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指路

目录:带着农场混异界| 作者:明宇| 类别:历史军事

    ♂

    赵海原本也是不想这么对时锦他们的,但是他一想,如果他要对付影族,就必须要让血杀宗的人出现在黑白战场这里,如果他让血杀宗的人出现在黑白战场这里,就不能让这个消息外泄,最起码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让上界的修士知道,如果他真的把黑白战场这里给拿下了,然后飞升到了上界,而时锦他们到那个时候,却偷偷的跑回到了自己的宗门,在把他出卖了,那就一切全都完了。

    一想到这里,赵海这才决定这么做,他必须要保证这个消息不会泄露出去,想要让这个消息不会泄露出去,就只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把这些家伙全都变成死灵一族,另一种就是把这些家伙给变成他的奴隶,只有这两种方法,所以他也只能给这些人两种选择。

    时锦他们一听赵海这么说,也知道赵海不会放过他们了,他们却就不在说话了,一个个却是心念电转,都在想着办法,他们在上界的时候,身份和地位也不低,自然不想变成赵海的奴隶,他们也不想死,所以他们现在就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赵海改变主意呢,可是这一想,他们却发现,他们好像是没有什么资本可以跟赵海谈条件,这让他们的神情都有些沮丧。

    就在这个时候,赵海的声音传来道:“各位,我在给各位十息的时候考虑,要是各位还是考虑不好的话,那就对不住了,我只能让各位变成死灵一族了,一,二,三……”随着赵海一声一声的传来,时锦他们的心也在不停的往下沉。

    “七……”“阿弥陀佛,施主,贫僧愿意让你在要的身体里种下法阵。”就在赵海数到七的时候,法净突的开口道。法净第一个开口,到是赵海所没有想到的,不过赵海却还是没有停,接着往下数。

    这时时锦他们一看法净已经投降了,他们也马上就跟着全都投降了,赵海手一挥,直接就在几人的身上种上了法阵,几人的身体就是一僵,随后除了法净之外,其它人全都直接倒在地上,直接就晕死了过去了。

    而法净这个时候也停了下来,他看了时锦他们几人一眼,接着转头看着赵海道:“施主,他们已经投降了,你为何还要对他们出手?”法净也真的是有些不了解赵海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时锦他们都已经投降了,赵海却还是动手了呢。

    赵海看了法净一眼,沉声道:“我没有对他们动手,是他们自己对自己动的手,你们身上都种下了我的法阵,不过只有你一个是真心的投降我的,而他们都是假意的投降我,所以这法阵就起到做用了,他们都是被疼晕过去了,过一段时间就会醒过来,不过他们还是会在晕过去,如此三次之后,他们才会完全的没事儿,这是给他们的一点儿教训。”

    说完赵海就不在说话了,转头看着下面不停涌进来的人,果然,不一会儿时锦他们就醒了过来,随后又晕了过去,接着又醒了过来,随后又晕了过去了,接着好一会儿,他们才醒过来,这一次他们醒过来却没有在晕过去了,而是慢慢的战了起来,不过每个人的脸色都十人的苍白,一看就知道刚刚吃了不少的苦头。

    法净这时这才放心了,赵海却没有理会时锦他们,而是看着下面的人,沉声道:“你们在进来的时候,外面的情况怎么样?是不是还有人在向这里逃?”赵海现在已经把他们当成他的手下了,所以自然也就不会客气了。

    法净开口道:“是,外面还在不停的有人向这里逃,数量还十分的多,如果仙灵域的人,都逃到这里的话,那数量怕是有几亿人,我们这里怕是真的装不下。”法净是真心的臣服于赵海了,所以他自动的就把自己代入到了赵海手下的角色之中了。

    赵海点了点头,转头看着法净他们几人一眼,最后他的目光落到了法净上,他看了法净好一会儿,这才沉声道:“法净,我到是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会直接臣服于我,没有一点儿要反抗的意思?这到是让我感到十分的不解,能说说原因吗?”

    这一点儿赵海还真的是十分的好奇,他真的想要知道,法净到底为什么会如直接就臣服于他,这好像是没有道理啊,他可是上界之人,他应该有自己的骄傲,所以像时锦他们的反应才是正常的,法净的反应反到是不正常了,赵海这才如此好奇。

    法净沉声道:“也没有什么,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大家也注意到了,我之前身上的杀气涌出,其实那是一种病,我是一个孤儿,当年是我师父在外云游之时拣到的我,当时他就觉得十分的奇怪,为什么在修真界里竟然还会有人把小孩子给丢弃,随后他就把我带到了寺里养大,随着我一天天的长大,师父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我天生就患有移魂之症。”

    赵海他们都是一愣,赵海也知道移魂症是什么,在地球上也许可以精神分裂或是双重人格,而在修真界这里,一般都是叫移魂症,在这里人们相信,这种人有两个灵魂,所以才会有双重的人格。

    法净接着道:“我的移魂症十分的严重,一面就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十分的正常,可以说就是一个普通的正常人,但是另一面,却是一个杀神,一但另一面出现,我就只会想到杀戮,而一但另一面出现,我的精神消耗和法力消耗就会很大,甚至对于我的生命消耗也会很大,也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儿,所以我师父从小就让我精研佛经,就是希望用佛经压住我的移魂之症,这种方法也十分的有效,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复发移魂症了。”

    说到这里,法净叹了口气,接着开口道:“不过在我师父圆寂之前,他却突然开口对我说,如果我的移魂症在一次出现,那就代表,我的佛经已经没有办法压制我的移魂症了,我离死也就不远了,等到我的移魂症一发作,我就会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怪物,到时候我就算是不被别人杀死,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也会把自己给耗死,所以我活不了多长时间,而现在,我感觉我已经快要压制不住我的移魂之症了,所以在死之前,我想做一些好事儿,时道友他们都是实力强悍之人,他们还可以活很移年,我不想让他们现在就变成鬼物,所以我先开始投降于你,我也真心的要投降于你,这样他们也会投降,就是如此。”

    赵海一听法净这么说,到是一愣,随后他看了一眼时锦他们,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随后他转头看着法净,沉声道:“你的情况到是十分的有意思,如果你不是遇到了我,也许你可能真的会很快就死去,不过你遇到了我,想死怕是也不容易,不过到底能不能救你,为你消去后患,我也没有把握,这个要以后看看在说,现在就像救你一救吧,你可别那么快就死了。”

    一听赵海这么说,法净他们都不一愣,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的口气竟然会这么大,他们可全都知道,法净的师父,那在般若寺里,也是一位实力强悍的长老,像这样的人都没有办法救法净,赵海竟然说他能救?这让他们如何能不吃惊。

    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微微一笑道:“这也算是救一救仙灵域这里的其它人吧,让仙灵域这里的人,都有一个逃跑的目标,省得他们连逃都不知道往那里逃。”说完这话,赵海又手结印,随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随着他的动作,整个利剑营这时的法阵,都慢慢的亮了起来,最后整个利剑营所在的地方,全都变得亮如白昼一般,就在这时,就听到赵海的声音传来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渡一切苦厄……”随着赵海的声音传出,就见一个巨大无比的护罩出现,在这个护罩之上,出现了一个个巨大无比的佛印,这此佛印最后汇聚到了护罩的最顶上,变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卐字佛印,同时一个个的经文,化成了满天巨大金色的字体,出现在了护罩之上,散发着柔和的金光。

    而这金光照到法净身上的时候,法净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开始跟着赵海一起念这经文,同时他身上的气质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得越来越祥和,最后如同老僧入定一样,整个人身体里都是一片的祥和。

    等到赵海最后一个经文出口,护罩上的佛印里,发出一道巨大无比的金光,直冲天际,也不知道传出去多远,但是四周的黑雾,却是正在慢慢的消散,现在时锦他们终于明白,赵海说的,给其它仙灵域的人,指出一个方向,让他们有一个目标是什么意思了,这么亮的光,怕是整个黑白战场都看到了,仙灵域的人,没有理由看不到,他们看到了这道光,自然就会往这里逃了,这是人之常情。

    赵海停下来之后,好一会儿这才睁开了眼睛,他看了四周一眼,又看了一眼入定的法净,微微一笑,又转头看了时锦他们一眼,沉声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的仆从了,先暂时的也跟其它人一样,叫我盟主吧,用别的称呼,太引人注意了,你们去安排一些人,到法阵外面去,只要看到有仙灵域的人逃到了这里,马上就指引他们进入到法阵之中,去吧。”

    时锦他们应了一声,冲着赵海行了一礼,接着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