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小木牌

目录:怒战苍穹| 作者:天边眷恋| 类别:历史军事

    听到李霸道的话,小男孩并没有感觉到意外,甚至他就好像是专门在等待李霸道问出这个问题一样。毕竟其实这个小男孩虽然小,但是他也在黑鱼监狱里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他接触过的所有的刚刚进入到黑羽监狱里来的人,都会习惯性的问出这样的一个问题来。

    怎么样才能离开黑羽监狱。

    对于这样的问题,小男孩没有怎么犹豫,直接开口说道:“想要出去其实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在黑鱼监狱里有角斗场不是吗,每个人都是要上角斗场的,只要是能够在角斗场里连胜九场,就可以离开黑羽监狱。”

    “只需要连胜九场就行?”听到这样的话,李霸道有些意外的反问了一句。

    小男孩点点头,说道:“就是连胜九场就行,不过这样的事情几乎是没有人能做到的。想要连胜九场的话,首先需要参加的角斗就不能是寻常的那种角斗,而必须是专门的用来逃生的角斗场里的角斗才行,也就是说如果想要离开这里,首先就得先申请,然后黑羽监狱的人才会安排,让这个申请的人去打那种特殊的角斗,在那个角斗场里连胜九场,这样才有可能离开。”

    听到小男孩的话,李霸道点了点头,到了现在他倒是没有半点托大的想法,在这个黑羽监狱当中,绝对是有比自己实力更强的人的,这一点毋庸置疑,虽然自己的修为和战力现在都达到了不错的程度,甚至吃掉了龙丹之后自己的身体更是已经达到了一个更加强势的程度,虽然时间才过去没有几天。但是李霸道也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强韧程度好像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也就是说自己的强大的力量终于又开可以彻底的施展出来了。

    不得不承认,龙族的妖兽真的是很强大也很好用的一个存在。李霸道现在甚至恨不得再找到一个龙族妖兽,这样才能获得更多的材料。

    李霸道询问了关于离开这里的那个特殊的角斗场之后,他也暂时没有让自己去冒险。其实仔细想也能想到。为什么会没有人能够在这里连胜九场之后离开。那个小男孩也说了,这么多年以来几乎是没有人走出去的,走出去的那几个也都是好多年以前的一些事情,而那些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也没有几个人真的可以弄清楚。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李霸道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安全一点,继续在这里观望一下情况。其实李霸道也能想明白。那个角斗场最初的战斗绝对也是会公平的,因为那个角斗场跟正常的角斗场相比,唯一的差别就是在那里战斗想要分出胜负就必须用生死分。也就是说踏上了那个角斗场,想要离开那里就必须将自己的对手弄死,如果弄不死。那就只能让对手把自己弄死。反正最后必须得有一个或者是有一方死在角斗场里,这一场战斗才算是能够结束。

    正是因为如此,那样的战斗才会变得异常的精彩。因为其实玄士和玄士之间的战斗,也未见得非得是用生死才能分辨出来胜负。这样的事情就算是李霸道也是认同的,有的玄士就是不喜欢杀戮,他们喜欢更精妙的技巧战斗,在很多的时候一些玄士出去寻找强者历练,也不过就是跟强者过招。增加自己的战斗经验。

    这个世上有很多的玄士就是这样的,他们并不像李霸道这样到处征战,毕竟他也没有李霸道这样多的敌人和压力。所以其实生死之战,对于很多人来说终究还是比较陌生和比较遥远的事情。就算是在战场上的人也都习惯了这样的战斗方式,但是在战场上的时候并不是只有两个人,短兵相接的时候至少也有身边的人或对方的人去干扰,在这样的情况下跟单打独斗绝对是有相当大的问题的。

    正是因为如此,其实在黑羽监狱里真正的敢去挑战那个角斗场的人。虽然不能说是太少,但是也绝对称不上是多的。毕竟其实几乎所有的去参加那种角斗场的人。也都是因为已经认为自己在这里走投无路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肯定就会在这里继续等死。毕竟如果是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太长的人。因为玄晶后继的供应无法得到保证,所以其实是根本不可能再有机会活下去的,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只能去参加那样的角斗,毕竟在那样的角斗场当中获胜的话,最终也是可以得到不少的奖赏的。

    不过李霸道现在暂时来讲还是不希望让自己的麻烦更多的,在这个小村子里他就感觉很不错,毕竟其实李霸道本身也不认为自己想要离开这里就肯定非得经过那样的方式才可以。直到现在为止,李霸道都始终认为自己如果想要离开,只要有足够多的线索,就肯定可以离开这里,虽然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的这个自信心到底是哪里来的,但是至少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有这样的信心的。

    但是就在李霸道还在修炼的时候,他们所在的这个小村子却是忽然有监狱里的侍卫走了进来。那个侍卫走在这里大摇大摆的样子真的是很欠揍的,只是很显然在这个时候他就是有招摇的资本,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人敢去轻易的招惹他。不过李霸道现在关注的却是这个人手上拿着的几个小木牌,这几个小木牌看起来并不是很特殊,但是这个小村子里的人却都是一脸渴望的看着他手里拿着的那个小木牌,就好像是那个小木牌是可以让他们离开那里的机会一样。

    “那个小木牌是用来干什么,很重要吗?”看着那个小木牌,李霸道低声向身边的小男孩问道。

    小男孩说道:“那个就是角斗的信物,只有拥有那个信物的人才能够去角斗场里战斗。其实在这里想要能够获得战斗的机会也是不是那么容易的。不是你想去战斗就能马上去战斗,如果是没有出战的机会,固然也是安全。但是这样的结果肯定就是导致自己一点玄晶都不到,你们这些玄士如果没有玄晶的话,肯定就活不下去不是吗?”

    听到这个小男孩的话,李霸道真的是感觉十分的好玩,这个小男孩的少年老成的样子确实是比较有趣的。只是李霸道现在更关注的还是那个侍卫的手上的小木牌,很显然他终于明白了这个侍卫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显得这么招摇,他

    可不是进来耀武扬威的瞎胡闹来了,人家手里是真的有好东西,这里的人都很想要的好东西的。

    最终那个侍卫只是在这个小村子里随意的挑选了几个人,然后扔下小木牌就直接扬长而去。就在他还没走的时候,所有人都只是停留在自己的小屋子里,不管是得到了小木牌的人还是没有得到小木牌的人,都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就在那个侍卫已经离开这里之后。这个小村子里的情况就彻底的变得混乱起来,所有得到小木牌的人都成为了众矢之的,许多的认为自己的实力还算不错的人,都开始去抢夺那些小木牌。

    这一点让李霸道感觉十分的奇怪,这个小木牌明明只是送他们出去角斗的一个机会,按照这个小男孩给自己说的那些情况,在这里的角斗虽然不是所有的都是必须得是生死战,比如现在这个小木牌就只是很普通的战斗。只要在里面战胜自己的敌手就可以获胜,并且得到资源。但是就算是这样的战斗,也是不可能真的一点危险都没有的。说到底。就算是在这样的战斗当中,也是极有可能死在战场上的。只是就算是这样,这些人还都是好像是要发疯一样去抢夺那些小木牌,李霸道先是一阵疑惑,但最后他也是释然了。

    其实很简单就可以理解这些人这么做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人在这里的时间肯定已经太长了。所以就导致他们的玄晶都已经供应不上,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不是修为保不保得住的问题了。而是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可以再活下去了。正是因为如此,这些人现在才回拼了命的去抢这个东西。也许抢到手。自己出去战斗,最终的结果也是战死在外面,或者至少是重伤回来,而就算是重伤也肯定是不到半点的奖励的,但是如果抢不到这个小木牌的话,就算是最后的一点希望都是没有的。

    任何人只要是还有一点希望,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肯定是不会被轻易的放弃的。正是因为如此,这些人现在抢夺这些小木牌的举动,也是很轻易的就被李霸道理解了。毕竟其实抢的固然是风险,但是抢的也是自己的性命。

    只是让李霸道比较关注的是,在这个小村子里的人的修为其实都是不算太弱的,当然如果是这样的修为放在洛天界的话,自然是很难有太多的地位的,但是橙阶和黄阶的修为至少也已经不能说是太弱,尤其是黄阶修为的修士,他们这样的人更是在玄士队伍里都可以成为一个将领了,但是在这里他们却很难取得一场胜利,这不能说是不让李霸道感觉奇怪的。

    不过很快这个疑惑也就被解开了,小男孩给李霸道解释说的情况就是这些人在这里的战斗并不是单纯的混战,当然也是有那种部分修为的混战的,但是如果是单打独斗的战斗的话,那么必须是划分出来实力的阶段才行。橙阶玄士和赤阶玄士之间倒是有互通战斗的情况,但是橙阶玄士和黄阶玄士就绝对不可能有战斗的可能。除非是这个橙阶玄士主动要求跟黄阶的玄士战斗,然后获胜之后不但是可以得到打量的奖赏,如果是在挑战想要离开黑羽监狱的角斗的时候,获得这样的胜利更是会让他们一下子就等于是连胜了两场。

    甚至如果是双方的修为差距更大一些的话,胜一场算三场也已经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正是因为如此,许多的黄阶玄士无法取胜也就可以理解了,毕竟黄阶玄士也是跟黄阶玄士战斗,这样的情况也就导致了就算是黄阶玄士,但是如果在同境界的玄士当中的战力不够出众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就肯定也是失败的。所以在这个时候,这个小村子当中的许多人都在抢夺那个小木牌,这些人就是因为已经输的次数太多,身边连点资源都没有,就算是抢也是没有办法的。虽然这里是监狱。但是在监狱当中也是有一定的暗中的势力统治这里的。

    这一点其实倒是也没有让李霸道感觉奇怪,毕竟越是这样的阴暗的地方,越是需要有足够多的手段去维持这里的安定才可以的。毕竟其实他也看的出来,这里的侍卫的数量其实不算太多,虽然说是数万玄士,但是这些人却是好像并不经常出现在这里。所以有的时候需要治理这里的情况,用犯人去治理其实是更加不错的。李霸道看着那些人不断的抢夺小木牌,看着看着他甚至都已经开始有些手痒痒,想要去跟这些人抢一抢,毕竟对于这里的角斗他也是感觉十分的好奇的。

    如果是这里真的有什么强者的话。李霸道也不是不愿意在这里战斗,李霸道固然是现在有许多的危险的事情要做,但是说到底自己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让自己的实力提升上去,每一次都说着自己需要发展更多的更强大的势力,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畜类需要不断的努力之外,更是需要让自己的个人战力提升上去,毕竟如果是连个人战力都无法保证的话,就算是招收到千军万马。最终也肯定是会散开的。

    李霸道也是可以说自己打了这么多年仗的话的,正是因为在战场上的时间足够多,他才知道一个统帅在玄士大军当中的重要性。同时也就更加清楚自己的实力如果统领太多的玄士的话,到底会引起多少的不满,虽然是如果是需要发展玄士大军,跟着自己的也不过就是赤阶的玄士,这样的情况是必然存在的,因为只有赤阶的修为才是最好修炼的。毕竟就算是洛天界的玄士队伍,也都是赤阶修为的玄士做主力的。

    只是就算是所有的主力玄士都是赤阶修为的玄士。这也不意味着只要是橙阶的修为就可以成为他们的主帅,想要成为主帅。修为就是必须要尽可能的高才行,否则的话根本是不可能服众的。李霸道正是因为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一直以来他在战场上那么拼命,就是为了让自己的修为和战力都可以很好的提升上去。如果是自己一直都保持原地不动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肯定就是自己肯定会无法做到光复李家的这种大事。

    不过就在李霸道还想着是不是去抢夺一个小木牌,看看是不是出去试探一下的时候那个走在小村子里的那个侍卫却忽然看到了李霸道,他似乎并不是认识李霸道,只是看到李霸道脸生就停下来看了可能,随后问道:“新来的?”

    李霸道点点头,说道:“新来的。”

    &nbs

    p; 侍卫又点点头,随后随手扔给李霸道一个小木牌,说道:“那就好好出去战斗吧,享受一下这里的战斗的气氛,哈哈哈。”说完啊,侍卫就又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这个小村子。

    李霸道拿着这个小木牌,然后就好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看着手中的这个东西,严格说来,这个东西根本不能算什么艺术品,这个东西跟美观根本就没有半点关系,只是看到这个小木牌,李霸道却知道这个东西在这个地方应该就是最美好的一个存在。当然,至少也得是对那些对自己实力有一定信心的人才行。如果是本身的实力就不是很强,那么就算是给了他们这个东西,也就不算是什么好事。

    其实在这里现在最无奈的应该就是那些赤阶的玄士,虽然是在这个小村子里没有赤阶玄士,但是李霸道不信在这个地方不会有赤阶修为的犯人,只是在这里的战斗却是赤阶和橙阶的修为的玄士是可以战斗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赤阶修为的玄士其实在这里基本上就等于是等死的状态。

    毕竟如果是真的要出去战斗的话,除非是运气好,遇到的也是赤阶修为的玄士,并且自己还取胜了,否则的话,真的遇到橙阶的玄士,那么基本上也就可以等死了,赤阶和橙阶虽然都只是最基础的阶段,并且在战场上,橙阶的玄士也不见得真的比赤阶修为的玄士能多发挥多少作用,但是现在这里的情况却跟战场有很大的不同,在这里的战斗就是单打独斗的,在这里想要获得更多的资源,就必须在个人的战场上取得最后的胜利,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其实这个小木牌真正的重要性,也就是对那些修为还算不错的人而言的。修为本来就很弱的人,其实就算是得到了这个小木牌,出去战斗的话也肯定是会被对方干掉,最后别说是想要得到资源了,想要再在这里苟延馋喘下去的机会都已经没有了。

    不过就在李霸道还研究着自己手里的小木牌的时候,远处的人也终于注意到了李霸道手中的这个小木牌,一时间这些人也都是开始想要来这里找他的麻烦。看到这样的情况,李霸道不禁暗暗的摇了摇头。毕竟其实这样的情况他也是想到了,其实还没有出现这个小木牌的时候他就想到自己在这里肯定是会遇到一些问题的,这里说到底就是个监狱,而被关押在监狱里的人的脾气肯定都不会太好。这些人就算是没有事都肯定会给自己找点事然后来找茬,更别提现在有一个更好的借口。

    看到这样的情况,李霸道身边的那个小男孩马上低声对李霸道说道:“不行就先把这个东西给他们的,你是刚来的,总得让一让才行,如果是你一直想要保住这个小木牌的话,肯定是会十分危险的。”

    听着小男孩的话,李霸道知道他说的都是实话,这些人刚才抢夺小木牌的样子他也是看到了,在抢夺的过程当中那些人虽然一直也都在手下留情,看起来也不是轻易敢杀人,但是也不代表他们真的不想杀人。如果是一个不慎,真的因为在被抢夺的过程当中被不小心弄死了,那肯定也是会出现的。

    想到这,李霸道倒是很干脆的酝酿自己的气息。其实在刚才这个小男孩给自己介绍这里的情况的时候,李霸道就知道自己的修为是不能再隐藏下去了,毕竟自己早晚是要出战的,而如果是自己明明是绿阶修为,但是却始终假装是黄阶的话,一旦这样的情况被发现,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直接被处死,这一点是根本一点都没有办法商量的。只要是在自己的修为上面作假,那么最终的结果就是这样。

    正是因为如此,李霸道知道自己的修为是不可能再遮掩下去,毕竟一旦出战的话,自己肯定是要去跟其他的绿阶玄士交手才行。想到这,准备好了的李霸道也终于开始释放出之前一直被自己收敛的气息来。远处的那些原本看着自己虎视眈眈的那些玄士,在看到李霸道身上的气息变化之后,渐渐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在此之前还,这些人看着他的时候就好像是看着一个小绵羊,毕竟李霸道看起来太年轻了,身上的气息又不是很强势,这些人都下意识的认为李霸道就是个很好收拾的家伙。

    只是当李霸道将自己的气息彻底的释放出来,将自己的修为彻底的展示出来之后,这些人却都是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就连李霸道身边的那个小男孩,现在都是一脸惊恐的看着李霸道,他根本没有想到李霸道竟然是这样的程度的强者。

    “你到底是什么修为?”小男孩是不知道李霸道的气息到底算是什么程度的,只能是哆哆嗦嗦的问道。

    李霸道笑了笑,说道:“不高,我才只是绿阶修为而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