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25章 搬山填湖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江枫,你胆子很大,很多年,没有人胆敢这样和我说话了。”冷渊说道。

    “你我勉强算是同类人。”江枫说道。

    “这就是你的骄傲?”冷渊冷笑,默然说道:“可惜,只是你自以为是罢了,你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再长的路,终有尽头。”江枫说道。

    “这是提醒?还是威胁?”冷渊问道。

    “冷长老若认为是提醒,那么便是提醒;冷长老若认为是威胁,那么便是威胁。”江枫无比直白的说道。

    在这等存在你面前,耍弄任何心机手段,都是班门弄斧,二者勉强算是同类人,因此江枫更是清楚,如何与冷渊打交道。

    “很好,我当你是在威胁我。”冷渊语气一沉。

    不得不说,冷渊又是意外了,江枫的胆子,可是比之他想象中要大的多,在他眼中,宛如蝼蚁一般的存在,随意伸出一根手指,便能碾死的小家伙,竟是胆敢直言不讳的威胁于他,眼中,可有他的存在?

    “冷长老既然这样认为,我不会否认。”江枫沉声说道。

    诚如冷渊所言,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当走到那段路的尽头之时,冷渊又该如何自处?

    或许今日里一见,是不自量力?但在那将来再见之时,又该如何?

    江枫算得上有恃无恐,在确认自身不会死在巫家之后,即便是面对冷渊这样的至强者,也是无惧。

    何况就是,江枫无比清楚,自身超越冷渊,只是时间问题,若是冷渊看中自身的潜力,愿意卖自身一个面子,那是最好的结果,若冷渊认为他的面子不值一文,那么,这笔账将来再仔细来算便是。

    “江枫,你以为你很与众不同?”冷渊的眼底深处,阴霾闪烁,寒声说道,“我见过太多天才的崛起,也见过太多天才的陨落,那些崛起的天才,崛起方式各不相同,而陨落的天才,陨落的方式,则如出一辙,仅仅是因为,他们太愚蠢。”

    “愚蠢?是吗?”对于冷渊的说辞,江枫不置可否。

    江枫原本就不认为,今日里的行为有多么的聪明,只是,别无选择罢了,但凡另有选择,江枫都是必然,能够做的更好,更加无可挑剔。

    一旁,荀秀嗔目结舌,哪怕一早就有想过,江枫来拜见冷渊,不会是一件好事,但也是没有想到,直接就是,针尖对麦芒。

    这让荀秀倒吸一口冷气,同时思附着,将江枫带走的可能性有多大。

    因为,江枫的行为,赫然就是在找死,荀秀不得不提前为江枫考虑后路,此刻总算明白过来,昨日里江枫为何会问那样的一个问题,江枫分明也是,在谋划退路。

    “该死的家伙。”

    在想明白这一点之后,荀秀几乎吐血,哪会不知,是被江枫利用了,可是毫无办法,不可能眼睁睁的放任江枫死在巫家。

    “江枫,你被吹捧的太高,不知天高地厚的很,但我不会马上杀你,可以给你与司昙音一见的机会,记住,机会只有一次。”冷渊说道。

    “哦?”

    闻声之下,江枫心中微动。

    冷渊这句话,透露了两点信息,第一,司昙音的确是落在了冷渊的手中,且不出意外,就在这小岛之上,第二,司昙音在安全方面,没有太大的问题,至少可以确保,并未死去。

    得知这两点,江枫小小的松了口气,他强行试探,总算是有了回报。

    至于冷渊所谓的机会,江枫自然是要抓住的,无论如何,先与司昙音一见再说,至于如何将司昙音带走,那是之后的事情。

    “冷长老请说。”江枫示意道。

    “跟我来。”轻哼一声,冷渊说道,人影原地消失不见,江枫毫不迟疑,紧随其后,荀秀想了想,也是快速跟了过去。

    十几息过后,前方冷渊脚步停下,那里有着一片小湖,湖边有着一座矮山,山水相映,风景颇为不错。

    “一个时辰之内,搬起这座山,填满这片湖,我就给你机会,与司昙音一见。”冷渊面无表情的指示道。

    话音落下,冷渊再度原地消失,对于此间之事,不加理会,条件已经提出,江枫如何去做,他不会插手干涉。

    “搬山填湖?”

    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条件,江枫脸色微微古怪,但也知道,看似一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之事,必然蕴含玄机,毕竟,冷渊有意刁难他,不可能提一个莫名其妙的条件。

    “果真是个古怪的家伙啊。”身后,荀秀这样说道,也是听到了冷渊的话。

    然后,冷渊说道:“这片湖看似不大,却不知有多深,或许你搬完整座山,也未必能够填满这片湖,那样的话,是不是表示,没有完成条件?”

    “没这么简单。”江枫缓缓摇头。

    这片湖的水域面积和深浅,以及那座山土方的容量,江枫不认为是第一要考虑的要素,

    “试试就知道了。”荀秀不以为然的说道,进行尝试,瞬息过后,察觉到不对劲,因为,他一击之下,山体碎落的土方,远比他想象之中要少的多。

    尽管只是尝试,不曾倾力而为,但也是让荀秀大感惊讶,以这般速度进行计算的话,一个时辰之内,填满这片湖,即便忽略掉其余的因素,也是一件绝无可能做到的事情。

    “这座山很坚固,每一块石头之间,几乎严丝合缝。”荀秀这样说道。

    江枫点头,已然发现这一点,这座矮山,浑然一体,与其说是一座山,倒不如说,是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

    要想一举搬动这座山,以江枫目前的修为,都是绝无可能做到,除非,类似愚公移山,一点点的开凿。

    但那样的速度太慢太慢,一个时辰远远不够,就算再加上一个时辰,也是不够的。

    如此一来,看似是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却几乎无法抓住。

    “有没有想到办法?”一会之后,荀秀按捺不住的说道,很是好奇,江枫能否再创奇迹。

    “正在想。”江枫沉吟道。

    冷渊甫一提出这个要求,江枫就直觉不一般,在荀秀一番验证过后,更是得以确定此点。

    哪怕是施展出诸般手段,对于山体进行轰炸,但效率也注定不会太高,且,江枫不认为,冷渊的这一条件,会如此粗暴。

    “所以,另有玄机?可是如此?”江枫思索着。

    心念一动,江枫神识释放横扫,将这片湖和矮山尽数笼罩。

    “怎会如此?”一会过后,江枫怪异轻语道。

    当进一步查探之后,江枫赫然发觉,无论是湖还是山,都非同一般,具体而言,二者原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可是,偏偏出现在了这里。

    “这里本没有湖,更没有山。”江枫自语,若有所思。

    “我明白了。”旋即,江枫又是说道。

    实际上,这是两尊法器,这片湖是法器,山也是法器,不知什么时候,被冷渊随手放在了这里,形成一片湖,以及一座矮山。

    弄清楚此点之后,江枫为之释然,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则是变得很简单,只需要强行破开冷渊所留下的禁制,那么自然,算是完成了条件。

    而江枫破禁的手法,一贯粗暴,催动天印,立时就如摧枯拉朽一般,将那样的禁制给破开。

    眼前所见,即刻变化,湖与山都是消失,江枫大手一招,两件法器,激射入江枫的掌心。

    “冷长老,我可否算是过关?”无所迟疑,江枫凝声道。

    冷渊现身而来,凝视江枫一眼,说道:“你耽误的时间太多,如此浅显的玄机,竟是迟迟无法取舍,当真令人失望之极。”

    旁边荀秀老脸火辣不已,江枫好歹勘破了旋即,而他则是一无所知,要说江枫的表现令人失望,那么他岂不是要无地自容?

    荀秀顿感羞愧。

    “如此说来,算是过关了?”江枫不动声色的说道。

    “马马虎虎。”冷渊说道,随后,他甚为玩味的说道:“你口口声声说司昙音是你师姐,难道,只是拿她当成师姐?”

    江枫愣住,哪会想到,冷渊会说出这话。

    想了想,江枫说道:“同门之谊不敢忘!”

    “如此,我也就放心了。”冷渊说道。

    就在江枫疑惑,冷渊这话是何等含义之时,就是见到,那心心念念已久的女子,以着一种极为突兀的方式,进入视线,不是别人,正是司昙音。

    “这?”

    看到司昙音,江枫再度愣住,情况,与他所想,有极大的不同。

    凌乱的心神瞬间收敛,江枫盯着司昙音仔细打量,确定司昙音安全无虞之后,方才是再度松了一口气。

    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更多的疑惑,萦绕于江枫的心头,分明可见,司昙音的眉眼处,有着一抹,淡淡的哀愁。

    “我刚说过的话,司师姐都听到了,冷渊是故意引诱我说出那番话,可是冷渊为何要这样做?”江枫想着,满头雾水。

    “江师弟,好久不见。”就在江枫想着这些的时候,司昙音的声音传来。

    江枫点头,挤出一丝笑意道:“是啊,好久不见,司师姐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师父,我想和江师弟单独聊聊。”司昙音对冷渊说道。

    冷渊颔首,如老鹰抓小鸡一样,提着荀秀就是离去,江枫目瞪口呆,什么时候,司昙音什么时候,拜入了冷渊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