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全身而退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庆元先生,我们就这么放任江枫离开了?”秦问天目中盛满了暴虐的神色,极为不甘的质问道。

    “不放他离开,又能如何?”庆元先生淡淡说道。

    秦问天话语一滞,顿觉老脸微辣,他当然明白庆元先生这话的意思,如果不放江枫离开的话,那么以江枫的狠辣个性,秦君临必然逃不过一个死字,尽管秦君临死,赵无暇肯定也要死,但那样的结果对秦家众人而言,绝对算不上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在这种情况下,江枫既然提出要离开,就只能让江枫离开了。

    只是秦问天心里知道是一回事,经由庆元先生提醒又是另外一回事,且庆元先生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是轻蔑的语气,浑然没将他放在心上,这多少让秦问天感觉上不是太舒服。

    不过秦问天还是没有说话了,因为他已经切身领教过庆元先生四人的厉害,庆元先生只和江枫对了一掌,以秦问天的能力看不出太多端倪,可无心道姑的胭脂粉,却是让秦问天吃足了苦头,丑态百出,这时即便已经服下了解药,还是非常的别扭。

    别扭的当然不只是秦问天一人,包括秦老爷子在内,江家所有人都倍感别扭,尤其是秦老爷子,一大把年纪,还流露出那样的丑态,这让他一张老脸都没地方放了。秦老爷子听得秦问天问话,微微一叹,却是没有说话。

    秦家在俗世是庞然大物,不管是财富还是权势,都凌驾于这个国家的中心,但庆元先生是古武修炼者,对此自是没有太大的敬畏之心。

    庆元先生有看到秦问天对自己的不满,也不以为意,对无心道姑说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无心道姑笑吟吟的说道:“不,还是得看庆元先生你的,这么大的责任,我一个小女子可是背负不起的。”

    两个人说话似打哑谜,秦家诸人听的满头雾水,不解其意,庆元先生笑着摇摇头,说道:“走吧。”

    庆元先生说走,脚下一动,人已然出现在了门外,随后,无心道姑三人,跟随着庆元先生迅速离开,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消失的不见??不见踪影。

    见到庆元先生四人离开,秦问天脸色悄然一变,不安的说道:“爸,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也走了?”

    秦老爷子又是叹了口气,秦问天的智商是毋庸置疑的,不然也不可能有如今的成就,可以秦问天的智商,却是一连问了两个愚蠢之极的问题,秦老爷子哪会不清楚这是太过在意秦君临了,关心则乱啊。不过看到其他人也看着自己,秦老爷子只得说道:“江枫没死,他们当然要离开。”

    “正是因为江枫没死,他们才不能离开啊,不然江枫杀个回马枪的话,岂不是糟糕。”秦问天怨声道。

    秦老爷子苦笑,说道:“他们不离开的话,怎么去追杀江枫?”

    秦问天恍然大悟,还想问问庆元先生四人的来历,庆元先生四人都是秦老爷子请来的,秦问天对他们的身份并不知情,不过见识到四人的强大,他不免产生了结交之心,想通过秦老爷子了解一番。

    哪知秦问天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听“砰”的一声,秦君临一头栽倒在了地上,秦问天听得那声音,赶紧冲上去将秦君临扶起来,秦君临被秦问天扶着,软如烂泥,那裤裆处,不知何时,湿成了一片,散发出一种腥臭的味道。

    ……

    坐在车内,江枫开着车子,迅速行驶向出租屋的方向……车子是秦家提供的,江枫索要这辆车子的同时,放掉了秦君临。

    这看似不是一桩对等的买卖,可有一点江枫清楚,在那样的情况下,他提出其他的要求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他只能快速离开,走的越远越好,至于秦君临的命,江枫是早就预定了,不外乎是早死还是晚死的问题罢了,不用急于一时。

    江大少的车技并不算高明,但这并不妨碍江枫将这辆车子操控的如鱼得水,车子行驶在路灯上,见缝插针,不断的超越着前方的车辆,时而引发几声喇叭的轰鸣。

    江枫对此一概不去理会,他脑海中所想的,全都是发生在秦家的事情,这一次,看似是他和赵无暇全身而退,没有半点损失,但江枫,却是半点开怀的情绪都没有。

    他固然是全身而退了,但并不等于此事就此了结,他打伤了戒色和尚,从阴阳书生身旁劫走秦君临,落了庆元先生的面子,还激怒了无心道姑……这四人,无一是易于相与之辈,他连番得罪,估计就算是没有秦家的事情,他们四人,也是不会放过他了,很有可能,他前脚才离开秦家,庆元先生四人后脚就追了上来。

    这也是江枫将车子开的飞快的缘故,他不得不快,能暂时避开锋芒就避开一点,江枫可不会天真的认为,在没有人质的情况下,他还能正面应对庆元先生四人。

    “呼、呼、呼!”

    车内,一直安安静静面有愧疚之色的赵无暇,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

    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副驾驶位置上的赵无暇,身形慢慢扭动起来,

    这车内的温度,为什么忽然变得会这么热了,热,热到了自己的心中,好想脱去衣服,好热啊。

    赵无暇的心中在不停的呻吟,她紧紧的咬着贝齿,不让那羞人的声音自嘴里发出来,可越是压抑着,就越是觉得热的不行,那柔嫩的小手,都是不受控制的,试图去脱掉身上的衣服。

    赵无暇解开了衣服上的一粒扣子,而后在强大的意志力的压制下,手臂软绵绵的垂落在一旁,心中一个声音在呐喊:“不行,不能脱衣服,就算是热死了,也不能脱衣服。”

    只是为什么会这样的热呢,那样的热,是一种自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热量,热的她的五脏六腑,都像是起了一团火一样,使得她脸上的皮肤,都变得粉红粉红的,冒着淋淋香汗。

    扭动的速度,情不自禁的在加快,赵无暇垂落的手,再度伸出去解扣子,这已然成为一种本能的行为,她的意识,亦是逐渐变得迷迷糊糊的,一开始还有点自控力的她,渐渐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做着些什么事。

    而脱衣服的同时,赵无暇那略显迷乱的脸上,更是露出几欲哭泣的表情,她侧转着身体,娇~喘出声,如水般迷离的眸光,落在江枫的身上,饱含着迷乱的**~。

    听得赵无暇的呼吸声,江枫察觉不对,侧头往赵无暇看去,一眼看到赵无暇的变化,登时脸色微微一变。

    该死的,他封闭了呼吸没有中无心道姑的招,可赵无暇一个普通人,如何抵抗的了无心道姑的胭脂粉,这是吸入大量的胭脂粉,被诱发了情~欲了。

    “赵无暇,你没事吧?”江枫皱眉问道。

    江枫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赵无暇软绵绵的身体,就是朝他依了过来,两只手,抱住了江枫的右臂,抱的很紧很紧,只是这样还不够,赵无暇的脸紧紧的贴着江枫的手,不停的磨蹭着,好似这样子才能让她更舒服一点一样。

    赵无暇此时的模样,无疑是诱人到了极致,可江枫却是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这还是药效发作不久,赵无暇情~欲未被彻底激发出来,只是稍稍有点迷醉罢了,一旦药效彻底发作,只怕赵无暇将会彻底神智大乱,在**的支配下,彻底沦为**的玩物。

    “好恐怖的催情药!”江枫脸色一片铁青,那被赵无暇抱住的手,猛然抽出,在赵无暇后背上拍了几下。

    赵无暇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高亢的嘤咛,倒在了座位上,只是那脸上的红潮并未散去,反而是越来越深,香汗淋漓,连秀发都染湿了不少。

    江枫看赵无暇如此模样,知道胭脂粉太过霸道,就算是他打晕了赵无暇也无济于事,必须想办法将胭脂粉的药效自赵无暇体内逼出,不然恐怕会留下相当严重的后遗症。

    想着此点,车子在江枫的操控之下,速度越来越快,仅仅是五分钟之后,车子就在出租屋的门口停了下来,江枫抱着赵无暇下车,人影一窜,朝房间内奔去。

    进入房间,江枫将赵无暇平躺在放在床上,迅速找出银针,以九阳针为赵无暇治疗,胭脂粉并不是毒药,但药性极烈,损人心智,在这种情况下,江枫只能用更为霸烈的九阳针下针,也算是以毒攻毒。

    花费了约莫十来分钟的时间,将赵无暇体内胭脂粉的药效驱除干净,江枫也是小小的出了一身的汗水,见赵无暇醒来还要一点时间,江枫没有等待赵无暇醒来,快速朝后院走去,而后在后院坐了下来。

    江枫知道,不出意料的话,今晚还将会有一场恶战,那样的战斗,很有可能,会是他夺舍重生以来,最为惨烈的一次。

    他身上有太多的羁绊,无法避开,只能迎战,是以如今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江枫都非常的重要,他必须时刻将自己的体力和精气神保持在最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