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你有病

目录:天才纨绔| 作者:陌上猪猪| 类别:历史军事

    ()    江枫拒绝与叶青璇见面,又一次在江家,在燕京的一些圈子里掀起了波涛,不过江枫的生活并未改变,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依旧是一门心思的泡在书房内。

    他现在看书,自然不是看那些应付应试教育的书,他看的书很偏很杂,但凡是有兴趣的都会有所涉猎。

    好在书房内的书虽然不多,但每一本都有着一定的研究价值,倒也满足了他目前的需要。

    这天他正拿着一本书从房间里走出来,打算在院子里看会,就见门外一道人影闪了进来,人未至声先至,一个略显得尖细的声音传了过来:“江大少,我的亲兄弟,你果然没事,哈哈,这可真是太好了,想死我了。”

    人影奔跑的速度很快,转眼间就来到了江枫的身前,伸出双手朝江枫抱来。

    “滚!”江枫眉头一皱,直接一脚将这家伙踢了个滚葫芦。

    那家伙也不介意,一溜从地上爬起来,拍着身上的灰尘,嘿嘿笑道:“看江大少身手利索,出脚不凡,颇有我当年的风范,一看就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走,有人请客,我们喝酒去。”

    江枫眯眼看着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家伙,第一印象就是很高很瘦,如果说他本人已经很瘦的话,这家伙则是瘦的有点夸张了,接近一米八的身高,估计连一百的体重都达不到。

    来人双臂奇长,那脸又长又瘦,估计趴在地上的话,活脱脱就是一匹马。而这家伙长了一张马脸不说,名字也叫马连豪,谐音就是马脸好,非常相得益彰。

    看到这家伙,江枫就是会心一笑。

    如果说他还有几个朋友的话,马连豪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当然他也清楚,仅仅是臭味相投的酒肉朋友罢了。

    马连豪的父亲是西北某省的煤炭大王,是以马连豪在燕京这个圈子里,一直都被冠以暴发户的儿子的名号,或许他们父子二人也是意识到这一点的缘故,由马连豪父亲出钱,马连豪本人拿钱开路,打算在燕京混出个名堂。

    只是他这种外来户,一没根基二没底蕴三没文化,钱一笔一笔的砸下去,却往往是被人当成了凯子,江枫与马连豪认识的时候还是在皇爵会所,那一次马连豪令人提着一麻袋的钱yù要办一张会员卡,被连番拒绝之后,那嘴脸绝对称不上好看,又是耍泼又是大骂,惹出不少笑话。

    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马连豪缠上了他,因为舍得花钱的缘故,颇对江枫的胃口,一来二去,就是变得熟悉起来,渐渐的称兄道弟,变成燕京圈子里著名的哼哈二将。当然,那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称号就是了。

    说起来,江枫之所以会死缠着叶青璇,除了本身想争口气,让人刮目相看之外,还和马连豪有着一定的关系,一切,都是源于和马连豪的一个赌注,赌金是一辆柯尼塞格one:1跑车,这款售价逾亿的超级跑车,一度让江大少为之疯狂,可惜他囊中羞涩,想要买,那是绝不可能。

    也正是因为如此,江枫才会在被叶青璇拒绝了数十次之后,依旧不遗余力的卖弄着风sāo,不过江大少虽然称得上是纯正的汽车发烧友,说起车子来门门是道,可车技却烂的一塌糊涂,之所以想要这辆车子,无非是死要面子,想要为此证明自己的存在感罢了。

    笑过之后,江枫的脸sè忽然一冷,沉声问道:“马连豪,你告诉我,是不是你?”

    “什么是不是我?”马连豪错愕的问道。

    “没什么。”江枫摆了摆手,淡淡说道。

    花田跑马场坠马事件,一直都是他的心结,不过那天他之所以会去花田跑马场,还真和马连豪没什么太大的关系,马连豪本人也没去,之所以问这么一句,不过是想看看马连豪的反应罢了。

    马连豪苦笑道:“大少,你这一发作起来威势还真是非同小可,很是令人刮目相看,都快要吓死我了。”

    “是么?”江枫不以为意的说道。

    “当然。”马连豪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眼冒亮光的说道:“大少,我听说古代的读书人都是一身浩然正气,一旦发作非同凡响,你这段时间一直在家里闭门读书,肯定是养了一身正气。不,是王八之气。”

    江枫无语,这家伙连拍马屁都不会拍,难怪会混成如今这个德行,又一想以前的自己岂不是也是如此,不由莞尔一笑。

    马连豪也就开个玩笑,对江枫的喜好脾xìng,他几乎比了解自己还要多,这时嘻嘻一笑,凑了过来,挤眉弄眼的说道:“大少,我刚才说了有人请客喝酒,去还是不去?”

    “谁请客?”江枫好奇的问道。

    “花姐。”马连豪说起这个名字,表情都变得yín荡起来。

    “花姐平白无故请我喝酒做什么?”江枫没什么兴趣。

    “嘿,哪里是平白无故,大少你在花田跑马场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花姐作为花田的老板,自然得好好表示表示不是。”马连豪嘿嘿说道。

    “哦?”

    马连豪的表情更是荡漾,凑过来说道:“大少,这对你来说可是一个大好机会,花姐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平素想一亲芳泽都没机会,眼下她自己送上门来,你可一定要好好把握,说不定会有惊喜。”

    江枫和马连豪之间臭味相投,一个点火一个放炮,彼此之间可没少做过这种见不得人的勾当,闻言失笑,说道;“好吧,那就过去喝两杯。”

    不过过去的原因,自然不是马连豪所想的这样子。

    马连豪眉飞sè舞,急忙催促道:“那就赶紧走吧,嗯,不对,大少你还不赶紧去换上你的泡妞战袍,这身装备,可是差了点啊。”

    “大少我玉树临风,潇洒不羁,穿什么都是天下第一帅,你他娘的就别cāo心了。”江枫没好气的臭骂了一句。

    江大少穿衣上的品味比之泡妞的品味至少差了三条街,这身衣服,还是江枫专门让佣人去外边买来的,虽说只是一些烂大街的国际品牌,倒也顺眼许多。

    “是,是,说的没错。”马连豪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促狭的说道:“说不定花姐就喜欢这个调调也不一定,我怎么敢怀疑大少你的品味。”

    江枫懒的理会这个活宝,但还是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现在正关禁闭呢。”

    他倒不是担心来自老爷子的怒火,只是不想又招致麻烦。

    “我靠!”马连豪眼珠子瞪大,见鬼一样的说道:“我说大少爷啊,您老人家别玩我了成不成,自从我认识你以来,这关禁闭没有十次也有八次了,有点新意行不行,赶紧的,一会花姐等的不耐烦,那可就没戏了。”

    由马连豪开着他那辆sāo包之极的橘黄sè的兰博基尼,一路横冲直撞赶往花田跑马场。

    在跑马场附近的花田会所内,江枫见到了马连豪一直念叨的花姐。

    老实说,即便是以江枫苛刻的审美品位,都不得不承认花姐是个绝sè尤物。

    红唇饱满,双眸含情,一身艳红sè的旗袍,看似夸张,穿在她的身上,却一点都不夸张,淋漓尽致的展示出她近乎完美的身材,让人怦然心动。

    尤为勾人的是花姐的眼睛,那目光中蕴含着浅浅的水雾,看似挑逗,实则,不过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并非刻意如此。

    天生媚骨!

    江枫心中感叹了一声,难怪马连豪一提起花姐,就直流口水,这风情,果真是令人难以抵挡。

    隔着几米远,江枫都能闻到来自花姐身上成熟女人的香气,那香气极为撩人,让江枫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的时间略长了点。

    花姐看到江枫,咯咯脆笑起来,有点夸张,却极具**风情,只是江枫如何会看不出来,她笑归笑,眼中却有着藏不住的鄙夷之sè。

    这让江枫微有些无奈,看来江大少的草包形象,还真是根深蒂固。

    “花姐,客人我可是帮你请来了,来,赶紧握个手。”马连豪上前几步,笑嘻嘻的说道。

    “滚,你这个臭小子,连花姐我的便宜都敢沾。”花姐笑骂了马连豪一句,拍开他的手,朝江枫伸出手来,笑道:“江大少,你可终于来了,都快盼花花姐我的眼睛了。”

    江枫淡淡一笑,伸手和她握了握,一触即分,说道:“花姐还是这么会说话,就不怕我当真了?”

    花姐笑吟吟的说道:“哪里叫什么怕你当真,我本来就是说真话。”

    话虽如此,心中却是一动,她见过江枫几次,以往每一次握手,江枫都死死的拉着她的手不肯放,为此还闹出不少麻烦,倒没想到这一次见面,江枫只是稍稍碰了碰她的手就放开了。

    若不是以往江大少表现的太过花痴,她简直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魅力大不如从前。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见到江枫,花姐隐约觉得看着顺眼了许多,仔细多看了一眼,这才发觉是江枫身上的衣服出了问题。

    见多了江枫花花绿绿的打扮,陡然见着这一身颜sè略显单调的穿着,倒是让花姐略有点不太适应,那看向江枫的眼神,多了几分思付之sè。

    “我这人最诚实了,花姐既然喜欢说真话,那我也说一句真话。”江枫眼睛微微眯起,似笑非笑的看了花姐一眼,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