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不巧

目录:寒门崛起| 作者:朱郎才尽| 类别:历史军事

    朱平安回到家后,把祖父的意思提了一下,没想到母亲陈氏第一个表示赞同,而且是非常赞同。[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母亲这边同意,朱父自然没有意见。

    大哥朱平川也是举双手赞成的,自从弟弟考上秀才的消息传到娟儿家后,未来老丈人看自己都顺眼了好多倍,以往总是盯着自己,生怕自己跟娟儿单独相处,弟弟考上秀才后,自己跟娟儿待在一起,老丈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晚饭异常丰盛,母亲陈氏唯恐饿到朱平安似的,将什么好吃的都往朱平安碗里夹。只要自己吃的稍微慢一点,母亲陈氏都会问一句,彘儿怎么不吃啊,是不是娘做的不好吃啊。母亲陈氏都这样说了,朱平安只能甩开腮帮子一通吃。一直吃的母亲陈氏满意的眯起了眼。

    这样的后果便是,朱平安晚上睡觉时只能才有仰面平躺的姿势,其他姿势都hold不住满肚子的母爱。

    晚上朱平安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晚风将泥土的芳香送进窗扉,是收获的味道。外面的蛤蟆又开始哇哇叫了起来,朱平安平躺在床上,嗅着泥土的芳香,在一阵蛙鸣中,渐渐打起了瞌睡,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乡村的早上与众不同。

    毛光油亮的大公鸡飞上树枝,一声响过一声的打鸣声报告黎明的到来,在此起彼伏一遍遍地鸡叫声中,乡村慢慢地睁开了惺忪的眼睛。几声狗吠,打破了村庄的宁静。

    吱

    朱家的正房打开了房门,母亲陈氏从房间里端着洗脸盆走了出来,一开门,陈氏便看到了坐在院里井边练字的朱平安。

    “怎么都考上秀才了,咋还起这么早。才回家,也不好好歇歇。”母亲陈氏看着临石蘸着井水练字的朱平安,还不知道自己这二儿子是啥时候起来的呢,不由心疼起来。

    “我都习惯了娘。”朱平安抬起头,憨笑道。

    “啥习惯不都是养成的啊。明天可不许再起这么早了。”陈氏心疼不已,想让自己这小儿子能多睡一会,别人家的孩子都是怎么叫都叫不起来,自己这小儿子倒好。一次都没让自己叫起床过,每次还都起的比自己都早。

    “嗯,好的娘。”朱平安点头答应。

    “你就糊弄娘吧,每次都答应的好好的,可是每次你都起得早早的。”陈氏嗔怪。

    “老二这是勤奋。”

    朱父也起床了。从房间里提着夜香走了出来,听到陈氏的嗔怪,不由撇了撇嘴。

    慈母多败儿,自己二小这么勤奋,多好的事啊。

    朱父想的很简单,男儿就应该多勤奋多流汗,惯着宠着可没什么出息。

    “再勤奋也没身体重要啊。”陈氏闻言瞪了朱父一眼。

    朱父被陈氏一瞪,便不敢再吱声了,只是用眼神表示对朱平安的支持。

    陆陆续续整个下河村都起床了,炊烟袅袅升起。下地的下地,串门聊天的串门,一天的生活又开始了。

    在朱平安一家正在吃早饭的时候,祖父登门了,过来和朱父商量摆流水宴的事情,很是积极,最终时间定在了三天后。在大明,或许在现在的农村都还这样,考上好大学,整个村子也会热闹庆祝一番。更何况。祖父这么积极,母亲陈氏这么支持,朱平安也就由着长辈安排了。

    吃过早饭后,朱平安斜挎着书包出了家门。往上河村走去。自己考上秀才要感谢恩师的教诲,所以,家里摆流水宴的事情要告诉恩师,邀请恩师前往。另外,上河村李大财主家,自己也要好好感谢。也多亏了李大财主家的藏书,才让自己在科举中有充足的知识储备,而且上次那道黄花题也多亏了那个腹黑少女,尽管她也是无心插柳柳成阴。

    走到上河村,朱平安先去了恩师家,恩师家往常都是夜不闭户的,今天却关上了门,有些奇怪。推了推,也推不动,低头便看见一张纸张,这纸原先定是贴在门上的,只是风吹日晒,落到了地上。朱平安捡起来,上面写了四个字,外出访友。这纸张很有可能是专门给自己留的吧。看来师母也一并去了,不然不可能一个人也没有,没想到恩师还挺浪漫的。

    既然恩师不在,那便去李家吧,顺便再借一本书来看看。

    李家和恩师家相距不远,高宅大院,院子似乎刚粉刷过一遍,看上去怪新的。

    朱平安涉足而上,敲响了两个石狮子中间的大门。

    咚咚咚

    敲了两遍后,便又听到了李大叔那熟悉的不耐烦的声音。

    很快,大门便打开了个小门,李大叔一脸不耐烦的从中探出脑袋来。

    “哎呦,竟然是小朱老爷来了,快进快进,不,不,等我将大门打开,小朱老爷怎么能走小门呢。”门房李大叔这会殷勤的跟狗腿子似的,那还有什么不耐烦啊,一脸的都是热情。

    “李大叔可别这样叫我,会折寿的,我就从小门进就好了。”朱平安苦笑不已。

    “怎么会,小朱老爷可是有星宿护佑的人,长命百岁的。从小门走怎么行啊,小朱老爷可是秀才老爷,哪能走小门的。”门房大叔摇头,然后麻溜的将大门打开了,请朱平安进来。

    门房李大叔真是见风使舵啊,只是这热情的都让朱平安有些哭笑不得了。

    “李大叔,您还是别叫我小朱老爷了。”朱平安进了大门,回头一本正经的给门房李大叔商量道,“我听着怪怪的,就按你往常叫的都行。

    “小朱老爷习惯了就好,秀才那都是叫老爷的。”门房李大叔一点都没有往日怠慢的态度,态度别提有多好了。

    呃,朱平安有些无语,看门房李大叔这副架势,自己短期是不能让他改口了。

    “李老爷在家吗,往日承蒙李老爷慷慨关照,允我借书,平安才得意侥幸过了院试,平安感激不尽。三日后,家里要开流水宴,希望能邀请李老爷赏脸。”

    朱平安顿了顿,便将目的讲了出来。

    门房李大叔微微摇了摇头,“我家老爷在外面还没回呢。”

    那便算了吧。

    朱平安谢过门房李大叔,便轻车熟路的往书房走去,准备借书去了。未完待续。

    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的月票,下一章更新大约在明日下午三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