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枯木逢春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    谭乐天父子所居住的酒店离鼎天俱乐部不远,车子行驶十来分钟就到了,进入酒店房间之后,谭乐天朝谭纵轻轻点了点头,谭纵会意,准备了两杯红酒,然后离开了房间。

    “江少,来,我敬你一杯。”在江枫施针之后,谭乐天jīng神方面好转不少,端起酒杯朝江枫说道。

    江枫拿起酒杯,一口喝掉,说道:“谭老先生身体不适,近段时间,最好还是少饮酒为妙。”

    谭乐天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道:“好,好,你是医生,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说不让喝,那我就不喝。”

    说着话,谭乐天爽快的放下了酒杯,好似真的是江枫说什么,他就怎么去做一般。

    江枫亦是跟着一笑,这谭乐天还真是一个妙人,江枫如何会听不出来,谭乐天这话表面上是在奉承他,实则是在提醒他先前在拍卖会上发生过的事情,让他不要忘记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江枫之所以会跟随谭纵过来,本意就是打算替谭乐天治疗一番,这时便是顺势说道:“谭老先生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要是方便的话,我先为你诊诊脉如何。”

    “方便,当然方便。”谭乐天求之不得的说道,事关生死,由不得他不重视,就算是不方便,也必须得方便。

    江枫没有与谭乐天过多虚与委蛇,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搭在谭乐天的腕脉上,细心感受起来。

    只是一会,江枫眉头就猛的一皱,江枫虽然通过面相,就知谭乐天病入膏肓,已然是到达油尽灯枯的地步,命不久矣。

    却是没料到,这谭乐天体内的症状,比他想象的更为严重一些,几乎可以说是生机断绝,甚至可以说,按照正常生老病死的规律来看,谭乐天,其实已经死了,他能过活到现在,简直是个奇迹。

    谭乐天见到江枫皱眉,眼皮子跳动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没事。”江枫移开了手,摇了摇头。

    “江少,我人是老了没错,可还不至于到糊涂的地步,真话假话,还是听的出来的,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必隐瞒。”谭乐天正sè说道。

    到了他这一步,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看透看淡,生与死,不过一步之遥罢了。

    江枫笑了笑,说道:“我只是有点疑惑,真要说的话,如有冒犯之处,还望谭老先生不要介意。”

    话语一顿,江枫接着说道:“谭老先生是不是在两个月之前,大病过一场,险些离开人世?”

    谭乐天脸sè微变,盯着江枫看了一会,才缓缓说道:“你说的没错,两个月之前,我的确是大病过一场,若不是有高人相助的话,恐怕现在早已离世了。”

    “原来如此,只是不知道那位高人,既然医术如此高深,为何谭老先生你不安心待在香港养病,反而是跑到燕京来了。”江枫疑惑的询问道。

    谭乐天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些事情我本是不打算向任何人说起,不过你既然问了,说说也无妨,我之所以未能安心在香港养病,是因为那位高人在救治我的时候,曾提过一个我无法接受的条件,我不得不拒绝了他。”

    “究竟是什么条件,会让谭老先生你不顾自己的生死?”江枫更为疑惑了。

    “他想要我谭家的全部家业。”谭乐天没有过多犹豫,直接说道,只是是个人,都听得出来他这话语的愤懑与不甘。

    谭乐天愤懑,是因为对方所提的要求太过苛刻,完全没有接受的可能,而不甘,是明明有一线生机就在眼前,却是无法抓住,这两种情绪交织之下,使得他的脸部表情,都是变得有几分狰狞。

    谭乐天这么一说,江枫就是明白过来了,也难怪,在他提出三年十亿这个条件的时候,谭乐天只是略作犹豫就答应下来,敢情,在这之前,谭乐天已经遭遇过一次这样的事情,被逼上了绝路,已然是没有选择。

    只是还是有点让江枫想不明白,那位高人,到底是何等来头,竟然有如此jīng深的医术,难不成是岐黄门的人不成?

    稍稍一想,江枫就是觉得很有可能,这种死要钱的方式,很像是岐黄门的人做的出来的事,当然,他现在所做的,和死要钱,也没什么两样就是了。

    江枫记住了谭乐天的话,却是没有再多问什么,说道:“我该问的都问完了,如果谭老先生没什么事的话,我现在就开始为你治疗。”

    谭乐天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激动之sè,问道:“我该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脱掉上衣,躺在床上即可。”江枫说道。

    等到谭乐天躺在床上,江枫一根手指,随之戳了过去,戳在谭乐天的昏睡穴上,让谭乐天进入深度睡眠,然后就见他手起手落,手的银针,猛的朝谭乐天后背插去。

    突破到炼体第五层之后,江枫的身体灵活度到达了一种惊人的地步,下针之时,一气呵成,如流云流水,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江枫手的一把银针,便是悉数扎入了谭乐天周身几十处关键大穴之。

    但这一幕看似很快,实则对于手眼都有着极大的考验,稍有差池,非但无法为谭乐天续命,反而会瞬间葬送了谭乐天的xìng命。

    而且,江枫下针之时,每一根银针,都灌输了自己的内气,尽管时间不长,但如此高强度的动作,还是令得江枫额头上有汗水冒了出来。

    时间过去了五分钟左右,江枫开始起针,他先前用的是霍远山教给他的回chūn针法,用来为谭乐天延续体内的生机。

    可是以谭乐天的身体情况,单纯的回chūn针法,并不足以彻底激发谭乐天体内枯死的生气,起针之后,江枫手法一变,用上了他最为熟悉的九阳针。

    不同于回chūn针的棉柔,九阳针刚猛霸道,下针之后,谭乐天的身体,很快起了反应,变得簌簌颤抖起来,周身有一层浓密的黑sè黏稠汗水溢出。

    等到谭乐天的身体停止颤抖,重新归于平静,江枫才迅起针,因为谭乐天的身体太过虚弱的缘故,如果九阳针施针时间过长,很有可能会引发谭乐天体内内火反噬,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做完这些,江枫也是有些虚弱,脸sè都变得苍白了些,不过还好,因为他度够快的缘故,谭乐天基本上是没什么大碍了。

    这也是让江枫颇为庆幸,他今晚为谭乐天治疗,看似没什么凶险,实则每一步,都危机四伏,若非是他机缘巧合之下突破到了炼体第五层的话,只怕是在施展出回chūn针法之后,便已耗尽了体内的jīng气,无论如何都无法施展出九阳针的,那样一来,他所做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救谭乐天不成,反而是加了他的死亡。

    ……

    半个小时之后,沉睡过去的谭乐天悠悠醒转,时间对江枫而言,每一分每一秒都过的很慢,对谭乐天而言,却非常的快,他感觉自己好似是打了个盹一般。

    这一醒来,谭乐天就是发觉自己的身体四肢无比的爽泰,不同于以往每次睡觉醒来,身体都如同灌铅一般的沉重,他可以很灵活的,移动自己的双手双脚。

    惊讶之情就在这时溢于言表,带着这种惊讶,谭乐天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下床走了几步,如果说,躺在床上的时候,他还以为那种爽泰之感,是因为心理作用的话,那么当他真正站起来之后,才意识到,那并不是心理作用。

    他的身体,似如枯木逢chūn一般,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变化,从表面上看去,或许看不出什么,但他自己却是无比真切的感知到,他仿佛是年轻了十来岁一般,便是连那沉滞的呼吸,都是变得无法轻盈。

    “我……我……”即便是一生之,历经各种大风大浪,此时,谭乐天都是有点说不出话来,他实在是形容不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恭喜谭老先生。”江枫一直都在观察着谭乐天的反应,见谭乐天起身,知道两针齐下之下,已经奏效,这时说道。

    “我真的好了?”谭乐天还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不是好了,最多三年时间罢了。”江枫说道。

    “哈哈哈——”谭乐天放声大笑起来,尽管只有三年时间,他却是已经无比的心满意足了,而且,不同于以往百病缠身,他这时简直可以用jīng力充沛来形容,哪里还敢奢求更多。

    “谭纵,叫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没有?”谭乐天高声说道,声如洪钟。

    外边的门顺势打开,谭纵快步从外边走了进来,看到谭乐天身上的变化,他的眼闪过一丝奇异的亮光,明显也是有些难以置信,但还是很快说道:“都准备好了。”

    “交给我。”谭乐天伸过一只手去。

    谭纵把东西放在谭乐天手,谭乐天看了一眼,转交给江枫,说道:“江少,这是我为你准备的诊金,还请笑纳。”

    江枫并没有伸手去接,甚至看都没多看一眼,而是说道:“谭老先生,有个问题,我一直都想问问你,如果可以的话,这笔钱我可以不要,但这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