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27章 心境的裂痕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江枫有察觉到,某一个刹那,燕姝妃对自己动了杀机,不过在燕姝妃喝掉杯中的酒后,江枫知道,自己又是过了一关。

    不过,这并没有让江枫有太多的侥幸心理,有的只是一种烦闷,这种被动接招的状态,让他极其的不喜。

    只是,虽说不喜,江枫也心知肚明,以他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改变太多,所能做的,便只有步步为营,进而步步紧逼,一步步的瓦解燕姝妃的杀机,于微末之中而起,逆转局面,图谋优势。

    这不是战斗,但是比之明刀明枪的战斗,毫不逊色,某种程度上而言,甚至可以说犹有过之。

    因为江枫与燕姝妃二者之间,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上的对手,燕姝妃若要杀江枫,轻易一巴掌就给拍死。

    这是一个极其自我的女子,但凡有一点不顺,都会下意识的动用最暴力的手段直接抹去,江枫尽管对自身的智慧有着极大的自信,但也难以保证,可以与燕姝妃周旋到最后。

    是以,江枫那一句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表面来看,貌似是说给燕姝妃听的,用以解释在刚才一系列的事情上,自己为何会是那般反应,实则,却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以他如今的处境而言,任何情绪都是多余且不必要的,最大限度的也就只能做到这一点,让自己心安理得,从而从容的做出应对之策。

    ……

    入夜了。

    山林之中的夜,总是来的额外的快,在天际斜阳微沉之后,如黑幕一般的夜色,便是迅速拉开,遮蔽了天与日。

    放眼望去,天幕低垂,空荡辽远。

    耳边,除了呼呼吹过山林的风声之外,便只有若有似无的虫鸣鸟叫之声,那般声响,在这辽阔的山林之中,非但不会让人觉得有半点的热闹,反而是使得此处,愈发的静寂。

    如镰刀一般的弯月,挂在天际的一角,淡淡的月色,根本无法撕开夜色的黑幕,隐隐绰绰,朦朦胧胧。

    江枫还在喝酒,追风武者小队拿出来的美食美酒,燕姝妃只喝了一杯,就是放下杯子走到了一边,剩下的,几乎全部被江枫送进了肚子里边。

    酒液甘醇,食物鲜美,对于近段时间一直在赶路或者修炼的江枫而言,倒是难得的美食。虽说以此刻的心境,不管是美食还是美酒,滋味都会略打折扣,但江枫永远都有一种云淡风轻将大事化小的气质,他甘之如饴,并不会有半点不适。

    最后半杯酒送入喉咙,江枫满足的吐了口气,正要找地方休息一会,耳根忽的一动,他听到了声音。

    那声音极其细微,又是极其的压抑,若不是山林寂静的话,根本就难以听到。

    听到那一线声音之后,江枫目光四下一扫,去探寻声音的来源,最终,江枫的目光,定格在了燕姝妃的身上。

    那声音,是燕姝妃发出来的。

    江枫有点奇怪,燕姝妃怎么会发出那样的声音,但是很快,江枫就不再奇怪了,他看到燕姝妃的脸色在渐渐变得苍白,其嘴角,有一丝血迹溢出。

    燕姝妃与宁知然之间一战,燕姝妃受了不轻的伤,江枫有亲眼目睹,但是因为燕姝妃的性格太过妖孽的缘故,丝毫不曾表现出来,江枫就是没有放在心上,只当燕姝妃身上的伤势,微不足道。

    现在来看,他显然是被燕姝妃所表现出来的假象给欺骗了,燕姝妃的伤势定然颇重,不然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只不过,即便燕姝妃看似伤势不轻,江枫也没想过要轻举妄动,以燕姝妃的修为而言,就算是燕姝妃受了伤,他也未必是其对手。

    江枫看了一眼,就是转移视线,不去理会。

    没过一会,江枫又是听到了细细的声音,那是嘤咛之声,比之第一声的声音,要放大不少,好像是燕姝妃难以压制住体内的伤势,忍不住低低痛呼。

    江枫才刚移开的视线,不由得,再度回到了燕姝妃的身上,他仔细打量着燕姝妃,想要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轰!”

    就在江枫打量着燕姝妃之时,燕姝妃体内的气息,骤然翻滚着往外溢出,强大的气息以她的身体为圆心,四下横扫。

    飓风如罡,扫在江枫的脸上,有种被尖针刺过一般的疼,几乎要让江枫的眼睛都无法睁开。

    但江枫依旧不曾移开视线,他望着燕姝妃,若有所思。

    从眼下的情况来看,燕姝妃似乎无法压制住体内的气息,那般气息外泄,并非是燕姝妃有意为之,而是不受她所控制的。

    否则的话,仅仅是那般威压,就足以让江枫受伤了。

    “她的身体,出了问题。”江枫低声沉吟。

    此话一出,江枫的目光随之闪动,以他与燕姝妃之间微妙复杂的关系而言,这自然是他所乐见其成的,因为只有如此,他才能有从燕姝妃的控制下逃离的可能。

    是的,就是逃离。

    江枫可没有天真的想过要趁危反客为主,反控燕姝妃,真要那么去的做的话,和找死没有半点区别,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实力等级方面的差距,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

    江枫静静的看着,一动不动,燕姝妃所表现出来的,只是给了他逃离的可能,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他要看清楚,燕姝妃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能图谋后动。

    不知不觉间,燕姝妃的脸色,愈发的苍白,巴掌大小一般的脸庞上,布满了细密的汗水,那显然是承受了莫大的痛苦的症状,乃至是,燕姝妃那紧咬着的贝齿,都是在咯咯作响,仿佛一口牙齿要被咬碎。

    体内的气息,如大江大海一般的翻涌着,完全失去了控制,燕姝妃知道,这是她与宁知然受伤之后所留下的后遗症。

    只不过,这等伤势,其实对燕姝妃而言,并不是多么的严重,在她的经历之中,更严重的伤都受过,是以,一开始的时候,她并没有着急疗伤,而是猫戏老鼠一样的,与江枫周旋的。

    今日发生了一点事情,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是让燕姝妃失去了捉弄江枫的兴趣,于是在喝了那一杯酒之后,她开始疗伤。

    燕姝妃有想过,等到她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那么与江枫之间的这段关系,也就该结束了。

    至于最终会以何种方式结束,燕姝妃暂时还没想好,但她不着急,主动权在她的手上,她想怎样即可怎么样,江枫完全没有抗争之力。

    燕姝妃没有预料到的是,并不算严重的伤势,竟是会引发这般可怕的后遗症,体内翻涌着的气息,一如排山倒海一样,将她体内的气血,冲击的一片凌乱。

    若非最后一口心血不散的话,绝对是伤上加伤,五脏六腑,都有可能会破碎。

    “怎么回事,出了什么问题?”燕姝妃一边运转体内气息,强行压制,一边快速思考着,自己身上会出现这等问题的根源。

    猛然之间,燕姝妃张嘴,吐出了一大口血,她压制的太狠,反受其害,体内气血疯狂涌动,造成了反噬。

    一口血吐出,燕姝妃身上的气息变得愈发的狂暴,愈发的失控,其黑亮的瞳孔之中,都是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血丝。

    在燕姝妃的眼中,一个人影,模模糊糊的倒映着,那是江枫。

    在视线之中出现江枫的影子之后,燕姝妃的目光,蓦然变得锐利起来,瞬时紧盯向江枫。

    “江枫!”燕姝妃低吼。

    蕴含着无上怒火与杀意的呼唤,让江枫神经立时紧绷,他皱起眉头,看着燕姝妃的眼睛,不知燕姝妃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叫唤自己的名字。

    “你——该死!”燕姝妃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江枫,厉声说道。

    燕姝妃终于想明白了自身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是因为她的心境出现了裂痕的缘故。

    心境不稳,体内气虚虚浮,致使她在疗伤之时,阴差阳错之下,一不小心将自己推入了险地。

    江枫略有些错愕,燕姝妃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可是什么都没有做,燕姝妃这般火气,可是有点无的放矢了。

    但在看到燕姝妃那双充血的眼睛中深深的怨恨之后,忽然之间,江枫明白了过来,在明白过来之后,江枫嘴角情不自禁的抽动了一下,他想忍住,但终究是没能忍住,一抹笑意,自其嘴角,缓缓的绽放。

    “该死的家伙,你还笑!”那分明是幸灾乐祸的笑,燕姝妃恨不堪言,若不是此时身体不方便移动,她早就飞身而起,一巴掌将江枫给拍死。

    江枫依旧笑着,也不回话,没错,他的确是有点幸灾乐祸,这样的情绪,或许并不应该,但因为完全是燕姝妃自找的麻烦的缘故,江枫幸灾乐祸的很理所当然,惬意不已。

    当然,就算是江枫自己,此前都是完全不曾意识到,他的几场不痛不痒的算计,竟是会对燕姝妃造成这样大的影响。

    “这个女人太骄傲,太自我,在她的眼中,除了她自己之外,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人,困于自我,困于心魔,导致疗伤之时出现差错,踏入险地。”江枫轻声自语,分析着个中的原因。

    “不许笑。”燕姝妃咬牙切齿,言语粗~暴。

    江枫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他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不笑,但你必须要承认的一点是,你落到这般下场,和我并无直接关联,为此就要杀我,太过冤枉。”

    燕姝妃眉目闪动,不知道是将江枫这话听进去了,还是没有听进去,她的眼睛,悄然闭上,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