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32章 教化之功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很久之前,天真就是有离开剑道的打算,这也正是为何天真会积蓄力量,在有着绝对的把握之后,方才是去参加界山排名战。

    天真的目的,并非进入剑道第二段,也不是染指剑道第三段,而是欲要借助这样一个契机,冲出这一方囚土。

    这时听江枫的意思,似乎是有离开剑道的办法,天真如何可能不为之动心,显得迫切。

    “就如我们进入剑道第三段的方式一样,绝对的力量,挣破这一方的枷锁。”江枫缓缓说道。

    江枫与提剑傀儡打过数次交道,对方的每一次出现都极富深意,有着潜在的暗示,因为这时候江枫想来,进入剑道第三段的方式,绝对不止一种。

    可偏偏在提剑傀儡的提示下,选择了一种最为霸道的方式,在江枫看来,那无疑是在暗示。

    “说的好有道理。”天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大大的眼睛看着江枫,轻笑说道,“我真的很容易受骗的,你不要骗我好不好?”

    “可以试试。”江枫说道。

    本源剑之力的力量固然在阵眼的压制下被削弱,但结合剑道内部的规则,稍加蕴养,便是非同凡响。

    “当真?”眸光微微变幻,天真问道。

    江枫缓缓点头,此举倒是有点类似于以对方的矛,攻对方的盾,江枫虽说有着一定程度的把握,不过那样的把握,却也并非百分之百。

    自然,如果此举不行的话,江枫则是会动用其他的手段。不断去验证各种可能性,只不过在江枫的猜想之中,借助本源剑之力的力量,最具可行性罢了。

    “那就试试。”眸光再度变幻,变得坚定,天真毫不犹豫,就是赠送给江枫六十道本源剑之力。

    这时候天真多少有点后悔,不该告诉江枫具体数量的,太过大意了,谁能想到江枫会打着这方面的主意呢。

    在江枫知道具体数量的情况下,她就算是有意隐瞒,也是毫无办法,只能故作大方,于是天真很是郁闷,悔恨交加。

    “六十道?”

    面对天真如此大方的举动,江枫也是一阵错愕,没能想到,这个锱铢必较,有的时候,心眼甚至比针眼还要小的女人,竟是会有着如此大方的一面。

    江枫也是清楚,这是出于天真对他毫无保留信任的缘故,如若不然,换做其他人的话,天真根本没可能做到这般程度。

    “希望能够成功吧。”江枫自语,莫名有所压力。

    传闻剑道的尽头能够通往其他三处古地,但那尽头究竟是什么情况,则也仍旧一无所知。

    挣破枷锁,意味着真正意义上,走到了剑道的尽头,对于那未知,江枫却也是有着颇为强烈的期待。

    “先离开此地。”略一思附,江枫便是说道。

    留在混沌地再无必要,也是时候离开了,此地危机四伏,有着不可测的变故,江枫也是不想,在此地多呆。

    随后二者离去,分头行事。

    场域消失,生机焕发,天真饶有趣致的去施行那教化事宜,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天真充满了兴趣,一走出混沌地,便是立即着手去实施。

    而江枫则是选择一处僻静之地,专心悟剑。

    “剑道的本源力量,与我自身所修炼的剑之力有着诸多相通之处,能够互相借鉴,以及印证!”

    一处清寂之地,一道身影盘膝落座,默然自语,那人正是江枫。

    此地是一处不知名的山谷,此前由于那场域的规则限制之故,一支血脉一座城池,在这剑道第三段,有着太多不曾有人踏足之地。

    而今场域被毁,焕发新生,但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一支支血脉互通有无,亦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因此一来,江枫倒是不虞被人打扰。

    何况,都是普通人,即便被撞见,亦是无关紧要。

    剑之力可以称得上是剑修的一个颇为特别的标志,任何剑修都是有着机会修炼出剑之力,但能够成功修炼出剑之力的剑修,某方面而言,可谓是万里挑一。

    如此,这一标志,无疑极为耀眼和瞩目。

    江枫与元凌一战,有所感触,方才是得以顺利修炼出剑之力,如若不然,仅仅是凭借自身去摸索的话,以江枫的剑道造诣,江枫都是没有太大的把握,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便是修炼出剑之力。

    剑道本源的剑之力,是那最为原始也最为纯粹的力量,这样的力量,与剑修自身所修炼的剑之力固然有着颇多的相通之处,但也是有着莫大的区别。

    这其中最为显著的区别,便是剑修修炼剑之力,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做到那般纯粹,因为,那是最为极致的力量。

    江枫并没有那方面的奢望,他要做的就是借鉴以及印证,继而去完美自身所修炼的剑之力,就是已经足够。

    大道之花洒落莹莹神辉,在拥有参照物的情况下,这一过程,变得随意而自然,花费数天时间,江枫就是在不断参照和印证的过程之中,一举将之推进至完美。

    “这里的剑之力,号称本源!”江枫沉吟道。

    这意味着,江枫还能够借此,锤炼自身的本源剑气,这也是江枫的目的之一,同样,在大道之花神辉的笼罩下,江枫的本源剑气,极短时间变得更为精粹。

    大道之花妙用无穷,而江枫印证剑之力以及锤炼自身的本源剑气的同时,他的剑道造诣,宛如水到渠成一般,撕裂壁障,晋入圆满阶段。

    “互相印证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互相影响的过程!”江枫自语,面色平静,无悲无喜。

    一通百通,不外乎就是如此,江枫早有预感,因此很是平静。

    “接下来,就是蕴养那本源剑之力!”江枫轻声说道。

    由于本源剑之力异常狂暴,激涌澎拜之故,寻常修士若是想做这方面的尝试,与找死毫无区别。

    但江枫不同,直接以天印的力量进行镇压,而后,慢慢蕴养!

    时间在这一过程之中,悄然流逝,天真在剑道第三段施行教化,卓有成效,而江枫蕴养本源剑之力,亦是取得不错的进展。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江枫成功蕴养了十几道本源剑气,那样的威能,距离巅峰略有不及,但瞬杀一个合体期修士,绝然不再话下,亦是能够威胁到那大乘修士。

    “差不多是极限了。”江枫不无惋惜的说道。

    天印的镇压并非没有限制,但本源剑之力的力量在蕴养的过程之中不断复苏,天印的镇压,也就是相对应变得吃力。

    以江枫目前的掌控,也就是这十几道本源剑之力,一旦超出这一个数量的话,轻易就是会造成反噬。

    江枫却也不想过于激进,毕竟,在这般不算长的时间里,就是取得这样的成效,已然是颇为不俗。

    江枫前往与天真汇合,一个多月的时间,天真的变化宛如脱胎换骨,那个邪气凛然的邪剑君,仿佛是一方仁者,有着惊人而诡异的佛性气息流淌。

    “这是教化之功!”江枫若有所思。

    教化他人,亦是对自身的洗礼,伴随着天真教化的持续,在这一个过程之中,她就也是经受一场场的洗礼。

    在那一场场洗礼之中,点点滴滴汇聚累积,便是造成了这样的变化,只不过天真本人,并不自知。

    “教化他人,洗礼自身,不出所料的话,天真将会走上一个,她自身都无法预料的高度。”江枫暗自说道。

    天真在此地施行教化,虽然并不会停留太长的时间,但她的大德,将注定被永世铭记,一代代的传承延续,那样的教化之功,则将不断的反馈到天真的身上。

    经年累月,不断的反馈之下,天真必然蜕变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而此点,估计就算是天真本人,甫一开始,也是无论如何没有预料到。

    毕竟,在那一开始,天真更多是出于好玩的心理罢了,当然江枫也是知道,正是由于天真出于无心的缘故,反而才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反倒是,若是天真一开始就是富有目的,那么,却是很难,在那洗礼的过程之中,取得这样惊人的好处。

    对于江枫的到来天真很是高兴,她完全进入了自身的角色,拉着江枫一起,去施行教化之事。

    直到又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天真好像才是想起来,江枫出现的原因,后知后觉的问道,“你准备好了?”

    “你呢?”江枫轻笑道。

    “我啊……”眼珠子闪烁,天真有些迟疑,她原本无比迫切离开剑道,然而不知为何,心底深处,竟是有着一份无法割舍的情绪。

    这样的一份情绪由何而来,天真自身都是难以弄明白,迟疑了好一会,天真轻轻说道:“我好像……不对,我一直在等着你来找我呢,差点就被你给饶进去了,江枫,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了?”

    这是二者之间早先就做好的约定,一旦江枫那边准备好了,就前来汇合。

    江枫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有关教化之功,对天真的影响不仅仅是现在,而是贯穿于她往后的整个人生,江枫看的真切,倒是并不会拘泥于现状。

    天真浑噩懵懂,跟随着江枫离去,二者也就是再度进入那混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