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2章 怎么发现的

目录:宦海特种兵| 作者:天机变| 类别:都市言情

    负责这次行动的武警负责人叫唐可,现任清源武警支队政委。

    平日里,得巩副市长的照应,相互兄弟相称。他是外派,家不在清源,在省城。

    此时他正在戒毒所外面指挥,他的手下已经将戒毒所包围的如铁桶一般。只等里面的情况出现缓和,他便会命令手下突袭。

    当宣传部长慌张的跑来,将巩副市长的意思传达给他时,他一脸的不解之色。

    稍稍考虑了会,他会果然的下了撤退的命令。

    唐政委,要不要先撤到外围,看一下情况?”宣传部长想要打个折衷。

    不用!”唐政委非常干脆的摇了摇手巩市长处理这种事情比我更有经验。”

    唐政委的话里有话,深韵深远。却听的宣传部长心中一颤。

    所谓的更有经验,这其中有他这个宣传部长花了多少的心思才平息了多少事情?他甚至有种错觉,他不是清源的宣传部长,而是专门为巩市长擦屁股的角色。

    虽然宣传部管着舆论的口子,可在清源市根本就没有舆论,谁的嘴巴大谁的就是对的。

    唐政委行事果决,做了撤退的决定之后,便果断的将这次带来的所有人都撤了下来。

    临走前,他拍了拍宣传部长的肩道:老查,有些事点到即可,不要介入太深,于人于己都没有好处!”

    宣传部长苦笑了一下。

    点到即可?介入太深?

    他现在已经介入的很深很深,这些年和巩副市长绑在一起,他又如何能点到即可?

    近些年,他又何尝不是夜夜难眠?想想从政路,想想他由万千的基层公职人员之中,爬到现在的位置,哪一步不是如履薄冰心翼翼?

    然而一步之差,仅有一步,他上了巩副市长的这条船,从此再不能回头。

    福祸相依吧。”

    看着唐政委果决离去的背影,宣传部长心生惆怅,却又无力去改变什么。摇了摇头,他又走回到了戒毒所之内,到了巩副市长的身边。

    走了?”

    嗯。都撤了,走的干净。”

    巩副市长不再问什么,而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的班长五人,不时将眼光放到安天伟和楼子亮身上,但最终的注意力还是在班长五人这儿。

    宣传部长跟随巩副市长良久,深知这位常委的脾性。眼见着巩副市长的火气似乎消失无踪,他的整颗心猛的提了起来。

    你去清一下场!”巩副市长吩咐现场指挥的警官。

    是!不过,那些记者?”

    一并赶出去。”

    是!”

    警官领命而去,遵照执行。

    大队的警官警员开始将记者一**的从现场清理出去。这其中有些不甘被清的记者不时的愤怒难平,但最终还是被清了出去。

    看看现场已经被清的差不多,巩副市长抬腕看了看表上的时间,而后向着班长五人开口。

    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准备。你们只有一条路可走,投降!”

    哦?如果我们不呢?”张宾宇讥笑道。

    后果自负!”

    巩副市长扔下四个字,再也不肯多一句话。他只保持着看表的姿势,仿佛这个动作被定格。

    宣传部长见状面色惨白。

    他知道,最担心的事情可能就要发生。

    巩副市长在清源市境内,从不吃亏。这次事件,部下被劫,又当众被跌了脸面,肯定不能善了。

    纵有万千种办法解决眼前事,可巩副市长采取的偏偏是最极端的一种方式。

    这下,天要塌了。宣传部长心中恻恻,惴惴不安。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巩副市长发现了宣传部长脸色不正常,有些不满你跟我不是一天,怎么还是这么没用?现在你好好想想,这件事怎么善后。”

    可……可……市长,那是五个狼牙啊!带上那个落单的,就是六个狼牙,会是个大麻烦。”宣传部长几乎带着哭腔。

    狼牙又怎么样?在我清源市撒野,再尖的牙,我都要将它们拔了!”

    如果狼牙出了事,我怕我们扛不住啊!”

    所以,这就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如果不麻烦,我要你干吗?你要搞清楚,今天你也是到了现场的,我可以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在负责,我只是负责压阵的。”

    这是威胁,也是出卖,还是明着的威胁和出卖。宣传部长的嘴里顿时像咬破了苦胆,苦到心底去了。

    巩副市长不理宣传部长,而是向班长五人道:我话不两遍,还有三分钟!”

    班长五人从清场时,便已经觉出了事情的异样。

    外面的包围已经解除,但是为什么来自于外面的危机感,反而更加的浓郁了?

    班长的目光飘向安天伟,见到安天伟的脸色也变的凝重,他便立即明白这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安天伟有着非常敏锐对危险的感知能力,这在尖刀组里有口皆碑。能让安天伟变的脸色变的这么凝重,可以想见危险还不是一般的大。

    突然,安天伟的目光和他碰了一下,手指不着痕迹的向着不远处的两座高楼点了点。

    班长的眼光眯了起来。

    顺着安天伟手指所点的方向,他发现两座比戒毒所高出许多的楼房顶上,光芒一闪。

    还藏着狙击手!

    那种反光,可以确定是狙击步枪的反光。他和安天伟所处的角度不同,他能看到反光,证明在安天伟的角度根本不可能看见。

    安天伟是怎么判断出在楼顶上的埋伏?

    这子!

    班长笑着摇了一下头,这份轻松,和现在的氛围极不协调。

    找掩护!”班长果断下令。

    虽然这个命令下的突如其来,但其余的尖刀四人,竟没有出现一丝的迟疑,纷纷将身体贴到了墙壁上。

    班长五人的突然行动,差一点就引起乱枪齐射,好在现场指挥的警官竭力呼喝,才没有出现失控。

    巩副市长看到班长五人突然窝到了墙边,眼角跳了跳,嘴角抖了抖。

    妈的!”

    他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甚至还特意是避开了宣传部长,请来了厉害的援兵。

    他一心想要这五个狼牙不死也得重伤,可对方竟然像是未卜先知,还没等到发难,便先躲起来。

    班长五人躲藏的地方有讲究,不脱离警察们的视线,却又能避开楼顶上狙击手的威胁,连畏罪潜逃的把柄都没有给巩副市长留下。

    比鬼还精!他们怎么发现的?”巩副市长恨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