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心态渐稳

目录:重生女修仙传| 作者:眷念| 类别:都市言情

    赤水神识梭巡,发现手钏内空间损坏了大半,她的家当也遭了殃,仅有一小部分幸存了下来……

    等等!它在做什么?

    就见那只黑漆漆的大西瓜,从她的家当上滚过,所过之处,片甲不留是什么鬼?

    啊啊啊!

    她赶紧将其从空间内取出来。

    那大西瓜,无眼无鼻无嘴,两片小嫩芽却像是能辨别方向一样,直接就往赤水的怀里滚来?

    赤水犹豫了一瞬,还是将之接住了,还在脑海内问小火。

    小火自然也不知道,她之前还以为是个瓜,却原来这竟然是颗种子吗?

    好吧!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赤水心想,她之前还将剑胎认作大豆种子呢?

    没毛病!

    她双手捧起大西瓜,将它抡着仔细看了看,其生而开灵,她不奇怪,毕竟有小白在前。

    但其表面黑得发亮,一丝多余的纹路都没有。

    这反而让她大为好奇。

    更因为她的神识穿不透其表皮,也根本无法解析其内部构造?

    那大西瓜似乎毫无所觉,两片小嫩芽摇了摇,似乎在撒娇一般?

    赤水顿时就被萌住了,哎呀,小翼当初也是这般可爱,只可惜很快就被一出生就很凶的小白教坏了,还没长大呢?就已经开始在往小老头的方向发展了?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想法,隐于赤水发髻间的小翼顿时不干了。

    一下飞出,化作人形,然后从赤水手中,将那大西瓜抢了过去,才严肃脸道:“你快收拾,这里马上就要塌了……”

    赤水左右一看,可不是吗?

    因为法则圆球被她收取了,这片区域没有了支撑,空间壁已经开始扭曲变形了?

    不过说到法则圆球,赤水才想到了正题。

    她之前检查时,并未在手钏内找到法则碎片残留,按她的猜测,法则圆球肯定是在指环内爆炸了?

    她不由将怀疑的眼神盯向了大西瓜。

    所以,是大西瓜阻止了法则圆球的爆炸之力?抑或者,是被它吸收了?

    啧啧!

    那可是法则之力啊!

    这大西瓜,貌似来头很了不得啊!

    现今的赤水,也算见多识广了,有整个星网为支撑,可她收集的众多资料信息,却没有一项与这大西瓜能对上号的。

    那只能说明,这大西瓜的来历,还不是现今的她可以知道的?就像她不知道,法则之力的动力来源一样,它们或可能,都是属于更高层面的东西?

    赤水边收拾边想道,甚至都来不及心疼她损失的那些家当了。

    要知道,作为一个居无定所,却又恋旧,习惯将平生所有家当都带在身边的人,她损失的,不仅仅是资源,还包括她对这些物件的感情和寄托等。

    当然,不计这些,只论其价值,也是一个外人难以想像的天文数字了。

    谁让赤水现今富得流油呢?再加上她还有点收集癖?总想着有备无患什么的?

    她一边感叹着,一边收拾东西。

    手忽然又顿住了。

    只见她手上,一个与她一般模样的草编人偶,趴在一口大钟上,怒发冲冠,杀气腾腾的样子,极为逼真,让她瞬间就想到了当初穹目那厮做下的好事,还有他最后那句“小媳妇”什么的?

    赤水顿时捂住胸口,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她当时,也只以为是穹目那厮,将她这个烫手山芋丢出去给百里前辈,才故意这么说的?

    肯定一方面是为了气百里前辈,另一方面,也就害怕百里前辈不管她?

    所以,看在其是为她作想的份上,她当时硬生生忍下了这口气。

    现在,想到小火的遭遇,之前忍下的这口气又复苏,那是气就不打一处来啊!

    那厮绝对是故意的!

    这是打着威逼的主意不成,改成色诱了?

    可以的。

    赤水撇撇嘴,她现在能肯定,这厮当初找上她,就没安什么好心,但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萝莉养成什么的,绝对是她想多了。

    以那厮的高傲,眼高于顶,应该不屑于做这样下作的事情。

    再说了,从始至终,她都没有从那厮的眼中,发现哪怕一丝丝对她的情意?

    所以,结论很容易就得到了,那就是那家伙吃饱了撑着,闲的瞎撩。

    呵呵!

    赤水冷笑一声,小火青涩懵懂,上了他的当,是她当初想得不够周全,她认,但是这笔账她先记下了,他不还有求到她头上的时候吗?

    比如那紫玉罗盘什么的?

    她想罢,就将那个草编人偶丢出去。

    却不想被小翼抱住的大西瓜,似乎非常喜欢那个人偶,飞身出去,就将之接住了?

    不,是顶在了脑袋之上?

    草编钟口恰恰将两片小嫩芽扣住,像是顶了一个草帽似的?模样简直惨不忍睹?

    小翼睁大眼,一脸懵,还回不过神来。

    赤水顿时就被逗笑了,大西瓜滑溜无比,小翼能将之抱紧才怪了?

    这一笑出声,之前因为草编人偶而引发那股气就泄了,她招了招手,先将小翼招了回来,又看了看大西瓜。

    犹豫了下,还是将它带草编人偶一起移到了还完好的手钏一角中。

    她现在对百里前辈甚是敬服,这将手钏分成不同空间的主意,当真睿智极了。

    简直是活生生救了她一条性命!

    出去一定要重重地感谢他。

    赤水拿着手钏碎片,身若虚影,凌空漫步。

    在她身后,空间一寸寸地龟裂崩塌,紧追着她不放,好像一只凶残的巨兽,择人而噬。

    而她却总能寻找到着力点,每每从其虎口边逃离。

    堪称极限逃生一般的动作,却没有让她的表情,有多少改变。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修为突破后,不仅是境界的提升,归一期独有的域意识,让她对整个世界的理解进一步加深,本就在专研的空间天赋,也越加出色了。

    她离开得悠然,殊不知在外面,正在撕杀的一众人等全都惊呆了。

    本来之前,看到幻境有变弱的迹象,他们还大喜若望,正打算再加把劲,多献祭几个人,却不想陡然之间,整个幻境都崩溃开来,空间裂缝肆虐,那个凶残?

    偏偏还有那杀红了眼,脑子不清楚的,还以为是出口呢?

    欢天喜地地抢着去送死?

    爱去就去呗,还有人拦着不成?

    在一朵又一朵血色的花儿绽放之时,那些带了脑子的,却是在边逃命的同时,猜测出口可能的位置,开始地毯式的搜索了?

    韦道友跟在鲁前辈身后,还有空讥讽那些去送死的,“真是天真!若当真如此容易,我们又怎可能被困在此那么多年。”

    他们早检查过了,这整个空间都是被封禁了。

    知道封禁是什么意思吗?

    就是除了其留下的单向入口和出口,再没有其它方法出去。

    真以为撕开空间就能出去,做梦呢?

    韦道友说完,又转而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道:“前辈,她当真做到了?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她居然有如此之能?

    他当初是何等眼拙,竟都未能看出来,只当其是被紫道友护佑的一个弱女子而已?

    想到紫道友,不免又想到无瑕圣子,他二人俱是不凡。无瑕圣子就不用说了,能获得传承,足以说明他有多优秀,而紫道友,却是大隐隐于市,深藏不露。

    似乎他们,对她都甚是优待?

    “对了,她叫什么来着?似乎是叫……桃夭,桃夭圣女?”韦道友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若非他眼拙,当初就该跟她打好关系,说不定早就出去了,也不至于在此虚耗了数百年的光阴?

    而鲁前辈却已然猜到了真相,虽然赤水作了修饰,但其本尊与分身之间的巨大差异,却绝非桃夭圣女离开这数百年,仅仅是境界提升就能改变的。

    他现在倒是极为庆幸,自己赌对了。

    而出口……就在那里。

    与他同样动作的人并不少,幸存的绝大多数人,都将渴望的目光,聚向了那高高在上的宝塔之顶?只觉那朦胧的光晕是如此诱人?

    大家不由自主就往那里遁去,全然忘记了还身处于险境之中?

    赤水出来,就好悬阻止了两个自己去送死的,随众看向那塔顶之光晕时,也不由皱了皱眉。

    世道险恶至此,之前看来犹如指路明灯一般的光晕,此时再看,却是透出一股子掩藏不住的邪气?竟比之前的人形雕塑更甚?

    赤水收回视线,就见周围的帷幔被撕被毁,已经化作一些碎片,散落一地。

    只其中夹杂着几具人形雕塑,却是被空间裂缝损坏的?又或者是斗法损毁的?

    赤水查看了一下星玦,确定了麦丘启明的位置后,便往他所在的方向遁去。

    途中,她顺手倒是捡了两具还算完整的人形雕塑,打算以后有空研究一下,其蒙蔽意识的功能,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三人汇合之时,晏没有任何意外之色,就连麦丘启明,都是一幅本该如此的表情?

    唯有秋桐和瑞英二女,不知赤水身份,奇怪她突然离队,又好奇她现今才归队,之前都去了哪里?

    赤水微笑打招呼,却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二女也相当识趣,没有追问,再说了,眼前看到了出去的希望,她们早已是欣喜若狂,哪还顾得上别的?

    就在这时,晏道:“就看你的了。”

    赤水就挑了挑眉,这家伙,知道得还瞒多的嘛……

    。九天神皇