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谁胜谁败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一刀一剑,俱是极致出手。

    “杀!”江枫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低的喝声,雄浑的剑意自嗜血剑爆涌而出,直接将那空气,悉数绞碎。

    而在他这声低喝之下,四大家族众人,一个个都是屏息凝神,他们zhidao,江枫是要拼命了,成败,或许就在此一举。

    若江枫胜,四大家族可保平安无事,若江枫败,那么接下来,世上恐再无十二修炼家族。 ”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让他们在没有出手的情况下,却是比亲自出手还要来的紧张,一个个注意力高度集中,精神紧紧绷起,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眼见江枫一剑刺来,郭老太爷瞳孔深处,悄然骇然。

    “这是什么剑法?竟是拥有如此惊人的剑势!”郭老太爷喃喃自语。

    shide,是剑势,而不是剑气。

    剑气,是一个人在剑道修为的体现,修为越高,其所释放出来的剑气越强,杀伤力越大。

    而剑势,则是很难以修为高低来判定,那是所有剑修梦寐以求的剑道极致,非有绝世天赋,有的人,就算是剑道修为再高,终其一生,也绝难爆发出这样惊人的剑势。

    这一剑,恢弘无比,堂堂正正,几乎让郭老太爷感受不到半点的煞气,但当江枫这一剑刺出之时,却是让郭老太爷陡然生出一股无力之感。

    “这不keneng,这江枫的实力,比之我不zhidao差了多少,为何竟是能发出拥有这般剑势的一剑?”郭老太爷死死的盯着江枫,绝然不敢相信。

    “该死的,难道江枫和我一样,之前一直在保留实力?”郭老太爷咆哮。

    “轰!”

    一乌黑一月白两股洪流,狠狠对撞,一股能量涟漪自接触处,犹如波浪一般,暴盛而开。

    郭老太爷一脸的戾气,狠狠劈刀间,充满血腥杀气,而江枫,则是一脸平静,平静到漠然!

    双方都是在拼全力一搏,为的就是将对方斩杀。一刀一剑出手,虽无太多的花哨,却是绝对的致命。

    刀光如电,轰然朝江枫斩下,磅礴的劲气,让江枫出手都是变得有些艰难,其身体,一阵剧烈颤抖。

    江枫额头上,汗如雨下,心中暗骂一句该死,这一剑果然太过霸道,难以为他如今的修为所掌控,强行出手的情况下,还未能伤了郭老太爷,他自身就是遭受了极强的剑意反噬。

    又有郭老太爷这狂霸一刀斩来,江枫等若是整个人处于一种内忧外患的状态之中,高手过招,往往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出现了这么大的误差,几乎是等于将脖子伸出去让郭老太爷提刀砍了。

    “不行。”江枫愤然甩了甩头,牙关一咬,死死对抗着那反噬的剑气,而后,长剑锋芒一转,迎着郭老太爷那斩下的一刀刺去。

    “给我破!”江枫大吼。

    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根本支撑不了多久,眼下唯有速战速决,是真的在拼命了。

    森冷的剑芒,恶狠狠的刺穿了漫天的刀气,随着一道细微的声响炸裂,郭老太爷发出一道闷哼声响,脸色倏然变得苍白起来。

    “嘭!”

    继而,那漫天刀气和剑气中,乌黑的剑影,穿透刀气之后,以一种近乎摧枯拉朽之势,彻底破开了郭老太爷的刀气。

    “这,不keneng!”

    郭老太爷万万没想到江枫这一剑,会犀利如斯,怒声咆哮,但是这个时候,郭老太爷已经无暇去想太多了,因为面对江枫这一剑,他感受到了浓浓的死亡威胁。

    那种威胁,让他通体生凉,一种极端不妙的情绪,迅速蔓延全身,以至于刹那间,他的心跳,都是慢了几拍。

    “给我去死!”郭老太爷大吼,倾全力一刀,直斩而下。

    顿时,一道骨头碎裂的声响,凭空响起,那是江枫的右手,他握剑的右手,竟是无法承受郭老太爷这悍然一刀,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弯曲。

    手臂传来的剧痛,直接让得江枫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尖锐的低吼,霎时间,两道人影,飞速暴退开去。

    江枫身影落地,已是离得郭老太爷有十来米的距离,他大口大口喘着气,脸色一片煞白,其握剑的手,在不停的颤抖,好几次,其手中的嗜血剑,都几乎要掉落在地上,可是却是被他以惊人的毅力,生生的,将剑抓在了手中。

    “哈哈,江枫,你败了。”郭老太爷放声大笑,狰狞满面。

    江枫望着郭老太爷,呕的一声,张嘴一吐,吐出一大口鲜血来,吐了一口鲜血之后,江枫就是再也难以自抑,再度吐出几大口鲜血。

    江枫只感觉其五脏六腑,尽数被那反噬入体的剑气绞碎了一般,钻心的疼痛席卷全身,饶是他意志力惊人,都是有着放声大叫的冲动。

    但终究,江枫将这股冲动,死死的压制了下去,伸手,抹掉嘴角的血迹,江枫咧了咧嘴,亦是笑出声来。

    他满脸都是鲜血,这一笑,显得分外诡异和恐怖,但他在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却是让那郭老太爷,又是一声厉吼。

    “江枫,告诉我,你在笑什么?”郭老太爷尖锐质问道。

    “我在笑,你是何其可笑。”江枫轻轻摇头,虚弱说道。

    “江枫,都快要死了,莫不是还想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不成?”郭老太爷阴森森的说道。

    江枫摇头,问道:“你将战场定在郭家的旧址,所做为何?”

    “自然是要以你等的鲜血,祭奠我郭家死去的亡魂。”郭老太爷冷冷说道。

    “不,并非如此,说起来,终究还是你老了,失去了那份决绝的必杀之意,你将战场定在此处,是因你对这一战,并无绝对的把握,是以,你纵然死了,也要死在郭家,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江枫缓缓说道。

    郭老太爷瞳孔蓦然收缩,心中一片发凉。

    这是他内心中,最为深处的想法,或许偶然间,有冒出来过,但每次才刚刚冒头,就是被他压制了下去。

    因为他zixin,他是不败的。

    但是,他没想到,这深埋于内心深处,从来不曾与人说起,就算是一直跟随左右,随身伺候于他的小活佛都不zhidao的隐情,竟是被江枫这般轻描淡写的道破了。

    这让郭老太爷的心开始抽搐,这江枫,怎生会这般可怕,其年纪轻轻,对人心的洞悉程度,竟是连他都是大大不如。

    “这,就是江枫能够算计我成功的原因吗?”郭老太爷低声自语,深感后怕。

    不过,很快,郭老太爷就是酣畅淋漓的笑出声来,江枫的确可怕,其修炼的天赋,亦堪称是天才中的天才,可是,这又如何,今日,江枫总归是死在了他的手上,他亲手抹除掉了这个最大的威胁。

    “江枫,我承认你说的是对的,又如何呢?我老了,总会有死的一天,如果能够死在郭家,那也是落叶归根,不留遗憾,可惜啊,你空有算计,却无与那份算计相匹配的实力,这种时候说的再多,又有何用?”郭老太爷冷哼道。

    江枫淡淡一笑,说道:“我说你可笑,你还当真是可笑的很,难道你到现在都还没弄清楚,你我,谁输谁赢吗?”

    郭老太爷眉头猛皱,江枫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他谁输谁赢都没弄清楚?

    蓦然,郭老太爷就是心口处一阵绞痛,那是如同被万剑穿心一般的痛,他一张脸,骤然变得煞白无比。

    郭老太爷低头,不敢置信的朝着自己的胸口处看去,却是见那心口处,赫然留有一剑穿过的剑痕。

    “这是”

    郭老太爷瞳孔瞪圆,而后,他又是抬起头,死死的盯着江枫,嘴唇蠕动:“你你”

    他想要问,江枫是什么时候伤的他,可是这话,却是只说出一个字,就是再也说不出来了。

    心口处,那一道剑伤,霍然爆裂,鲜血如泉涌一般迸射而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赫然出现。

    “我,不甘啊。”

    郭老太爷发出一声最后的悲吼,身形往后一仰,重重摔倒在了地上,再无生息。

    “师父。”

    变故发生的太快,或者说胜败逆转的太过突兀,以至于让小活佛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待看到郭老太爷砰然落地,这才猛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身影一扑,朝郭老太爷扑去。

    在另外一个方向,水白眉几人,亦是第一时间奔向江枫,将江枫给围了起来,唯恐小活佛会趁机出手。

    “江枫,你怎么样?”水白眉急声问道。

    大起大落来的太快,让水白眉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好在郭老太爷终于死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她大可以慢慢消化。

    这时见江枫伤势不轻,忙的一伸手将江枫扶住,关切的询问。

    “我没事。”江枫轻轻摇头,咳嗽几声,咳出几团血来,他皱了皱眉,望向那郭老太爷的尸体,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他选择了一往无前,而郭老太爷,看似霸道凶残,却至始至终都在为自己留后路,这才是他能够算计并且最终战败郭老太爷的原因。

    只是,即便如此,到最后的尘埃落定,江枫依旧是心悸不已,天级中期的修为,何其强大,若不是他从古武遗迹之中,机缘巧合之下悟得一剑,今日的结局,则是注定要改写了。

    继而,江枫视线一转,沉沉的,落在了那小活佛的身上!

    江枫一看过去,小活佛后背就是紧绷起来,他并没有和江枫对视,但江枫那一眼,却是如有实质一般,令他如芒在背,其后背,冷汗如浆。

    略有些僵硬的,小活佛转过了身去,望向江枫,彼此目光对视,小活佛这才悚然惊觉,江枫那目光,竟是如同两柄飞射而出的长剑。

    “其目光,都是蕴有这般强大的剑意?”小活佛在心中自语,不知该怎么言叙这份震撼。继而,他低下头,双手合十,低声默念了一句佛号。

    那平素庄严慈悲的佛号,此刻自小活佛嘴里念出来,却是有着深深的悲凉与凄凉,只是不知,他是凄凉自己接下来的命运,还是,以这声佛号,为那死去的郭老太爷超度。

    “小活佛,你可知,我为何会发现你的破绽?”良久,江枫开口说道。

    “小僧,不知。”小活佛迟疑了一小会,轻声说道。

    这个wenti,也是他一直以来最大的疑问,正因如此,他今日才没有选择避让,而是始终跟随在郭老太爷的身边。

    因为小活佛zhidao,江枫已经从他的身上,看出了很多的wenti,他就算是存心避开,亦不过是掩耳盗铃,没有半点意义,与其如此,不如直接面对。

    “我去过两次白马寺,一次是我主动去的,一次你是邀请我去的,这两次,我喝了两杯茶,但两杯茶,却是喝出了截然不同的滋味。”江枫说道。

    “小僧愚钝,还望江施主明言解惑。”小活佛眼神一阵闪烁,苦声说道。

    “古人有云,字如其人,其实却是不知,茶亦如其人,我第一次去白马寺,喝的那杯茶水,其滋味温和隽永,极难忘怀,而第二杯茶,茶是上haode深山野茶,我却是在其中,喝出了一股辛辣的味道,你道是如何?”江枫缓缓说道。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僧受教了。”小活佛眼眸微垂,干涩说道。

    “茶如其人,好一番高论,老僧亦是受教了。”小活佛的话音才落下,就是听得另外一道声音响起。

    那声音突然传来,但听在耳中,却是绝不显得突兀,其声音中,蕴有着大慈悲。

    旋即,一道人影,自远处行来。

    那是一个僧人,一身灰色僧衣加身,一路行来,似缓极快,瞬间,就是出现在了江枫的眼前。

    “了悟法师。”江枫还没说话,那小活佛,就是吃惊不已的惊呼说道。

    了悟法师点点头,一手合十,对江枫说道:“江施主别来无恙,一段时间不见,修为愈发精进了。”

    听得小活佛那一声惊呼,江枫微有些诧异,原来,这就是了悟法师吗?

    真正算起来,他这是第二次见到了悟法师了,第一次,正是自五龙山逃出之后,于黄河之畔见的了悟法师。这时,则是第一次看清楚了悟法师的真容。

    打量了了悟法师几眼,江枫回礼道:“不知了悟法师此行前来,所为何事?”

    了悟法师却是没有回答江枫的wenti,微笑道:“江施主今日挽救了一场杀孽,可喜可贺。”

    江枫似笑非笑的看着了悟法师,这老和尚,果真是有意思的很啊。

    “郭老太爷杀人是杀,我杀人亦是杀,敢问大师,这有何不同?万不敢说是挽救了一场杀孽。”江枫笑吟吟的说道。

    了悟法师慈悲轻笑,说道:“须知,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就是最大的不同,不知江施主是否认同老僧这一说法?”

    “人是会变的。”江枫简单说道。

    了悟法师笑的愈发慈悲,说道:“江施主慧根深种,所言极有禅意,但我深信,江施主你是不会变的。”

    “便是连我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变,大师缘何这般相信于我?”江枫怔了怔,快速问道。

    “值得相信,就要相信。”了悟法师念了一声佛号,说道。

    江枫哭笑不得,谁能想到了悟法师,会一本正经的耍无赖,不过想起那黄河之畔,了悟法师为一条烤鲤鱼与他争执不休,江枫又是了然。

    “高人就是高人,连话都说的很不一般,小子受教了。”江枫双手抱拳,笑嘻嘻的说道,看他那模样,哪里是受教,摆明是在讽刺了悟法师。

    了悟法师面不改色心不跳,轻声说道:“江施主是有大智慧之人,如何能不懂,不外乎是懂了却装不懂?”

    “大师言重了,在大师面前,小子如何敢装模作样,实在是不懂,就像是小子不懂大师为何还没有回答我的第一个wenti一样。”江枫说道。

    他说的一本正经,仿佛是诚心请了悟法师解惑一般。

    四大家族之人这时都是有些忍不住要笑,但是在了悟法师面前,却不敢太过放肆,只得紧紧绷着,一个个面部表情都开始抽筋。

    了悟法师还是一脸的平静,说道:“我为死去的人超度而来。”

    江枫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了悟法师微微一笑,“我为江施主你而来。”

    江枫脸皮抽动,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若不是zhidao了悟法师不是凡人,他几乎要去怀疑他是不是遇到了那种混吃骗喝的老神棍。

    “我为,小活佛而来。”话语略一停顿,了悟法师第三次开口。

    江枫默然,说道:“第一点第二点,我可以理解,第三点,万万无法理解。”

    “小活佛乃是我佛门中,有着百年难得一遇的慧根之人,他走了一条歧路,迷失了本心,我要将他带走,让他重新皈依我佛。”了悟法师双手合十,言辞恳切。

    江枫面色微沉,说道:“大师,说笑了,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听。”

    了悟法师微微一叹,肃穆说道:“老僧绝无说笑,望请江施主成全。”

    “如果,我不成全呢?”江枫冷冷说道。

    “那”了悟法师沉吟,就要说话,那边,却是听小活佛哈哈大笑起来,“了悟法师,我是死是活,何须你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你要做那天下第一善人,我却偏不如你的意……”

    ps:写不完了,两章并作一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