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战江南 【230】招兵买马

目录: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作者:御剑斋| 类别:历史军事

    

    神策府的镇抚使总共设置十八位,必须要有先天以的修为,同时立有大功。

    如今满打满算十二位,还全都被北冥无敌包了饺子。

    分派神策府内势力的时候,已经安排好他与北冥无敌各统辖四位镇抚使,其余十个名额,依旧归黄明朗直接统属。

    如今十二人全被带走,意味着除了黄明朗的十个名额之外,北冥无敌已经占据了两个名额,自己空有四个名额在手,却是无一人可用。而留下的千户、百户们,都是后天修为,好苗子也被选个一干二净,剩下的都是无能之辈,外加不受待见的。

    这让本无人可用的叶清玄更是雪加霜。

    不过好在有林南轩提供的名单在手,只要有时间,必然可以拥有一支自己的武力。

    尤其现在,有一位名单的人物,在神策府最隐秘的大牢里。

    想到此处,叶清玄低声与福公公说了两句,福公公点了点头,朗声道:“既然如此,你们这些人都归帅大人统领吧,剩下的那个千户何在?”

    “下官在。”

    其一名颓废憔悴、看样子四十多岁,细看又像三十出头的年站了出来。

    叶清玄目光一扫,接着愣住——是他?

    “浑浑噩噩的,没睡醒吗?”福公公看着对方颓废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正准备喝退,没想到这时叶清玄说道:“他了。”

    福公公点了点头,申饬道:“今天你陪着帅大人办事吧,精神点!其他人散了,散了,来日记得去帅大人府点卯。”

    “府点卯?”

    所有人,包括叶清玄在内都是一愣。

    我什么时候有的府邸啊?

    福公公微微一笑,道:“陛下恩宠,钦赐原‘武相’郑展堂府邸与帅大人,记得清楚了,都别误了时辰。”

    “领旨。”

    好家伙,不知道这个消息让郑展堂那货知道,会是个什么心情。

    **********

    “叫什么名字?”

    “末将华子兴。”

    “多大年纪?”

    “二十八。”

    “结婚了没有?”

    “……”

    “问你结婚了没有?”

    “尚未娶妻?”

    华子兴被这个新来的大人问了几句已经是额头见汗,不明白当差的跟结婚不结婚有什么关系,怎么自己老妈还烦?

    叶清玄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位旧相识,自己还在青阳观的时候,见他与刑廷尉的霍东、御侍监的太监刘贺,三人组成三司特查队,深入云州调查八十万兽银下落,更由此让他踏足江湖,走了追寻武道巅峰之路。

    当年此人何等意气风发,想不到多年不见,却落寞的如此厉害。

    想来也是,毕竟与昆吾派有所瓜葛,霍东因此丧命,太监刘贺也不知所踪,他这个当年被看好的青年恐怕也饱受排挤,为官多年也还只是个千户。

    叶清玄微微一笑,道:“没娶妻生子便好,正好本官任有许多事务要做,有你这个神策府的老油条在身边,也能熟门熟路。听好了,本官不管你以前如何不受待见,只要你从即日起,用心办事,本官保你前途光明远大。”

    “谢大人提拔,小人……”

    “少废话,事见。”

    华子兴愣了愣,传言这位官极不好接触,为人狂傲得很,但此时所见,似乎并非如此啊。

    “愣着干什么?带我去见那犯人啊!”

    **********

    神策府最机密的地牢果然隐秘。

    在华子兴的带领下,叶清玄十弯九曲之后,又过了三重向下的厚重铁门,终于到了最深的地牢之。

    这里只有寥寥三间囚室,各自独立,相互之间完全无法听到声音,而此时此刻,三间只有一间是有人的。

    华子兴低声道:“大人,此名罪犯十分危险,原本是锁在镇魔塔下,但当年朱雀逃离之时,此人一向与魔门不太对付,故而被朱雀打了一掌。原本必死,虽知道此人没有罡气的情况下,竟然恢复力惊人,硬生生地活了过来,此后便被关在此地。算在镇魔塔下的日子,前后已经超过四十多年了。”

    叶清玄点了点头,表示了解,示意打开最后一道铁门,缓步迈进了地牢之内。

    不过是间十平方的小地方,一个狭小的玄铁牢笼被侵泡在及腰的水,一个蓬头垢面的身影,便站在水池央。

    玄铁牢笼内水深及腰,根本没有地方休息,这个汉子想来是如此,一直默默站在那里,被关了数年光景。

    如此酷刑,绝非常人所能忍受。

    可偏偏此时叶清玄看来,却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呼噜,呼噜……

    宛如山呼海啸般的呼噜声阵阵袭来,那人竟然站在水,呼呼大睡,听起来好不畅快。

    当,当,当!

    华子兴用剑鞘狠狠敲了敲玄铁牢笼,喝道:“醒醒,别睡了,有人来看你了!”

    “额?黑灯瞎火的地方,觉也不让人睡了吗?”

    牢内的汉子一扑棱头发,露出一张浓眉大眼的脸庞,只是胡须眉毛一把抓,整个人像是一只睡眼稀松的猛虎。

    尽管在水牢受刑,但几十年下来,身躯依旧异常精壮结实。

    囚服早已在水泡烂,大汉赤身**,露在外面的筋肉,盘根虬结,似乎周身都是精力,涨得要爆炸一般。

    这等威势赫赫的汉子叶清玄也只是从仙龙洞一脉看到过,想不到这大汉也是擅长此等绝顶的外门功法。

    叶清玄看着对方,呵呵一笑,道:“堂堂‘虎痴’,被关在牢的滋味如何?可否跟我聊聊,否则你的大限到了!”

    对方大嘴一咧,定定地看了眼叶清玄,道:“怎么?皇帝老儿越来越小气,现在连房子也给住,余粮也不给吃了吗?TMD,老子还想在你这安度晚年呢!”

    “没工夫了。”叶清玄笑了笑,道:“现在你一条路走,跟我我混,我让你揍谁揍谁,我让你杀谁杀谁,甚至让你杀了自己,也得听话,这么着,才能活,成交吗?”

    “凭你?”“虎痴”好笑地看着叶清玄。

    “凭我!”叶清玄淡淡道,“首先,我会揍你一顿,让你口服;然后再帮你杀了那个人,让你心服!”

    “虎痴”脸色一正,沉声道:“你都知道?好,你杀了那个人,我的命是你的。”


    /html/book/6/6587/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