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数月游子又归家

目录:寒门崛起| 作者:朱郎才尽| 类别:历史军事

    两日后,秦淮河畔张灯结彩,人声鼎沸,比之院试时还要热闹数倍不止。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浆声灯影柳腰拧,秦淮河畔一年一度的选花魁盛会也就离开了帷幕,文人墨客富商大贾争先恐后,比台上的姐儿还要积极......

    在这片热闹喧嚣中,一辆马车静静的路过,窗帘被撩起来一角,视线却没有落在对岸的盛会,而是落在了秦淮河上。

    这时,秦淮河也入了秋,阳光洒在水面上悠悠的淌着。城墙巍巍河水潇潇枝叶落,飘飘长风万里雁南飞。红叶飘落河边,荡漾着漩涡飘向远方,如同黄碟在河水中沐浴。

    应天的秋天,满是诗意,煞是好看。

    朱平安放下撩开的窗帘,微微勾起唇角,只是再美也比不过下河村啊。

    秦淮河畔选花魁,平安已成马车回。

    辗转几日在路上的朱平安自然不知道秦淮河畔的盛况,不知道哪位哪位公子一首诗引得万人追捧一举成名,自然也不知道大伯朱守仁借用自己长亭送别及那首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木兰词出了多大的风头虽说后来被人指出,但也不影响大伯的风头)。

    当然也更不知道秦淮河畔选花魁时出了两匹黑马,从默默无名一举双双摘得探花娘的桂冠,一人唱着白狐一人伴着舞,那与众不同的唱法,那略带沙哑的忧郁的嗓音和对歌曲细腻的演绎,一举出了名,引得众人痴狂......

    能不能再为你跳一支舞?这一问真是问得人心酸,问得催人泪下,读来听来都令人肝肠寸断。狐妖和书生相爱一场,在临别时,白狐希望能给自己深爱的书生再跳一支舞,这是何等博大的胸怀...

    于是一时间,在场的书生痴了狂,其中最为积极的便有大伯等乡人。

    当绵延数天的盛会结束,大伯朱守仁等乡人兀自回味不已,为朱平安没见识到这般盛会而感到可惜时,朱平安已经踏上了靠山镇的土地。

    下河村朱平安家大院里,母亲陈氏正在忙碌着在院子里晾晒木耳、山菌等野味,一边忙一边哼着不成调的乡村小调。

    “娘。咋晒这么多啊,明天不是还要拿到镇上卖的吗?”朱平川进门后见母亲将自己昨天上山带回来的木耳山菌等野味都晾晒上了,不由疑惑地问道。

    “你弟弟爱吃呢。”母亲陈氏头也不抬。

    闻言朱平川苦了脸,“娘。你也管管儿子啊。”

    陈氏闻言没好气的呛了一句,“老娘倒是想管你,可是你也得给老娘机会啊,成天不着家,媳妇还没娶进门呢。”

    朱平川红了脸。讪笑,“娘,我记起来了,上次去山上还挖到一根野山参呢,彘弟看书费脑子,等彘弟回来给他补补身子。”

    “得了,你还是留着给你家娟儿吧。”

    陈氏翻着晾晒的山菌,对朱平川冷嘲热讽。

    “娟儿又用不着。”大哥朱平川小声说了一句。

    陈氏听到了朱平川的这一句嘟囔,立马变了脸,抓住朱平川就是一阵喷啊。“啥,大川你再给娘说一遍,你这句话是啥意思,娟儿用不着的才想着给你弟弟?”

    “不,不是娘,儿子不是这意思......”朱平川一着急都不知道说啥了,一开始采到野山参就想到彘弟了,自己刚才说的话完全没有别的意思啊。

    “不是!”陈氏可不管,“我看你就是这意思。”

    “娘......娘,儿子真不是。儿子一开始就想着彘弟了。”朱平川跟老爹一样,不善言辞,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不知道如何解释。

    “娘什么娘。还不快去把野山参找个木盒放起来,放坏了小心你的皮。”母亲陈氏瞪了朱平川一眼,没好气的说。

    “哎哎。”大哥朱平川听到母亲的话,知道娘已经消了气,于是屁颠屁颠的跑到屋里去放野山参去了。

    朱平川将野山参放好后,便出来帮着陈氏晾晒起山菌来。陈氏也乐的大儿子帮忙,自己去一边坐着喝水去了。

    陈氏倒了两碗水,自己端了一碗正要喝呢,就听门外传来了自己那头大黑牛脖子上的铃铛响。

    于是,陈氏坐不住了。

    “朱守义,今天正式赶集人多赚钱的时候,你咋回了?你知不知道这一趟能赚......”陈氏起身就往外走,声音中气十足,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心疼啊,这一趟得赚好几十大钱呢,朱守义这个败家汉子!

    陈氏走到门口,话突然中断了。

    “娘,咋了?”正在晾晒山菌的朱平川听着老娘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断了,还以为出了啥事了,急急忙忙跑出来看看。

    然后,就看见自己老娘一脸高兴的站在门口,高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再往外看,便看见朱平安一脸憨笑的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娘,哥,我回来了。”

    自己老爹一手拎着朱平安的行囊,一脸讨好的看着陈氏。

    朱守义一脸憨笑的看着陈氏,邀功似的将手里拎着的朱平安的行囊拿到身前,老明显了:上次我没给彘儿拿包,你打了一巴掌,这次总不会再打了吧。

    “回来好,回来好。”母亲陈氏看着朱平安的眼神,又是温柔又是骄傲。

    然后看向了一边拿着包朱守义,脸一下子又落下来了。

    啪

    母亲陈氏又是一巴掌落在了朱守义的那个大肩膀上,声音清脆的很,同时母亲陈氏那标志性的河东狮吼又响了起来:

    “朱守义,你咋当爹的啊。没见我儿子在外面刻苦学习都饿瘦了吗,从镇上来,你都不知道割块肉啊,我儿子大老远的来,你都不想着给我儿子做顿热乎饭啊!”

    我都拿包了啊,村头也可以买肉啊,还有我没瞅见二小那瘦啊,脸上都有肉了呢。

    不过这也是想想而已,朱父可不敢说,一脸委屈的看着陈氏。

    陈氏又瞪了一眼。

    “我这就去买。”

    朱父双手抱着行囊,哪还敢有委屈啊,陈氏一瞪眼,朱父便只会憨笑的讨好的看着陈氏了。

    “我去,我去。”大哥朱平川抢先一步往村口跑去,走了两步又站住,问朱平安,“彘弟,你还想吃点啥?”

    “就买点肉就可以了,只要是娘做的我都爱吃。”朱平安摇了摇头,趁机哄母亲高兴。

    “就会嘴甜。”陈氏嘴上这般说着,可是脸上的笑却是遮都遮不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