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艳福不浅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    陈思然想着心事,都没怎么听清楚那个声音,那人又是说道:“我找江枫有点事情,你可以不可以帮我叫他出来一下。”

    陈思然这下听清楚了,没想到除了她找江枫之外,还有别的女人找江枫,她意外的抬起头朝说话的人看去,一看之下就是怔了怔,失声说道:“花姐,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花姐和她的秘书丁琳,花姐听丁琳说江枫在学校,就亲自过来找江枫,虽然她也非常好奇,江大少怎么会有心思留在学校上课了。

    这时看到陈思然,花姐也是愣了一下,旋即上前笑道:“思然,没想到你也在这里,这可真是巧了。”

    花姐有着和陈思然截然不同的气质,如果说陈思然是一朵白莲花的话,那么花姐则是一朵妖娆绽放的红莲,她有着火一样的风姿和热情,她身上的媚态,是陈思然这个年纪所不具有的,也因此,她的出现,更是让教室内一片哗然,女生自惭形秽,男生则是看直了眼睛。

    纪言看到花姐,也是呆了好一会,她听花姐也是来找江枫的,那脸上表情不由缤纷的很,这下都不知道是该骂江枫还是羡慕江枫了,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来找江枫,那个江枫,什么时候魅力变得这么大了。

    陈思然柔声说道:“花姐,我是来找江枫的,你也是来找他的吗?”

    花姐点点头,说道:“我找江枫有点事情,他在不在?”

    陈思然苦笑说不在,虽然她很好奇花姐为什么来找江枫,却没问出来,她找江枫,之所以想邀请江枫参加她的生rì宴会,是因为她在图书馆误会了江枫一次,觉得欠了江枫一个人情,而且她还拿走了江枫的一幅画,虽然她说请江枫吃饭,但江枫没有去,这件事情就记在了心里。

    除了邀请江枫参加她的生rì宴会之外,主要的目的是想问问江枫那rì勾画的女子是谁。

    那画中女子和她长的太像了,她这些天一直看那幅画,越看越觉得像自己,可相像的是长相,神韵方面却千差万别,这让她很好奇,画中的女子究竟是谁,和她有没有什么关系。

    这样的话她自然不会告诉别人,所以也不问花姐的目的。

    花姐听陈思然也是来找江枫的,沉默了一下,心中有疑问也没问出口,毕竟江枫现在似乎与以前不太一样了,不能再以以前的眼光看待,她说道:“看来我们都来的不太巧。”

    话音刚落,就听到有手机铃声响起,丁琳从包包里掏出手机递给花姐,花姐接起电话,说了几句,脸sè遽然一变。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陈思然疑惑的问道。

    “江枫出事了,他现在在jǐng局,我现在要过去一趟。”花姐着急的说道。她身体出了问题,正要找江枫看看,要是江枫在jǐng局被关个几天的话,她很难想象自己身体会恶化成什么程度。

    陈思然脸sè也是大变,急声道:“我跟你一起去。”

    纪言站的有点远,没听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使得两个女人都受惊不轻的样子,她只是疑惑江枫与陈思然与花姐之间的关系,或许就算是没什么很大的关系,这两个女人来找江枫,也肯定是不寻常的。

    陈思然与花姐离开了,教室里边这才一下子炸开了锅,所有人都知道江枫和两个绝sè女子关系匪浅,虽然他们之中,有些人连江枫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羡慕江枫的艳福。

    ……

    因为发生了枪击事件的缘故,江枫换了个拘留室,现在被关押在一间单人的拘留室中,此时,昏暗的单人拘留室内,静谧无声,只有江枫时轻时重的呼吸声传出。

    江枫盘膝坐在床上,眼眸闭合,五心向天,伴随着他的呼气和吸气,胸前呈现出一种诡异节奏的鼓动。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江枫的眼睛慢慢睁开,今早的一场恶斗,让他隐隐有所感悟,可惜几个小时过去,境界未曾有一丝的松动,不由有些失望。

    地球的天气灵气实在是太过稀薄,果真不适合修炼。即便他身怀各种无上秘法,依旧被现实条件死死禁锢,若非得有机缘,基础的炼体九层,就将束缚他极长一段时间。

    忽然耳根子微微一动,他听到一阵远远传来的脚步声,脚步声很快在他所在的拘留室门口停下,江枫眼眸稍稍抬起,就见室内光线倏然变亮,夏冬雪打开了铁门,从外边走了进来。

    夏冬雪脸sè微有些苍白,显然早上的事情还让她心有余悸,江枫瞧着一笑,也不说话,夏冬雪的目光定定落在他的身上,有思索,有不解,更多的是一种异样的探究。

    好一会,她才略有些沙哑的说道:“江枫,江家来人保释,你可以离开了。”

    说着此话,夏冬雪心中颤动了一下,她很明白,早上发生在拘留所的事情,若不是江枫反应迅速,恐怕继吕志森中枪之后,第二个倒地的就是她,吕志森现在还在医院中抢救,生死未卜,显而易见情况是多么的严峻。换而言之,是江枫救了她一命。

    事情发生之后,整个jǐng局上下为之震动,局长震怒,责令严查,但很快,局长就收回了命令,安慰她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休假回家休养一段时间,别的方面,却是不再表态,最后还动员全部中高层开会,将此事封锁。

    夏冬雪联想起昨晚接过的那几个电话,哪会不明白是上边有人施压,硬生生将此事压了下去,她有怀疑是李家的人在背后动手脚,因为江枫打断了李元珏的一条腿,但怀疑归怀疑,不说证据不够充分,就算是有证据,她一个小jǐng察,面对李家那样的庞然大物,也根本做不了什么,心中倍感无奈。

    想着这些事情,她心中发冷。

    夏冬雪始终是板着张脸,不假颜sè的模样,江枫闻言却是失笑,他见过这女人xìng子中柔软失措的一面,知晓这不过是她惯用的自我保护sè,自不会将她的态度放在心上。

    而他现在可以出去了,也早在预料之中,李家的人暗中动了一次手脚,虽然没有成功,但也是留下了把柄。

    李家就算是权势滔天,也绝对不可能将这种不光彩的事情暴露出去,在这种情况下,李家从占上风变成了落下风,自然,处于事件漩涡中的他,变成了李家与江家交易的一枚棋子。

    江枫不清楚江家与李家之间在这其中是否还有其他方面的博弈,也懒的去管,他伸了个懒腰,大喇喇下了床来,大步朝外边走去。

    刚走到夏冬雪身边,就见夏冬雪嘴唇蠕动了一下,似有话要说,江枫脚步下意识停顿,夏冬雪不知为何,脸就红了。

    “谢谢你救了我。”夏冬雪用小的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说道。

    江枫淡淡说道:“你弄错了,我不是为了救你,是救我自己。”

    他说的是实话,在那种情况下,自身的安全尚且难以保证,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保护自己的安全,夏冬雪没事,纯粹是她运气够好。当然,也是因为那个吕志森太过倒霉,自作孽不可活。

    “不是的,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肯定无法站在这里了,不管怎样,都应该谢谢你。”夏冬雪坚持道。

    对这个黑白分明的女人,江枫还真是有点欣赏,戏笑道:“怎么,因为这样,打算对我以身相许?”

    “你——”夏冬雪即刻恼羞成怒。

    江枫哈哈一笑,迈开了脚步,夏冬雪紧追上去,说道:“江枫,我知道你本xìng并非如此,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难道一定要做一个让人讨厌的人?”

    “你才接触我几天,就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江枫笑道。

    夏冬雪情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沉默了小有一会,说道:“无论如何,你终究是救了我一命,这件事情我会记住的,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江枫笑笑,不再说话,挥挥手,大步朝jǐng局外边走去。

    对一般人而言,进入jǐng局,无疑是半只脚踏入了地狱一样,但对于喜欢刺激与冒险的江枫而言,这一场三十来个小时的经历,却不过是一次简单的生**验,自是不会觉得有意思的不舒服不自在。

    他才出jǐng局大门,就是见一辆彪悍的黑sè悍马车停靠在那里,依靠在车门边上的却是一道娇小婀娜的身影。

    女人的娇小与庞大的车身,在阳光下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在注意到那辆车子的存在之时,很容易就注意到了车旁的人,而注意到车旁的人,则会很自然就忽略掉车子的价值。

    毋庸置疑,赵无暇就是这样有着魅力的女人。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赵无暇常年穿着一身古板的制服,那制服绝对算不上诱人,加之她本人不苟言笑,大大削弱了自身女xìng的气息,显得难以接近。

    江枫一路晃悠悠做过去,就见至少有五六个年轻jǐng察偷偷往赵无暇方向看,小声议论着是哪家大小姐,胆子大一点的试图上前搭讪,但才走上前两步,目光一和赵无暇对视,就忙的缩回了脚,失去了胆气。

    江枫看的暗觉好笑,走到车旁,问道:“专程过来接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