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少年游 顿开金锁走蛟龙 第一六三章 水很深(下)求月票!

目录:苍穹之上| 作者:| 类别:玄幻魔法

    包不正惊愕不已,他是真没想到,宋征这么胆大包天,而且主动掐断了和阁老的对话!

    他之前曾经遇到过类似的危机,每一次他只要搬出了自家老爷,对方立刻服软,而且毕恭毕敬的和阁老说话,那是他们的荣幸!

    可是宋征为什么……这么不同?

    他反应了过来,大叫道:“宋征,你这是找死!你等着,最多半个时辰,圣旨就会到了,你这个龙仪卫江南巡察使丢了!你的脑袋也要落地了……”

    宋征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道:“阁下可要拒捕?”

    包不正怒上心头差点脱口就应了,但他看到了宋征笑意眼神下,藏着的一抹深寒,他一个哆嗦,明白这个时候宋征巴不得自己拒捕,只要一动手,他必定当场击杀自己。

    他手中的两枚灵宝铁胆原本是他勇气的来源,但他想到了江湖传言,这位宋大人一身灵宝……

    他狠狠一咬牙一跺脚:大丈夫能屈能伸!

    齐丙臣和吕万民带人冲进去,亲兵们两侧排开,将赌坊的人齐齐朝旁边驱赶,将中间的路途让出来。

    包不正尴尬的退到了一旁,宋征负手冷笑,昂然而入。

    赌场内还在营业,但是龙仪卫闯了进来,顿时‘鸡’飞狗跳。常顺也终于回过神来,暗骂自己一声,宋征敢不买阁老的账必定有所依仗,他又不傻。

    他急忙跟了进来,厉声叱喝,将场面控制下来。

    绝大部分人都不是包不正,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抗龙仪卫。有一位本地的官员出面,他们也就顺从的按照要求蹲下去,双手抱住头包括一众修士,和丽水城内的大小官员们。

    宋征一眼看去,整个赌场内各种痕迹极为‘混’‘乱’,即便是他想要从其中找出莆十甲的痕迹也是不可能的。

    他放弃了赌场的大厅,往后面‘私’密一些的小包厢走去。

    他用眼神示意,常顺立刻就把一旁蹲着的小灵抓了过来,‘女’孩被‘弄’疼了一声惊叫,宋征问道:“莆十甲平常最喜欢去哪里?”

    小灵畏畏缩缩的指了一个房间,宋征道:“带路。”

    小灵在前面,将‘门’打开,里面还有几名赌客,被龙仪卫看着,不敢轻举妄动。这里的赌客更有身份,校尉们也尊敬一些,只让他们坐着不准动,而没有让他们抱头蹲着。

    宋征的‘阴’神视野扫过整个房间,的确找到了莆十甲的痕迹。确实是昨天中午留下的痕迹。

    他眉头一皱,觉得有些奇怪,暗自嘀咕:“不对呀。”

    他回头看了小灵一眼,再次得到了确定。

    刚才他在小灵身上看到了一丝莆十甲的魂魄痕迹,应该是刚刚和莆十甲有过接触,所以他断定莆十甲就在赌场内,才强硬要求进来搜查。

    赌桌上的那几位客人虽然在龙仪卫的压制下没有妄动,也制止了自己的修士护卫,但是看向宋征的眼神也很不友善。

    其中一个带着几分草莽气息的汉子,把玩着手里几枚百万级别的筹码,淡淡对宋征说道:“阁下初来乍到吧,还不知道此地主人的背景,我们愿意来这里玩,当然是因为这里能够保证绝对的安全,不论阁下有什么目的,此举实属不智。”

    他自认为说的句句在理,而他的身份与众不同,一旦开口很少有人会不听从他的劝告。

    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从好意相劝的对象那里,得到任何回应。

    宋大人只是在想着自己心中的疑问,而一名赌客的话,他可以无视。

    包不正也跟了进来,这会儿他已经冷静下来,但仍旧冷冷道:“已经过去一刻钟了,最多再有三刻钟,圣旨就会送来,宋大人好生享受这最后三刻钟的威风吧。”

    宋征只是看了常顺一眼,从普通校尉一步步爬上千户位置的常大人立刻领会了上峰的意思。他大步走到了包不正身边,随手从旁边的赌桌上抓了一只荷官用来收筹码的竹牌,不由分说啪的一声‘抽’在了包不正的脸上。

    那有些瘦削的脸颊一瞬间肿了起来,常顺正反手飞快,啪啪啪的十几下,竹牌打碎了,他丢在地上狠狠朝包不正啐了一口:“狗胆包天,我家大人办案,岂容你在一旁聒噪?不去打听打听,龙仪卫是什么做派!”

    包不正脸肿的好像猪头,被几个手下扶住,常顺既然做了就索‘性’做绝,喝令道:“把这几个都拿了!”

    那几个扶住他的手下顿时被龙仪卫凶神恶煞的用法器枷锁锁了,包不正也被两名校尉从背后差点扭断了胳膊押跪在地上。

    他满眼怨毒,只可惜已经说不出话来,否则怕是会破口大骂。

    那一身草莽之气的汉子也是错愕,没想到这位大人如此霸横。

    宋征淡淡道:“将所有的密室打开。”

    “不要耍什么‘花’样。”

    包不正芥指内的一串符钥被搜出来,隐藏在暗中的几处密室被打开,宋征扫了几眼,指点了几句,三个以小须弥界打造的‘洞’府密室也被搜了出来,包不正顿时面如死灰。

    赌场没有干净的,一搜一个准。

    这三个小须弥界密室中,一个存放着诸多禁物,比如大虚锤、天毒子,一个关押着几名年轻貌美的天尊‘女’修,身上都有着禁制,手无缚‘鸡’之力,供人‘淫’乐。最后一个里面,则是诸多的卖身契……

    常顺几人兴奋,有了这些罪证,至少他们闯入万豪赌坊就不算是无事生非了。

    而宋征脸上却没有喜‘色’,他问道:“都仔细搜裹了?没有莆十甲?”

    “的确没有。”

    宋征又看了小灵一眼,问道:“赌场的这些人都住在什么地方?”

    “后面有个院子,他们每个人在院子里有个小房间。”

    “重点搜查!”

    常顺立刻一正身:“是!”

    他带着人去了,宋征还不放心,一挥手带着两位老祖跟上去。

    赌坊的大厅内,包不正被扭着胳膊跪在地上,低着头嘴里淌着血,眼中恨意深重,心中不住的诅咒着:宋征你给我等着,我家老爷不会放过你,很快就要被降罪了。

    宋征已经到了后院,龙仪卫将整个院子里里外外搜了好几遍,宋征也仔细看过了,的确没有莆十甲的踪迹。

    常顺主动上来道:“大人,这一间就是小灵的屋子。”

    宋征点了点头走进去,双眼扫过‘阴’神视野之下,这里却只有小灵自己的痕迹,并不见莆十甲的。

    他想了想在屋中唯一的椅子上坐下来,道:“将小灵带进来。”

    常顺领命而去,不片刻小灵被带到。她进来之后,在自己的房间内却显得很局促,不安写在了脸上

    宋征道:“‘交’出来吧。”

    小灵一愣:“大人想要什么?”

    宋征看着,冷笑:“莆十甲的东西。”

    小灵摇头道:“大人高看我了,我只是伺候莆大人的,他没有在我这里放什么东西。”

    宋征摇了摇头,常顺自告奋勇:“敬酒不吃吃罚酒……”宋征摆了摆手,反复一声:“石姑娘。”

    石中荷上前,这丫头完全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一用力小灵一声痛呼石姑娘可是地脉成‘精’,虽然娇滴滴但当真力大无穷。

    她一阵搜索,从衣带中找到了一枚贴身收藏的‘玉’符,里面有个小小的储物空间,作用和芥指相似,但是比芥指更加隐蔽。

    常顺打开来呈上去。

    小灵咬着嘴‘唇’,忍受着屈辱。宋征看着她,道:“何必自取其辱?”

    ‘玉’符空间内,存放着小灵的‘私’房钱,还有一枚特殊的灵符。

    宋征看到那枚灵符的时候,就知道这是自己要找的东西,上面有着非常浓郁的莆十甲魂魄痕迹,应该是他常年随身携带之物。

    他将灵符取了出来,以虚空神镇笼罩,便已经有了七成把握找到凭此莆十甲。他看向小灵,对于被欺骗的小‘女’孩有些同情和怜悯:“他说要纳你为妾吧?”

    小灵眼中忍着泪,紧咬着牙没有回答。宋征也不需要她回答。

    他回到前面的大堂中,传令道:“查封万豪赌坊,将首犯包不正及一应从犯带走,打入冥狱严加审问!”

    “是!”周围龙仪卫齐声应和,包不正两眼怨毒,含含糊糊的吼叫着:“宋征,你完了,你等着,我家老爷不会放过你的。”

    宋征怜悯的看了他一眼,道:“你算算时间,你家老爷若是真的要动手,圣旨早已经隔空飞来。”

    ……

    严永昌沉着脸,一身官袍整齐进宫面圣了。

    一般到了阁老这个位置上,大都有着一身如渊如海的养气功夫,就算是被宋征当面打脸了,也会沉住气,不发一时之怒。

    他们必定要等待、甚至是自己创造一个机会,一发制敌,不光要惩治宋征,还要将他的靠山肖震一起扳倒。

    连本带利讨还回来。

    但严永昌同样以媚上得宠,靠着对天子的卑颜屈膝,一步步跪进了内阁。除了面对天子,他都是嚣张习惯了,哪里能忍得了这种屈辱?

    他气势汹汹来找天子告状,却不料刚提起宋征的名字,就见天子龙颜大悦,连口夸赞这个臣子懂事,会为朕着想,有他在朕省心。

    严永昌一口老血憋在了‘胸’口吐不出来。但他不敢多说了,咬着牙顺着天子的口风,一起夸赞了宋征几句,然后急匆匆逃了出来。

    他找来宫里相熟的大太监一问才知道,宋征的奏章刚刚送到,他一到禺州就查了一批贪官,抄得元‘玉’数亿。天子极为满意,自觉英明神武,将禺州并入江南是个明智之举。

    严永昌‘阴’沉着脸回了家,‘弄’宋征这事儿只能暂时记在心里,徐徐图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