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2章 宗门追杀令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这种感觉,化神修士的气息?”江枫暗自说道。

    略一感受,江枫心中,就是凛然,内心深处,一种不算妙的预感在升腾。

    这般气息,江枫并不陌生,前一世,有与化神修士,打过交道,不过这一世,重返天元大陆,却是到目前为止,并未遭遇这等强大存在。

    即便是那最强的顾大师,亦不过是半步化神罢了,与真正意义上的化神修士,有着莫大差距,不可相提并论。

    不入元婴,终为蝼蚁。

    修士晋入元婴之境,这才是可以算是触及到了修仙的奥义。

    而化神修士,看似只是比元婴修士高出一个大境界,实际上,到这一步,才可称之为强者。

    修仙之路,每一个大境界的差距,除非那绝世至强天赋的修真者,否则的话,个中差距,宛如天堑。

    “长乐宗的那位老祖?”江枫默默说道,一个念头,自脑海深处,浮现而出。

    灵压如天幕,小半个落英城都是笼罩其中,虚空之中,似乎是有一双眼睛,在搜寻落英城内的一切。

    “当真是长乐宗那位老祖。”江枫轻声自语,因为,这般气息,分明就是与林震威一脉同源。

    “这是来找寻我的吗?”江枫沉声说道。

    许是有所感应,蓦然之间,江枫就是周身压力陡增,他被锁定了,虚空之下,威压一如天威,要让人跪地叩首!

    江枫抬头,傲然而立,他不为所动。

    这一道虚影,只是一道神念,跨越千山万水而来,固然让江枫略有震撼,却是还不足以让江枫为之忌惮。

    “是要震慑我,还是,抹杀?”一抹冷笑,自江枫的嘴角,浮现而出。

    下一秒,江枫祭剑横空,嗜血剑幻化十几丈剑光,江枫虚空踏足,掠身其上,瞬间催动,剑如流星飞出。

    “不管是震慑,还是抹杀,我江枫都要让你有来无回。”江枫冷冷说道。

    “轰!”

    剑光耀空,在那半空之中,以长虹贯日之势,朝着那一道虚影笔直斩落。江枫无所畏惧,更谈不上忌惮,他心中笃定,有大气势。

    剑气刹那爆开,虚空在震晃,落英城内的不少修士,看到这样的一幕,都是头皮发麻,两腿颤颤。

    “那是,江枫?”

    有人失声,认出了江枫,两眼都是为之瞪圆。

    那样的一剑,仿佛是连天空都是斩出了一个窟窿,赫然就是见到,一道肉眼近乎难寻的虚影在被撕裂。

    “小畜生,你是在找死!”

    继而,一道咆哮之声,响彻在落英城内的每一个角度。

    “不是我在找死,找死的是你。”江枫冷漠说道,他很不喜欢这种如芒在背之感,视之为挑衅。

    “轰!”

    江枫再是一剑,暴斩而落。

    终于,这一方天地,都是恢复清明,分明可以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在迅速消散,蕴含着愤怒、不甘,以及其他复杂的情绪。

    “若你真身前来,我江枫只有遁逃的份,但区区一道神念虚影,也想压制我江枫?痴人说梦!”江枫说道。

    以他目前的修为而言,尽管不过元婴初期,但神识强化,比之元婴后期的修士都是毫不逊色,更何况,他乃是剑修,走的是一条属于自己的剑道之路!

    两世为人,其经历何其之驳杂,江枫心如磐石,岂能轻易就动摇?

    他有大信念,无比清楚自己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有万夫不可挡之势,不客气的说,哪怕是长乐宗那位老祖真身降临,却也不可能震慑住江枫。

    旋即,江枫御剑离去,而整个落英城,却是因为江枫的这般举动,变得动荡不安。

    “那是,化神修士的一道神念,直接就是被江枫给抹杀了。”有人说道,倒吸一口冷气,有所联想,想起了林震威。

    当初,林震威被江枫一剑惊走,那是不知道让多少修士震骇莫名。

    哪怕,所有修士都心知肚明,剑道之路,就是一条战斗之路,为战斗而生,为战斗而死。

    但江枫以区区元婴初期的修为,一剑强势逼走元婴后期的林震威,仍旧是让人惊诧之极。

    而今,面对那化神修士的一道神念虚影,江枫的表现,更是让他们一个个震撼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挥剑即斩,毫不犹豫!

    “这是要逆天吗?当真要开启一条绝代剑修之路?”有人说道,隐约间感觉,江枫的的确确,是走上了一条绝代剑修之路。

    “那是长乐宗的老祖,为江枫而来,只怕是被彻底激怒了。”也是有人说道,为江枫感到担忧。

    长乐宗之内,一道青衣人影,盘膝静坐,在其身旁,有着另一人,正是那林震威。

    忽然之间,青衣人影双眸睁开,眼底深处,一道血色的色泽,浮现而出,戾气森然。

    “老祖,可有寻到江枫?”见青衣人影睁眼,林震威迫不及待的问道。

    青衣人影没有回答林震威的问题,直接就是说道:“发我长乐宗的追杀令!”

    “这?”

    闻声之下,林震威脸色骤变。

    长乐宗的追杀令,也就是四星宗门追杀令,那意味着化神强者之怒,号令一出,四方响应。

    当然,为此一来,代价就是,长乐宗必须要无条件满足对方一个条件。

    这样的代价,看似不大,但林震威很是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老祖,是不是动静太大了?”林震威问道。

    “他,该死!”青衣人影朗声说道,双眸再次阖上,无意多说。

    “宗门追杀令,江枫,你便是死了,也将三生有幸!”林震威离去,第一时间,发出了长乐宗的宗门追杀令,寒声说道。

    为了一区区元婴初期的修士,长乐宗竟是要不惜代价,发出宗门追杀令,林震威不是很清楚老祖的想法,但在他看来,这就是牛刀杀鸡,所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因为,那般无条件的满足对方一个条件,有着太多的选择,一个不好,将动摇长乐宗的根基。

    “竟是发出宗门追杀令,老祖为何会如此,是否,发生了不为我所知之事?”心思闪动,林震威想着。

    长乐宗与江枫之间结怨,是由林小山引起,但如果不是发生了别的事情的话,不足以让老祖动用这般手段!

    越想,林震威就越是觉得有可能,否则,实在是很难解释,老祖的用意是什么。

    一会之后,林震威就是收到了一则消息,落英城内,江枫祭剑横斩,斩碎了老祖的一道神念。

    “原来是这样?”林震威脸色铁青。

    老祖一道神念虚影降临落英城,是为震慑江枫,也有顺势抹杀之意,结果,被江枫反杀了,也是难怪,老祖会如此的震怒。

    “江枫,你罪该万死!”一个声音,在林震威的心底深处咆哮。

    ……

    长乐宗的动静,江枫却是一无所知。

    归根结底,他孑然一身,并无消息渠道,对于各方动静,却是很难第一时间就知道。

    不过,长乐宗宗门追杀令一出,多方势力,都是沸腾了。

    “杀一个元婴初期的小家伙罢了,长乐宗那位竟是发出宗门追杀令,这是老糊涂吗?”有人戏谑说道。

    “宗门追杀令啊,上一次的经历,我记得,是百年之前了吧。”也是有人,轻轻叹息。

    此事事关重大,任何宗门,都是不会轻易做出此等决定。长乐宗此举,引发多方的议论。

    “江枫?是叫江枫对吧?”有人对此,表现出莫大的兴趣,那意味着无条件的一个条件,就算是想不心动,都是无法做到。

    “快,速速查探江枫的下落,我要第一个,斩他首级!”亦是有人说道,行动起来。

    长乐宗发出宗门追杀令,一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等到江枫,终于收到消息,已然是在两天之后了。

    这时候,江枫已然是距离落英城万里之外,让不少闻讯赶到落英城的强大修士,扑了个空。

    “为了要杀我,还真是不遗余力啊!”江枫冷笑。

    早知道长乐宗会有更进一步的举动,其反应会变得异常激烈,但是,发生这种情况,还是让江枫始料未及。

    有关宗门追杀令的内幕,江枫自然是知道的,正是因为知道,江枫才是感到惊讶,这几乎等同于,长乐宗要倾全宗门之力,与他死磕!

    “你等就不怕,长乐宗满门覆灭吗?”江枫说道。

    长乐宗要杀他,他又岂是待宰羔羊,只是,这样的麻烦,很快将入跗骨之蛆,怎样都是无法甩掉。

    除非,长乐宗收回追杀令,又或者,长乐宗满门覆灭,麻烦才是会消失。

    但是,宗门追杀令并不是想收回就能收回的,至少是要等到那百日之后,才是能够收回,是以却又是有着,百日追杀令之称。

    而据江枫的认知,能够逃过这宗门追杀令之人,是少之又少!

    曾有惊艳一个大域的天才至强者,都是在那宗门追杀令下喋血陨落。

    当然,这也意味着,双方之间,彻底的撕破脸面,往后只有不死不休。

    “想要杀我江枫?”很快,江枫笑了,他回转过身,往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那个方向,正是长乐宗宗门所在的方向。

    “下一次,当我踏足长乐城之时,便是你长乐宗,灭门之时!”江枫的声音,随之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