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77章 安母的决定

目录:宦海特种兵| 作者:天机变| 类别:都市言情

    长水市最近的天气有些干燥,燥热的天气,让任何一个长水市的人都莫名有种暴脾气。

    高伯元和郑西塞二人在办公室里,透过了窗玻璃看着长水市的街面。

    炽热的太阳下面,公路以及整个街区都被笼在了一层炙热的热浪之中。

    热浪升腾而上,视线透过热浪,似乎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显的不是那么真实。

    虽然办公室里有空调,但郑西塞却依旧觉得烦躁不安。

    高伯元亦有同感。

    这种烦躁的天气,加重了原本他们就不安的心境,让他们烦躁的心境更加烦躁了起来。

    天热可以躲空调里,但是心躁,躲哪儿都没用。

    二人前一会才从安天伟老母亲那儿回来,幸好这次的事件对安家人的影响不是很大。

    “老高,我挺佩服安家大姐的。”郑西塞拉开领口道:“一个农村妇女,能有那么博大的胸襟,就算是一般的男人都做不到。这个真是天生的!”

    高伯元深有同感。

    安天伟的老母亲在以前就展露过同样的风骨。

    有些人,平时看着不显,只有在遇着事情时,才能高下立判。

    能培养出像安天伟这么优秀的孩子,如果没有老母亲的支持,安天伟达不到现在的水平。

    “所以老郑啊,我们已经在我那个弟妹面前失了一局,接下来的这一局可不能再有什么闪失了!”

    高伯元心有所忧。

    郑西塞同样如此。

    虽然二人都拿出了自己可以拿的出手的差不多是全部的力量,但这次面对的对手有些不同寻常。

    两位狼牙特战旅的指挥官其实心里都清楚,他们现在要做的,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全力。

    尽人事,顺天意这种话,当然不可能会在二位老指挥官的意识里出现。

    这一仗,赢也得赢,不赢也得赢。

    这是军令,也是任务!

    所以,二人的心情其实很有些沉重,反而是在他们看望安家人时,被安天伟的老母亲好生的宽慰了一番。

    这都叫什么事儿!

    而在安母那儿,其实她的心境一点儿也不平静。

    她倒不是替自己担忧,已经活了一把年纪,什么事情没见过,还能有什么可忧的?

    通过郑西塞和高伯元二人的慎重,安母便知道了劫持案只是一个开端。

    后面可能还有更大的麻烦在等着安家人。

    她很能理解为什么安天伟游子不归家,其实就是为了避免现在的情况发生。

    无论承认还是不承认,这一大家人,其实都已经成了安天伟的拖累。

    虽然这不是她的本意!

    “老大,老二!”安母朝安天伟的两个哥哥喊道。

    “妈,啥事?”

    “你们过来!马上收拾一下东西。”

    老大和老二一脸懵圈。这时候收拾东西干啥?

    “叫你们收拾就收拾。快点!”安母道。

    老大老二还是非常听安母的话的,他们二人纵使有点不情不愿的,但却还是进屋里收拾去了。

    安母看了看两个儿子,再向前走两步,视线里映入了正在外间静坐,满眼血丝的罗生京。

    “罗师傅。”安母道。

    “夫人,啥事?”罗生京顺着安天伟的名头,完全就将自己当成是个下人的身份。

    于少在罗生京的心里是这样定位的。

    天下再无罗生京,他现在准确的说,连姓名都没有了!

    安母再走两步,到了罗生京的边上,找了个好说话的位置坐了下来。

    “什么夫人啊!这叫的我都不知道是谁了!”安母笑了下,转而正色道:“我知道我们家伟子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

    “哪的事儿!”罗生京赶紧道。

    “我自己的儿子我清楚。罗师傅,我有件事情还要麻烦你,不知道可不可以?”

    “请讲。”

    “我想给我们家的老大和老二送到外面去打工。这天天价的呆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有手有脚的,得自己养活自己,不能老仗着别人养活。”安天伟很理所当然的说道。

    “现在?”罗生京一愣。

    “嗯。我让老大和老二收拾点东西,回头还麻烦罗师傅送他们一程。”

    罗生京不是笨人,听安母这么一说,心里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安母这是要将老大老二藏起来。

    “夫人,你不走?”

    “我不走!”

    “可是……”

    “罗师傅,你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这儿得留人。虽然我是个农村妇女,字也没识几个,但我知道天气和风向。现在的天气,不对!”

    罗生京很诧异的看着安母。

    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妇女,怎么可能会把局势看的这么透彻和明了?

    “拜托了!”安母起身,欲要朝罗生京鞠一个躬,吓的罗生京赶紧起身,将安母扶住。

    “可是,这件事,得需要问一问安队长吧?”

    在安母面前时,罗生京称呼安天伟都是队长,以示他是队员,便于保护和交流。

    “不用问他了!让他去忙他应该忙的事。”安母的态度异常坚决。

    罗生京一下子就佩服起了安母。

    老大老二如果留在这儿,在遇到突发情况时,可能真的会自乱了阵脚。

    这点罗生京清楚,安母也清楚。毕竟是没有受过专门训练的普通人!

    将老大老二送走,安母独自留守于此处,少了一个人便会少一份危险,也少了一牧可以被人利用的棋子。

    安母这是要自当棋子!

    罗生京还想再说点什么,可一触到安母的眼神,就知道安母的心意已决,劝不回来了。

    “好!”罗生京点头应允。

    老大老二收拾好一应生活用品,拎着两个大包到了安母面前。

    安母瞅了瞅,将两个大包的拉链拉开,将里面的诸多衣物都拿了出来,只留了一些必备的东西。

    “不需要带许多的东西,你们是出去干活的,不是出去旅游。”

    “妈,怎么突然想要让我们出去干活了?”老二真的有些不乐意。

    这儿好吃好喝好住的,还有人侍候着,条件无比优厚。

    这还没住几天呢,就被立即打回原形,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安母不由分说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两个存折,给老大老二手里一人塞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