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策略

目录:怒战苍穹| 作者:天边眷恋| 类别:历史军事

    到了现在,就连乱魔军的主帅都已经有些看不透李霸道了,毕竟在这个时候李霸道一再坚持的事情真的是太危险了,在众人看来,这绝对就是送死的行为,可是现在李霸道却好像十分享受这样的情况一样,一直在坚持着要出战,坚持着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甚至乱魔军主帅在想了一会之后,已经变得有些商量的语气说道:“其实你现在留在大辽城里也一样可以杀王庭玄士的,那些家伙一定会卷土重来的,到时候你多杀就是了。”主帅会这样说话,对李霸道的偏袒之意已经展示的十分明显,只是在这个时候,李霸道却已经是铁定了就是要出去。

    “我还是希望出去征战,其实松明城就是一个很好的战场。”李霸道很认真的说道。

    “松明城?”听到这样的说法,主帅和陈青山他们那些将领现在也都变得十分的奇怪起来。其实松明城他们真的是不愿意放弃的,甚至就在来大辽城之前,他们还是在松明城里留下了两千玄士,毕竟在他看来,松明城也是他们辛辛苦苦才攻打下来的,虽然是现在有大辽城可以镇守,但是至少松明城也应该是成为他们的一个阵地才是。不过其实他们心里也十分清楚,想要指望两千人就将松明城给守住,这样的事情还是不太现实的。

    尤其是松明城其实也是可以被王庭玄士攻击到的,虽然是大辽城是附近地理位置最重要的地方,但是这却不代表大辽城就真的可以将后面的所有城池都给挡住,尤其是松明城。其实大辽城非但没有挡住松明城,反而是跟松明城之间是形成犄角之势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是松明城可以稳稳的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话,那肯定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不过现在其实主帅也是十分的头疼的。大辽城才是他们现在在努力的重点,而松明城就只能寄希望于众人害怕他们现在的势头了。

    毕竟其实现在就凭松明城里留守的两千玄士,肯定是不可能有任何的作用的。周围的叛军势力也许是不敢对这里产生什么觊觎之心的,如果是现在有叛军势力敢来进攻松明城的话,那肯定是不可能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并且在这个时候其实乱魔军也算是可以成为附近的叛军势力的翘楚。一般的叛军势力当然也都不敢来招惹乱魔军。

    但是叛军势力不敢来招惹乱魔军,却不代表王庭玄士不敢来招惹,在那些王庭玄士来进攻大辽城的时候,如果他们知道大辽城里镇守的乱魔军同时还掌控着不远处的松明城的话,那么王庭玄士必然是会分兵开始进攻的。别的不为,至少是先打掉乱魔军手里掌握的一个兵城,让他们损失大量的兵力才行。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乱魔军主帅不愿意在松明城当中放太多的玄士,但是一方面又希望可以真守住松明城的原因。其实原因也就是很简单的这个情况,如果是自己在松明城里放置了太多的玄士,那么就肯定会导致将来吸引大量的王庭玄士去进攻,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松明城中留守的玄士就肯定谁全军覆没的。但是为了镇守大辽城,他们到时候真的就未必敢出去救援,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是会出现十分尴尬的情况。

    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如果彻底放弃松明城的话,其实主帅是肯定无法接受的,毕竟那也是他辛辛苦苦攻打下来的城池,如果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放弃的话,肯定是不可能轻易接受的。并且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情况。就是如果松明城真的可以保住的话,只要利用的好。就肯定可以让大辽城在被进攻的时候有一个很好的援助的力量,在那个时候甚至进攻的王庭玄士都不太敢轻易的进攻大辽城。或者是转攻松明城,但是这样的想法终究只是一个想法,在这个时候如果真的认为就单纯的靠那两千玄士就能镇守住松明城的话,那是肯定不可能做到的。

    只是面对这样的情况,李霸道却是忽然一笑,开口说道:“主帅大人,其实有一件事你们似乎一直忽略了,就是我们不一定非得将松明城给死死的护在手里,而是可以借用其他的力量来镇守松明城的。”

    “借用其他的力量?”听到李霸道的这个说法,主帅马上变得十分有了精神,甚至周围的其他的将领现在也都一脸的好奇的看着李霸道。其实在这个时候他们也都已经意识到,他们之间跟李霸道的差距似乎是真的不小的,如果是真的主帅想要重用李霸道的话,他们也是真的无法阻挡的。

    但是如果是李霸道想要留在大辽城里直接发展的话,那么他们是肯定不会让李霸道得逞的,但是如果是李霸道想要出去发展,甚至是替他们做许多他们想做但是不敢做的事情的话,他们甚至会全力以赴的支持李霸道,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是李霸道真的可以将松明城给护在他们乱魔军的手中的话,他们肯定是可以在这个时候拥有更多更强大的战力的,到时候也就更加的不用担心王庭玄士的进攻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现在也都是十分认真的看着李霸道,想要看看李霸道到底是有什么新奇的想法。李霸道当然也不可能只是为了卖关子就说这些话,在这个时候李霸道想的最多的当然就是尽可能的挑动这里的局势,让这边的叛军实力可以跟王庭玄士真正的分庭抗礼起来,其实这样的做法也是很简单,就是让他们的力量一起壮大,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跟王庭玄士对抗。如果他们之间一直都是分散的话,那么原本就不是很强大的他们,肯定是不可能有任何的机会跟王庭玄士对抗的,这无关于勇气。而就是真正的实力之间的差距。

    李霸道现在倒是也不担心自己说出来这样的话,会引起什么样的注意,毕竟其实李霸道想的也很简单,自己当初崛起的时候,一路走来其实展示出来最多的能力还是个人征战上的能力。以及用够一群十分强大的手下,但是在谋略上,其实李霸道真的没有人任何出彩的表现。当然,这也是因为李霸道确实不是一个很好的军师,在这方面他甚至是不如林辉和沈举他们这样的真正的身经百战的将军的。

    不过李霸道虽然不是真正的擅长此道,但是有一点却是需要承认的。就是李霸道的大局观绝对不是这些人可以比较

    的,至少现在李霸道可以看清楚眼前的局势,知道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需要怎么做才能够让他们的优势尽可能多的发挥出来,同时还可以更加针对王庭玄士,这就是现在李霸道他的想法。

    并且因为不用担心出谋划策而被人识破身份。李霸道现在也是十分坦然的说道:“其实我们现在完全可以用松明城,将周围的叛军的实力都团结起来。其实在这附近,一共有实力的叛军势力也不过只有七八个而已,这些叛军势力当中真正占据了城池的也才只有三个,也就是说另外的三四个叛军势力要么是寄人篱下,要么就是现在还只能是不断的走动,好找一个真正的可以安身的地方。但是这样的做法都是不够稳定的,一旦王庭玄士真的来袭。他们就算是战力超群,也不可能真的具备跟王庭玄士对抗的能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听着李霸道的话。这些人倒是都很认真的点点头,同时主帅看向李霸道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异样,毕竟李霸道之前还是不算有什么名气,甚至可以说是在此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李道这个名字——因为李道根本就没有在这里出现过——但是李霸道对这里的情况却是了如指掌,这就让乱魔军主帅对李霸道的能力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如此看来,李霸道应该就是那种真正的谋略大师。看来之前进攻大辽城的手也不完全是勇气使然。

    这倒是让主帅变得更加兴奋起来,其实在他们这些叛军势力当中。想要找到一些作战勇悍的悍将还是不难的,毕竟叛军玄士基本上都是从血战之中走出来的。想要成为强者,他们之前也都经历了不少大战。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导致了另外一个情况的出现,就是很少有一些有谋略的叛军玄士出现,这也就导致了很多叛军势力其实发展到最后,并不是因为外面的敌人将他们击垮,而是因为内部的发展策略失误,然后才坠入了万丈深渊。正是因为如此,其实很多叛军势力都是很渴望得到真正强大的军师的。

    而现在主帅已经隐隐的感觉到,李霸道似乎有这样的实力,但是周围的陈青山他们那些将领却都没有这样的感受,这样一来也就展示出来了主帅和将领之间的一些实力的察觉,主帅终究是主帅,他知道用人之道的重要性,正是因为如此,主帅才能够在实力不是压制陈青山他们多少的情况下,还将乱魔军死死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你接着说,我们需要怎么样将这里的力量都利用起来。”主帅继续说道。

    “其实很简单,就是收税。”李霸道忽然说道,这个说法让主帅他们都是一愣。收税这种事,这是只有王庭玄士才能做的,并且因为他们现在都是在不断的征战,想要从百姓的手中将玄晶征收上来,这样的做法可是相当的困难的。所以一听到李霸道的说法的时候,主帅甚至有些哭笑不得。

    “李道啊,你好像还不是很了解我们这边的情况吧,在叛军势力当中,也就之后中安省里的那个猎魔军有可能征税。”主帅倒是很直接的说道,很显然说到猎魔军的时候这位乱魔军主帅也是眼中流露出许多向往的神色。

    只是在这个时候,李霸道却是打定了主意要让这些人真正的强大起来,反正他们就算是再强大,将来也都是跟王庭玄士对抗,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是不用太担心,反而是需要担心他们不够强大,如果真的被王庭玄士给灭掉的话,到时候甚至李霸道还需要来出兵援救呢。毕竟唇亡齿寒的道理他们这些叛军势力的大佬不懂,李霸道却是十分的清楚的。

    “如果真的想要跟王庭玄士对抗的话,就必须征税。”李霸道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过我们需要有一个很完整的计划,这个计划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把周围的这些叛军势力都给打服。”

    “打服?”这样的说法主帅和陈青山他们真的都是第一次听说:“什么叫打服?”

    “很简单,就是我们出兵去攻打那些叛军势力已经征战的城池,其实主需要我们出兵,他们就已经会意识到危机,毕竟双方的势力是摆在这里的,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需要他们屈服,只是需要他们做一个保证就可以,就是在王庭玄士不来进攻的时候,大家各自发展,相安无事的相处。如果想要扩张地盘,可以向外扩张,但是这里内部的稳定一定要保证。甚至只要大家可以守规矩,在向外扩张的时候其他的一些叛军势力都可以出兵援助,归根结底,就是要让这里的情况真正的稳定下来。”李霸道说道。

    “你的意思就是,我们现在要让所有的叛军势力都被我们震住,然后让他们跟我们保证相互之间不征战,最后还需要在他们向外扩张的时候在兵力上支持他们?是这样吗?”主帅有些疑惑的问道,随后不等李霸道回答他就又说道:“可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这样做的话,就可以征税了呀。”李霸道很坦然的说道:“只要让他们都明白百姓到底可以带来多少的好处,只要是可以征税,你们相当于多了多少个玄晶矿脉,这些叛军势力就肯定不会再拒绝这样的提议。”

    “不可能吧,就仅凭这一个理由?”陈青山忍不住问道。

    李霸道忽然一声冷笑,说道:“你们有想过,如果可以征税,每年可以拿到多少玄晶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