定能把诗诗救出来的。”在潜移默化中,唐心怡对苏浩然越来越相信了,这让她的心不知不觉间开始对苏浩然产生了依赖。

    原来的保和堂医馆牌子,现在已经换成了浩然堂。苏浩然赶到时,里面正有工人在装修,工人们不认识苏浩然,所以也没人跟他打招呼。

    苏浩然找了一个看样子是工头的人,问他见没见到诗诗。

    工头为人精明,看出苏浩然是诗诗的朋友,立刻陪笑着说:“你找董大小姐啊,刚才有人给她打电话,他一边通话一边出去了,一直没回来。”

    苏浩然抬手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虎牙,立刻又跑了出来,可门外一点异样都没有。看来诗诗呼救都没有惊动到医馆里装修的工人,这说明绑架她的人下手很快,很专业啊。

    面对这种情况,就算是有透视的能力也没办法。正当苏浩然感觉很棘手的时候,一个小孩突然跑了过来,仰起小脸问道:“大哥哥,你是叫苏浩然吗?”

    “是啊,小朋友,有什么事?”苏浩然蹲下来,摸了摸小孩的头顶。

    小孩抬手递给苏浩然一张纸条,“有个叔叔让我把这个给你,还说你拿到纸条,就会给我一百块钱。”

    “小家伙真乖。”苏浩然用一百块钱换到了纸条,小孩高高兴兴的跑开了。

    纸条上只有两句话——苏浩然,听说你很厉害。想救董诗语,就来夜莺酒吧。

    “夜莺酒吧!”苏浩然重复了一下这四个字,嘴角挑起了抹冷酷的笑容,“有意思,居然知道肯定是我来救人,不过哥这一百块钱可不是白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