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46章 大统领的报复

目录:宦海特种兵| 作者:天机变| 类别:都市言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安天伟的手掌心里举着的这盏魂灯被捏碎了之后,远在别处的金色彩云服大统领,突然发出了一阵惨叫。

    “安天伟,我跟你不死不休!”金色彩云服的大统领正于密林之间穿行,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内心深处灵魂的撕裂。

    金色彩云服的大统领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他的魂灯被人给捏碎了!

    而现在能捏碎他魂灯的人,除了安天伟,别无他人。

    金色彩云服的大统领最担心的就是摆放魂灯的那个密室。密室的防护力量虽然不弱,但金色彩云服的大统领知道那样的防护对安天伟而言,根本不足道。

    他唯一能寄希望的就是密室的位置非常的隐秘,再加上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密室的存在。

    长老会的覆灭,已经让密室的魂灯之为一空,那儿还燃着的魂灯,执法会里的人占大多数。

    大统领实在想不透,安天伟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照理说不是应该等到他将密室的魂灯处理完成之后,安天伟才能攻的上来的吗?

    大统领摇摇晃晃的扶着一棵树坐了下来。

    灵魂的撕裂之痛,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都是难以承受的。

    在大树下坐了良久,大统领陡然想到了什么,他眼里的怒色更浓。

    “好你个沐清欢。你竟然敢算计我!”

    沐清欢正是光复之翼当代的沐姓首领。

    直到此时,大统领才转过弯,沐清欢为什么突然的要转回去,只让他一个人去隐世之地。

    这必然是收到了安天伟可能来攻的消息。

    密室里,两位首领的魂灯也在!但现在,大统领知道两位首领的魂灯百分百已经转移走了。

    执法会虽然是光复之翼的一股隐秘力量,但不能脱离首领的掌控,这是规矩。

    大统领此时一腔的恨意。

    甚至他对沐清欢的恨意还要超过对安天伟的恨意。

    “既然你不让我好过,那么我也不会让你舒服。”大统领将戴在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因为长年不见光而异常苍白的脸。

    大统领脸上的苍白还包含了没有血色这个成份在里面。

    大统领长的清瘦,与他低沉而雄厚的嗓音就像是两个人。

    大统领将面具往边上一扔,再将身上穿着的金色彩云服一脱,就变成了一个看起来非常文弱的中青年男子。

    这个男子身上透着的是一股让人很不舒服的阴柔。

    大统领站起了身,一阵晕眩之感传来,让他不由的再次于原地静默了好几分钟。

    痛苦越大,大统领对沐清欢的恨意就越深。

    当他对沐清欢的恨意盖过了对安天伟的恨意时,他就从腰间掏出了一个手机。

    外形上这个手机跟普通的手机区别不大,大统领将手机的天线抽出来,拉到了有两尺长。

    很明显,这是大统领的卫星电话。

    “喂,首座。我被沐清欢黑了一把。”大统领的电话接通之后,没有等到对面出声,他就开始汇报了起来。

    大统领将新近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因为现在他还不知道执法会总部那儿的具体情况,只能说出来他自己的猜测。

    对面的人静静听着大统领的汇报,直到大统领说完后,又是一阵沉默之后,才道:“你回来吧。光复之翼那儿,你的任务已完成的差不多。现在再呆在那儿的意义不大了。”

    “是!首座!”大统领大喜过望。

    这可是他一直都期望着的结局。在光复之翼这儿,虽然他的身份地位都非常的重要,可是和两位首领面和心不和的久了,大统领非常担心哪一天两位首领随便找个由头将他给弄没了。

    光复之翼的两位首领这种事情没少干。这其中就有不少是借助于执法会的手来完成的。

    被沐清欢阴了一把,大统领知道这就等于是沐清欢和龙虎山一脉的那位首领跟他彻底的撕破了脸。

    “让你们去斗吧。恕我不奉陪了!”大统领朝着飞仙岭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头孤狼带着沐清欢的腰牌去了隐世之地,沐清欢肯定在监视着腰牌的动向。

    现在正是他脱身的最佳时机。

    “在我撤退之前,我怎么着也得给你们留点礼物!”大统领残酷的一笑:“沐清欢,你对我不仁,就不要怪我对你不义!”

    其实,就算是沐清欢对他仁了,估计大统领对沐清欢也不会义到哪儿去。

    只是人这种动物,总会替自己找很多种理由和借口。借口找着了,干起事来就天经地义顺理成章。

    大统领又休息了一会,当他感觉着那层撕裂之痛减缓了一些之后,便拿出一个口哨一样的东西。

    将口哨放在嘴里吹着,没有什么声音发出来,但密林间却突然起了风。

    风很轻微。

    大统领对风似乎很敏感,风初起时,他就停下了。随即抬眼看着天上。

    天上无云,什么也没有的样子。

    只过了一会,天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这个小黑点越变越大,带起了一阵疾风朝着大统领的方向扑来。

    大统领伸出一只手臂,平平的伸展着。

    那个黑点的速度极快,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于大统领的手臂之前猛然停住,再缓缓的落到了大统领的手臂上。

    这是一只鹰。

    与平常的鹰相比,这只鹰的体格要小一圈。

    不过,这只鹰的眼神,却比平常的鹰要凶猛太多,特别是这只鹰的鹰嘴,有大半泛着一层金光,看上去特别有金属的质感。

    “好宝贝,让你做点事。”大统领对这只鹰似乎十分的喜爱,轻柔的抚摸着鹰的头部羽毛。

    鹰抬头扫了大统领一眼,张开金色的嘴叫了一声。

    大统领面上一喜,便随手于密林之中的一棵树上摘下了一片树叶。

    他凝指成刀,刀尖上泛着一层亮光,如同电焊机似的,在树叶上刻画了起来。

    不一会,树叶之上的一幅地图已经成形。

    大统领又嘴里念念有词,单手指于虚处构画着一个阵法。阵法凭空而成,大统领将阵法一抓,生生的按进了这片树叶之中。

    树叶的经络发出一阵闪亮,刚才大统领刻画的线条纹,便与树叶连为一体。仿佛就成了树叶的脉络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