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定情信物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有事?能有什么事比你和青璇的婚事还重要?”吕秀秀不满的说道。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叶青璇的脸色也是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刚才一路过来的时候,吕秀秀将江枫和老爷子说的那些话转告给她听,她心里很开心,但她才来,江枫就要走,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心情总归不免有些失落。

    “妈,真的是很急的事情,我处理完之后,会回来向你解释的。”江枫为了尽快离开,直接称呼吕秀秀一声妈了。

    吕秀秀伸手一拦,拦下了江枫,说道:“江枫,你都叫我一声妈了,我听了心里开心,也不是不讲道理,可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也知道,这可是关系到你和青璇一辈子的幸福,一生中只有一次的大事啊,别的事情再大也比不过这事,就不能暂时放一放吗?一定要急于这个时候去处理?”

    江枫知道自己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是别想走了,当然他如果一定要离开的话,是谁也拦不住的,只不过那么一来,叶青璇一定会伤透了心。

    迟疑了一下,江枫说道:“我刚接到郭从虎打来的电话,陈思然那边出了点事情。”

    “陈思然出事自然有陈家的人去处理,你去做什么?”吕秀秀一听是为了别的女人,当即瞪起了眼睛。

    江枫苦笑,说道:“陈家要是能解决的话,也不至于打电话给我了。”

    江枫没说是因为昨日里见得陈思然身上的变化,颇为有些愧疚,这才会着急赶过去一趟,不然吕秀秀肯定要炸开了锅。

    “陈家不行可以找警察,当然了,你要去也不是不行,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再过去。”吕秀秀说道。

    “妈,江枫既然说是急事,肯定就是急事,你就别为难他了。”叶青璇轻声说道。

    “青璇,你懂什么,陈家小姑娘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生在这个时候出事,要我说啊,谁知道是真的出事还是假的出事。”吕秀秀说道。

    “妈——”叶青璇叫嚷。

    吕秀秀生气不已:“青璇,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帮他说好话,真是白养你这个女儿了。”

    江枫一看哪会不知道吕秀秀是误会了他和陈思然的关系,不过也难怪吕秀秀会如此,在这个时候他因为别的女人而离开,是个人都会忍不住多想。

    江枫冲上去,一把抓住叶青璇的手,掏出一样东西塞在了叶青璇的手上,柔声说道:“青璇,我这趟回京是专程为你而来,希望你能明白我的一片心意,但因为某些原因,陈思然那边不能不管,还请你谅解。”

    说着话,江枫人影一闪,已然离开。

    叶青璇握着江枫塞给她的东西,怔怔走神,吕秀秀凑过去一看,嘴里嘀咕道:“送一块染了色的破石头就想打发了你,哪有这么简单的?单的事情,不行,我得和江老爷子说说才行,不然那小子往后指不定怎么欺负你。”

    叶青璇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不是石头,而是翡翠,如葡萄一般大小,纯粹的紫色,好像有一道紫气缠绕在其中。透过那层薄薄透明的外皮,几乎可以清晰的看到她手掌上的纹路。随着阳光的强弱,这颗紫翡翠也跟着散发出深浅不一的色彩来。

    叶青璇还认出这就是紫眼睛,外边有价无市,极为名贵,她没想到江枫随手塞给她的东西就这么贵重,有些走神。

    吕秀秀这时也是认出来了,一声尖叫,说道:“青璇,我没看错吧,这个是紫眼睛啊,我以前在香港的一场拍卖会上看到过,你告诉我,是真的吗?”

    “是真的。”叶青璇点头。

    “是真的就还差不多,看不出来那小子还挺有品味的。”吕秀秀盯着紫眼睛说道。

    她在拍卖会上看过一枚比之这一颗还小一些的紫眼睛,当时拍出了一个天价,稍稍一比对,自然是知道这枚紫眼睛价值如何,本来是想说江枫挺大方的,话到嘴边觉得那太庸俗,就是改了口。

    “妈,这东西太贵重了。”叶青璇说道。

    “贵重?当然要贵重了,越贵重越好,这可是定情信物,不贵重怎么能够体现出江枫的心意呢?”吕秀秀理所当然的说道。

    “定情信物?”叶青璇喃喃自语,忽的明艳一笑,她明白了江枫的意思了。

    ……

    江枫来到陈家的时候,陈家上下已然是炸开了锅。

    郭从虎看到江枫出现,忙的跑上前来,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说道:“江少,你可终于来了。”

    “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江枫直接问道。

    “是这样子的,今天我陪小姐外出办事,遇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一看到小姐就上前来搭讪,说了几句话之后就表示要带小姐走,我当时当然不愿意了,就要赶她走开,哪里知道她一个巴掌就把我给扇晕了。”郭从虎内疚说道。

    郭从虎的实力在普通人而言,已然算是不错了,对方能够一巴掌将郭从虎扇晕,显然是古武修炼者。

    江枫皱了皱眉,问道:“你可记得她长什么样子?”

    “不记得。”郭从虎摇了摇头。

    “不记得?怎么会不记得?”江枫寒声道。

    郭从虎吓了一跳,说道:“是真的不记得,我明明记忆很好的,可偏生就是记不住她长什么样子。”

    “江枫,你不要为难从虎了,该问的我们都问过了,这件事情,委实也怪不得他。”陈剑锋走了过来,说道。

    “陈家派出去的人,有没有收到什么消息?”江枫随之问道。

    “暂时还没有,不过只要她们没有离开燕京的话,总是能够找到的。”陈剑锋说道,陈思然被人当着郭从虎的面带走,陈剑锋虽惊不乱,大家族子弟气度可见一斑,

    然后陈剑锋又是说道:“之所以着急叫你过来,是因为我们担心对方的来历有点不太寻常,因为我们都很怀疑思然是被古武修炼者带走的。”

    “陈家最近有和人结仇?”江枫问道。

    “没有。”陈剑锋摇了摇头。

    “思然呢?有得罪过什么人?”江枫又问。

    “思然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她如何会去得罪人?”陈剑锋苦笑。

    “既然如此,我实在是想不明白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了。”江枫说道。

    “如果是为了打压我陈家呢?”陈剑锋说道。

    “有那个必要吗?”江枫冷笑。

    陈剑锋讪讪,知道江枫说的有道理,陈思然尽管是陈家大小姐,但向来不管事,又因为是学生的缘故,和陈家的大小事务基本上没关系,如果是有人绑架了陈思然打压陈家的话,换做陈家其他的人,或许效果会更好。

    “如果真的是古武修炼者的话,我会联系三大隐世家族帮忙寻找。”江枫这时才说道。

    陈剑锋连声说感谢,他很清楚陈家在隐世家族那边根本没有半点话语权,这种事情只能由江枫出面,江枫主动提出这么做,自然是再好不过。

    随后江枫和陈老爷子以及陈思然的父母谈了谈,三人都是对陈思然出事一事大感莫名其妙,不清楚对方这么做的动机。

    离开陈家之后,这一次江枫是真的感觉到麻烦来了,这一次带走陈思然的是古武修炼者无疑,但是按照宗东尚的说法,这一次来燕京的古武修炼者至少有七批,却是无法确切得知是哪一批。

    想了想,江枫开车前往了彩瑜那一群人所在的地下室,郭从虎说带走陈思然的是一个女人,按照郭从虎所说的特征来看的话,彩瑜那一群人的嫌疑很大。

    但是让江枫意外的是,当他去到那间地下室的时候,室内已经是人去一空。

    “有点不太对劲,难道她们要找的人找齐了?”江枫皱眉自语,他还清楚的记得彩瑜曾说过对这一次所找的苗子的质量不是太满意,可这才过去两天时间而已,难不成彩瑜已然找到合适的苗子了?

    江枫从地下室出来,却是遇上了两个熟人,正是那萧若若和石洪,萧若若二人看到江枫也是有点意外。

    “江枫,你来这里做什么?”石洪好奇的问道。

    “找人。”江枫直接说道。

    “肯定是来找女人的吧。”石洪呵呵一笑。

    江枫人影一闪,已然出现在了石洪的面前,下一秒,石洪的脖子就是落在了他的手上,江枫五指收紧,将石洪提的双脚离地,厉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女人的?”

    江枫出手太快了,石洪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半点反应,就是落在了江枫的手中,他惊骇欲死,剧烈咳嗽起来。

    萧若若见状大感不妙,江枫实力之强亦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从江枫出手到石洪受制,她甚至都没看清楚江枫是怎么做到的。

    萧若若唯恐江枫杀了石洪,忙的说道:“江枫,你不要误会,我们对你绝对没有任何恶意,石洪刚才那话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快点放开他。”

    “回答我的问题,或者死。”江枫冷冷说道。

    “江枫,石洪真的是开玩笑的,忘情道宗向来只收女弟子不收男弟子,你说你来找人,石洪就随口说你是来找女人的,我看这事有点误会。”萧若若惶急的解释道。

    “是吗?”江枫随手一扔,将石洪如死狗一般丢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