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一辆黑色的悍马,快速行驶在路上,如钢铁怪物一般的庞然大物,一路驶过,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司机和路人的注意,更是因为车速太快,直如横冲猛撞,引发不少的喇叭声和叫骂声。江枫却是无暇去理会那么多,油门一脚踩到了底,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直接缩短至二十分钟。

    医院大门口,接到赵无暇电话的丁琳早早等在那里,迎了江枫前往花姐所在的病房。

    病房中,一道消瘦的人影躺在床上,其头部被包裹的如同木乃伊一般,各种医疗仪器插满全身,看上去触目惊心。

    江枫看一眼,认出那正是花姐,心下一阵悲痛,几近不忍多看,快速离开了病房。

    “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花田会所怎么会发生火灾?还有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花姐怎么会被烧伤?”医院走廊上,江枫大声怒斥。

    对于花姐,江枫始终有着一种很特殊的情感,不说花姐是他这一世的第一个女人,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花姐无疑是一个最好的红颜知己。

    花田会所是花姐的毕生心血所在,如今被一把火付之一炬不说,花姐本人更是被火烧伤,有毁容的危险,江枫如何会不为之暴怒?

    丁琳心下忐忑,一一回道:“花总那晚喝醉了,在会所里休息,我当时外出办事,得知起火之后急匆匆的赶回去时,花总已经变成这样子了。至于花田会所怎么会起火,如今警方正在调查,暂时还没得出结果……”

    丁琳不明白江枫为什么会这么大的火气,不过花田会所被毁,花姐传出毁容的消息之后,不少原先爱慕乃至是巴结花姐的那些人,都是离开了,花姐在这里住院有几天时间了,却是不过仅有几个人前来探望。江枫既是关心着花姐,就算是语气不好,丁琳也是对江枫甚为感激。

    且,花姐自来最爱惜容颜不过,不止一次感叹自己是不是老了,要是她醒过来,得知自己毁容的话,不知能否接受得了这样的打击,让丁琳非常担忧。或许以江枫和花姐的关系,到时候可以好好劝一劝花姐,免得花姐有什么想不开,这般一来,对江枫的话,丁琳完完全全是有问必答。

    “喝酒?”江枫皱了皱眉,问道:“和谁喝的酒?怎么会喝醉?”

    “是一群政府官员,花姐不得不亲自出面招待,或许是在招待的时候被灌了几杯酒。”丁琳回道。

    “一群蛆虫,酒囊饭袋。”江枫怒声大骂。

    丁琳觉得江枫骂的快意,但一想起花姐如今变成这般模样,心下又是黯然。

    “花姐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江枫又是问道。

    “得罪人?应该没有?”略一思付,丁琳缓缓摇头,说道:“花姐向来八面玲珑,从来不会去得罪任何人的。”

    丁琳用八面玲珑形容花姐,却并非是贬义词,而是在赞花姐的交际手腕。那是丁琳一直想学,却是怎么都学不来的。

    江枫眉头皱的愈发厉害,花田会所失火,很显然是人为因素居多,但丁琳既然说花姐不曾得罪人,想来不至于欺骗于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丁琳,你老老实实告诉我,花田会所失火之后,你可有怀疑过是什么人做的?”沉吟着,江枫沉声问道。

    丁琳显然是没想到江枫会这么问她,她小小的惊讶了一番,这次思考的时间更为长了一点,良久之后才说道:“江少,你可曾还记得你曾经在花田跑马场坠马之事?”

    “自是记得。”江枫说道。

    江枫回答的很坦然,丁琳听后却是有点拘泥,因为那一次江枫在花田跑马场坠马,一度传为燕京的笑谈,引发无数的耻笑。

    她不好意思的说道:“江少,我不是故意提及此事,还请不要介意,只是,你刚才问我那个问题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一个事情,就是你拜托花姐去调查坠马案一事的一些内情。”

    江枫的确是曾拜托过花姐调查此事,不过时至今日,花姐却是一直不曾给予他回复,他本以为花姐应该是没有调查出什么结果,却是没想到丁琳此时会忽然说起此事来。

    “你们是不是查出了背后指使者是谁,却没有告诉我?”江枫疑惑的问道。

    丁琳犹豫了一下,说道:“江少,不告诉你是花姐的意思,后来又因为某些缘故,我和花姐都觉得,告诉还是不告诉你,都没必要了,因为那指使者,是秦家的人。”

    上一次江枫回京,和秦家之间冲突激烈,最终却是以秦家惨败收场,这一事情,花姐和丁琳说过几次,在大赞江枫的手段之时,也是觉得秦家罪有应得,大快人心。

    “秦家的人?你是指秦君临?”江枫冷声问道。

    “不,不是秦君临,而是秦道林。”丁琳摇头说道。

    “秦道林?”江枫古怪的说道。

    整个秦家,甚至可以说是整个燕京,秦君临一度一人独秀,其光芒之耀眼不知道遮去了多少人的风采,相比较于秦君临而言,秦道林无疑是非常非常的不起眼,也很少传出什么关于他的事情。

    不过,对于这个人,江枫还是认识的,一贯的印象就是此人颇为纨绔,非常的不靠谱,完全就是一个酒囊饭袋,比之以前的他都是不遑多让,或许还犹有过之。

    这是一个生活在秦君临万丈光芒下的悲剧人物,他即便是一个纨绔,每每被人提及,都是被摆放在秦君临的名字之后。

    江枫却是没料到,那一次在花田跑马场坠马一事,背后的指使者不是秦君临而是秦道林,他微有些困惑,但很快,江枫就是没再去多想了,不管秦道林为什么要对付自己,他都已经决定去一趟秦家了。

    “是的,就是秦道林。”丁琳说道,“江少你问我是否有怀疑过是谁做的,我左思右想,也就只能想起秦道林这个人了,因为花姐在为你调查坠马一事之时,曾经引起过秦道林的注意,秦道林为此还警告了花姐一番,当时秦家势大,花姐于是将此结果隐瞒了下来,不过你不要误会,花姐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丁琳越说越是着急,唯恐江枫对花姐有了不好的印象,事实上,花姐不告诉江枫调查结果,除了为了当时的江枫好之外,还有就是为了花田会所和花田跑马场了。

    秦家何其势大,燕京第一家族之威,就足以让花姐忌惮了。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江枫强势崛起,便是连秦家都是成为他的垫脚石,很多不能说或者不必要说的事情,都是可以全盘托出了。

    “这么一说,他的确是嫌疑挺大的。”江枫想了想说道。

    “虽然有嫌疑,但是也不能确定就是秦道林做的,毕竟事情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当初跑马场一事,很多人早已忘却,秦道林应该不至于会在这个时候报复花姐,只能说他是嫌疑人之一。”丁琳轻声说道。

    “如果说他是忌惮于我,想要杀掉花姐灭口呢?”江枫冷笑道。

    “啊——”丁琳一呆,她从未往这方面想过,但被江枫这么一提醒,却又是发觉并不是不可能。

    秦家自然是忌惮于江枫的,秦道林杀花姐灭口,为了掩饰当初在跑马场陷害江枫一事,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但是这话江枫能说,她却是不能接的。

    “好了,不用多想,好好照顾花姐吧。”江枫哪会看不出来丁琳的想法,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嗯。”丁琳赶忙点头,她已经隐隐意识到江枫要去做什么了,不过并未阻止,如果是秦道林做的,江枫肯定是不会让秦道林好过的,如果不是秦道林做的,那就活该秦道林倒霉了。

    江枫又是回到了病房,仔细查看了一下花姐的病情,花姐的情况看上去很严重,实则比他想象中的要好许多,只是其脸部皮肤,被烧伤了一部分。

    不过,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脸部皮肤被烧伤,这比之受任何伤都要来的难以接受,江枫蹙眉不语,思索着为花姐救治的方法。

    不过花姐目前病情还不稳定,还需要留院观察一段时间,他自认不会比医院方面做的更好,别的方面,就等到花姐神智清醒过来再说。

    然后江枫就是离开了,诚如丁琳所想的那样,他离开是去秦家找秦道林的,尽管只是怀疑,并无实质证据,质问秦道林的话,秦道林也不会愚蠢到承认。

    但是,其实很多事情,根本就不需要讲证据的,江枫想让一个人死,他就必须要死,更不用说,当初的花田跑马场的坠马一案,秦道林正是背后指使者。

    那一起事件,在外人看来,他江枫不过是仅仅坠马受伤,并无大碍,也就是传为笑谈罢了,江大少做过的那么多不靠谱的事情,哪一件传出去不是笑谈?

    但是,身为当事人江枫自己却是清楚,那一起坠马事件,改变了他整个的人生轨迹,让他得以重活一世。

    但是,江枫自然不会因此去感激秦道林什么,该死的人,总归是要死的,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罢了。他现在只恨自己上一次前去秦家手段太过仁慈了点,不然的话,花姐也不会遭受这样的迫害!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