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57章 术道双修(第二更)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那是入侵的世界之战,绝代天骄亦饮恨,意味末日来临,空留一曲曲的悲歌。

    望向那断裂的枪戟,江枫沉默良久,只感觉胸腔内部,有着一股复杂无比的情绪,往外喷涌而出。

    聂霄的脸色,也是有着较为少见的严峻。

    这一座能量塔,塔体内部所埋葬的不仅仅是尸骸,而是葬送着一段不为人所知的历史,入侵之战惨烈如斯,通过这些印记,如一幅图卷一样,徐徐在三人面前展开……

    “能量晶核!”

    视线越过断裂的枪戟,在那后方,一枚拳头大小的白色晶核,甚为瞩目,那是维持能量塔运转的能量晶核,也是这一座岛屿的本源能量。

    目光划过一丝晃动,聂霄一步往前,大手猛然一伸,便是朝着那能量晶核抓了过去。

    这是异宝,既然进入能量塔,焉有空有而归的道理,聂霄可不打算放过,便是要将之给收走。

    只是这时,异象突生,一道龙形虚影,虚空而现,伴随着一道龙吟之声,便是与聂霄一战。

    “滚开!”

    脸色微变,聂霄大拳打出,他毫不客气,霸道而凶猛的拳风往前方撕裂而去,一拳就是将那道龙形虚影,打的更为黯淡几分。

    可也是这时,江枫只感觉丹田内部,冲出了一道剑气,那是嗜血剑,瞬间冲出,就是往前方扑了过去。

    明显可见嗜血剑无比欢畅,发出剑吟清音,剑光如潮,如一道极光一样,吞噬向能量晶核。

    异变突生,哪怕是江枫都是有所错愕,因为,在这之前,嗜血剑并无异动,忽而暴起,对能量晶核,表现出异常浓烈的兴趣。

    “轰隆隆……”

    聂霄不断出拳,他无意浪费时间,拳意衍化,如同太极,似柔则刚,数拳过后,就是将那道龙形虚影,打到溃散,不复存在。

    这时聂霄才是注意到嗜血剑的情况,瞳孔骤然一凝,掌心之处红光烁然,那是一张符箓,被聂霄打出,燃烧如三昧真火。

    打出去的符箓化作一个火焰球,极尽灿烂,恐怖的高温将虚空都燃烧至湮灭,轰然席卷向嗜血剑。

    璀璨的剑芒爆发开来,嗜血剑自主而动,成十上百道剑气斩出,形成一道剑气壁障,强行阻隔。

    与此同时,那般吞噬的速度变得更快,数息之间,能量晶核就只剩下一半大小。

    “滚!”

    聂霄脸色铁青,单手掐诀,猛力催动,狂暴的火焰将那一道道剑气都燃烧了,只听咔嚓一声,尚且剩下一半的能量晶核,承受不住这样的温度,变得破碎。

    “疯子!”

    孔云奇眨了眨眼,聂霄的气势无俦强大,尤其是在含怒出手的情况下,压迫的他有些窒息。

    得不到的就要毁掉,聂霄分明就是这样做的,自知无望得到能量晶核,索性便是将之毁去,大家谁都别想占便宜。

    “吟!”

    剑道清音震荡而起,嗜血剑悬于虚空,好似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握住一样,一剑笔直往聂霄斩去,那分明是被激怒的症状。

    “器灵?是这样吗?”

    深深凝视江枫一眼,聂霄冷笑,可这又如何,竟敢虎口夺食,一律打到灰飞烟灭。

    “剑来!”

    江枫低喝,大手虚空一抓,如浮光掠影,嗜血剑激射入他的掌心之中。

    吞噬了一半的能量晶核,嗜血剑不至于发生一次蜕变,可是江枫与嗜血剑本为一体,却也是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其所释放而出的剑意,变得更为纯粹。

    那样的纯粹程度,饶是江枫,都是一阵惊讶,因为,不曾完全蜕变,不意味着蜕变未曾发生……

    这样的变化,和当初嗜血剑吞噬那先天庚金剑气,如出一辙。

    “过于可惜了。”江枫有所惋惜。

    若不是聂霄将另一半能量晶核打爆,嗜血剑吞噬完毕一整颗能量晶核的话,说不定能够借此,再度发生进化。

    这是人皇剑,堪称是皇道之兵,一旦吞噬完一颗能量晶核,不说一举跃迁,跻入那帝兵的序列,却也至少能够拥有半步帝道兵器的威能。

    想到这里,那般看向聂霄的眼神,不免有着几许锋锐之意在流淌。

    “聂兄,你是要与江某一战吗?”江枫寒声说道。

    嗜血剑固然不凡,但自主一战,面对聂霄这般强者,则终究是远远不及,江枫无论如何都没可能眼睁睁的见着聂霄将嗜血剑毁掉,即便因此与之一战,亦在所不惜。

    “江枫,你是在挑衅我,对吗?”望向江枫,聂霄冷冷说道。

    他对能量晶核,有势在必得之意,却是因为嗜血剑之故,导致一无所得,心中不满之意升腾而起,眼底深处,浓烈的杀意,缓缓浮现。

    “挑衅?”江枫笑了一笑,淡淡说道,“无主之物,自是人人都有争夺的机会,聂兄此言,未必过于霸道了。莫非你争得,偏生我就争不得?”

    话语就此一顿,江枫才是接着说道,“还是说,聂兄你自认,我会将那异宝,老老实实拱手让出。”

    呼吸就此微微一窒,聂霄倒是意外,江枫竟是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不难听出,江枫的不满之意。

    聂霄就也是笑了,一脸的残酷之意,他说道,“你我本有一战,我并不介意,将这一战的时间提前,但愿,你能够承受得住我的怒火。不然的话,你只能自求多福了!”

    “聂兄,江兄,且听我一言……”见状之下,孔云奇急急忙忙的说道。

    二强之争,必有损伤,在这未知的小世界内部,但凡出现损伤,很有可能便是会引发不可控的变故。

    “聒噪!”聂霄冷喝,直接一拳将孔云奇震退,他长身而立,面向江枫,阴冷说道,“你与天一宗的那一桩交易,原本我并不想承认,如此,却是让你多活了一段时间。”

    “聂兄高明!”江枫不置可否的说道。

    听聂霄这意思,赫然是在天一宗内部安插了眼线,而那眼线的存在,无疑在天一宗之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否则的话,侯崇敬与他之间的交易,聂霄又是如何有得知的可能性?

    聂霄的态度很明显,很早之前,就是对自身动了杀意,只不过自身的存在并不起眼,这才是没有出手来将麻烦解决掉。

    “我以为你是聪明人,可终究过于自以为是了。”聂霄表情阴沉,蓦然出手,刚猛无匹的拳风激射向四面八方,将能量塔都打穿了。

    能量塔本身就不凡,即便失去能量晶核的护持,仍旧难以摧毁,可聂霄明显不在此列,他强势之极,举手投足,尽显霸气。

    浩浩荡荡的拳风衍化,如山如岳,威压四极,瞳孔开阖,江枫有所明悟,却也算是得知,为何提及聂霄,那侯崇敬,都是有些许的忌惮之意。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此人生而不凡,威胁太大了。

    或许也正是这样的一份威胁,才是让侯崇敬,下定决心要将之给除掉,至于所谓的背叛以及隐情,不过只是借口而已。

    “嗡!”

    嗜血剑的战意显化,沛莫能当,关于器灵一事,江枫有过审视,但嗜血剑并未诞生器灵……不过尽管如此,嗜血剑在一次次的进化之后,仍旧是拥有了一定程度的智慧。

    感受着来自聂霄的威胁,嗜血剑的战意自主释放,竟是有着几分迫不及待要与之一战的意味。

    “这是进化之后的结果吗?”江枫若有所思。

    充其量只能算是一次不完整的进化,可是给嗜血剑所带来的裨益亦是无穷,嗜血剑战意释放,一来是为了护主,另一方面,则是其自身对聂霄的不满。

    随着嗜血剑战意释放,旋即江枫就是发觉,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住了他的右手。

    那样的一股力量,哪怕是江枫,都是有些始料未及。

    念头瞬息万转,一道剑芒斩出,挟裹着摧枯拉朽的无上威能,撕裂拳风,斩向聂霄。

    “好快的一剑!”江枫随之一怔。

    空间奥义的运用在这一剑的过程之中,被诠释的淋漓尽致,这样的出剑速度,比之江枫自身的出剑,都是要快上一筹。

    与此同时,江枫分明感知到,嗜血剑的战意,更加的浓烈了,那是对战斗的渴望!

    “剑本为杀戮,可嗜血剑的杀戮,则更近乎于一种本能……像是为了杀戮而锻造……这一柄剑,到底有着怎样的来历,又经历过什么?”江枫想着。

    聂霄出拳,如实质一样的拳风衍化,与此同时,一张黄色符箓飞出,瞬间符箓化开,黄蒙蒙的气息涌动,形成一面防护盾,横于聂霄身前。

    “轰!”

    剑气轰击在那防护盾上,不过撕裂一个微不足道的口子,那是至强防御,有着惊人的造化之效。

    “这聂霄,居然是符箓师!”联想起之前聂霄所祭用的那一张红色符箓,这一张黄色的符箓,是聂霄祭用的第二张。

    一为杀伐,一为防御!

    “术道双修!”江枫低语道。

    或者,称之为术道双绝,更为防护,江枫总算是明白过来,为何聂霄盘踞问道榜第九,迟迟不曾往上发起冲击,却是被称之为问道榜上,可怕程度足以排入前三的存在,仅次于那排名第一的符华以及排名第二的陈树之后……

    Ps:今天爆发,之后几天也爆发,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