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67章 黄守富

目录:宦海特种兵| 作者:天机变| 类别:都市言情

    想摸透老太爷的心思,跟空手站在大海前想逮着一只深海之中的黄斑鱼差不多。黄守仁跟着老太爷这么多年,都始终没有真真切切的猜中过老太爷的心思,而且猜对了没奖;如果猜错了……

    想到这里,黄家的当代家主便浑身不由的打了个激灵。

    黄守仁去安排黄氏一脉的人有序的向m省转移自不必提,黄老太爷那边也陷入到了一种深深的思考之中。

    黄老太爷平素的话很少,在年青时就是个不怎么喜欢表达自己情绪的人。因而,在老一辈的人之中,黄老太爷有两个外号。

    一个外号是褒意的,叫“小诸葛”;另一个外号,则就带着很分明的贬义了:猫头鹰。

    猫头鹰无故中枪,意指黄老太爷太过于阴沉,用李云天的话说,那不叫阴沉,叫阴险。也即是为此,从李云天和黄老太爷有交集的那一天起,李云天就跟黄老太爷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上京而今的风声鹤唳,并不是只有黄家感觉不寒而栗,做为世族之家的李家,同样也感觉到了其中的暗流涌动。不过李云天像来都看的很开,拍着胸脯他就敢说:“我老李这辈子,除了对不起那些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兄弟,从来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李云天还是那么的偏执。感觉着他要对手下的一兵一卒负责,这些年,花了不少的时间四下走动,去看望以前纵队那些还活下来的普通士兵。

    还有一些有可能永远也记不住名字的战士,哪怕李云天再怎么努力,恐怕也不可能每个人都能找的到。这就是李云天的负疚。

    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成山。李云天是老一辈将军之中为数不多的另类,这么多年来一直干着的这件事,叫好不叫座,也只有他一以贯之的坚持着,连谭政委对李云天这样的偏执都没有办法,也只能不闻不问。

    基于此,黄老太爷和李云天根本就是两种性格和类型的人。而且,过去打仗时,两人分属于两大集团军,两军磕磕碰碰的也没少摩擦。

    如果掀开那段尘封的历史,就会发现,黄老太爷属于第一野战军,更靠近当时的最高决策层;而李云天打的却是外围,属于纵队。

    纵队在当时所处的位置比之野战军要低,一个是军/委直系,一个则是由根据地自生壮大起来的民间武装力量,只不过后来统归了上面的领导。

    黄老太爷和李云天,则都是当时两大集团军的年轻一辈的风华人物,一个脑子活,布局周详,又特别会事来,颇受当时的领导赏识,也因而有了这之后的平步青云。

    李云天走的则就艰难了很多,都是靠着一分一分的军功打出来的,在他的指挥之下,亡魂无数,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人的。因而,李云天背负着的那份良心上的负疚也就更深厚、更浓郁。

    ……

    黄老太爷的本名叫黄洛虎,却被称之为与鹰同音的猫头“阴”,便颇多一些喜剧色彩。

    黄洛虎微闭着眼睛,躺在他独钟爱的藤椅之上,像是睡熟了过去。但他隔着三五秒钟扣击一下藤椅扶手的中指,却表明着此时的他正陷入到深深的思谋之中。

    稍倾,从一楼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从楼梯上走上来两个人。

    其中一个自是引路而来的贴身警卫,另一个人,是一位看上去也有些年纪,容貌和黄洛虎有几分像。

    “阿爹!”和黄洛虎容貌有几分像的男人上来就喊了声。

    如果是黄守仁,则肯定不会这么大大咧咧,万一吵着了老太爷就不好了。

    黄洛虎微微睁开双眼向着跨步而来的第五子看了一眼。

    龙生九子,黄洛虎也没闲着,膝下七子,黄守仁最小。而这次来的这个人,则是五子黄守富。

    富贵仁义廉德勤!七个儿子的名字,都取之于其中。

    黄守富的性子大咧,但却传承了黄洛虎性格当中虎虎的一面,做起事情来,也颇有个人风格。

    “阿爹,找我?啥事?”黄守富从一边拖来一把椅子,直接坐到了黄洛虎的身边。

    黄洛虎的手指继续扣击着藤椅的扶手,脸上平静无波,也没有马上要说话的意思。

    “哎呀,阿爹,你有啥话就跟我直说。想让我干啥?”

    黄洛虎不着急,黄守富倒先急子起来。冲着黄守富敢在老太爷面前这么大着嗓门说话,也由此足见了黄守富在黄老太爷心中的地位。

    “守富,你在外面已经奔波了几年了?”黄洛虎问道。

    黄守富没想着他老爹会突然问出这么个问题,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答道:“十二年了。”

    “嗯。”黄洛虎缓缓的嗯了声,续道:“你能一口答的这么清楚,看来这每一年你都记着。是不是还记恨爹?”

    这次轮到黄守富沉默了。

    黄洛虎心底暗叹了一声,但表面上却不露声色。他对这个老五很中意,老实说,老五除了开始有些莽撞之外,从心性到人品,在黄洛虎的心里,都是家主的上上之选。

    可是,太平盛世,需要的不是武将,而是谋将,因而在全盘考虑之下,黄守仁才被黄洛虎扶上了家主的宝座。

    但现在,这世道已经不太平了。

    “如果接下来让你当家主,你能不能挑的动?”黄洛虎的声音依旧缓慢而深沉,但这一语,对黄守富而言,无异石破天惊!

    &n

    bsp;家主?

    “阿阿……阿爹!你是说让我当家主?小七怎么搞?”

    黄洛虎摆了摆手有些不悦:“小七自有去处,这不是你要考虑的事。”

    见老爹不高兴了,黄守富将身体坐正,举着拳头朝自己的胸口重重的擂了一下。

    “阿爹,以前不敢说,你一直都说我毛躁。现在,有了这十二年的经历,如果给我这个家主当,我敢拿脑袋担保,不会让阿爹丢脸。”

    黄洛虎相当满意黄守富的回答。虽然,他的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

    “世道变了。黄家也需要变一变。小五,你的担子不轻,要有这个准备!”

    “明白!”黄守富见阿爹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要拉他当黄家的家主,一股子热血就向脑门子上窜。

    家主之位啊!

    他们七兄弟,哪一个不想坐上这个位置?

    黄家七子之中,三位从政,三位经商,只有当家家主一人留镇本宗。能够留守本宗,一直是黄家七子所有人的强烈愿望。

    黄洛虎随即将那牧错版袁大头银元拿了出来,向黄守富递了过去:“你拿着这个去季家见季良才,他知道怎么做。”

    “好!”黄守富二话不说便接过了银元。

    这就是黄守富讨黄老太爷欢心的最直接原因之一。对于黄老太爷吩咐的事,黄守仁一定会在脑子里过一遍,才会想着去执行。

    而黄守富,则连过都不会过,如他所言:“阿爹让干啥就干啥!”

    “你跟他一起。”黄洛虎向贴身警卫打了个眼色,警卫恭敬的点了一下头。

    黄守富和警卫下去之后,黄洛虎才长长的叹了一声。他的眼光看向楼外的天空。

    这天,蓝的像是虚幻,一点都不真实的感觉。

    坐起了身,黄洛虎自己走到一楼的厨房里,打开厨柜,从里面端出来一只挺旧的粗瓷大碗,在碗里盛着小半碗炒好的黄豆。

    黄洛虎端着粗瓷碗走上二楼,边看着远天,边一粒一粒的从碗里将黄豆拣起放到嘴中,“格嘣格嘣”的嚼了起来。

    在远天的山峰之下,涌起了一团一团的云朵,老辈看天过活的人,都知道那样的云叫暴雨云。一旦出现这样的云层,离暴雨的时间就不会太久了。

    与黄洛虎独栋小楼的安静和安然不同,远在千里之外的m省省会,给人的感觉却越来越压抑。

    季学锋和扈高义二人都先后回去了上京。

    扈高义的离去是因为上京扈家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得知了扈高义在m省的行止,立即派了两个人来强行将扈高义生擒了回去。

    而季学锋回上京,则是据说季家那边似乎出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必须季学锋这个第三代的核心人物到场。

    少了季学锋和扈高义,m省的天气并没有晴,反而更加的阴郁。

    在安天伟的房间里,叶霄走到了窗前,一把推开窗户,让户外清凉的风吹进来。

    这天气压抑的人想要破口大骂,虽然房间里开着空调,但叶霄依然感觉到心里有股子躁热散不去。

    安天伟倒是很安静,也没有阻止叶霄。

    叶老爷子可是很少这么失态的。

    乾坤会自从吃掉了四家势力之后,突然就收了手,仿佛在消化吃掉的这些势力。而距离江湖大会的日期也越来越近,dm省省会的江湖,突然就变的极为宁静无波了起来。

    连经常在街头上借机闹事的小混混,最近也少了很多,几乎有九成都绝了迹。

    江湖大会原本是一件盛事,可这盛事给叶霄的感觉,却极为不好。

    他总是感觉到这期的江湖大会,可能会发生什么大事。

    与叶霄担心江湖事不同,安天伟的注意力却在最近m省非常蹊跷的涌入了一批黄家之人这件事情上。

    (今天大盘跌了,你动摇了吗?如果没有动摇,这就证明你是一个真正的投资人。大家发财,大家晚安。)[小说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