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66章 大人有大量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藏龙城之内,江枫变得炙手可热,他的人气暴涨,隐隐有直追曹凤歌的趋势。

    这样的情况,倒是并不在江枫的预计之中,只是原本便是心知肚明,这一趟藏龙城之行,即便是想要低调,都是绝无可能,索性便是听之任之。

    至于有人登门前来拜访,江枫则是一律拒之于门外,他可没有心思和时间,耗费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等身上。

    “空间法器……空间法器!”

    略显昏暗的房间之内,江枫默然轻语,回想着在那白玉葫芦内部空间所见的种种。

    表面来看,那白玉葫芦只是一件算不上多么起眼的随身空间法器,然而内有玄机。

    空间法器常见,而时间法器不常有,堪称弥足珍贵,何况是关乎时间流速,那般珍贵程度,更是可想而知。

    哪怕是江枫,都是无可抑制的为之心动。

    “剑域,与空间有关……那么,时间呢?”江枫想着。

    此前,江枫修炼剑域,一向是将之当成是自身修炼空间奥义的一种衍生,或者延伸,却是今日里所见,让江枫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剑域一出,那般域界范围之内,空间恒固,但天地之间,时间与空间并存,永恒不变,如此一来,剑域实际上与时间,有着脱离不了的关系。

    只不过,江枫此前,并没有认知到这一点罢了。

    实际上,由天剑宗宗主所交给江枫的那一本关于剑域的手抄本,心得记载上,更多的是修炼剑域的种种可能性。

    因为,这是一个无比陌生的领域。一切都是处于一个必须要不断摸索和尝试的过程,意味着摸着石头过河,有着太多的地方,需要不断的去补充和完善。

    有关时间,手抄本上也是做过假设,但最后被推翻了,大概是认为,过于天方夜谭,不可能实现时间与空间二者之间的完美融合。

    因为,一旦掌控时间和空间,那意味着剑域出现,涉及到时空的奥义,更进一步的思索延展的话,那样的一个领域,当真是到了一种不可想象的程度。

    那是一个极之庞大的构架,几乎是要颠覆世界观,哪怕是江枫,当初第一次见到手抄本上的这一段假设的时候,也都是随意扫了一眼,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白玉葫芦的内部空间,分明就是空间与时间相融,即便那样的融合远远算不上完美,却也可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思路,或许沿着这个思路去修炼剑域的话,将是会有着意想不到的收获也不一定!

    潜龙阁的宴会时间是在明天下午,江枫没有提前过去的打算,趁着还有一点时间,江枫便是尝试,去用演绎的方式,论证自身心中所想。

    很多时候,人往往会陷入思维的惯性误区,就是想的太多,而做的太少,江枫认为,无论是否可行,至少是一次尝试,而尝试则需要去论证,论证意味着必须付出行动和心血。

    “嗡!”

    在江枫身前,一道剑气浮现而出,江枫以指代剑,进行演绎。

    时间流逝,区区数个时辰,眨眼即过,当江枫停止演绎的时候,时间已然是第二天的下午。

    “会否,是我遗漏了什么?”江枫轻语。

    剑域一出,融合空间和时间,但江枫在这数个时辰的尝试之中,这两方面,却是一无寸进。

    江枫自知这将会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或许将要终其一生的心血,才是能够将之完善,但一无所获,甚至连那般猜测的是对是错,都是无从证实。

    一声苦笑,江枫长身而起,情知自身终究是过于着急了,即便心知肚明,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也终归心存侥幸。

    空间奥义对于江枫而言,本身就是一个截然全新的领域,那怕在空间奥义房间有所成就,借此修炼剑域,江枫却也明白,距离触及空间奥义的真意,自身目前所涉及的,不过区区冰山一角罢了,不值一提!

    至于时间奥义,又是另外一个全新的领域,此前从未涉猎,就是想着一蹴而就,这无疑是毫无可能!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江枫就是不再耽误,他推门走出,往潜龙阁方向行去。

    早在很多天之前,曹凤歌将要在潜龙阁之内设宴之事,就是在藏龙城之内,传的沸沸扬扬,近乎人尽皆知。

    一方面是曹凤歌的身份背~景颇为特殊之故,宗师榜第一的强大存在,无论放眼何地,都是无比的璀璨耀眼,不可忽略。

    另一方面就是曹凤歌所设置的考验,让诸多跃跃欲试的修士铩羽而归,这一点引无数人热议,使得曹凤歌设宴之事,更显神秘。

    通过考验之人,即便是包括江枫在内,都是不曾超过两手之数,因为尝试接受考验之人的身份没有限制的缘故,是以,获取这一次宴会资格之人,便也是充满了未知的变数。

    直到昨日里,曹凤歌结束考验,江枫成为最后一个获取宴会资格之人,此事才是得以,尘埃落定。

    熟门熟路去到潜龙阁,曹凤歌早就是安排专人接待,在江枫现身之后,那侍从即刻就是引领着江枫往楼上行去。

    “嗯?”

    刚刚进入潜龙阁,江枫那般双眉,就是微微一皱,他略感讶然,抬起头往楼上看了一眼,然后那般双眉,就是皱的更紧了几分。

    “曹兄,我听说,昨天江枫通过了考验,此事是真还是假?”潜龙阁三楼,宽敞奢华的宴客厅之内,响起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说话的男子眉眼略有几分轻浮之色,好像不管对什么事情,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一般。

    “齐兄,的确有此事……江兄昨日里的表现,令曹某人为之叹为观止!”曹凤歌正色说道。

    “是吗?”闻声之下,齐飞白冷冷一笑,说道,“能够让曹兄你看得上眼的人物,想来一定是不简单的很,难怪,能够让我等,在这里等他一人!”

    “齐兄息怒,说不定江兄是有什么事情正好耽误了,想必很快就会到来!”曹凤歌连忙说道,安抚齐飞白的情绪。

    就在曹凤歌这般话音落下的刹那,刚好是有着脚步声响起,循声抬起眼眸看去,曹凤歌脸上露出一抹喜意,他大步走过去,热忱的说道,“江兄,你可总算是来了。”

    “你就是江枫?宗师榜之上,排名第二的那位?”却是江枫还没来得及说话,一道略显阴阳怪气的声音,就是于江枫的耳边响起。

    这道说话的声音江枫很是耳熟,先前上楼的时候,就是有听到,此人对自己有所不满,江枫顺势看去,就是见到,齐飞白正斜睨着自己,神态倨傲之极。

    “听说,你是天剑宗的弟子?这般来历委实惊人,难怪架子如此之大,丝毫不将我等放在眼里!”只听齐飞白又是说道,讥诮之意溢于言表。

    “抱歉,来晚了。”江枫说道。

    “道歉就有用吗?我等白白等了你大半个时辰,区区一句道歉,就是想要将我等打发?”齐飞白阴阳怪气的说道。

    至于其余之人,尽管都没说话,但那一道道落在江枫的视线之中,分明都是有着浓浓的不满之意。

    “炼虚修士!”

    江枫抬眼看去,在心中暗自说道。

    除了他和曹凤歌之外,这宴客厅之内,另有五人,而这五人,全部都是有着炼虚之境的修为。

    而且,他们全部都是剑修!

    “炼虚之境的剑修!”江枫在心中说道。

    这五人都是通过了曹凤歌所设置的考验,才是获取了参与宴会的资格,只是不知为何,江枫隐隐有着一种感觉,未免,过于巧合了点。

    “江枫,你自我罚酒五杯,当做是向我等赔罪,今日之事,我等就既往不咎!”齐飞白阴测测的说道。

    听其说话的口吻,若是江枫拒绝这般提议的话,那么,将可能分分钟便是翻脸不认人。

    “罚酒?”江枫脸色微微一变。

    他确实是来迟了,即便是有来迟的理由,终归是不对,是以,江枫并无犹豫,便是道歉,但这齐飞白竟是让他罚酒,咄咄逼人的很!

    剑修孤傲,宁折不屈,若是他接受罚酒的提议,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将脸凑过去任由着齐飞白打!

    是以,这般提议,无论如何江枫都是没有答应的可能。

    摇了摇头,江枫说道:“大家相见即是有缘,这样吧,我敬诸位一杯,就当是赔罪,如何?”

    说着话,江枫上前,拿过一杯酒,朝着五个方向,示意了一下。

    “不识好歹的东西,我给过你机会了,你太放肆!”齐飞白冷喝,拍桌而起,那般看向江枫的眼神,赫然是阴冷到了极致。

    “要么罚酒五杯,要么滚蛋……或者,我将你给丢出去!”齐飞白怒声说道,他气焰冲天,分明就是容不得江枫的存在!

    “曹兄,此事,你看如何处理?”江枫并没有理会齐飞白的嚣张态度,他转而看向曹凤歌问道。

    “齐兄,区区小事,不值一提,你大人有大量,何必与江兄一般计较呢?”苦笑着,曹凤歌说道。

    “以我来看,江兄也不用罚酒五杯,就罚酒一杯,权当是给我一个面子!”紧接着,曹凤歌又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