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51章 荒原?荒漠···

目录:血妖姬| 作者:妖卿卿| 类别:其他类型

    因为她突然反应过来,在这黑暗越来越浓的哀叹荒原中,弄出照明的她,完全就是一个吸引所有目光的大灯泡啊~!

    如果,哀叹荒原和熔岩谷一样有怪物的话···

    流墨墨啃着一把早已看不出原本模样,成了干货的可食叶子,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往前走去;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是,总不能直接在着一马平川的荒漠上睡觉吧···

    沙沙——

    然而,在流墨墨顶着的白昼卷轴状态的二十分钟时限即将结束的时候,一声细微的几乎被她的脚步声掩盖掉的沙沙声,却是让她警惕了起来;

    似乎就在周围~!

    沙沙——

    她没有停下脚步,只一边警惕的迅速打量周围,一边看了一眼已经进入倒计时的白昼卷轴状态,然后缓缓抽出了锋利匕首;

    沙沙——

    嗤——

    几乎是在状态消失的瞬间,流墨墨只猛然往后一跃,而已经失去照明瞬间失去了眼睛作用的时候,流墨墨只本能的闭上眼睛迅速后退,然后挥动匕首~!

    刷刷——

    匕首没有碰到任何东西,而流墨墨却是突然蹲下身去,把没有握着匕首的手掌轻轻放到了土粒上;

    沙沙——

    然后下一刻,她只刷的睁开眼睛,同时一个侧滚翻;然后她就听到一声不算很重的落地声,还有落地之后土粒扑腾的声音~!

    是一个体型不大的东西。

    流墨墨迅速有了判断,然后努力眨了眨眼睛,试图让眼睛适应黑暗,看到周围;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眼前依旧一片黑,这让她愈发不爽起这游戏中凡人的身体;

    特喵的,不管哪一点儿都这么不中用~!

    沙沙——

    然后下一瞬,她只迅速后退,然后凭借感觉握着匕首猛然扎向前面一步的地面;

    嚓拉——

    匕首直接扎进了土粒里,这让流墨墨愈发烦躁了起来,感觉明明对了,但是··

    砰——

    然而下一瞬,她只感觉到有个东西竟然突然砸到了她的背上,然后只觉后背一痛;让她只本能的用力把背撞向地面~!

    嗤——

    然后下一瞬,她就感觉到自己剧痛的后背和粗糙的地面之间的那个东西突然就没入了地里,让她只咬牙翻身爬了起来~!

    撕拉——

    然后下一瞬,她只撕开了一个白昼卷轴,照亮了周围;

    后背很痛,一直在流血,翻手能摸到后背伤口是一个小坑,刚刚那东西把她的肉咬下来了一块~!

    但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流墨墨戒备的盯着周围,不过却发现周围再没有动静,那沙沙声没有再出现;

    是因为照明的缘故么?

    流墨墨仰头看了看头顶的白光团,然后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先处理自己的伤势;

    本来食物就少,水几乎没有了,要是再弄个失血过多,那真得死出去了。

    流墨墨警惕的先拿出一个白昼卷轴插进靴子里,然后拿出止血粉试探着抖在自己的后背;

    虽然浪费了许多,不过血是止住了;然后她又拿出一片皱巴巴原本是食物,现在只能暂时当绷带的细长树叶,小心的覆到伤口上,另一端则系到胸口;暂时只能这样了。

    流墨墨把剩下的止血粉收了起来,然后犹豫的看向平静的地面;

    刚才那个东西是在照明没有了才袭击她的,在地里的怪物,体型小,用嘴咬人,伤口也不怎么大··会是什么?

    流墨墨想不出来,她的白昼卷轴没有多少,虽然一个可以用二十分钟,但是如果一整夜都这么干,也太浪费了;

    但是,黑暗中她的眼睛无法视物,别说杀怪了,被直接咬死还差不多~!

    而且万一除了那小体型的玩意儿还有其他的,那真死了··

    辣么,现在该怎么办?

    流墨墨在原地琢磨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头绪;其实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这哀叹荒原的不毛嘛~!

    要是有点儿树之类的,她也能用火把照明啊,要是没有树有花花草草,她也能用那些东西编点儿工具啊~!要知道跟着白光学用各种枝条树藤编织各种东西,她可是学了好些天呢;

    嗯,然后谁特么会知道荒原竟然会是荒漠~!除了碎的跟沙子似的土粒,再没有任何别的东西~!真特喵的··

    流墨墨一肚子牢骚不爽的往前走去,虽然二十分钟按照她的速度其实并不能走出多远,但也总比坐以待毙的好;

    不过,看在状态栏那一分一秒减少的状态时间,总是让人烦躁~!

    沙沙——

    咦?

    然而下一刻,除了她的脚步声外突兀的沙沙声,却是让她猛然一肃;

    这次照明没灭就来了么~!来的好~!

    沙沙——

    唔··然而,那声音再次响起,流墨墨却是察觉到了不对,因为那声音一模一样,距离也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不是怪物??

    流墨墨脚步一顿,然后直接转向声音发出的位置,握紧匕首警惕的快步走过去;

    沙沙——

    然后在她一直盯着的黑暗前方,光源边缘处随着她的走动,竟是突然多了一道突兀的身影~!

    欸~!!

    流墨墨一呆,然后快步往前跑去,然后就看到自己带着的光源迅速照亮了前方,照亮了她一直在寻找,最后以为没有的,树林~!

    没错,是树林~!

    流墨墨惊异不已的穿梭在这个范围并不是很大的小树林里,看在这些高矮粗细皆不同的树木,树下的柔嫩小草,娇艳花朵,树根阴暗潮湿处的各色蘑菇,还有,影影绰绰,在那些树上非常明显的大量鸟窝~!

    这里,不,这个小树林和外面的荒漠,是怎么回事啊~??

    流墨墨诧异不解,不过只是一会儿她就顾不上这个问题了,因为明亮的白光停留,让树上鸟窝里的鸟都睡不下去,只叽叽喳喳的叫着飞了出来~!

    哇···好肥的鸟,不管烤着吃还是煮着吃一定都很好吃吧···

    流墨墨流着口水看着头顶大树上呼啦啦飞出鸟窝,却因为外面黑暗而转头回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大多是白色和褐色的鸟,嗯,很大只,很肥;

    这种怪杀了应该能吃吧··

    嗯,没错,是怪,这些鸟不管模样是什么样,头上都无一例外顶着一个‘荒原鸟’的名字;

    不过,不管抓鸟还是杀鸟,现在好像都有点儿问题啊,树这么高,它们又能飞···因为她突然反应过来,在这黑暗越来越浓的哀叹荒原中,弄出照明的她,完全就是一个吸引所有目光的大灯泡啊~!

    如果,哀叹荒原和熔岩谷一样有怪物的话···

    流墨墨啃着一把早已看不出原本模样,成了干货的可食叶子,一边看着地图,一边往前走去;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是,总不能直接在着一马平川的荒漠上睡觉吧···

    沙沙——

    然而,在流墨墨顶着的白昼卷轴状态的二十分钟时限即将结束的时候,一声细微的几乎被她的脚步声掩盖掉的沙沙声,却是让她警惕了起来;

    似乎就在周围~!

    沙沙——

    她没有停下脚步,只一边警惕的迅速打量周围,一边看了一眼已经进入倒计时的白昼卷轴状态,然后缓缓抽出了锋利匕首;

    沙沙——

    嗤——

    几乎是在状态消失的瞬间,流墨墨只猛然往后一跃,而已经失去照明瞬间失去了眼睛作用的时候,流墨墨只本能的闭上眼睛迅速后退,然后挥动匕首~!

    刷刷——

    匕首没有碰到任何东西,而流墨墨却是突然蹲下身去,把没有握着匕首的手掌轻轻放到了土粒上;

    沙沙——

    然后下一刻,她只刷的睁开眼睛,同时一个侧滚翻;然后她就听到一声不算很重的落地声,还有落地之后土粒扑腾的声音~!

    是一个体型不大的东西。

    流墨墨迅速有了判断,然后努力眨了眨眼睛,试图让眼睛适应黑暗,看到周围;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眼前依旧一片黑,这让她愈发不爽起这游戏中凡人的身体;

    特喵的,不管哪一点儿都这么不中用~!

    沙沙——

    然后下一瞬,她只迅速后退,然后凭借感觉握着匕首猛然扎向前面一步的地面;

    嚓拉——

    匕首直接扎进了土粒里,这让流墨墨愈发烦躁了起来,感觉明明对了,但是··

    砰——

    然而下一瞬,她只感觉到有个东西竟然突然砸到了她的背上,然后只觉后背一痛;让她只本能的用力把背撞向地面~!

    嗤——

    然后下一瞬,她就感觉到自己剧痛的后背和粗糙的地面之间的那个东西突然就没入了地里,让她只咬牙翻身爬了起来~!

    撕拉——

    然后下一瞬,她只撕开了一个白昼卷轴,照亮了周围;

    后背很痛,一直在流血,翻手能摸到后背伤口是一个小坑,刚刚那东西把她的肉咬下来了一块~!

    但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流墨墨戒备的盯着周围,不过却发现周围再没有动静,那沙沙声没有再出现;

    是因为照明的缘故么?

    流墨墨仰头看了看头顶的白光团,然后犹豫一下,还是决定先处理自己的伤势;

    本来食物就少,水几乎没有了,要是再弄个失血过多,那真得死出去了。

    流墨墨警惕的先拿出一个白昼卷轴插进靴子里,然后拿出止血粉试探着抖在自己的后背;

    虽然浪费了许多,不过血是止住了;然后她又拿出一片皱巴巴原本是食物,现在只能暂时当绷带的细长树叶,小心的覆到伤口上,另一端则系到胸口;暂时只能这样了。

    流墨墨把剩下的止血粉收了起来,然后犹豫的看向平静的地面;

    刚才那个东西是在照明没有了才袭击她的,在地里的怪物,体型小,用嘴咬人,伤口也不怎么大··会是什么?

    流墨墨想不出来,她的白昼卷轴没有多少,虽然一个可以用二十分钟,但是如果一整夜都这么干,也太浪费了;

    但是,黑暗中她的眼睛无法视物,别说杀怪了,被直接咬死还差不多~!

    而且万一除了那小体型的玩意儿还有其他的,那真死了··

    辣么,现在该怎么办?

    流墨墨在原地琢磨了一会儿,并没有什么头绪;其实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这哀叹荒原的不毛嘛~!

    要是有点儿树之类的,她也能用火把照明啊,要是没有树有花花草草,她也能用那些东西编点儿工具啊~!要知道跟着白光学用各种枝条树藤编织各种东西,她可是学了好些天呢;

    嗯,然后谁特么会知道荒原竟然会是荒漠~!除了碎的跟沙子似的土粒,再没有任何别的东西~!真特喵的··

    流墨墨一肚子牢骚不爽的往前走去,虽然二十分钟按照她的速度其实并不能走出多远,但也总比坐以待毙的好;

    不过,看在状态栏那一分一秒减少的状态时间,总是让人烦躁~!

    沙沙——

    咦?

    然而下一刻,除了她的脚步声外突兀的沙沙声,却是让她猛然一肃;

    这次照明没灭就来了么~!来的好~!

    沙沙——

    唔··然而,那声音再次响起,流墨墨却是察觉到了不对,因为那声音一模一样,距离也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不是怪物??

    流墨墨脚步一顿,然后直接转向声音发出的位置,握紧匕首警惕的快步走过去;

    沙沙——

    然后在她一直盯着的黑暗前方,光源边缘处随着她的走动,竟是突然多了一道突兀的身影~!

    欸~!!

    流墨墨一呆,然后快步往前跑去,然后就看到自己带着的光源迅速照亮了前方,照亮了她一直在寻找,最后以为没有的,树林~!

    没错,是树林~!

    流墨墨惊异不已的穿梭在这个范围并不是很大的小树林里,看在这些高矮粗细皆不同的树木,树下的柔嫩小草,娇艳花朵,树根阴暗潮湿处的各色蘑菇,还有,影影绰绰,在那些树上非常明显的大量鸟窝~!

    这里,不,这个小树林和外面的荒漠,是怎么回事啊~??

    流墨墨诧异不解,不过只是一会儿她就顾不上这个问题了,因为明亮的白光停留,让树上鸟窝里的鸟都睡不下去,只叽叽喳喳的叫着飞了出来~!

    哇···好肥的鸟,不管烤着吃还是煮着吃一定都很好吃吧···

    流墨墨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