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东窗事发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    晚上十点钟,灯火通明的燕京市,已经慢慢进入睡眠的状态,此时,燕京解放路一家不起眼的小宾馆内。三楼客房,一阵三长两短的敲门的声音响起,响声过后,房间的门迅速从里边打开,敲门的人快步入内。

    “有沈斌的消息了没有?”中年男人沉声朝着敲门进来的女人问道。中年男人顶着一颗硕大的光头,和瘦小的身体极不相称,说话的语气急促而富有力量。

    女人与中年男人刚好相反,体态健硕,只是脸上有着一条细长的刀疤,破坏了整体的美感,使得她的模样看上去微有些狰狞,此时听中年男人问话,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四处查探过了,暂时没有,他整个人,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一点消息都没有?”中年男人冷哼一声,说道:“难不成他是死了不成?李家那边有什么动静?”

    “我去李家那边查过,上一次请求我们岐黄门来救治的那个李元珏,又被人打断了腿,情况比上次更加严峻,他们也在很着急的寻找沈斌。”女人回道。

    “又被人打断了腿?”眉头微微皱起,中年男人困惑的道。

    女人点点头,说道:“上次沈斌为李元珏治好一条腿收了一个亿,这一次,李元珏五肢全部被打断,除了我们岐黄门出手之外,别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为他续上断肢,我们要不要出手?”

    中年男人沉吟了一会,缓缓说道:“不用着急,等到有需要再说,不过既然李家也在寻找沈斌,肯定也是不知道沈斌在哪里了。”

    女人犹豫了一下,说道:“你说,他会不会拿着那一个亿跑了?”

    “跑?他能跑得了吗?”中年男人不屑讥笑,说道:“不管是不是这样,都务必第一时间找到沈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吃独食可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如果他真的是跑路了的话,一旦找到,就地格杀,那笔钱,务必拿在手里。”

    女人脸上浮现出一抹残忍的笑意,使得那条刀疤隆起如爬着一条蚯蚓,说道:“这个不用你说,我自然清楚该怎么做,只是李家那个废物少爷,要是我们出手的话,这笔钱可是相当可观,还真是令人心动的很呢。”

    “李家会心甘情愿拿出一个亿,并不表示他们还会心甘情愿拿出更多的钱,燕京强者如林,他们既然能够在燕京占据一席之地,家族底蕴绝对不可小觑。而且我们这次来燕京,可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千万不能耽误了大事。只要拿到了那样东西,李家给的那点小钱,还入不了我的眼。”中年男人冷哼一声,说道。

    女人不服气的说道:“我们岐黄门治病收钱,从来没有人敢赖账,他们敢!”

    中年男人哈哈一笑,神sè间充满了傲气,正要说话,就见窗户外边,有几只黑sè的小鸟飞了进来。

    中年男人大手一伸,那几只小鸟立时振翅落在了他的手臂上,中年男人分别抓起其中一的小鸟闻了闻,说道:“看来没错,沈斌的确还在燕京,只是他身上的味道太过分散了,暂时不能确定到底在哪。”

    女人宽慰的笑道:“我们岐黄门,每个门下弟子从小就服食过一种特殊的药材,身上会散发出一种挥之不去的味道,既然他是在燕京,不管躲在哪个角落里,我们都迟早会找到的。”

    中年男人也是一笑,脸上的笑意才浮现出来,那脸sè又是微微一变:“不好,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放出去五只曜鸟,就回来四只,还有一只不见了。”

    “难不成是被沈斌发现,杀掉了不成?”女人厉声道。

    “不管了,现在就去查!”中年男人沉声大喝,人影一闪,已经出了房门!

    ……

    江枫静静的坐在后院的白果树下,周身在灵气的滋养下,散发出浅浅的光芒,他的一只手上托放着一只小鸟。

    这小鸟的个头很小,比之平常在街头所见到的麻雀还要小个三分之二,但飞翔速度极快,反应极为敏捷,若不是他刚才见这鸟一直围绕着院子盘旋,抬手甩出去一把碎石的话,这鸟很有可能已经飞走了。

    “这鸟有点奇怪。”江枫看着掌心上的小鸟,喃喃自语道。

    他很轻易就嗅到这鸟身上有种淡淡的味道,不是那种与生俱来的腥味,而是一股挥之不去的香气。

    那香气呼吸进去的时候,香气清淡而弥久,一直萦绕在鼻间,江枫皱了皱眉,愈发觉得奇怪。

    而且这鸟的羽毛很不正常,焦黑如墨,但看着不是天生的通体漆黑,倒像是被人喂用了某种特殊的药材。

    对,一定是这样,不然这么小的鸟,不可能会如此灵敏。

    他本来还以为是这后院的灵气太过充沛,吸引了这只小鸟,现在倒是不这么觉得了,这只鸟,很大可能是人工喂养用来找人和刺探消息的。因为这种鸟体型太小,飞的又太快,一般人根本就难以察觉到它们的存在

    想着此点,江枫脸sè微微一变,目光四下一扫,没有看到还有其他的这种鸟的存在才稍稍安心。

    只是,他的生活向来简单,除了和李元珏之间发生过难以化解的冲突之外,就只有杀过那个沈先生了,李家应该不会有这样的手段,就算是有,也根本不可能用在他的身上,如此一来,很大可能是因为沈先生的事情。

    莫不是那个沈先生的事情被人发现了,岐黄门的人找上了门来,看来,他还是太大意了。

    江枫脸sè变了几变,毫不犹豫的就地生了一堆火把这只鸟给烧了,尽管他很清楚,这鸟既然是对方专门饲养的,就算是烧掉了估计也无济于事,但他必须尽可能多的为自己争取时间,免得被对方打了个措手不及。

    ……

    房间里内没有灯光,赵无暇静默的站在房间内,站在窗户旁,灯火没开,窗户没开,透过厚厚的玻璃,视野之间一片模糊,赵无暇只能隐隐看到一道人影坐在后院的那棵歪脖子树下。

    江枫在那里坐了多久,赵无暇就在这里看了多久,她有亲眼看到江枫随手抓起一把碎石打下来一只小鸟,然后有听到江枫喃喃自语的声音,因为彼此间隔有一段距离的缘故,她无法听清楚江枫在说些什么,但听语气,却是极为沉重的。

    紧接着,她又看到江枫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生了一堆火,与此同时,她隐隐闻到空气中传来一阵烤焦的味道以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气。

    那香气透过窗棂的缝隙渗入房间,是什么味道她以前从未闻过,只是觉得分外好闻,忍不住多呼吸了几口,神气都清爽了些。

    这时已经很晚了,往常这个时候,她早已上床睡觉,她的时间并不充裕,除了要上学之外,还接手了江家一大堆的事物,还要照顾江枫的饮食起居。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很紧,从小的生活经历告诉过她,她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她现在所拥有的这些,看似已经是寻常人努力一生都难以得到的财富,但是这笔财富是别人的,和她并无太大的关系,她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做,才能让自己所拥有的生活状态不会发生变化。

    尽管,从搬进来到现在,照顾江枫反而是一件最简单的事情,但她还是想要尽力做好,不想让江枫挑出一点毛病。

    而也是这几天的相处,赵无暇发觉江枫的种种行为越来越奇怪了,这也是她今晚这么晚了还没睡觉的缘故。

    她没有睡,江枫也没有睡,可是江枫明明吃过晚餐之后就说自己困了,想睡觉了,怎么这个时候还没睡?

    而且江枫并不在房间里,而是坐在那棵坐下打坐,尽管赵无暇并不知道江枫那样做代表着什么,但心中隐隐觉得,这几天,江枫应该一直都是坐在那棵树下,晚上没有回房间睡觉。

    即便江枫做的很细心,她每天早上进去铺床的时候床上的被子都是皱巴巴的,但那床单却是太干净了,也很整洁,完全不像是睡过人的样子。

    她原本也没多想,这时发现江枫坐在那棵树下,很自然就联想了起来。

    “可是,他不睡觉,坐在树下做什么?难道他是在修炼某种奇怪的功夫不成?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功夫的存在吗?那不都是电影世界里的特效吗?”赵无暇想了想,百思不得其解,然后又是想起江枫曾经对她说过,让她帮忙去搜罗《道德经》现存于世的孤本。

    一开始江枫说这话的时候,她以为是江枫要拿那些去换钱,极为不情愿,还拿出老爷子封锁了江枫的经济大权敷衍。

    可现在看来,应该不是这样子了,因为她住在这里以来,根本就没看到江枫有花钱的地方,穿衣变得简单朴素了不说,也不出去吃喝玩乐了,甚至连存放在车库里的那些车子都没有开过了。

    “难道《道德经》对他真的很有用吗?”赵无暇喃喃自语说道,她还是想不明白,但还是觉得,这里发生的事情,暂时不要告诉老爷子的好,这是江枫的秘密,江枫既然从家里搬出来住,就表示不想被家里人知道,而且江枫无条件信任她,让她搬进来住,她怎么能为了一己私利辜负了江枫的信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