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孤城

目录:怒战苍穹| 作者:天边眷恋| 类别:历史军事

    ♂,

    其实一直以来李霸道制定出来的计划就总是会让人看不懂,而这样的情况他自己本身也已经很清楚,所以一般来讲也不会解释的太清楚。幽州郡主并不知道,这一次李霸道可以在他的这个计划上给他解释这么多,这就已经算是破天荒头一次。但是其实幽州郡主现在更加清楚的一点就是,虽然他不是很能看明白李霸道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但却也已经渐渐的看到了一些他之前并没有想到的好处显现了出来。事实上,幽州郡主也很明白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李霸道给他解释的太清楚,他只需要知道李霸道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想法,然后去看最后事情的发展就行了。

    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李霸道所做的事情虽然并没有给幽州郡主解释的太清楚,但是现在事情的发展却已经成为了很有力的证据。所谓证据,其实就是随着的时间的推移,李霸道派遣出去占领地盘的玄士越来越多,他们手下的兵力越来越少,但现在他在这边的情况却好像越来越稳定。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占领的地盘更多到了,还因为留在这里的玄士虽然是数量很少,但整体所呈现出来的状态却已经跟之前完全不同。虽然之前他们也一直都在获胜,并且随着他们获胜的战斗越来越多,他们推进的速度也就越来越快,跟着他们一起征战的这些玄士的斗志也都变得很充足。

    但是现在却跟之前的情况还有很大的不同,之前的玄士的斗志昂扬是不假,但是他们心中的底气终究还是有所缺陷的,也就是说那些人终究还是不太相信他们可以获得最终的胜利的,给人的一种感觉就好像是他们虽然是不断的在获胜,但是他们心中更多的却是忐忑,好像是他们获胜的越多,就越是距离最后的失败近了一步一样。直到最后就只剩下一座牧州都城的时候,这些人也都是一直这样的状态,他们并不敢相信最后的胜利肯定属于他们,甚至他们本身所忐忑的就是在牧州都城外的一战会让他们失败,但是这一场失败之后就会导致他们彻底的没有机会获胜。

    不得不承认,这也是这些玄士们当时的最真实的想法,毕竟其实哪怕是猎魔军里的玄士,跟随李霸道一起征战的时候他们心中也是不免充满忐忑的。他们这些人本身就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之前也都是因为战败或者是直接就被李霸道招揽过去才加入的猎魔军。他们虽然是现在战力十分的充足,也都跟随李霸道,成为了李霸道忠实的手下。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们终究还是很难克服自己在心中已经根深蒂固的想法给自己带来的恐惧。就比如说他们之前都认为一个州郡的郡主肯定都是十分的强大的,而牧州郡主更是在附近州郡里最强大的郡主,所以自然他会很厉害。

    正是因为带着这样的想法,之前他们将牧州都城包围的时候,才会出现很多人都信心不足的情况。其实这也是很好理解的,这些人直到现在还都只是一些小人物,并且他们不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在改变什么,而是就认为自己在为了生存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所以他们面对牧州郡主的时候,自然还是感觉十分的恐慌,所以之前哪怕是猎魔军和幽州玄士有很多人马都在这里驻扎的时候,他们的玄士大军里的整体的气势还是感觉有些不对的。这倒不是说这些人在大战之前就已经临阵胆怯,而是时候这些人并没有原本属于他们的气势,这是一个很大的缺陷。

    在此之前幽州郡主其实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的,因为他其实也有些忐忑,当时他们带着这些玄士大军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本身也是带着几分疑惑而来的,他虽然很渴望最终击败牧州郡主成为这里的最后的胜利者,但是一想到牧州郡主这些年的强大,再想想他现在手中控制的兵力,就算是幽州郡主本身也都已经陷入到了一些恐慌的情绪当中,在这样的情况下,要说他的手下会一点的影响都没有这是肯定不可能的,他们的统帅尚且如此,当然就不可能指望他们的手下的玄士大军也可以爆发出来更强大的战力和斗志,更何况这些年来幽州的玄士本身就已经很欠缺斗志。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李霸道却是直接用他的实际行动改变了一些事情,而最最重要的就是现在这些玄士的士气的问题。当他们不断的派遣出去玄士大军占领地盘,当然最主要的也就是了李霸道派遣猎魔军玄士在占领地盘,这样的事情发生多了之后,这些人慢慢的也就给留在这里的玄士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很显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人对牧州郡主的担心好像是变得少了一些。虽然是现在还不至于说所有人都不把牧州郡主放在眼里,但至少是在这个时候他们的一些想法上的变化还是相当不错的,尤其是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很多人好像变得不太希望去进攻牧州都城了。

    最初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幽州郡主是真的十分的很害怕的,甚至可以说是惊慌失措的。在此之前他最担心的就是进攻牧州都城的信心不足,很多人不管是猎魔军玄士还是幽州玄士,他们都是不太有自信可以攻破牧州都城的城防的。但是到了现在,这些人却好像是变得十分的坦然,是不是要进攻牧州都城好像都已经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而看到这样的情况之后幽州郡主自然是十分担心的,但是又感觉好像是有了一些很大的变化,而这样的变化确实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改善,这当然就是现在让幽州郡主感觉又喜又愁的事情,现在这个时候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好还是坏。

    不过在幽州郡主终于忍不住问了李霸道之后,李霸道给他说了一个情况,他却是忽然之间茅塞顿开,然后也就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也就明白自己的心情为什么会是这样了。李霸道的解释很简单,其实他到了现在压根就没有想着要去进攻牧州都城。最初听到这样的想法的时候幽州郡主还是感觉无比疑惑的,毕竟他们辛辛苦苦的打到现在,不就是为了要让牧州郡主彻底被干掉,然后他们就可以成为最后的获胜者了么。但是随着李霸道的讲述,幽州郡主才明白他这样的做法的强大之处。李霸道是真的不打算进攻牧州都城,在这一点上他真的很聪明。

    最初的时候他们这里的这些玄士其实在包围到这里之后,虽然是发展的很顺利,并且之前也都是轻松的挫败了牧州的玄士大军来到的这里,可以说是他们已经在这一战当中彻彻底底的占尽先机了,这样的情况真的也是相当的不错的。但是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他们不管是之前获得多少胜利,他们之后都是需要完成最后一战才行的。也就是说他们都很明白,之前的所有的胜利都只是暂时的,如果是最后一战无法取胜的话,他们这些人也都是根本无法享受到胜利的果实的。而这样的想法其实也是没有任何的错误的,如果死在最后的大战当中肯定也是相当悲惨的事情的。

    但是现在李霸道索性就直接放弃了进攻牧州都城,但也不算是彻底的放弃,他们也是在牧州都城的附近都布置的玄士大军的城防,甚至是李霸道还为了做好这些城防他还主动在城池周围布置了大量的法阵,他的这些举动其实就可以说是彻底的断绝了牧州都城里的玄士们想要出来进攻的想法了,因为现在牧州玄士其实多多少少少就是处在被动状态下的,尽管他们这样是状态是牧州郡主有意为之的情况,但是现在这个时候牧州郡主却应该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之前也是真的十分的当机立断,在看到他的手下和城池被猎魔军不断的逐个击破之后,他就选择了收缩。

    不得不承认,牧州郡主的应对真的是一点的错误都没有的,他甚至可以说是在用一个最好的做法向已经死去的凉州郡主陈君示意,告诉他之前始终刚愎自用的做法是多么的可悲和愚蠢。而在牧州玄士都汇聚在牧州都城当中之后,那一座坚城再加上几十万牧州的玄士大军,真的是让很多人都感觉到了无比巨大的压力,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哪怕是猎魔军的玄士都不认为他们可以在大战当中获胜,并且可以最终得到自己想要结果。而现在牧州玄士们的也是都感觉他们据守牧州都城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是敌人想要进攻牧州都城,就肯定会折戟沉沙死在这里。

    这就是现在牧州玄士们的自信,当然他们这样的自信也不是没有原因,并且也可以说他们绝对是能够做到底气十足的。但是现在的问题却在于李霸道已经直接将这一战的情况给改变了。如果说之前牧州玄士还都是一些很好的防守的一方,那么现在李霸道就彻底的将他们的身份转变,只不过他们也不是换成了进攻的一方,而是彻底的就变成了被忽略的一方。是的,就是被忽略的一方,现在这些牧州玄士就好像已经被彻底的遗忘了,而李霸道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在告诉牧州都城里的玄士,他们是不会进攻牧州都城的,如果牧州都城里的玄士们想继续坚持也行。

    现在李霸道的这个做法其实真的可以说是相当的无赖的,正是因为李霸道这样的做法,才彻底的转变了猎魔军玄士们的心思。在此之前他们都认为这一战还有最后的一战等着他们,而那一战必然是无比凶险的,他们要去进攻一座有二十多万玄士镇守的城池,并且那座城池里还有附近几个州郡里最强大的郡主坐镇,虽然这些人都在说李霸道肯定是牧州郡主更加强大的,但是这并不能成为他们可以否认牧州郡主实力的借口。正是因为如此,现在这个时候这些人才不认为这一战会有多轻松,所以很多人下意识都是认为自己肯定会战死的,这才是最大的原因。

    而到了现在这些人的状态却是完全不同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这些人直接就从过去的攻击方直接转变成了防守方,他们现在可以依仗李霸道设下的一个个法阵来做抵御手段,然后再据守各个城池,只要敌人敢出击,自然就能够痛击他们,毕竟在玄士大战当中,防守一方向来都有极大的优势,并且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不再像之前那么被动,局面彻底的改善也让这些人彻底的放下心来。现在这边的玄士的心态之所以会变化,就是因为这一点。因为很多人都意识到他们都是不用再上去送死了,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就让他们的心态都可以变得很好。

    不过不得不承认,在很多的时候其实李霸道本身的一些计划都是很疯狂的,就好像现在这样,李霸道这次制定的计划其实也是相当的冒险的,他们现在驻守在这里的玄士的数量并不是很多,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并不能真正的抵御住牧州玄士的出击,但是这些事情奇怪就奇怪在,牧州郡主现在却根本不敢派遣玄士大军出来征战。这样的事情倒是也可以理解,毕竟李霸道之前用兵一向十分奇特,现在牧州郡主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动向,而现在李霸道这么一做,就相当于是将他们彻底的封死在了一座孤城当中,而这样的围城只要可以持续一段时间,就会让城池当中真正的崩溃了。

    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猎魔军的玄士们变得越来越有自信,而牧州的玄士们却是都已经真正的要到了崩溃的边缘。李霸道并不着急,他就是静静等候着,而在很多次的牧州玄士的出击都被他们狠狠打掉之后,这些人也就彻底的明白了他们是不可能冲出牧州都城。

    这样一来,李霸道就亲手打造出了一座孤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