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00章 自乱阵脚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天承,此消息可能确定属实?”心中一阵强烈的剧震过后,俞老爷子强行压制住心头的那一份悸动,沉声询问道。

    在俞老爷子看来,如果这个消息,不是俞天承道听途说而来,而是可以百分百确定的话,那么,可代表的各种含义,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瞬时之间,引起了俞老爷子太多太多的联想。

    是以,俞老爷子首先必须要确认,这个消息,是否是属实的。

    俞天承笑了笑,说道:”众所周知的一点是,江枫在燕京的朋友,并不算多,而有一个人,则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江枫的朋友。那个人是谁,你们都是知道的。”

    “马连豪。”俞伯恩接过话去,快速说道。

    “没错,就是马连豪,不得不说,这个暴发户的儿子,运气还真是好的叫人羡慕。都不知道他前世积了什么样的大德,今世才是有着这样的好运气。”俞天承感慨了一声,又是说道,”有关此事,是从马连豪嘴里传出来的,应该可以确定是属实的。”

    “马连豪应该不会平白无故的乱传江枫的话,他怎么可能连这么点分寸都没有?”俞老爷子皱了皱眉,觉得此中可能有点猫腻。

    “马连豪自然不可能平白无故的乱传话,但如果喝多了几杯酒,恰好身边又有几个美女,可让他吹吹牛的话,那么情况,就是不一样了。老爷子你要知道,男人向来对美酒和美女都是没有免疫力的。”俞天承说道。

    “原来是酒后失言。”俞老爷子恍然大悟,情知是自己想多了。

    以他的经验和阅历而言,自然是无比清楚,俞天承说的是一个真理。

    一个人喝多了酒,不管怎样,酒后都是会吐出几句真言的,哪怕是寻常时候再如何克敛的人,在酒精和美女的催化之下,都是会发生变化。

    既然这样的一些话,是马连豪喝醉了酒之后说出来的,那么基本上,是可以确定了。

    “在唐逸天说了这样的话之后,江枫是什么样的反应,马连豪有没有说起?”旋即,俞老爷子追问道,这一点,才是俞老爷子最为关心的问题。

    “老爷子,假如江枫有反应的话,那么,唐逸天现在还有好日子可过吗?”俞天承没有回答俞老爷子的问题,而是似笑非笑的反问道。

    俞老爷子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说道:”没错,如果江枫有反应的话,唐逸天早就完蛋了,他如何还能走出花田会所。”

    俞天承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之所以要将这件事情先讲出来,大家现在应该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事情,可以说是再明白不过,众人都是点了点头。

    “既然大家都明白,那么,问题来了,为何江枫会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根本就不像是江枫的行事风格。”俞天承抛出了话题。

    唐逸天口出狂言,江枫并无太大的反应,以此事反过来推论,江枫在处理俞泉非一事的态度,就是显而易见的了。

    毕竟,相比较于唐逸天一事而言,俞泉非所做的事情,实在是无关紧要的很。

    可是,众人又都是无比的明白,这绝对不是江枫为人处世的风格。

    俞天承的这一个问题,一下子就问到了重点,引起了众人的思考。

    除非江枫在消失的这大半年时间里,性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否则的话,在他们看来,江枫是不会这样的态度的。

    但,一个人的性格,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发生这样大的变化的,江枫那样的人,更加绝无可能。

    “天承,你的意思如何?”俞老爷子知道俞天承的话并未说完,于是问道。

    俞天承说道:”以我们以往所收集的有关江枫的各种资料而言,江枫此人,根本就是一个维护江家利益不择手段的暴、徒,他不可能是安分的,除非,有什么原因,必须让他安分下来。”

    俞天承将江枫形容为暴、徒,这样的形容,或许有些言过其辞,但不容否认的一点是,江枫的存在,对于所有的人而言,都如同是一座压在头顶的大山。

    这座大山,轻易是无法搬开的。

    所有的人,或直接或间接,都生活在江枫的阴影之中,生活在江枫的强势压迫之下。

    这样一来,将江枫形容为暴、徒,又并不是一件过分的事情了。

    “这是你最终得出来的结论?”俞老爷子沉吟着,缓缓说道。

    “这是一个很容易就得出来的结论,我想,在听了我的分析之后,你们所得出来的结论,差不多也是这样。”俞天承说道。

    “是差不多,可是,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江枫如此,这也是一个必须要讨论的话题。”俞老爷子闷声说道。

    “老爷子,你多虑了,其实我们根本就不必讨论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江枫发生了变化,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有人会比我们更着急,更沉不住气。”俞天承戏谑的说道。

    “你说的是唐逸天?”俞老爷子了然的说道。

    “唐逸天在江枫的面前,说出那样的话,不难看出其野心是多么的惊人,他甚至已经不甘心私下行事,而是要将野心暴露在江枫的眼前,与江枫进行谈判。我们完全可以假设,他之所以当着江枫的面说那样的话,全然是出于对江枫的一种试探,就像是泉非,以纪言为幌子,试探江枫是一样的。”俞天承拿手指了指俞泉非,说道。

    俞泉非有些受宠若惊,在他听来,这完全是将他放到了和唐逸天一样的高度。

    俞泉非就算是再怎么没有自知之明,也是明白,自己无论如何是无法与唐逸天相比的,大概,俞天承也不是那样的意思,只是将他所做的事情,和唐逸天所做的事情,拿出来做一个比较说明。

    只是即便如此,也是让俞泉非高兴不已。

    “天承,我承认你的话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你不觉得,得出结论的时候,太过简单了点吗?”俞老爷子皱了皱眉说道。

    俞老爷子人老成精,多年以来,什么样的风浪没有经历过,在江枫的这个问题上,不知为何,他的心中,始终是有一种悬着的感觉。

    “老爷子,此事,理解起来简单,过程,实则复杂之极。”俞天承摇头,不赞成俞老爷子的话。

    就听俞天承又是说道:“如果不是泉非无意之间试探了江枫一番的话,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得出行之有效的结论来,可以说,俞泉非和唐逸天之间的行为,完全是一种巧合,而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让这两种巧合,发生了联系,进而得出了结论。”

    “我认同天承的说法。”俞伯恩开口说道。

    “我也认同。”俞泉非急忙举手,表明自己的态度,让自己更有存在感一些。

    陆陆续续的,有人表示自己认同。

    “我认同。”终于,俞老爷子表态。

    一场事先,并无太过强烈的目的性的家族议会,最终能够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让俞老爷子非常的满意。

    而这一场会议,又是以俞天承为主导,俞天承的领导才华,逐渐崭露,这一点,更是让俞老爷子满意之极。

    会议完毕,俞老爷子伸了伸手,就要示意众人离去,俞老爷子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是见得外边,一道人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那人走向俞老爷子身边,低声附在俞老爷子耳边说了几句话,俞老爷子听完,脸色一时之间,变得异常的古怪。

    挥了挥手,示意那人离开,俞老爷子又是思考了一下,才是说道:“唐逸天行动了。”

    俞天承笑出声来,以果不其然的语气说道:”果然,他沉不住气了。”

    “他动手的对象,是我们俞家。”俞老爷子又是说道。

    闻言,有些人脸色变幻了一下,俞伯恩说道:”老爷子,具体是什么情况。”

    “前段时间,我们俞家看中的那一块地皮,被唐逸天拿走了。”俞老爷子缓缓说道,眉头不经意间皱了一下。

    “难不成是那一块地皮?”俞伯恩脸色大变。

    俞家有一个要上马的项目,项目已经批准,但地皮始终没有成功拿下来,可是,现在却是被唐逸天横插一手,将那块地皮给拿走了。

    要知道,俞家的这个项目,规划多年,对于俞家往后的发展,将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此事,表面来看,唐逸天不过是拿走了一块地皮,实则,是等于要断掉俞家的发展之路。

    “唐逸天的野心,可真是够大的。”咬了咬牙,俞伯恩恨声说道。

    “这样一来,也算是间接证实了,我们刚才所有的推论,全部正确。”俞老爷子说道。

    “那么接下来,我们应该做点什么?”俞伯恩问道。

    “江枫那边态度含糊不明,唐逸天抢先出手,不出意料的话,燕京很快就会陷入短暂的混乱,这个时候,就要看谁能抢占先机了。唐逸天将手伸到我们俞家的碗里来,可是要吃点苦头的。”俞老爷子冷笑说道。

    “老爷子,你的意思是?”俞伯恩眨了眨眼。

    “我们计划多时,等的不就是这一刻吗?”俞老爷子沉声说道。

    俞伯恩眼前一亮,他知道,俞家的发展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