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汇合

目录: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作者:千镜八荒| 类别:历史军事

    随着迷宫里突兀地出现的那个男声渐进,从转角处走出来的身影却让纪小言他们立刻就把手里准备攻击的动作给停了停,然后一行人都目带诧异地望向了那个身影的方向,。

    “戛戛?禘墨?”纪小言诧异地看着从转角处第一个出现的巨大身影,有点不确定地喊了一句。虽然她很清楚地看到那个确实是戛戛,但是,谁也保不准迷宫里还会有像初八一样牛x地可以随时随地转换别人体型和模样的怪物嘛!

    “小言……你回来了?”戛戛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纪小言的脑袋在迷宫的一处墙角露了出来,于是顿时兴奋地就喊了一句,然后就急匆匆地奔着纪小言的方向跑过去,一边跑着还一边开心地说道:“小言,你看看我们带谁来了…….”

    “谁啊?”纪小言有点迷糊地看着戛戛奔到她的面前,一脸兴奋地在原地转圈圈,。

    “我挪开让你看看!”戛戛后知后觉地了悟了一下,赶紧把它那庞大的身子往旁边靠了靠,露出了跟着它后面的几人的身影。

    “流离?!”超级雷霆大猫和纪小言一看,顿时惊讶地喊了声。

    “大猫!”魇箔流离带着一脸温柔的笑容,先是对着超级雷霆大猫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才目光盈盈地望向了纪小言喊了一声:“小言……最近还好吗?”

    “还……还好!”纪小言有点不自在地点头应了一声,然后就觉得自己的脸有点不争气地热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还能在迷宫里见到魇箔流离,他也参加武林大会的比赛了?

    “小言,你们认识?”六月虫虫在看到魇箔流离的时候。立马就轻轻皱了皱眉头,看着纪小言明知故问了一句。人嘛,总是会在看到比自己优秀的人的时候,心里产生那么一点点敌意的。六月虫虫这孩子也不例外!

    “恩!”纪小言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了六月虫虫的话,然后就看了看跟着魇箔流离的两个玩家问了一句:“这两位是你的朋友?”

    “恩!我介绍一下……..”魇箔流离心情很好地点了点头,然后就指着纸月纷飞和噩梦清理机说道:“这位是纸月纷飞,纸魔法师。噩梦清理机,盗贼。”说完之后,魇箔流离又顿了顿,指着自己对着朗朗皓月他们说了一句:“我叫魇箔流离。职业待定。”

    “职业待定?什么叫职业待定啊?”喵小黑一听魇箔流离的话,顿时星星闪闪地望着他问了一句。纪小言姑娘没有职业就已经很稀奇了,现在又出现这么一位职业待定的家伙,这个游戏难道不是只有她的魅力值太高,老是遇上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外加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遭遇吗?

    “呵呵,职业待定就是拜师之后,还没有正式转职!”魇箔流离笑着对喵小黑简单解释了一句。然后打量了一遍朗朗皓月他们,望向了纪小言问道:“小言,这些是你的队友们?人数好像超了吧?”要知道,光是朗朗皓月他们就是一支满员十人的队伍,再加上纪小言她们几人,这怎么看他们都不像是一个队伍的,。系统可不会同意的!

    “恩。在迷宫里遇见的,以前和我一个大陆的朋友!”纪小言看了一眼朗朗皓月他们,对着魇箔流离点了点头,然后就指着爱在那时他们给魇箔流离介绍了一遍。随后才看着朗朗皓月说道:“皓月啊,你也介绍一下你们队伍里的玩家吧。说实在的。我也就只认识你们几个,其余的认不太清楚呢!”

    六月虫虫闻言。顿时有点委屈地看着纪小言叫了一声,在六月虫虫看来,他们都在一起也混了一段时间了,纪小言姑娘怎么着也应该把他们队伍里的玩家都认识清楚吧?可是,谁知道这姑娘居然说好多都不认识,这话瞬间就伤到六月虫虫了。他觉得,纪小言不够关心他们!不过,随后六月虫虫立刻就想通了,貌似他们在一起走之后,也没有正式给纪小言她们介绍过他们队伍的玩家,人家不认识也是正常的嘛。想到这里,六月虫虫赶紧担当起了介绍玩家的重任,把他们队伍里的玩家都给简单介绍了一番。

    魇箔流离把人都看了一遍,对着六月虫虫善意地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之后,这才把目光移到了纪小言的身上,看着她问道:“我们只有三个人,你们人多,要不,我们就一起走吧?在迷宫里也能多一些照应!”当然,谁照应谁,这可真说不准!

    “恩,这注意不错!”纪小言还没有说话,超级雷霆大猫立刻就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流离,你和我们一起走吧!”照超级雷霆大猫的想法,魇箔流离和他们一起,怎么着也比和朗朗皓月他们一起来的好一些。至少,魇箔流离还是可以信任的…….至于朗朗皓月他们,说实在的,他们可一点都没有放过心呢!

    “好!”魇箔流离闻言,顿时眯着眼对着超级雷霆大猫笑了笑,然后开心地问了一句:“你们刚刚是准备往我们来时的路那边走吗?”

    “还没有决定!”纪小言动了动嘴,然后说道:“小猫还没有上来,我们要等他,。”

    “哦,那就等吧!”魇箔流离无所谓地点了点头,直言不讳地问了一句:“小言,你最近有给我做药水吗?我的药水储备不太足了。”

    “你没药水了?”纪小言直觉地问了一句,然后立刻就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等等,我给你做一点。”

    六月虫虫在一旁闻言,顿时有点不爽了。眼前这个男人脸皮太厚了,一来就问着纪小言要药水,“流离,你怎么能这样啊?一来就问小言要药水,你自己不会在进游戏的时候准备吗?”其实,六月虫虫说完之后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不对了,在迷宫里混的,即使是满包裹地背着药水,这会儿估计也不会剩下多少的吧?就像他们自己……..

    魇箔流离听到六月虫虫的话,只是淡淡地瞄了他一眼,然后微微笑了笑说道:“我确实不会准备药水,我的药水都是小言给我准备的。”

    “你这人怎么能这样麻烦小言呢!”六月虫虫闻言,顿时有点火了。正准备对着魇箔流离教育几句,旁边的朗朗皓月就赶紧拉住了六月虫虫,低声对着他叱喝了一句,然后对着魇箔流离一脸歉意地说道:“小孩子不懂事,流离你不要介意。”

    “无妨!”魇箔流离看了朗朗皓月一眼,微微笑了笑就把目光移开,凑到了纪小言的边上,直接坐下,然后目光专注地看她做药水了。

    六月虫虫气鼓鼓地瞪了魇箔流离一眼,这才扭过头去看向朗朗皓月,低声问道:“哥,你拉着我干什么?”

    “别人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朗朗皓月紧蹙着眉头瞪了六月虫虫一眼,然后说道:“别多事!”

    “可是…….”六月虫虫张嘴想反驳,结果被朗朗皓月瞪了一眼,顿时就窒了窒,气鼓鼓地扭过头不说话了。

    朗朗皓月见状,无奈地笑了笑,不说话了。

    噩梦清理机和纸月纷飞见魇箔流离跑到纪小言的身边坐下要药水去了,想了想也赶紧凑了过去,。他们身上的药水也不多了,要是能得到纪小言的支援,那还是不错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们才刚刚凑过去,就被魇箔流离瞥了一眼,那眼神,噩梦清理机敢保证,绝对是带着警告的!!当然,纸月纷飞这家伙这会儿正兴奋着遇上了大部队,以后他就能划水,节省自己的纸质资源备用,完全没有看到魇箔流离的眼神。

    “那边去坐,别在这边来!”魇箔流离淡淡地指了一个位置,对着噩梦清理机和纸月纷飞说了一句。

    “啊?为什么啊?”纸月纷飞一脸迷糊地看了魇箔流离一眼,然后无辜地问道:“流离,不是要等着小言做药水吗?我们就坐旁边给小言护护法就好了啊?”

    噩梦清理机本来正想明白了魇箔流离为什么不愿意他们和他一起坐到纪小言那姑娘的旁边去,听到纸月纷飞的话,顿时就忍不住地大笑了起来。这天然呆果然是太单纯了啊!

    “那边去坐!”魇箔流离尴尬了一秒,偷偷拿眼瞄了纪小言一眼,见她似乎专注在做药的上面,于是立刻把话又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啊…….”纸月纷飞一脸的委屈,看着魇箔流离刚问了一句,然后就被噩梦清理机抓住胳膊,往旁边拉了拉,随后就听到噩梦清理机兴奋地低声说道:“我说纸月啊,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呢?你没瞧见我们被带过来的时候,流离这一路上有多兴奋吗?这会儿找到正主了,你还看不清楚状况,要去插一脚吗?”

    “啊?噩梦,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啊?”纸月纷飞一脸迷茫地把目光往魇箔流离和噩梦清理机的身上移了移,有点想不明白了。

    “什么意思?你自己琢磨去吧!”噩梦清理机闻言,白了纸月纷飞一眼,然后就一脸兴趣地看着魇箔流离和纪小言的身影,低声嘀咕道:“话说,流离这眼光,貌似不怎么样啊……这是被鬼迷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